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1853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劇-心情好的日子~劇情 人物 分集~

 人物介紹:
鄭多情-朴世榮飾
27歲,二女兒,中學營養師->無業游民->糕店打工,多情的女人
不是像當作家的母親那樣感性,而是很感情用事。
單純、火辣、愉快,超樂觀主義行動派。不用擔心,我不是在麼!是口頭禪。
對於獨自養三個女兒的媽媽來說,她是結實的丈夫和兒子般的存在。
有著努力的心,力卻不足。
專科營養學科畢業後,每次營養師資格考試都失敗。
幾年就這樣虛度光陰,然後,終於在不久前獲得了進入中學供餐室的資格證。
從這裡開始,作家母親的書登上了暢銷書。
母體獨奏的人生在27年第一次得到和男人(徐仁宇)約會的請求(很久?)接受的三段,像是火辣的甜蜜的幸運的美味。
最後,好像有什麼錯了,好像是很大錯誤的模樣。



徐載宇-李尚禹飾
31歲,年糕店長孫。在大企業戰略企劃組裡工作。瞭解後會發現是不錯的男人。
如果只看簡歷,是媽朋兒完美的定義。
精明的外貌下又擁有高學歷,又是某戶外品牌營銷組的王牌。
神奇的是,女人們會主動搭訕,但約了幾次會後都斷絕聯絡。
這都是因為他是4次元的人。個性木訥,老土就算了,再加上說話直接,就是這口無遮攔像核砲彈一樣急,總是惹女孩子不高興。
興趣是看書,有時間就去年糕店幫忙,雖然單調無趣,但彬彬有禮,成熟,責任感強。
但是,再怎麼是個孝子,只有一個不是無法達成,而是討厭的事。
那就是,無法跟隨父母的意見,以結婚為前提進行相親。
自古以來比起好條件的女人,和心靈更加相通的女人結婚才是好的婚姻。
我的母親不管也不問本人的意見,像個推土機一樣一直緊迫不捨,以自己的想法發揮推進...

 
 
分集介紹:
第01集
單親母親韓松靜一人撫養三個女兒長大,多情頭天要入職上班,松靜告訴三個女兒,她成了暢銷書作家,女兒們欣喜不已。徐在宇被母親要求相親,但在宇並不願 意,其母只好讓二兒子仁宇出面代替相親。出版社社長約多情見面,在等待途中多情被仁宇認成相親對象,多情對仁宇很有好感。多情拒絕幫助出版社社長炒作母親 的書,社長告訴她其母的不容易。



第02集
仁宇回到家將多情的照片給家人們看,在宇驚訝自己誤會了多情是援交女。松靜交不出房租面臨被趕出門,松靜向出版社社長討要稿費,結果被告知她的書根本賣不 出去,松靜大受打擊。在回家的路上,松靜發現了多愛與姜醫生的戀情,對於女兒愛上帶孩子的離婚男,松靜無法接受。松靜無奈地去參加自己所謂的簽書會,卻因 被南宮英趕出酒店及嘲笑,兩人發生爭執。



第03集
松靜與以前孤兒院的哥哥相遇,兩人相談甚歡。次日哥哥送來年糕給松靜,多情意外發現原來仁宇的父親就是母親孤兒院的哥哥。松靜的前夫突然出現,這令松靜記 起了前夫外遇拋妻棄女的往事。多愛執意要與姜醫生交往,無奈的松靜只好提出兩家人一起住考驗姜醫生的辦法。多情拿著母親的回禮來到麻雀年糕店,卻被仁宇母 親當成鄭會長的女兒招待。



第04集
多情忘不了與仁宇的約定,誤打誤撞間她來到麻雀年糕店,卻被仁宇母親當成鄭會長的女兒接待。知道真相的在宇本欲提醒多情,但外公突然回到家導致他無法救 場。仁宇趕回家,多情的身份被揭穿,被人誤解的多情大度地向仁宇道歉離開。松靜答應了多愛與姜醫生交往,但前提是兩家人一起生活一個月,為此松靜向在宇父 親求借房子,沒想到外公竟然同意借出孫子們的婚房。



第05集
松靜硬著頭皮搬進了徐家,徐家外公為了女婿的面子只好扛下家人的質疑,而仁宇發現姜醫生竟是他大學時的教授。多情的身份被徐仁宇母親發現,家人們驚訝兩家 的緣分這麼的深,而仁宇也因此陷入失眠焦慮的狀態。晚上多仁來到新家,不清楚狀況的她誤敲了徐家的大門,差點害得家人們出醜。仁宇母親看到姜醫生討好松 靜,她以為姜醫生在追求松靜,為了女兒的名聲,松靜只好將錯就錯。



第06集
仁宇懷疑多情搬到隔壁是為了追求自己,他夜不能寐精神焦慮。在宇在公交車上與多情相遇,多情得知在宇在戶外公司工作,她熱心地以自己的經驗給予建議。南宮 英在路上遇到松靜,他發現松靜竟然就是租住徐家之人,他與在宇的母親商量想要趕走松靜一家。多仁在夜店遇到符合她設計主題的男生,可此男生拒絕為她拍照。 在宇外公不收房租,松靜想以幫外公寫自傳替代房租。



第07集
多仁覺得在宇的形象適合當她的模特,但在宇婉言謝絕。在夜店認識的男人給多仁打來電話,對多仁抱有好感的熙柱自告奮勇陪多仁前往見面,男人自視甚高一開始 就索要模特費。南宮英欲要趕走松靜一家,他要信愛邀請松靜一家吃飯,仁宇擔心南宮英會惹出大麻煩。信愛沒有準備佳餚款待,爺爺奶奶大為生氣,幸好松靜一家 帶來了飯菜,並不介意信愛的無禮相待,而這時南宮英突然出現指責松靜一家是騙子。



第08集
南宮英當眾揭穿租房合同上松靜簽名是假的,松靜為了不連累外公只得自己抗下,幸好外婆氣不過斥責了南宮英。松靜將家裡最後一點錢交給了南宮英,並斥責南宮 英的自私和任性。多愛好心為恩燦準備了早餐,可是恩燦並不領情,多愛心裡受到了打擊。多情向仁宇承認曾經暗戀過他,但現在她準備收回感情。松靜突然受邀替 人寫自傳,當他簽完合約後發現僱主是南宮英。仁宇為了緩和關係,召集了年輕人的聚餐,聚餐之後一起去了KTV唱歌。



第09集
在宇向松靜借其著作一看,松靜對在宇大為欣賞,她想著在宇與多愛才是一對,這令姜醫生對在宇產生不滿。在宇在松靜的書中發現了多愛寫給松靜的信,他這才知 道原來姜醫生與多愛的關係才是韓家人搬到這裡的原因。仁宇突然轉變對多情的態度,多情不願與其接觸,但多情對在宇卻是無來由的感到親切。松靜的前夫回到 家,熙柱勸父親要振作,不要再犯渾連累松靜一家。



第10集
在宇父親和松靜從小在孤兒院長大,他們入院的那天就是他們的生日,在宇父親想讓松靜忘掉往事高興地過個生日,但松靜表示她暫時仍做不到。在宇外婆誤會女婿 與松靜有染,擔心的她回家指責女兒的好吃懶做。南宮英把松靜叫到家裡,本想好好炫耀自己的他反對松靜一頓奚落。多仁在家發現了幾箱母親寫的書,她和多愛這 才知道母親的書滯銷,三姐妹決定要為母親過一個快樂的生日。

 
第11集
外婆質問女婿與松靜的關係,徐父坦白與松靜是一個孤兒院長大,外婆對丈夫和女婿聯手欺騙她感到生氣。信愛看到南宮英竟與松靜走近,她氣得將氣撒到徐父身 上。同學誤會多情與恩燦的關係,恩燦為此心情大受影響。南宮英欲送衣服向松靜賠罪,松靜故意挑少女的衣服試穿,原來她是想送女兒衣服卻又不好明說。徐父鼓 足勇氣向信愛說出與松靜的關係,信愛氣得大鬧起來。



第12集
信愛來找松靜的麻煩,徐父在旁敢怒不敢言。在宇與多情的親近惹得仁宇生氣,他請求在宇不要與多情接觸。多仁在年糕店受到信愛的奚落,生氣的多仁要求母親趕 緊搬家。南宮英送松靜衣服作為生日禮物,松靜故意試穿少女衣服,其實她是想送女兒們衣服。信愛在家裡大吵大鬧,外公帶著徐父離家出走。外公要到松靜家寄 宿,這讓松靜一家不知所措。



第13集
外公和在宇父搬到松靜居住的房子裡,大家終於明白了松靜與在宇父的關係。為了勸外公和父親回家住,在宇和仁宇也搬到松靜家。氣不過的在宇母將松靜與在宇父 的關係告訴了南宮英,南宮英這才得知松靜搬家的原因,南宮英想幫松靜將原著從松靜的前夫手中買回來。鄭熙柱對幫多仁拍照的劉志昊的身份和年紀產生懷疑,志 昊承認自己比多仁還小兩歲。



第14集
外公與在宇父住得相當不便,但仍死撐著不回自己家。多仁和多情一起參加在宇公司戶外試鏡,開朗的多情竟被選中。姜醫生對恩燦沒有好好寫檢討書感到生氣,但 他同時吃驚的得知恩燦患有學習障礙症,他感到傷心不已。松靜對南宮英總是隨便地對待自己感到困擾,南宮英卻稱將松靜當成了姐姐。在宇送多情去和仁宇約會, 倍受感情困擾的他向南宮英傾訴,南宮英的話令他茅塞頓開。



第15集
爺爺搬回了自己家,信愛與松靜盡釋前嫌。在宇向多情表白,多情答應會考慮,南宮英得知在宇傾心的對象竟是多情,他勸說在宇放棄。姜醫生因為恩燦之事心情焦 慮,他搬出了合租的房子,傷心的多愛不明原因。恩燦將學生們使壞的視頻發到多情手機上,多情因此與家長們見面,但家長們還是對多情針鋒相對,暗中跟著多情 的在宇得知了一切。在宇安慰疲憊的多情,差點被信愛看到。



第16集
在宇與多情正式確定了情侶關係,信愛發現兒子與女人交往,她與全家人輪流向在宇打探消息,奈何在宇閉口不談。姜醫生搬出了家,他向松靜表達了他搬家的想 法,松靜對姜醫生的印象有所改觀。志昊被選中當在宇公司的模特,拍攝當天他無意中說出了他是高中生的身份。氣得熙柱打了他。松靜前夫偶然發現松靜認識南宮 英,他再次騷擾松靜要求幫他拉投資。信愛看到多仁與在宇的合照,她擔心在宇的女友是多仁。



第17集
在宇讓志昊向多仁坦白他的年紀,卻被信愛誤會在宇喜歡多仁。賢彬向恩燦抱歉以前未曾好好瞭解他,父親的話感動了恩燦。松靜主動約南宮英喝酒,她鼓足勇氣請 南宮英投資戲劇,南宮英一口答應。松靜不小心喝醉,害怕松靜女兒們會擔心,南宮英冒松靜之名發短信報平安。信愛為了不讓兒子愛上松靜的女兒們,她自作主張 為多情三姐妹安排相親會,得知消息的在宇感到十分生氣。



第18集
松靜前夫鄭寅成再次跑來糾纏松靜,在宇父發現狀況出面阻止,松靜向在宇父哭訴前夫給她和女兒們帶來的痛苦,她求在宇父幫忙隱瞞鄭寅成還活著。志昊特地約多 仁酒店約會,他送上戒指給多仁,卻無法開口說出自己是高中生。多愛因為受情傷太深,她一口氣喝下幾十瓶酸奶,最後導致腹痛暈倒。鄭寅成到年糕店找在宇父, 無賴的他出言不遜,並且打了在宇父,南宮英出現教訓了鄭寅成,派出所裡南宮英知道了鄭寅成與松靜之間的關係。



第19集
南宮英和在宇父打了鄭寅成,在派出所裡多情差點看到寅成,為了不讓多情傷心,在宇強制將多情帶走。松靜給前夫鄭寅成一筆錢要他撤銷起訴,南宮英不相信鄭寅 成會就此收手。在宇父看穿在宇是在和多情交往,他婉轉表示多情的家庭會讓在宇很累,但在宇並不在乎。多仁終於得知志昊是高中生,她感到大為丟臉。寅成上門 在宇家,在宇父無奈給其一筆錢,南宮英不願讓其得程,他故施苦肉計要起訴鄭寅成。



第20集
多情向外公學習做糕餅,在宇父私下表態希望多情將在宇當成哥哥。多情再次看到親父的身影,更令她吃驚的是在宇明知情況卻隱瞞她。姜賢彬向松靜說明離開她們 的原因,松靜要求賢彬將恩燦交給其生母,賢彬拒絕拋棄兒子的態度獲得松靜的認同。南宮英誤會松靜與鄭寅成合夥騙他,松靜對此沒有做出解釋。多情從警局找到 親父的地址,她心情複雜的指責鄭寅成的不負責任。



第21集
多情得知生父向在宇父要錢,她羞愧地表示無法與在宇繼續交往,在宇經過考慮同意當多情的哥哥。松靜向女兒們坦白她們的生父仍然活著,鄭寅成上門找松靜遇到 多愛,多愛堅決不認父親,姜醫生出現將其趕走。在宇外婆看出姜醫生與多愛之間的關係,震驚的同時她強烈地表示反對。南宮英對松靜的遇人不淑相當同情,他暗 中對松靜進行保護。在宇故意在眾人面前以多情的哥哥自居,他的反常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第22集
聚會時鄭寅成來家裡搗亂,無奈之下,松靜向在宇一家說出自己與鄭寅成的關係。信愛發現了在宇與多情狀態不對,儘管在宇堅定否認,信愛心中仍無法消除懷疑。 松靜本想與多仁坦白,但多仁卻誤會自己與兩個姐姐不是同一個父親,傷心的她托南宮英帶她找鄭寅成,卻中途改變主意落荒而逃。在宇帶著多情到外面放鬆,他用 事實告訴多情他無法當她的哥哥。南宮英通知松靜來見多仁,他突然宣佈要做多仁的父親。



第23集
南宮英想當韓家三姐妹的教父,他不由自主地關心著松靜。在宇將與多情交往之事向兩家長輩公佈,松靜與多愛都堅決反對,但在宇也意外得到外公的暗中支持。在 松靜心情不好的日子裡,恩燦給了她很大的支持,松靜主動提出讓恩燦管她叫姥姥。松靜頭一次向南宮英請求幫助,她希望自己的書能大賣,讓女兒在外臉上有光。 在宇求南宮英幫助鄭寅成改過,因為家人無法接受多情有這樣一個無賴父親。



第24集
多情想要得到信愛的認可,她主動到在宇家幹活,信愛故意為難她。在宇以多情男友身份去見鄭寅成,寅成仍不知悔改無恥地向在宇要錢,在宇有原則地拒絕了他。 松靜帶著家人去看房子,她向在宇表示自己的家庭只租得起寒酸的屋塔房,在宇表示並不在意。得知南宮英將要搬進在宇家隔壁,賢彬請求南宮英將房轉租給他,因 為他很想以此報答松靜成全他和多愛。



第26集
仁宇相親的對象竟是以前暗戀他的李素利,李素利探望信愛時對在宇相當熱情,在一旁的多情生氣地吃醋。信愛對素利的家庭背景相當滿意,她在素利面前故意對多 情冷嘲熱諷,仁宇私下關心多情被素利看穿。賢彬向多愛求婚,他們的婚姻得到了松靜和恩燦的認同,賢彬發短信鼓勵在宇繼續堅持。外婆患上帕金森病,外公陪同 外婆前去就診,兩人的心情都分外沉重。



第27集
外公決定將房子租給賢彬,並明確表示支持在宇與多情戀愛,信愛反對無效心中更加有氣。松靜不想兩家關係更加複雜,她堅持搬家卻遭到女兒們的反對。多愛與賢 彬就要結婚,外婆特地帶他們去選禮物,多愛看出外婆的身體似有不妥。外公外婆勸信愛不要以出身貶低多情,因為當年信愛也一樣愛上了孤兒院出身的閔植。信愛 暗中與鄭寅成聯繫,她故意用錢誤導鄭寅成與松靜一家聯繫。



第28集
仁宇拉著素利加入在宇與多情的約會,素利發現仁宇對多情似乎特別的好,她暗生醋意和不滿。鄭寅成不停地勸說在宇與多情分手,南宮英發現鄭寅成突然變得有 錢,他猜測是信愛所給,但在宇不相信母親會做出此事。恩燦為快要結婚的父親與多愛準備了他親手畫的請帖,眾人發現恩燦有著出色的繪畫天賦。信愛將多愛結婚 的日子透露給鄭寅成,果然鄭寅成出現在婚禮現場。

 
第29集
在宇及時發現了寅成,他明白到原來是母親給寅成的錢,為了不讓寅成破壞婚禮的氣氛,他帶著寅成去監控室觀看婚禮。南宮英將婚禮準備得很周全,松靜對此很是 感激,趁著松靜睡著,南宮英偷偷吻了松靜的前額,不料卻被外公看到,外公對南宮英一頓教訓。南宮英得知熙柱就是寅成之子後大驚,在宇向熙柱確認了身份,熙 柱表示只想替父親做些彌補。鄭寅成良心發現,他將實情告之松靜,松靜報復地揚言一定要讓在宇當她的女婿。



第30集
信愛生氣丈夫幫松靜說話,她一怒之下離家出走,酒店沒有多餘空房,沒辦法的信愛只好去了桑拿房。南宮英揭穿了松靜當洗碗工的事,他坦白自己喜歡松靜。外婆 提議搬出來居住,她想重新過幾天兩人世界,外公因此借了賢彬以前住的房子。南宮英向松靜提出交往,多情與在宇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素利和仁宇喝醉酒同睡一 床,家人們誤解兩人發生關係。



第31集
素利父親責怪仁宇讓素利夜不歸宿,但其實這是素利要求父親演戲逼仁宇結婚。信愛聽說素利母親要來探訪,她只得回家接待。在宇外公將財產傳給女婿,信愛對此 很不滿意。閔植要與信愛離婚,信愛想著法子討好丈夫。外公要搬到外面住,好奇的多情與在宇偷偷跟蹤,沒想到被發現。信愛被逼向松靜道歉,多情意外知道了信 愛給父親錢的事。松靜拒絕與南宮英交往,南宮英甚是傷心。



第32集
志昊父親對多仁印象很好,他同意了兒子的戀情。多仁建議多情向素利學習撒嬌,多情突然的改變令信愛很是不適。信愛給素利買了貴衣服,卻只給多情買了便宜 貨,為公平起見閔植欲補償多情,不料多情只想要個鍋。素利父母提議先訂婚,仁宇對此猶豫不決,在宇為感激仁宇對他和多情的支持,他決定讓弟弟先結婚。松靜 擔心素利和多情將來的婚禮會讓人有所比較,在宇答應會處理好此事。



第33集
松靜因為過去的傷痛無法接受南宮英的愛意,南宮英因此受傷失聯。
仁宇終於決定與素利訂婚,素利母親送貴重禮物給仁宇,信愛對無法回同樣貴重的禮物而擔擾。
信愛要松靜準備多情與在宇的訂婚禮,在宇卻突然決定暫緩結婚,這令大家有些吃驚,但原來在宇只是想有多餘時間來做向多情求婚的準備。
多情得知外婆得了帕金森病,為了早點結婚讓外婆放心,多情色誘在宇。



第34集
松靜發現多愛偷偷在避孕,她勸說多愛趁年輕趕緊生子,但多愛擔心恩燦會失落而放棄生育。
在宇請鄭寅成將他和多情的戀愛經歷改編成話劇,當家人們在台下欣賞時,在宇適時地向多情求婚,家人紛紛被感動。
仁宇羨慕哥哥的愛情,在訂婚儀式上,仁宇用普通戒指欲送給素利,豈料被素利嫌棄,仁宇一氣之下欲毀婚。



第35集
仁宇在在宇的勸說下終於和素利完成訂婚,仁宇要求素利訂婚後要學習做家務,素利表面答應,卻暗中使喚多情干家務。外婆的病情嚴重的聞不到味道,多情幫著打 圓場。在宇對多情著急結婚卻又不說理由感到生氣,兩人之間產生隔閡。賢彬對松靜區別對待女婿感到不滿,他期待在岳母面前表現一番,不想風頭仍被在宇搶走。 多情和在宇的結婚日期定下,松靜上門送禮物不巧遇到外婆出意外。



第36集
在宇知道了外婆的病情,也明白了多情著急結婚的原因。無法邀請岳父出席婚禮的在宇,他主動為寅成買衣服作為補償,寅成得知原因後略顯傷感。多愛意外得知外 婆的病情,她沒有勸說多情放棄結婚,而是默默地背後支持多情。南宮英送給新人婚紗和禮服,他總是避開與松靜碰面。外婆對在宇挑了樸實的多情很是滿意,在宇 希望外婆能振作對抗病情。婚禮當天,松靜代替父親的角色牽著多情入場。



第37集
多情與在宇完成了婚禮,而在婚禮現場,寅成發現熙柱也在現場,熙柱向父親透露了他的想法。多情主動提出到年糕店工作,在宇父甚是欣慰。在宇將松靜拒絕南宮 英的書信登在了松靜著作的序言裡,雖然大受讀者好評,但松靜責怪在宇暴露了她的隱私。恩燦因學習不好被同學和老師嫌棄,氣不過的多愛指責老師對學生不公。 多愛向家人公開恩燦的病情,家人紛紛表示願意幫助恩燦挺過難關。



第38集
出版社的林組長與南宮英甚是合拍,在宇和多情為松靜感到著急。家裡只有一個衛生間,為怕多情上廁所不便,在宇父在家又裝修了一個衛生間,這讓信愛感到失 落。素利想學多情討在宇父的歡心,可她在店裡卻是越幫越忙,受傷的她更是反招仁宇的責怪。多愛建議外公上照顧帕金森病人的學習班,她私下則抽空幫忙照顧外 婆。信愛被人追債,無奈的她跑到父母家要錢,卻意外得知母親的病情。



第39集
信愛得知母親的病情大受刺激,家裡眾人一片慌亂。感念岳母一直將自己當成親生兒子,痛苦的閔植向南宮英傾吐內疚,松靜也趕來安慰閔植。得知家人已知真相, 外公要家人們在外婆面前假裝不知情。素利母親聽說信愛為購彩禮欠債,她上門斥責親家令她丟人。為了幫信愛償還欠款,多情向在宇要錢,得知內情的仁宇賣掉車 子為母還債。中秋節將至店裡太忙,外公回到店裡幫忙,家人們又聚到了一起。



第40集
家人希望外公外婆能搬回家住,但外婆堅持不願留下。多情提議讓大家故意疏遠外婆,這樣也許外婆因為感到孤單就會回來。仁宇將彩禮的手錶還給素利,他同時告 訴素利兩家的經濟相差懸殊,他希望素利能夠考慮清楚婚事。多仁送菜到熙柱家,差點發現了鄭寅成,熙柱找藉口帶多仁離開,但多仁對熙柱的態度生疑。林組長與 南宮英日益走近,松靜心中再也裝不了平靜。



第41集
在南宮英的鼓勵下,松靜鼓足勇氣向記者坦白了造假之事。素利母親聽說奶奶病情後欲要退婚,素利只好離家出走。多情將湊夠的錢交給信愛,卻不想被閔植看到, 閔植將婆媳二人一頓責備。雖然表面說不關心素利,但仁宇還是偷偷地擔心著素利。即將入伍的熙柱將貴重的相機送給多仁,多仁誤會熙柱對她有意。南宮英與松靜 頭一次正式約會,但回來的時候他們又遇上了林組長。



第42集
林組長向南宮英示愛,南宮英嚇得落荒而逃。
多仁找到熙柱家,她發現了熙柱與自己的關係,多仁氣得痛罵熙柱是騙子。
在宇準備去給感冒的多情買藥,松靜無意間的一句話令在宇預感多情有身孕,果不期然多情查出身孕,全家人都感到十分開心。
多情藉口懷孕需要人照顧想讓外婆留下,外婆欣喜要有曾孫一口答應。
熙柱上門替父母下跪認錯,寅成不想上輩恩怨連累兒子,他在松靜和女兒們面前跪下認錯。



第43集
鄭寅成的道歉化解了松靜多年積攢下的怨氣,她希望子女能拋開上一輩的恩怨幸福生活。
姜賢彬擔心南宮英的年紀與松靜不配,他召集眾人商量此事。鄭寅成改過自新,他欲離開酒店去外面打工還南宮英的債,南宮英取消了他的債務。
南宮英自願代替鄭寅成完成父親的責任,他帶著多情等人來到遊樂園,以一個父親的角色呵護著女孩子們。
信愛聽聞南宮英愛上松靜,她表示強烈反對。



第44集(完結)
南宮英用真心打動了松靜,兩人最終決定結婚。女兒們擔心南宮英的誠心,南宮英的坦白打消了她們的疑慮。
恩燦開口叫多愛媽媽,他希望多愛能為他添一個妹妹。幾年後多情生下一對兒女,而素利也懷孕。
多仁進入雜誌社工作,志昊成為了大學生,熙柱也完成了兵役。
南宮英和松靜婚後幸福,信愛也變得懂事了許多。
外婆雖然病情加重,但在外公和家人們的關心下她快樂的生活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