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1853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劇-只想為你~劇情 人物 分集~

人物介紹:
韓勝熙-宋允兒宋玧妸)飾
加拿大著名畫家。
為人率真,性格耿直,不善妥協。雖然有著傲人的氣質,但卻是個孤獨的女人。沒有父母和親戚,在孤兒院長大。
後來遇到了與之相愛的男人文泰柱,夢想著會有幸福的未來,但這段姻緣卻遭到男方母親的強烈阻撓與反對,最終男人也棄之而去。
但文泰柱不知道的是,當時她已懷有身孕,而這也成為了她人生的轉折。
13年前移民加拿大,誕下兒子,為了唯一的兒子和週遭的生活獨自打拼,最終功成名就,但與兒子的關係卻越來越差。
又不幸身患絕症,時日不多,她決定為兒子組建新的家庭…
 
具志燮-洪宗玄 
公司社長之子、攝影作家。
為人深沉,性格簡單直接,有點苛刻。
看上去總是漠不關心,實則一切都看在眼裡。外表有些小壞,但卻是個純情的男人。
15歲母親去世,當時因為想和朋友在一起而錯過了陪伴母親最後一刻。對母親深深的愧疚和思念一直藏在心底。
他把一樓租給勝熙當工作室。開始兩人總是吵架,但當他發現勝熙的秘密後開始照顧她。心底的傷痛也得到治癒。
漸漸的他發現對勝熙的情感已經變成一種愛… 
 
文泰柱-鄭俊鎬 
勝熙過去的戀人,徐智恩的丈夫。
時裝公司營銷部部長。
長得帥,紳士,幽默,體貼,是所有主婦心中的理想丈夫形象。
窮家的長男,與弟弟母親一起生活。後考入名牌大學,但辜負了母親的希望,沒能成為教授。畢業後在一家中小企業工作。
曾夢想著與身為孤兒的初戀勝熙結婚,但在母親「在我和那個女人中只能選一個,不然我就去死」的逼迫下,選擇離開勝熙。
他承認如果不顧及母親就沒辦法幸福生活,也承自己無法擺脫世俗的慾望。
最終與一公司老闆的女兒徐智恩結婚。工作上的失敗使他對成功更加渴望,但現實卻跌落谷底…
 
徐智恩-文晶熙 
勝熙的舊情人文泰柱的妻子。
有錢人家的女兒,開朗,純真,親切。引人注目的外表和時尚感,是感性可愛的女人。
有著帥氣的老公和聰明的女兒,是所有女人嫉妒的對象,並被譽為知教洞女神。
結婚之前是富家小姐,結婚之後只是現實的窮主婦。
父親公司倒閉,令丈夫倍受打擊。
生活看似很寬裕,實則負債纍纍,還經常被婆婆嘮叨再生個兒子。
她深愛著丈夫,女兒也令她驕傲,但現實還是讓她不堪重負… 
 
 
【分集劇情】 
第1集
韓勝熙想送兒子回韓國,自己也回去,可是兒子很抗拒,因為知道了是回韓國找他的父親,因為從小都沒得到過父親的關心,所以孩子心理抗拒極了,兩 人因此爭吵互相置之不理,韓勝熙回到房間找藥吃,他的經紀人進屋發現了裝在化妝品盒子裡的藥,韓勝熙以此為借口要解雇了她,還把話說的很難聽。
 
韓勝熙晚上睡不著,拿著兒子的模型玩具回憶起了從前送給兒子這個摩托車模型時的情景。一棵還因為上次的事情跟媽媽鬥氣,不理媽媽。韓勝熙回國見到了文泰柱,回憶起了泰柱結婚時的情景,原來一棵也是泰柱的孩子,兩人馬上就要相見了卻無緣被人叫走。
 
韓勝熙跟自己的委托人談要盡快讓孩子和泰柱見面相認的事,委托人建議讓韓勝熙與智恩見上一面談談,被韓勝熙拒絕了。卻在韓勝熙下電梯時撞到了智 恩,看到智恩往樓上走,韓勝熙有些好奇。原來放貸人給智恩介紹的工作是當裸模,智恩心裡非常害怕,卻糾結著到底做不做,想到生活艱辛的智恩開始一件件的脫 衣服,邊脫邊哭。最後智恩決定不做了,可攝影師卻動手動腳,智恩趁機逃脫,再一次被韓勝熙撞見,最囧的一面讓韓勝熙赫呆了。
 
第2集
見到這一幕,韓勝熙氣憤至極,她闖進攝影棚,發現徐智恩竟然是來這裡做裸模的。盛怒之下,她找到她的中間人,希望他能將徐智恩調查清楚,不想將自己兒子的人生賠在一個不負責任的人手裡。 
 
徐智恩這邊接連的打擊幾乎將她壓垮,文泰柱在公司的酒會上將金理事打了,升職的事給了他極大的打擊,他決定辭職。徐智恩因為早年讓文泰柱接任父親公司,後來倒閉的事情一直心存內疚,雖然此時她已經陷入極度困難的境地,她還是對丈夫的辭職表示的支持。 
 
走投無路的徐智恩懇求韓勝熙幫助她,借她一筆錢。 次日,徐智恩收到弟妹的電話,說她的銀行卡已經解凍,她知道是韓勝熙幫她還了這筆巨款。萬分感激的徐智恩找到韓勝熙,希望自己能幫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表達她的感激。韓勝熙見一棵回來,十分緊張,要求徐智恩出去。 
 
徐智恩路過一家商場,看到一棵獨自一人坐在商場門口,此時天色已晚。在得知一棵還沒有吃飯的時候,徐智恩心疼孩子,便將他帶回自己家。而韓勝熙應一棵要求趕來商場,在路上因病痛發作,疼痛難忍的韓勝熙駕駛的車子撞到了別人的車。 
 
從醫院出來,接到徐智恩的電話,說一棵在他們家吃飯,韓勝熙十分緊張,她害怕一棵會見到自己的父親。不知如何是好,她要求一棵馬上下樓,文泰柱正准備去出差,在樓下看到了一棵他們。躲在一邊的韓勝熙見他們相處得還不錯,就將徐智恩約了出來,要求她當一棵的媽媽。
 
第3集
韓勝熙約了徐智恩在一家咖啡廳見面,要求她給一棵當媽媽。不明真相的徐智恩以為是類似韓國時興的代理媽媽,同意了韓勝熙的請求。和徐智恩談妥之 後,韓勝熙打電話給文泰柱,約他在他們之前常去的那家咖啡廳見面。突然接到電話的文泰柱有些震驚,拒絕接受事實的他關掉了電話,逃避了所有人的尋找。
 
回想當年,文泰柱和韓勝熙因為家庭貧困,不甘於就這樣生活的文泰柱向韓勝熙提出分手。雖然心裡萬分不捨,韓勝熙出於無奈同意了文泰柱的分手要求。這樣過去多年,她一個人生下孩子,拉拔他長大。
 
長大後的一棵性格和韓勝熙很相似,都偏於冷淡。徐智恩應韓勝熙的要求,開始接手照顧一棵的生活起居。面對徐智恩的熱情,一棵有些不知所措,韓勝熙看出了兒子的不適應,希望徐智恩能保留一個限度。
 
文泰柱准備出門去上班,徐智恩要求他今天早點下班陪她,因為今天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然而,文泰柱應姜來妍的要求,陪她過生日,沒有回家陪徐智 恩過結婚紀念日。做好所有准備的徐智恩來到韓勝熙的家,請她陪她看電影。在徐智恩和寶娜兩人的情感攻勢下,韓勝熙和徐智恩來到了電影院。
 
第4集
知道文泰柱的外遇,韓勝熙要求中間人幫她徹查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一方面,她與文泰柱取得聯係,希望跟他見一面。對過往心存內疚的文泰柱不知如何面對她,拒絕了和她見面。 
 
家中突然停電,孤身在家的一棵十分害怕,他想起從前在加拿大,也是在一次偶然的停電事故中,一個劫匪跑到了他家,將他家的東西洗劫一空。他打電 話給媽媽,誰知韓勝熙此時病發暈倒在沙發上,情急之下,他又將電話打給了徐智恩。面對兒子的誤會,韓勝熙只是無奈並未向兒子解釋。 
 
文泰柱和姜來妍兩人的事情被發現之後,文泰柱的車子被潑了油漆。而之後,姜來妍的家也被人弄得亂七八糟,她的畫像也被潑了油漆。這樣的遭遇讓兩 人十分恐慌。這天,文泰柱開車走在路上,發現了那個一直尾隨在他身後的中間人,他跟了上去,發現和中間人見面的人竟然是前女友韓勝熙。 
 
第5集
文泰柱對當年的事情向韓勝熙道歉。雖然事隔多年,但是這個男人畢竟是自己曾經深愛過的,十年的感情印記不可能說忘。怨恨過, 如今放下,卻也釋然。
 
席間,文泰柱接到姜來妍的電話,他欲掛掉,知道所有事情的韓勝熙讓他接起。文泰柱尷尬,接了電話轉身朝外走去,那一瞬間,韓勝熙感覺到有些噁心。她告訴文泰柱,記住曾經你是一個帥氣的男人,不要活得那麼卑鄙。隨後,她便離開了。
 
面對不知內情的徐智恩,韓勝熙看到她完全沉浸在和老公之間的甜蜜生活裡,不免有些心疼。聽到一棵說最討厭的人是媽媽,連日來勞心勞力的韓勝熙情緒一下子爆發。看著徐智恩為自己家盡心盡力,不忍她一直被隱瞞,韓勝熙告訴她讓她周末不要過來,多和老公在一起
 
文泰柱在洗澡,徐智恩聽到電話響拿過來看,是李代理打過來的。文泰柱看到妻子拿著自己的電話,十分緊張,將電話掛斷。隨後姜來妍又給他打來電話,虛心的文泰柱看完信息秒刪。徐智恩看到丈夫這一連串不正常的反應,心知丈夫在外面必定有別人了。
 
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徐智恩找到了韓勝熙,韓勝熙要她如果希望和文泰柱好好過下去,那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再壞的事情都由她來扛。在韓勝熙的勸解下,徐智恩的心情漸漸平復。但是,她忍不住內心的焦慮,偷看了文泰柱的電話,得知他們要一起去展覽會。
 
第6集
徐智恩看見文泰柱發現自己,她連忙跑開,不想面對這樣難堪的場景。韓勝熙剛好坐電梯上來,門打開,文泰柱跟了過來,韓勝熙躲在電梯裡。得知妻子是和一棵媽媽一起過來,文泰柱好奇想過來看看誰是一棵媽媽,姜來妍叫住了他。
 
第二天一早,徐智恩看到文泰柱臉上有傷,她全然想不起自己昨晚踢了文泰柱,從來不會罵人的她也罵了他。文泰柱辯解妻子先前看到的都是誤會,然而徐智恩已經不願相信他。
 
美珠媽媽通過韓世媽媽那得知文泰柱出軌的消息,她找到徐智恩詢問情況。帶著被背叛的憤怒心情,徐智恩找到韓勝熙,問她是不是將自己的事情告訴了 美珠媽。韓勝熙回答沒有,徐智恩卻不相信,因為從頭至尾,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她們2人,而韓勝熙強硬的態度讓她很受傷,兩人的談話不歡而散。
 
決心不再理韓勝熙,徐智恩在第二天一棵應該到學校測評的事情也坐視不理。而韓勝熙近來和兒子的矛盾愈演愈烈,一棵離家出走,她卻不知情。心急如焚,她找到賭氣的徐智恩,請求徐智恩幫她一起尋找一棵。
 
文泰柱送社長出國,在機場看到想前往加拿大被機場保安攔下的一棵。得知一棵是和媽媽賭氣,所以離家出走,文泰柱開車將他帶回了家門口。一棵趁他不備,想要再次逃跑,卻遇到接到消息趕回來的韓勝熙。
 
第7集
文泰柱得知一棵是韓勝熙的兒子,擔心韓勝熙是為了報復自己才和徐智恩走得這麼近,他要韓勝熙和徐智恩保持距離。具志變將韓勝熙化妝瓶裡的藥拿去化驗,得知是強效止痛藥,知道韓勝熙的病情肯定很嚴重,具志變約了韓勝熙2點見面,準備帶她去檢查。
 
知道自己冤枉了韓勝熙,徐智恩感到很愧疚,她想找韓勝熙道歉。韓勝熙接到她的信息,臨時更改了決定,讓具志變的朋友代替自己去找他,韓勝熙自己 前往和徐智恩約好的地點。韓勝熙等了很久徐智恩才來,徐智恩為自己前段時間對韓勝熙的誤解表達了歉意,徐智恩的真誠感染了韓勝熙,兩人和好如初。
 
害怕韓勝熙對徐智恩吐露當年的事情,文泰柱約韓勝熙,希望和她好好談談。韓勝熙避而不見,文泰柱只好逼她,他會一直等到她出現為止。來到經常去 的那家咖啡屋,文泰柱終於等到韓勝熙。看見韓勝熙,文泰柱的情緒有些失控,面對昔日被他拋棄的戀人,如今以上位者的身份出現在自己妻子面前,他總覺得韓勝 熙是在向自己炫耀。
 
看見文泰柱這樣猜疑自己,韓勝熙不想多做辯解,兩人僵持著。徐智恩剛好也來到咖啡店,看見文泰柱和一個女人也在,以為是姜來妍,她沖上去怒打文泰柱,韓勝熙叫了她,她才反應過來。
 
第8集
徐智恩看到坐在文泰柱對面的是韓勝熙,感覺到自己失態有些不好意思,她以為韓勝熙是對文泰柱幫自己找到一棵表示感謝。文泰柱害怕韓勝熙將他們之前的戀情告訴徐智恩,帶著徐智恩離開了咖啡館。
 
韓勝熙病發暈倒在咖啡內,店員叫來了救護車,她被緊急送往了醫院。韓勝熙沒有接受治療,掛完點滴之後就離開了醫院。具志變對她這樣不配合很生氣,韓勝熙告訴他,她已經試過所有的方法,但是身體已經有了抗藥性,為了兒子,她只能這樣選擇。
 
看到文泰柱酒後胡鬧,韓勝熙很無奈,保安上前驅趕,他也不願離開,韓勝熙只能打電話叫徐智恩前來接他。接到韓勝熙的電話,徐智恩以為文泰柱因為之前的事耿耿於懷,所以才來胡鬧,她連忙趕來,將酒醉的文泰柱接回家。
 
文泰柱去取自己的車,工作人員說車裡掉落一本護照,是一棵遺落在車上的。文泰柱從先前和韓勝熙的談話裡,再對照一棵的生日,猜到一棵就是自己的兒子。他急忙找到韓勝熙,想向她問清楚事情的真相。
 
第9集
韓勝熙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深愛過的男人,花費了十年的光陰,若說不愛不恨都不可能,這13年的艱辛誰也不知道。對她來說最重要的人只有一棵,她很慶幸,眼前這個自私懦弱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做一棵的父親。若是可以選擇,她希望一直陪在一棵身邊的只能是自己。
 
姜來妍打電話給文泰柱,文泰柱拒絕接聽她的電話,不甘示弱的她又發信息給徐智恩,約她見面。徐智恩的電話遺落在韓勝熙那,韓勝熙看到姜來妍的信 息,她決定去會會姜來妍。來到約定好的咖啡廳,姜來妍就想給韓勝熙一個下馬威,可惜的是,韓勝熙並不是軟弱的人,她將姜來妍的手機扔到水杯裡,警告她不要 再騷擾徐智恩。
 
一棵主動向韓勝熙提出要她幫自己剪腳趾甲,韓勝熙聽到一棵發自內心的言語,一直忙於工作忽視兒子的她借著洗手間的流水,忍不住潸然淚下。
 
第10集
文泰柱送虛脫的姜來妍去醫院就診,在醫院門口,文泰柱遇到韓勝熙和具志變。因為此前,具志變一直以畫家韓勝熙秘書的身份出現在文泰柱面前,所以 他們兩個人一起出現時,文泰柱表示不解。具志變一把攬過韓勝熙的肩膀,告訴文泰柱韓勝熙是他的女友,然後他就帶著韓勝熙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文泰柱。
 
聽徐智恩說一棵因為照片的事情主動放棄會長選舉,韓勝熙不顧自己正在接受治療,趁具志變在睡覺偷偷地就跑出醫院。知道一棵是為了自己才放棄會長選舉,韓勝熙很自責,她不希望一棵會因為自己改變決定,放棄了准備那麼久的事情。
 
徐智恩讓韓勝熙將一棵爸爸找出來勸解一棵,不得已,韓勝熙將自己未婚的事實告訴徐智恩。得知這麼多,一棵父親從沒出現,徐智恩義憤填膺,為韓勝熙打抱不平。
 
韓勝熙決定為一棵討回公道,她希望韓世媽媽當著眾人的面前給自己道歉。韓世媽媽為了兒子考慮表示願意道歉。韓勝熙扶住即將跪下的韓世媽媽,警告她以後再這樣,她決不會輕易放過她。徐智恩問韓勝熙最後為何又心軟,韓勝熙想到一棵,同為媽媽的心情讓她瞬間對這件事情釋然了。
 
姜來妍一直執著地給徐智恩發信息、打電話,要求她出來見面。徐智恩聽從韓勝熙的建議,不願去搭理姜來妍。一心想要破壞他們家庭,姜來妍變本加厲,竟然將自己的照片發到了寶娜的手機上。徐智恩眼見姜來妍越來越過份,擔心寶娜會受傷,她只能答應去見姜來妍。
 
接到中間人的電話,知道徐智恩和姜來妍約見,韓勝熙在具志變的幫助下,脫離記者的包圍,急忙趕往徐智恩她們的見面地點。看到徐智恩的出現,姜來妍直接勸徐智恩離婚,她告訴徐智恩,文泰柱和韓勝熙正在交往。
 
第11集
下定了決心,韓勝熙立即和文泰柱公司的社長聯系,告訴他,她同意公司的安排,接受新聞媒體的釆訪。具志變從父親那知道韓勝熙的決定,他過來問韓 勝熙為何會改變心意。因為病情惡化,韓勝熙的手開始發抖,具志變看著韓勝熙的樣子心疼不已,他伸出手希望韓勝熙能夠依賴他。到那一刻,他才發現自己喜歡韓 勝熙。
 
到韓勝熙家打掃衛生,徐智恩看見韓勝熙牆上的那個保險櫃。她試圖打開保險櫃,因為密碼連輸錯誤,保險櫃自動防護開啟,出於無奈,徐智恩只能打電 話叫人來修理。接到保險櫃廠家打來的電話,韓勝熙有些奇怪。徐智恩坦然承認了是自己做的,她問韓勝熙一直在隱瞞的事情是什麼,她迫切地想知道韓勝熙的過 往。韓勝熙告訴徐智恩,到時候她自然會把一切告訴她。
 
文泰柱公司安排的媒體見面會很快開始,韓勝熙盛裝打扮,出席了見面會。見到韓勝熙竟是韓勝熙,姜來妍受驚不小,而文泰柱同樣很吃驚。文泰柱的媽媽從報紙上看到消息,得知韓勝熙帶著孩子回國後悔莫及。
 
當年她明知道韓勝熙懷孕,卻執意讓韓勝熙離開文泰柱。她讓文泰柱趕緊去找韓勝熙,在文泰柱的逼問下,她承認韓勝熙當年懷了他的孩子。知道真相,文泰柱趕到韓勝熙家,責問她為何不告訴他實情。
 
第12集
文泰柱聽母親說韓勝熙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兒子,他連忙趕到韓勝熙的家責問韓勝熙。從韓勝熙口中證實一棵就是自己的兒子,想到她這些年的艱難,文泰柱忍不住自責,他問韓勝熙當初怎麼不告訴他她已懷孕的事實。時間過去再也回不來,韓勝熙不願再和文泰柱糾結那些事情。
 
韓勝熙又犯病,接到她的電話,具志變連忙趕來將她送往醫院。一棵回家,正好看見韓勝熙坐上具志變的摩托車離開。事業的順利,徐智恩媽媽對文泰柱的態度都來了個大轉彎。只是,徐智恩弟妹的冷嘲熱諷讓文泰柱夫婦很不自在。
 
突然的雷雨夜晚讓獨自在家的一棵很害怕,腦子裡不斷浮現年幼時的那個雷雨夜,歹徒闖入家中,他孤立無援,眼睜睜看著歹徒拿走家裡值錢的東西。知 道兒子害怕,韓勝熙想冒雨回到家中,具志變攔住她,因為醫生叮囑她不能再感冒,否則會危及生命。徐智恩知道一棵會害怕,她急忙來到韓勝熙家,看到徐智恩出 現,一棵的情緒平復許多。
 
具志變告訴韓勝熙,如果有需要就和他說,他一定會盡力為她完成。韓勝熙請求具志變為自己拍張照片,她要讓一棵記住自己最後的樣子。具志變看著鏡頭面前的韓勝熙,心中的不忍和不舍讓他哽咽,他努力忍住悲傷,為韓勝熙拍攝照片。
 
韓勝熙回到家中,看見徐智恩和一棵在一個房間睡覺,她嫉妒徐智恩,忍不住就朝徐智恩發脾氣。見一棵那麼維護徐智恩,她更是難過不已。見一棵對韓勝熙的誤會越來越深,具志變勸韓勝熙將所有的事情都向一棵明說。韓勝熙不願,她叫具志變離開,具志變負氣出走。
 
第13集
韓勝熙叫住就要離開的文泰柱,雖然覺得難以啟齒,她還是決定告訴文泰柱,一棵交給他撫養。若不是出於無奈,韓勝熙根本不可能來找文泰柱,眼前這 個自私懦弱的男人,她並不放心將一棵交給他。若不是因為徐智恩是溫暖清澈的女子,她也不會願意將孩子交給他們。這中間的無奈,文泰柱無法理解,他只想到韓 勝熙這樣做會給徐智恩帶來傷害。
 
看到一棵總是為沒見過的父親悶悶不樂的樣子,文泰柱多少有些不忍,過去13年的缺席,他對一棵有些抱歉,他也許是想做一個好父親,在想了很久之 後,他發信息告訴韓勝熙,讓她次日中午帶一棵到餐廳,他會告訴一棵,他就是一棵的爸爸。然而,事情總是出人意料,徐智恩懷孕的消息讓這個軟弱自私的男人再 次選擇了逃避。
 
接到了一棵的電話,文泰柱連忙趕到籃球場,帶一棵去吃飯。看著一棵的小臉上寫滿失望,文泰柱心裡有些內疚,他站在第三方的立場上,向一棵說出自己的心聲。回到家,一棵看到母親焦急的面容,他終於卸下自己的防備,請求韓勝熙不要離開自己。
 
一棵的軟弱讓韓勝熙心疼不已,她抱著一棵,告訴他,她不會離開。可是,生活的殘酷需要怎麼面對,如果可以,韓勝熙也不想死,她想守護一棵,直到他長大。看著去遊樂園游玩時和一棵的合照,韓勝熙第一次那麼害怕即將到來的死亡。
 
第14集
韓勝熙決定為了一棵,她要好好地生活,和病魔做鬥爭。在回來韓國之前,她計劃要和一棵一起做很多她想做的事,但是此前一直在為一棵接近文泰柱努力,她錯過了很多的時間。而接下來的日子裡,她想全心全意地陪伴一棵。
 
徐智恩告訴文泰柱的媽媽,她已經懷孕。在已經知道韓勝熙帶著的兒子就是文泰柱的孩子時,文泰柱的媽媽已經不再在乎徐智恩是否懷孕,她一心想找到韓勝熙,將一棵帶回身邊撫養。
 
文泰柱將媽媽帶離簽售會現場,韓勝熙病發,不能繼續簽售活動。此時,徐智恩正興致勃勃地帶著孩子們來到會場,卻發現現場一片混亂,擔心媽媽有事,一棵急忙回到家。
 
韓勝熙在家裡四處翻找都沒有找到她的藥,疼痛難忍,她躲在廁所不肯出來。一棵聽到媽媽在廁所裡突然沒了動靜,他連忙踹門,門開之後,他發現韓勝熙暈倒在地上,任憑他怎麼呼喚也沒有醒來。
 
第15集
具志變接到韓勝熙的電話,連忙從她的畫室找到藥瓶,往她的家趕去。到了樓下,正好看見救護車停在韓勝熙家門口,她被抬到救護車裡。具志變怕一棵知道韓勝熙的病情,騙他說韓勝熙只是過度勞累所以才會暈倒,他讓一棵在家裡等韓勝熙的消息。
 
徐智恩見韓勝熙和一棵從簽售會現場都匆匆離開,擔心他們的安危,給他們打電話都不通。她連忙趕到韓勝熙家,在樓下看到韓勝熙被抬上救護車。知道一棵會害怕和擔心,徐智恩主動提出照顧一棵。見一棵有人照料,具志變放心不少,他騎上摩托車,跟著救護車前往醫院。
 
醫生告訴具志變,韓勝熙的身體已經無法承受抗癌藥,讓她回去安排她要做的事情。韓勝熙已經醒來,聽見醫生對具志變說的話。知道韓勝熙住院的消 息,文泰柱也急忙趕到醫院去看望韓勝熙,兩人靜默間,徐智恩進來,感受到他們之間異樣的情緒。只是出於對朋友和老公的信任,她沒有去深究。
 
醫生告訴徐智恩,她並沒有懷孕,只是荷爾蒙失調,所以才會造成懷孕的假象。這個消息對徐智恩無疑是個打擊,想到婆婆對兒子的期盼,她異常失落。韓勝熙接到徐智恩的電話,請徐智恩吃晚飯,給她准備一份驚喜來安慰她。收到韓勝熙的禮物,徐智恩的心情也愉快了不少。
 
因為文泰柱留在家裡的照片效果不理想,徐智恩就去婆婆家找文泰柱以前的照片。婆婆不在,她就自己去拿照片,一張照片意外掉落在地上,她撿起來發現照片上的人竟然是韓勝熙和文泰柱。
 
第16集
徐智恩質問韓勝熙為什麼要欺騙自己,她明明知道一棵的父親在哪,卻對自己隱瞞真相。韓勝熙被徐智恩的問題震驚,她不知道徐智恩知道了多少,想開 口向她解釋。一棵回來,看到韓勝熙和徐智恩臉上都掛著淚水,怔怔地站在那。他不解開口問她們,徐智恩沒有回答,轉身離開了韓勝熙家。
 
徐智恩慢慢地理清了韓勝熙和文泰柱的關系,她知道一棵的父親就是文泰柱。她含著眼淚沖往韓勝熙家,希望能問個明白,韓勝熙並不在家,憤怒之下, 她將韓勝熙家砸得一團亂。韓勝熙接到徐智恩的電話,回到家中看著家裡一片狼藉,她不禁愕然。徐智恩逼問韓勝熙,是不是計劃好這一切,就是為了向曾經拋棄她 的男人炫耀,報復他。
 
韓勝熙很想跟徐智恩解釋清楚,但憤怒的徐智恩根本無法平心靜氣地和她談話。告訴韓勝熙,自己在路上想好了很多種發泄的方式,可是都沒有拒絕韓勝 熙的要求來得痛快,所以她不會幫助韓勝熙撫養一棵。徐智恩的堅決無疑讓韓勝熙陷入極端的被動之中,她懇求醫生治療自己,哪怕是在賭自己的命她也願意。可 是,她的身體狀況並不允許她接受治療,醫生讓她好好休養。
 
徐智恩和韓世媽她們一起出行,開車行駛在路上,一輛汽車超過她,司機對她破口大罵。徐智恩追上去,撞到那輛汽車,為此她進了警局。韓勝熙從敏珠 媽那得知徐智恩肇事,她急忙趕到警局保釋她出來。徐智恩看到保釋自己的是韓勝熙,她並沒有對她表示感謝,反而她依然無法釋懷韓勝熙對她的背叛。
 
文泰柱約韓勝熙聊聊,他告訴韓勝熙,為了徐智恩,他無法接受一棵做自己的兒子。病痛的折磨,朋友的離去,還有對一棵深沉的愛,韓勝熙無處安放自己的情緒,她終於告訴文泰柱她就要死了。
 
第17集
文泰柱說他無法接受一棵做他的兒子,韓勝熙不甘心,經歷了這麼多磨難,最後卻還是那麼無能為力,她只能告訴文泰柱,她快要死了。如果不是因為實在沒有辦法,她也不想將一棵還給他,她想守護一棵長大,看著他結婚生子。
 
文泰柱看著韓勝熙凝重的表情,知道事態嚴重,他急忙跑到具志變那求證。具志變告訴他,韓勝熙患胃癌已經到了晚期,因為她身體的原因無法接受治療。文泰柱瞬間慌亂,他想過韓勝熙回來的各種原因,卻沒有料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答案。
 
被朋友背叛的感覺一直在心裡環繞,對韓勝熙的怨憤瘋狂滋長,徐智恩打電話給韓勝熙,約她出來談談。韓勝熙滿心期待,從醫院趕到餐廳,到了那發現,並不止徐智恩一個人,還有敏珠媽和韓世媽。韓勝熙被當眾羞辱,她很尷尬,起身離開餐廳。
 
再次被欺騙,徐智恩失去了理智,她陷入極端的瘋狂之中。即使明知道一棵很無辜,她也不管。一棵生日,他邀請同學們參加自己的生日派對。徐智恩借口約了一個名師給孩子們講課,讓他們下課後就過來。一棵和韓勝熙在家裡精心准備,結果卻換來空歡喜一場。
 
搗亂了一棵的生日派對,徐智恩沒有就此罷手。她打電話約一棵出來,想要告訴一棵,他的爸爸就是文泰柱。隨後,她又打電話給韓勝熙,告訴她,她要讓一棵難過,因為只有一棵難過,韓勝熙才會得到報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