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9556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韓劇-布穀鳥之巢(杜鵑之巢)~劇情 人物 分集1-40集~

 人物介紹:
張瑞希-白妍熙 飾
李彩英-李和映/Grace Lee(葛蕾絲李) 飾
黃東柱-鄭秉國 飾
金慶南-柳成彬 飾
妍熙周邊人物:
林采茂-白哲 飾
嚴侑信-洪今玉 飾
孫可盈-白俊熙 飾
鄭知勳-鄭進宇 飾
和映周邊人物:
朴俊琴-裴秋瓷 飾
全盧民-裴燦植 飾
韓景善-李恭熙 飾
全敏書-李素蘿 飾
鄭民鎮-李東賢 飾
秉國周邊人物:
徐權順-郭熙慈 飾
池秀媛-鄭真淑 飾
李大祿-爺爺 飾
金敏佐-鄭有美 飾
其他人物:
李政勳-吳其燮 飾
李沅錫-李商務 飾
李淑-李沙順 飾
安宏鎮-陳明錫 飾

 
 
分集介紹:
第01集
東賢和妍熙是一對情侶。這天,東賢聽說懷了孕的妍熙肚子疼,便騎著小摩托車匆匆趕來看她,要帶她去醫院,但妍熙說沒關係,執意要開完生日派對再去,看見東 賢給自己準備的生日禮物,便迫不及待的打開,是一條漂亮的絲巾。東賢給妍熙圍上了絲巾,在妍熙開心的撫摸著絲巾時,她的肚子又痛了,東賢急忙帶著妍熙要去 醫院,剛出家門口時,一名陌生人突然闖了過來,打了東賢要帶走妍熙,陌生人把妍熙帶到了一輛車前,車裡坐著的正是妍熙的爸爸,兩人把妍熙推到車上,開車準 備強行將妍熙帶走,此時,正追出來的東賢看見這一幕騎上自己的摩托車就跟了上去。在車上的妍熙打開車窗掙扎的呼喊著東賢,卻不慎將脖子上帶的東賢送的生日 禮物——那條絲巾刮飛,東賢接到了那條絲巾卻因此分了神,為了躲避迎面而來的大客車而發生了車禍,經搶救無效而死亡了。傷心欲絕的妍熙去看東賢卻被父親強 行帶出醫院,而那條絲巾也滑落在了醫院的地上。東賢的母親、舅舅和妹妹花英紛紛趕到,東賢妹妹趕來時在醫院的門口碰見了妍熙她們,無意中看了她們一眼便匆 匆跑去了搶救室,東賢的家人們傷心欲絕,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東賢的妹妹花英也悲傷的坐在了地上,卻不小心的看見了那條染血的絲巾……三年後,妍熙被父母 安排即將要結婚嫁人了,但是忘不掉過去的妍熙卻非常不願意。到了結婚當天,妍熙的父母和新郎的父母非常高興的在禮堂門口迎接著來往的賓客,妍熙卻一臉不開 心的坐在新娘等候室裡,妹妹調侃給她化妝的那家美容院技術實在不好沒有把妍熙畫的很美,妍熙卻解釋說可能是前幾日的感冒沒有好,自己現在也有些頭暈肚子 痛。妍熙最喜歡的後輩,也是東賢的好兄弟成彬來到新娘等候室祝賀,可是成彬有些怪,似乎欲言又止。典禮開始了,妍熙在走向新郎的過程中突然肚子痛暈倒,流 了一大灘血,被送往醫院。又三年後,花英來存放骨灰盒的地方看東賢,訴說著現在的生活和對他的思念,回來時與也去看東賢的妍熙和成彬擦肩而過。在東賢的骨 灰面前,成彬勸說著妍熙忘掉過去。妍熙回到家,被婆婆擺了臉色,但是回到臥室和丈夫卻很甜蜜幸福。華英回到家,今天是東賢的忌日,家人們卻沒人在乎,她給 媽媽留了錢給東賢準備祭祀小飯桌,華英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回家後發現了喝的醉醺醺的母親從外邊回來沒有給東賢準備祭祀的小飯桌而大發雷霆,訓斥了母親不管 死去的東賢與母親產生了誤會,但其實媽媽和舅舅的也為此悲傷不已。而妍熙這邊,也因為妍熙得了子宮癌不能為鄭家延續香火而爭吵著,妍熙的婆婆提出讓妍熙和 他的兒子離婚。

 
第02集
研希的婆婆希望研希和炳國離婚,炳國不願和妻子分開。研希的母親得知親家的想法十分難過,她主動約女婿談話。花英在餐廳與炳國相遇,原來花英曾喜歡過炳 國,但炳國卻只當那是一夜情。花英不願在這樣生活下去,她欲辭掉工作。花英的母親秋子被兩個女人追趕,花英指責母親不好好生活。炳國欲和母親分家,她不願 母親再這樣折磨研希。

 
第03集
研希同意找代孕母親生孩子,婆婆非常激動的感謝兒媳。炳國不捨得妻子傷心,即使妻子同意了代孕的事他自己也不能接受。債主再次上門找秋子,她們將秋子打倒 在地。在眾人的勸說下炳國同意了代孕的事,小姑子真淑將此消息告訴了鄭母。鄭母開車撞了花英,真淑看到花英後感到很意外。花英想到母親的品行以及家裡發生 的很多事,她悲痛下有了輕生的念頭。



第04集
妍熙和炳國來到了妍熙家提出了找代孕母代替懷孕的事,受到了妍熙家人的極力反對。而這邊,花英的家人們正為房子的事而發愁,花英回來後,花英媽媽發現了她 頭上的傷,得知花英出了車禍,沒有詢問傷勢而是責怪花英沒有多要些賠償金。妍熙的爸爸有心事晚上睡不著,內疚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悔恨他犯的錯都找到了妍熙 的身上。花英媽媽趁著花英睡著偷拿了花英包,被花英舅舅看到,二人合計一起翻找肇事者的電話。俊希(妍熙的妹妹)休息時在公司遇見了成彬,閒聊時無意中將 姐姐要找代孕母的事情說漏嘴,引起成彬的不解和懷疑。成彬給妍熙打電話詢問近況並約妍熙在咖啡館見面,提起代孕母的事情,勸妍熙不要強迫自己做不喜歡的 事,卻遭到妍熙責備總是多管閒事,妍熙對成彬說自己也想抱抱珍貴的孩子,才這麼做的。早上起來的花英要去上班,被花英媽媽阻攔,要帶她去醫院,花英知道母 親是為了賠償金才這樣的,舅舅解釋說母親是擔心花英生病,花英沒有理會她們上班去了。花英剛離開,舅舅和媽媽就給肇事者打電話索要賠償金。花英媽媽和舅舅 把炳國媽媽約在了茶館,講了一堆大道理,其實炳國媽媽早就知道了他們的來意,謊稱要交給保險公司處理,花英媽媽慌了,開始講人情,最終向炳國媽媽索要了二 百萬賠償金。此時,花英正在銀行裡貸款,因為信用低所以銀行不放貸,特別巧的是,花英在銀行碰見了在醫院當醫生的高中學長,兩人來到一個咖啡館閒聊了起 來,聊起東賢,學長愧疚沒有替東賢照顧好花英,所以承諾以後花英有什麼要求他都會答應。花英回到了餐館,碰到了炳國媽媽,炳國媽媽詢問起了花英的傷情,花 英回答自己很好,炳國媽媽看出花英對母親的作為一無所知。炳國媽媽和姑姑談起了花英,讚不絕口,去衛生間時無意間聽見了花英在打電話,似乎花英碰到了什麼 困難,很缺錢。炳國媽媽找到花英詢問發生了什麼,需要幫忙麼,也提起了剛才花英媽媽和舅舅要賠償金的事情,花英覺得很抱歉,炳國媽媽提出願意幫她,條件是 借她身體十個月,作為代孕母。花英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這件事情,突然接到李經理的電話,兩人約出一同吃宵夜,花英跟李經理說了這件事,李經理非常氣憤, 但是花英卻猶豫著這對於她來說是不是一個好事情,因為她現在極度缺錢。炳國母親回家跟炳國姑姑說了這件事,說自己對花英提出這種要求感到臉紅。炳國回到 家,看到妍熙非常開心,兩人約好明天晚上一起出去吃飯。花英做夢夢到自己分娩而驚醒,花英媽媽進來給高燒的花英送毛巾,花英讓媽媽交出那二百萬,媽媽交出 卻少了十萬,那十萬給索拉買鞋和吃飯了,花英為此很無語。炳國跟妍熙確認約好晚上要一起吃飯後便去上班了。炳國姑姑給店員開會說晚上要來vip客人,吩咐 佈置好房間。花英找到炳國姑姑,把昨天花英媽媽要的賠償金還給了炳國姑姑,炳國姑姑提起代孕母的事,花英回答她昨天的話她就當做沒聽見過,從炳國姑姑辦公 室出來後,花英心裡默默的告訴自己,代孕母的事情,就是再缺錢也不能這樣。



第05集
花英媽媽和舅舅出去租房子,因為錢少被趕來趕去,在來的路上互相抱怨著,花英媽媽開始懷念東賢在的日子,幻想如果東賢還在,此時的他一定穿著白大褂在賺錢 呢。公司下班後,俊希來找成彬一起出去吃飯,被成彬拒絕,原因是成彬今晚要去相親,無奈的俊希又去找她爸爸陪自己出去吃晚飯,也遭到了拒絕,因為爸爸媽媽 約好今晚與妍熙夫婦一起吃飯,俊希厚臉皮的跟了過去。正在為vip客人擺放餐桌的花英終於等來了今晚的vip,可是一抬頭卻發現是炳國夫婦,妍熙友好的問 候花英,花英看著這張臉有些熟悉,終於想起來以前看到過哥哥和最愛的那個女人的合影照片,而那個女人就是眼前的妍熙。回想起這一切後的花英不能平靜,她想 伸手給她們倒水,卻不小心把杯子打碎,匆忙的收拾玻璃碎片,又被玻璃碎片割破了手,她跑到廁所,不斷地回想著東賢那天在醫院搶救無效時的情景和那條沾滿東 賢鮮血的絲巾,以及妍熙被父親強行從醫院帶上車和炳國羞辱自己時的場景,心中充滿了恨意。而此時的炳國和妍熙卻渾然不知,在那裡愉快的訴說著第一次相見時 對方美好的模樣,炳國從身後拿出來一個禮物送給妍熙,打開後發現是一條絲巾,炳國深情地對妍熙說著抱歉,這段時間因為孩子的事情讓她受累了,還很貼心的幫 妍熙戴上。但是這一列的舉動讓妍熙回憶起了東賢也這樣為自己帶過絲巾,可這時妍熙的爸爸媽媽進來了,打破了妍熙的回憶,四個人愉快的聊著天。花英在門外注 視著這一切,看見害死哥哥的女人活得這麼幸福,看見那個拋棄了自己的男人也這麼幸福,心中的恨意更深了。炳國跟妍熙的家人說對不起,前段時間讓大家不愉快 了,妍熙爸爸告訴炳國他們自己決定就好了。去洗手間的妍熙遇見了花英,妍熙也覺得花英眼熟,可花英卻說互相沒有見過。炳國姑姑向炳國媽媽報告晚上吃飯的情 況,告訴這裡一切都很順利和花英拒絕了當代孕母的事。花英回家後久久不能入睡,原來索拉是妍熙和東賢的女兒,看著索拉,看著管自己奶奶叫媽媽的這個孩子, 花英恨意更深了。花英媽媽和花英半夜坐在外邊談心,暢想要是有東賢在,現在的生活一定會很好,抱怨著妍熙和她的家人害死東賢,花英讓媽媽扔掉索拉,媽媽不 同意。早上坐在一起吃飯的炳國和妍熙一家愉快的聊著天,炳國媽媽接到了姜醫生後很開心,似乎是找到了代孕母。花英舅舅送索拉上學,索拉又遭到了花英的冷漠 對待,回到屋子的花英又一次看到了東賢和妍熙的合照,憤怒的撕掉了。炳國媽媽和姜醫生會面,果然是有了代孕母的消息,但是都不合炳國媽媽的意。在回家路上 的炳國媽媽去了妍熙媽媽家,讓妍熙媽媽幫忙找代孕母卻遭到了拒絕。炳國媽媽來到了炳國姑姑這,說到時候代孕母去韓國醫院生產,在收拾衛生的花英聽到他們的 談話想起了東賢的朋友陳醫生在那裡工作,在回家路上一直考慮著這些事情的花英最終決定要做代孕母。花英找到炳國媽媽,兩個人面談了這件事,花英聲稱因為缺 錢所以才答應的,向炳國媽媽要了兩億,因為花英的答應炳國媽媽非常開心,連夜去告訴炳國姑姑,炳國姑姑也開心的有些不敢相信。第二日早,炳國媽媽把這個消 息告訴炳國夫婦,兩人沉默了。炳國姑姑找到了花英的資料,自言自語著要好好查查花英的底細。



第06集
李花英踏上復仇之路餐廳裡,李花英和幾個服務員一起在喝這裡最貴咖啡--皇家咖啡。花英的閨蜜--經理過來了得知此事很是生氣,擔心被店長知道了就慘了。 正在擔心時,突然,店長走過來,叫經理去她的辦公室,大家一下子心懸到了喉嚨處。誰知,一段時間後,經理出來了。告訴大家沒事。打發走她們,來到李花英身 邊,詢問她是不是答應做代孕母了。還沒說完,店長出來了,她趕緊走開。妍熙按照婆婆的安排,來到醫院做檢查。剛做完,走廊上遇見了死去的男友--李東賢的 大學同學。一見到這位昔日好友,東賢死後她再也不想認,她想忘掉過去好好生活,敷衍一下就趕緊離開。李花英來到這韓國醫院檢查身體,看到了白妍熙從裡面出 來,心中真是恨到極點。她檢查完身體,約出哥哥的好哥們--這裡著名的婦產科醫生,要他幫忙試管培育時,不要用白妍熙的卵子,而是用她的。她要讓白妍熙永 遠得不到自己的孩子,她要復仇。儘管這個哥哥好友不大願意,李花英哭著哀求,還是無奈答應了。曾經很是崇拜李東賢的學弟柳成彬,和白妍熙妹妹白俊熙在餐廳 吃飯,意外發現了在這裡當服務員的李花英,趕緊走過去和她說話。李花英一看是他,這個一直庇護白妍熙那個壞女人的人,很是惱火,不願意理他。路上,柳成彬 開著車,想著李花英的事,心裡很是難受。將白俊熙勸下車,自己又回去想把關於前輩李東賢的死說清楚,化解李花英對白妍熙的仇恨。可是心裡充滿恨得李花英聽 不進去,責備他只是站在那個壞女人立場上說話,甩身走人。李花英當著店長和夫人的面簽好合同,拿到了做代孕母的定金,她明白現在一切已經無法回頭了。回到 家,將錢交給媽媽,要她趕緊找個像樣的房子,對媽媽撒謊說是中了大樂透。媽媽興奮地拿著錢出來,告訴花英舅舅,兩人看著這麼多錢,簡直高興壞了,卻不知李 花英心裡承受的痛哭和矛盾。李花英拿出哥哥的遺物,看著沾有哥哥鮮血的絲巾,心裡默默告訴自己一切已經開始,她會為哥哥討回壞女人欠下的債。

 
第07集
李花英懷孕臨盆在即李花英突然間拿回家那麼多錢,媽媽舅舅高興之餘,心裡很是擔心,特別是媽媽,很是擔心著錢到底從哪來的。於是,兩人一起找到李花英工作 的地方,找到這裡的經理孔希,也是曾經和李花英一家住鄰居的。見到是伯母和舅舅,孔希趕緊招呼他們進來坐下,正在李花英媽媽要問關於李花英的事時,突然, 貴客來了。孔希趕緊起身去招呼,只聽服務員喊道社長社長夫人來了,李花英媽媽下意識看一眼,突然,她感覺社長夫人很眼熟,可是怎麼也想不起來哪裡見過。見 孔希一直忙,等不及的李花英媽媽將她叫出,孔希無奈說出實情,李花英媽媽得知女兒做了代孕母,差點暈過去。回到家,李花英媽媽一個人坐在院子裡越想越難 過,這時,已經做了手術的李花英有氣無力的回來了。媽媽一見女兒回來了,立即衝過去就打了起來,一邊打一邊罵。李花英很是無語,在舅舅幫忙下,走進屋裡, 媽媽又沖進屋裡,訓斥她為什麼要那樣糟踐自己。李花英哭著告訴媽媽因為她沒辦法,沒錢,他們馬上就露宿街頭了,她呵斥媽媽不要再管她,從今往後,她不會和 媽媽一起生活了,讓媽媽就當她和哥哥一樣死了。媽媽一聽,又打起來,李花英憤怒的拉住媽媽,不讓動她,因為她已經懷孕了,媽媽一聽,癱在地上,哭起來。李 花英搬出了家,租了一間環境較好的公寓養胎,炳國媽媽經常派人送來水果和各種補品。李花英也盡心好好養胎,因為這裡面的孩子也是她的骨肉,和那個白妍熙一 點關係都沒有,日子過得很快,馬上就要臨盆了。突然一天,媽媽打電話過去,囑咐李花英想吃什麼就給她說,花英不想見她,她可以用快遞郵過去,並要花英肚子 痛的時候隨時打電話給她。李花英聽著哭了,但是還是很是冷漠的告訴媽媽不用,以後也不要再聯繫,迅速掛了電話。白妍熙雖說沒有真正懷孕,但是婆婆依然嚴格 要求她天帶著假肚子老老實實呆在家,怕外人知道他們懷孕實情,為此,心疼老婆的炳國又和媽媽吵起來。



第08集
李花英順利產下男嬰白妍熙在家,婆婆完全就把她當成真正的孕婦對待,天天要她帶著那個很厚實的腹帶,不准亂動,按時吃飯等等,要求很是嚴格。妍熙媽媽擔心 女兒過來探望,見婆婆如此嚴格的對待女兒,她很心疼,就委婉的為女兒說話,告訴她婆婆畢竟不是真的懷孕,別讓孩子這麼辛苦。誰知,婆婆一聽就惱怒了,告訴 妍熙的媽媽懷孕本來就很辛苦,讓她假扮懷孕已經很是輕鬆了,如果連這點苦都承受不住,以後怎麼帶孩子。妍熙媽媽聽了也很生氣,飯也沒吃走了,來到老公公司 訴說。妍熙爸爸聽了,也很心疼女兒,可是沒辦法,已經嫁出去了,他們不好在說什麼。終於到了快臨盆了,妍熙婆婆拿著補品來到李花英住的公寓,發現李花英吃 一點點東西,很是不高興,要求她為了孩子,還是多吃點。並囑咐她把這些補品按時吃了,有助於順產,突然,李花英肚子痛的厲害,妍熙婆婆看狀趕緊安排住院, 並通知白妍熙叫上炳國一起去醫院。李花英果然是要臨盆了,在哥哥東賢的好友陳醫師的照顧下,順利產下男嬰,產後,陳醫師讓護士立即把孩子帶走給了隔壁病房 的白妍熙。李花英哭著鬧著要看孩子,被陳醫師攔住,李花英哀求哥哥一定要再幫她,讓她看一眼孩子。看著好友的妹妹如此苦命,陳醫師為了大局考慮沒同意,告 訴她她是代孕母,從開始做這個就應該明白會有這樣的結局。李花英不甘心,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做錯了,真的捨不得孩子,她回到公寓,給夫人打電話,求她讓她看 一眼孩子。夫人來了,但是沒帶孩子,夫人拿出剩下的金額給李花英,告訴她不要再想著見孩子,孩子不是她的,讓她以後不要再出現在他們面前。說完,起身走 人,李花英沒見到孩子,傷心的蹲在地上哭泣。妍熙看著孩子,很是開心,一會也舍不得離開,雖然已經生了,但是妍熙的痛苦生活依然沒結束,婆婆又像對待已產 婦人那樣對她,不停地讓她吃著吃那說有助於下奶。妍熙就沒懷過孕,吃再多也不會下奶,演習也得有個分寸,可是妍熙心裡不舒服,也不會說出來,她心太善,並 且也很愧疚自己身為兒媳不會生。妍熙父母很是開心,買了一大堆孩子用品來到鄭家看孫子,走近女兒妍熙房間,看見外孫子如此可愛,開心極了,一家人圍著孩子 看著笑著幸福極了。



第09集
李花英六年後歸國妍熙的爸爸媽媽以及妹妹在樓上看著外孫那麼可愛,高興極了,呆了很久都不下樓。妍熙的婆婆不高興了,炳國下來了見狀,趕緊誇是自己的兒子 長得好,最終緣由是媽媽長得好,才有這麼招人喜愛的孫子,一下子就把媽媽逗樂了。該吃飯了,親家要下去吃飯。妍熙爸爸走得最晚,他突然轉身告訴妍熙他現在 很幸福,因為女兒很幸福,並詢問妍熙是否還恨他。妍熙心疼的看著爸爸,搖搖頭,爸爸欣慰的走下樓。李花英太想見孩子了,她偷偷溜到鄭家住宅。突然,門要開 了,她趕緊躲到一邊,看著這兩家其樂融融,很是幸福,炳國很是疼愛白妍熙。李花英看著他們燦爛的笑容,心中更恨了。眨眼間,六年過去了。機場,白妍熙和婆 婆帶著振宇來接炳國妹妹。突然,振宇玩耍著就不見了,把妍熙和婆婆急壞了。從美國回來的李花英機場中正好遇到了被撞倒的振宇,趕緊過去扶起。看著如此好看 的孩子,李花英心裡一暖,想著自己的孩子估計也這兒大了。她拿出一個好看的布偶,哄著孩子別哭,並帶著他去尋找媽媽。還好路上遇見了孩子的姑姑,李花英這 才轉身走人。李花英回來了並沒有立即去公司報到,先是去了警局要求查看六年前哥哥交通事故的資料,並請求重新調查這個案子,她始終認為哥哥是被殺。然而, 警局不同意,告訴她真的只是交通事故。但是,李花英始終不相信,她決定利用自己的能力給那些人應有的懲罰。然後,先後回到媽媽住的地方,看望了媽媽。然後 又找到閨蜜孔希,約出來一起喝了酒。孔希很是高興李花英現在變得有才有藝,而且比以前更是漂亮。李花英禁不住詢問那個孩子的事,被孔希勸阻,讓她忘了那孩 子,忘了曾經,好好生活。李花英端起酒,心裡告訴自己怎麼可能忘記,那可是我自己流血流淚生出的孩子。李花英開始了自己的復仇之路,晚上,酒吧中,她看到 了白妍熙的爸爸。便走過去,故意看了白妍熙爸爸幾眼,用熟女的魅力,讓妍熙爸爸互動搭訕。但是妍熙爸爸畢竟可以當她父親了,並沒多聊,妍熙爸爸便紳士離 開。望著他的背影,李花英心裡說道我們很快再會見面的。



第10集
花英來看東賢,與東賢訴說著思念之情,正巧成彬也來看東賢,花英要走,被成彬拉住,成彬在試圖勸花英忘記從前,卻遭到花英的一頓嘲諷與羞辱,成彬沒能使花 英回心轉意,反而加重了仇恨的心。炳國一家溫馨的吃著早餐,大家討論著炳國妹妹——由美,婆婆總是因為振宇的任性而訓斥妍熙,炳國開始跟妍熙埋怨振宇總是 跟他搶妍熙,剛要與妍熙親熱親熱,振宇又從外邊進來哭喊著要媽媽。早上剛到公司的由美自信的走向公司,卻沒發現衣服的商標沒剪,成彬看見,想幫忙拿掉,兩 人初識。俊希在追趕成彬時看見由美,原來兩人認識,俊希看見由美很驚訝,同時也產生了嫉妒之心,挽著成彬便走了。兩人來到飲品店,俊希抱怨著由美的缺點, 成彬一笑而過。最近要重新裝修飯店的炳國姑姑跟炳國媽媽在廚房討論著裝修的事,突然聽到了振宇的哭聲,炳國媽媽趕緊上來看,原來振宇正因非要妍熙送他去幼 兒園這事而大發脾氣。妍熙沒有扭過振宇,親自送他去上幼兒園,這被在門口監視她們的花英看到,驚訝那天那個小孩竟然是振宇,原本想找炳國媽媽談談的花英突 然改變主意離開了。花英媽媽個花英打電話遭到拒絕,跟炳國舅舅抱怨花英冷血,兩人一起去上班,舅舅看到花英媽媽的新包,知道了這是花英送她的禮物。花英媽 媽在給一家公司做保潔,卻被同行組長找麻煩,因為遇到炳國,兩人才消停了。妍熙來到自己開的咖啡店,愉快的工作著,可是炳國媽媽卻因此很不滿。炳國約身為 格里斯李的花英在飲品店見面,卻被花英叫到了泳池旁邊,色誘炳國,最後兩人一起去吃晚飯,但是炳國卻沒有認出花英。吃飯期間,花英變著樣的侮辱炳國,炳國 幽默的一一化解,在回家路上的炳國開始後知後覺發現花英眼熟,卻還是沒有想起來是在哪見過。花英調查知道妍熙工作的咖啡廳,特意趕來。妍熙接到家裡電話振 宇不洗澡,在妍熙的勸說下振宇聽話了。花英幫妍熙撿起了振宇畫的畫,上邊畫的是妍熙和振宇,看到畫的花英愣住了,心裡很不舒服。花英把東西故意落在了咖啡 廳,並承諾明天去取。第一天上班的由美工作到很晚,遇到俊希,直接向俊希下戰書要追到成彬。在辦公室的成彬回憶著花英的話,給妍熙打了個電話詢問有沒有怪 事發生,並約妍熙哪天出來細聊,期間提到了東賢,妍熙才發現今天是東賢忌日,心中充滿歉意。

 
第11集
疑似李和映的女人視察鄭家餐廳振宇在家中非常頑皮,鄭母根本管不過來,妍熙顧著在外面工作無心照顧兒子,鄭母對妍熙抱怨連天,一次趁著妍熙下班回家,繼續 繼說妍熙不能再在外面工作不管孩子,婆媳二人在房中談話的時候,振宇在外面不小心打碎玻璃割傷了腳背,妍熙與婆婆聽到振宇的慘叫聲趕緊衝出房間,振宇的腳 背受了一點輕傷,妍熙對振宇受傷並沒有露出過多的驚恐,倒是身為奶奶的鄭母心疼無比替振宇處理傷口。鄭真淑晚上安排店員們繼續工作,安排好了所有店員,鄭 真淑跟一個男人見面,男人見面之後親呢的跟鄭真淑談話,二人談話的時候三個員工走了過來,三人以為鄭真淑受到了性騷擾,其中一人上前將鄭真淑拉到身邊保 護,鄭真淑見員工們誤會她,趕緊提醒員工們不要把男人當成壞人。俊希早起來到餐桌前跟父母吃飯,在吃飯過程中俊希談起一些八卦的小道消息,俊希父親擔心女 兒長此以往無心戀愛,只得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替女兒找一個對象。鄭炳國上班來到公司,美國派來了一個投資顧問跟鄭炳國見面,投資顧問顯然是一個韓國女人, 名字卻叫格瑞斯李,鄭炳國初見格瑞斯李,臉上立即升起驚訝總覺得在哪見過格瑞斯李,在此之前,有一個名叫李和映的女人與格瑞斯李長得一模一樣,鄭炳國懷疑 格瑞斯李就是李和映。格瑞斯李顯然不認識鄭炳國,談業務的時候至始至終保持一副官方腔調,為了瞭解鄭炳國旗下的餐廳水準,格瑞斯李提出去鄭炳國公司旗下的 餐廳視察,鄭炳國如臨大敵趕緊打電話給鄭真淑,鄭真淑經營的餐廳就是鄭炳國旗下的餐廳,得知美國投資顧問要來餐廳視察,鄭真淑如臨大敵將領班喚到身邊,向 領班詢問主廚的去向,主廚因為休假不在餐廳工作,少了主廚的幫助,餐廳做出來的飯菜自然遜色不少,美國投資顧問即將到來,再去聯繫主廚已經來不及了,鄭真 淑心知不能拖延時間,當機立斷安排其它廚子打造最好的食物恭侯美國投資顧問。格瑞斯李在鄭炳國的陪同下來到鄭真淑的餐廳,鄭真淑初次見到格瑞斯李吃了一 驚,她跟鄭炳國一樣覺得格瑞斯李長得很像李和映,格瑞斯李顯然不認識鄭真淑,吃完了餐廳準備好的飯菜,格瑞斯李咂咂嘴唇看起來並不是很滿意,鄭真淑擔心餐 廳招牌搞砸,趕緊解釋主廚休假沒有來餐廳上班,格瑞斯李聽完鄭真淑的解釋不以為然,提醒鄭真淑就算沒有主廚掌勺,餐廳的飯菜味道應該也不會差很多,可是她 剛才吃的飯菜味道明顯差了十萬八千里,相比之下,韓國其它知名餐廳的飯菜比鄭真淑經營的餐廳好了很多。說完了心中感想,格瑞斯李起身上廁所,鄭真淑來到廁 所跟格瑞斯李交談,認定格瑞斯李就是李和映,格瑞斯李依舊保持官方派頭正色注視鄭真淑,提醒鄭真淑以後必須稱呼她的英文名。



第12集
李和映是振宇的媽媽鄭炳國開車送格瑞斯李離開餐廳,路上鄭炳國總覺得好像在哪見過格瑞斯李,格瑞斯李心知肚明沒有跟鄭炳國深談,鄭炳國開車將格瑞斯李送到 一家咖啡廳外面,格瑞斯李下車離去向咖啡廳走去,鄭炳國目送格瑞斯李離去的背影,依然有一種好像在哪見過格瑞斯李的感覺。格瑞斯李來到妍熙工作的咖啡廳, 妍熙並沒有認出格瑞斯李,格瑞斯李見妍熙貴人多忘事,只得透露不久之前在咖啡廳消費忘記帶走了物品,經格瑞斯李一提醒,妍熙記起了格瑞斯李,二人雖然見面 不多,不過卻非常談得來,妍熙當即準備了一些食物給格瑞斯李。格瑞斯李在咖啡廳吃完食物起身離去,李母正在一家公司外面跟同事聊天,一見女兒出現,李母趕 緊向格瑞斯李走了過去,之前格瑞斯李失蹤了一段時間,李母非常擔心女兒的情況,格瑞斯李不想跟母親多談話,轉身離去鑽入一輛出租車離去,李母目送女兒格瑞 斯李離去,無可奈何原路返回,一名女同事見李母回來,心中升起好奇向李母詢問格瑞斯李的身份,之前女同事已經見過了格瑞斯李,格瑞斯李全身上下都是名牌非 常惹眼,得知李母與格瑞斯李是母女關係,女同事不以為然認為李母在說謊,李母是一名普通的清潔工,女兒卻穿著名牌像是公司的高級領導,女同事有理由懷疑李 母是在說謊。大學教授一直暗戀鄭淑真,鄭淑真在餐廳工作的時候大學教授再次來餐廳尋找鄭淑真,鄭淑真對大學教授沒有好感,要求大學教授離去,大學教授不肯 離去厚起臉皮向鄭淑真表達愛意,鄭淑真在大學教授的要求下喝了幾口酒,在醉意的驅使下,鄭真淑坐在大學教授面前一邊喝酒一邊胡吹。鄭炳國回到家中仔細回想 跟格瑞斯李在一起的情景,隨著腦海中的記憶越來越清晰,鄭炳國終於想起了格瑞斯李其實就是李和映,為了探查格瑞斯李的身份,鄭炳國連夜來到格瑞斯李居住的 房門外面。格瑞斯李穿著一身浴袍準備洗澡,鄭炳國出現在監視器中,格瑞斯李開門讓鄭炳國進屋,鄭炳國進屋之後握住格瑞斯李的手不鬆手,面色驚喜指出格瑞斯 李就是李和映,李和映見鄭炳國識出了她的身份,只得提醒鄭炳國注意個人形象,鄭炳國回過神轉身離去,李和映一臉痛恨目送鄭炳國離去的方向,自語自己就是被 鄭炳國玩弄拋棄的女人,而鄭炳國的兒子鄭振宇則是她的親生兒子。妍熙父親來商場買玩具給外甥振宇,李和映出現在妍熙父親身邊,故意跟妍熙父親搶購玩具,妍 熙父親見來了一個美女,臉上升起笑容跟李和映交談。李和映抓住機會接近妍熙父親,聲稱妍熙父親放棄購買玩具車,她就請妍熙父親吃飯。妍熙父親接受了李和映 的提議,開車搭載李和映向餐廳趕去。



第13集
花英約研希的父親白哲吃飯,她坦言自己沒有爸爸,希望白哲能給自己不一樣的愛。炳國醉酒後承認自己愛過花英,他欲親吻花英卻遭到了拒絕。花英與秋子在炳國 的公司相見,花英希望母親盡快辭職。真淑在研希的咖啡店裡遇到花英,真淑不希望花英傷害無辜的研希。秋子和小植都知道花英就是格雷斯李,秋子為此感到驚 訝。花英看到振宇的照片,她將炳國留在家裡過夜。



第14集
研希在飯桌上說到炳國一夜未歸,婆婆斥責兒媳太多事。研希在炳國的襯衫上發現了女人的印記,她也發現炳國對自己撒謊。花英在辦公室調戲炳國,正當炳國有所 動搖之後花英又拒絕了炳國。小植幫真淑按摩,誰知竟被孔希的言語戲弄。白哲和妻子在逛商場,花英致電向白哲表白並偷窺白哲的反應。花英送了研希一件和自己 一模一樣的睡裙,炳國見之很抓狂。



第15集
秋子被大廈的班長索要賠款,雖然尚順平時總和秋子過不去,但關鍵時刻還是幫秋子說話。花英邀研希一起吃午飯,花英得知研希下午有家庭聚會。花英讓炳國給自 己買戒指,她將炳國買給研希的戒指換成與自己同樣的款式。炳國給妻子過生日之時花英致電將炳國叫走,而炳國又一次徹夜未歸。基燮和小植髮生了爭執,而孔希 卻以為兩人是為自己才動手。



第16集
鄭炳國與李和映展開地下情李和映故意來到妍熙經營的咖啡廳喝咖啡,鄭炳國來到咖啡廳見李和映也在,臉上立即升起了驚訝,由於妍熙站在一邊,鄭炳國只得扮出 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與李和映打招呼。妍熙並不知道鄭炳國跟李和映有染,之前李和映向妍熙展示手上的鑽戒,李和映手上佩戴的鑽戒跟妍熙的一模一樣,妍熙對李 和映手上的鑽戒非常好奇,當即在鄭炳國面前提起這件事情,李和映的鑽戒就是鄭炳國買的,鄭炳國心知肚明佯裝不知。妍熙跟李和映的關係非常好,提議晚上三人 一起吃晚飯,李和映求之不得接受了妍熙的邀請,妍熙起身離去的時候,鄭炳國面色焦急數落李和映跟妍熙來往。恭希來到燦植家中,燦植進房更換衣服,恭希躡手 躡腳來到房門外面推開房門,雙眼露出貪婪的神色注視燦植換衣服,正當恭希偷看燦植換衣服的時候,李母下班回到家中,一見恭希已經到來,李母向恭希提起李和 映與鄭燦國有代孕關係的事情,得到了恭希的肯定回答,李母憂心忡忡非常擔心女兒李和映的情況。鄭炳國擔心李和映跟妍熙在一起相處久了東窗事發,思前想後勸 說妍熙不要再跟李和映來往,妍熙無法理解鄭炳國的行為,鄭炳國不便將真相說出來,只能聲嚴厲聲要求妍熙不能跟李和映再來往。李和映與妍熙來往還有一個原 因,這個原因就是兒子振宇,妍熙並不知道振宇是李和映的兒子,平日出門與李和映逛街,妍熙經常帶回李和映買給振宇的玩具,不僅如此,妍熙還經常拍下振宇的 相片發送給李和映,李和映通過彩信相片瞭解兒子的生活情況。李和映經常到鄭炳國的公司談業務,鄭炳國有幾次親密的摟住李和映的腰,李母同事看到李和映與鄭 炳國關係親密,趕緊將看到的情景告與李母,李母憂心忡忡來到廁所打電話給李和映,母女二人才聊了一二句話便結束了通話,李母再打過去的時候手機已經無法接 通。鄭炳國情不自禁哪李和映舊情復燃,二人瞞著親朋好友出雙入對,一次鄭炳國與李和映到一處賓館開房,二人來到賓館外面的水池洗澡,李和映拿起一瓶飲料喝 了一口,鄭炳國親密的陪著李和映一起喝飲料。雖然跟鄭炳國交往,但李和映的心並不在鄭炳國身上,為了實施自己的計劃,李和映打電話給妍熙的父親。妍熙父親 正在家中跟妍熙母親談話,接到李和映的電話趕緊起身走到一邊通話。公司上下傳聞鄭炳國跟格瑞斯李有染,妍熙並不知道李和映的英文名字就是格瑞斯李,為了查 到真相,妍熙出門向成彬追問格瑞斯李的底細。李和映打電話約見了妍熙父親,妍熙父親訂了一個包廂等著李和映出現。李和映走進包廂向妍熙父親點頭致意,妍熙 父親略帶貪婪看著李和映。

 
第17集
妍熙懷疑鄭炳國出軌李和映與妍熙父親見面,妍熙父親訂好了包廂點好了酒菜,李和映來到包廂坐在妍熙父親面前,表面上扮出一副純真無知的模樣,內心其實正在 計劃如何報復妍熙父親。妍熙與成彬在餐廳中吃飯,成彬之前暗示妍熙小心格瑞斯李,當時妍熙沒有往心裡去,直到外界開始傳言鄭炳國與格瑞斯李有當染,妍熙才 對格瑞斯李產生了警疑,成彬沒有向妍熙透露格瑞斯李是誰,妍熙跟成彬吃完飯回到家中。鄭炳國之前打電話尋找妍熙,妍熙沒有接電話,鄭炳國見妍熙終於回家, 臉上升起不悅盤問妍熙去了何處,妍熙的胸前別著一隻首飾,鄭炳國猜到了是成彬送給妍熙的禮物,妍熙擔心鄭炳國產生誤會,當即透露成彬是她的發小,鄭炳國雖 然沒有懷疑妍熙的話,但還是要求妍熙不能隨便跟其它男人見面。第二天,妍熙去咖啡廳工作,由於有心事,妍熙喝了一口咖啡將杯子打碎在地上,一名手下聞訊趕 了過來,妍熙向手下人打探格瑞斯李的真實身份,手下人認識格瑞斯李,當即透露格瑞斯李就是李和映,妍熙聽完手下人的話吃了一驚,腦海中迅速閃現李和映展示 手上鑽戒的情景,當時李和映自稱男友送了一枚鑽戒給她,鑽戒的外觀跟妍熙手上的鑽戒一模一樣,回想完腦海中的情景,妍熙意識到了李和映跟鄭炳國有染。為了 查到真相,妍熙來到鄭炳國的公司,鄭炳國正跟一個手下議事,一名女秘書來到門口透露妍熙找鄭炳國,鄭炳國的手下離去的時候妍熙來到了辦公室裡面,一見到鄭 炳國就問起格瑞斯李的真實身份,鄭炳國見妍熙已經知道格瑞斯李就是李和映,只得閃爍其詞狡辯,妍熙見鄭炳國真的跟李和映認識,心中升起火氣與鄭炳國吵了起 來,鄭炳國在爭吵過程中接聽一個業務電話,妍熙扔下鄭炳國轉身離去,剛剛走出辦公室,妍熙遇到了李母,李母跟一個同事在辦公室外面打掃衛生,一見妍熙面色 陰沉離去,李母的同事猜到了鄭炳國跟李和映搞關係被妍熙發現,雖然同事分析得合情合理,李母卻是怒氣衝衝認定自己的女兒不會跟鄭炳國亂搞關係。晚上妍熙回 到家中生悶氣,振宇走過來想跟妍熙玩,妍熙因為心情糟糕罵了振宇幾句,振宇嚇得哇哇大哭起來,在振宇的哭聲中,妍熙回房等著鄭炳國下班回家,鄭炳國回到家 中跟妍熙吵了起來,夫妻二人的吵架聲音驚動了在客廳看電視的鄭家人。鄭真淑一直就很擔心妍熙發現鄭炳國出軌,一聽夫妻二人在房中吵架,鄭真淑意識到了不 妙,趕緊與母親走進房中查看情況。鄭家的人剛剛走進房間,一聲花瓶破碎的聲音響起,鄭家的人定睛一看,鄭炳國陰沉著臉龐站在房中一聲不吭,妍熙的臉上則含 帶著一絲委屈。



第18集
鄭真淑要求李和映離開韓國妍熙懷疑鄭炳國與李和映有染,夫妻二人在房中發生激烈爭吵,鄭母與鄭真淑聞聲走進房中,鄭炳國與妍熙爭吵的時候摔爛了花瓶,一見 母親進屋,鄭炳國趕緊解釋是不小心摔爛了花瓶,妍熙見鄭母進屋,臉上升起委屈,將鄭炳國跟李和映有染的事情說了出來,鄭炳國心虛不想再爭吵,故意扮出一副 勃然大怒的模樣離家而去。鄭母見妍熙氣走了鄭炳國,心中來了火氣教訓了妍熙一頓,跟疑慮重重的妍熙相比,鄭平認定鄭炳國沒有出軌,鄭炳國之所以與李和映走 得很近,一定是為了工作上的事情。妍熙見鄭母偏護鄭炳國,只得將之前鄭炳國與李和映見面假裝不認識的經過說了出來,鄭母聽完妍熙的話依然認定鄭炳國不會出 軌,二人之所以裝著不認識,也許是出於商業上的一些考慮。在鄭母的教訓下,妍熙意識到自己可能錯怪了鄭炳國,回到房中拿起手機拔打鄭炳國的電話,鄭炳國開 車向李和映家中趕去,路上拔打了李和映的電話,李和映在電話中提醒鄭炳國不要去她家,鄭炳國沒有聽李和映的話,掛掉電話加大油門向李和映家中趕去,與此同 時妍熙正在打電話給鄭炳國,鄭炳國的手機因為拔打李和映的電話導致其它人無法打進來,妍熙見鄭炳國的手機號碼無法接通,臉上升起失望掛掉了電話。李恭希來 到李家跟李和映議事,李和映猜到鄭炳國不久之後將會上門,於是提前向李恭希下了逐客令,李恭希對李和映的行為百思不解,走出大樓的時候嘀咕著李和映不懂待 客之道,李恭希剛剛走出大樓的時候,鄭炳國開車停在大樓下方,打開車門從汽車裡面走了出來,李恭希沒有料到鄭炳國會來李和映家中,臉上升起驚訝藏到一邊, 鄭炳國沒有發現李恭希,大步流星進入大樓來到李和映家中,李和映正在浴缸裡面泡澡,鄭炳國來到浴室門口看著一絲不掛的李和映,臉上的表情即慌張又興奮。第 二天,李恭希上班來到鄭真淑身邊,將之前發現鄭炳國去李和映家中的事情說了出來,鄭真淑沒有料到鄭炳國真的跟李和映有私情,臉上升起驚恐提醒李恭希不要向 外界透露所見所聞。李恭希離去不久,鄭真淑將李和映約到餐廳裡面,要求李和映趕緊辦完工作上的事情回美國,免得跟鄭炳國發生什麼私情,李和映態度傲慢看著 鄭真淑,當場透露自己喜歡鄭炳國,鄭真淑見李和映敢明目張膽向她表達對鄭炳國的愛,臉上升起震驚不知如何痛罵李和映。鄭母開始對李和映產生了懷疑,自從鄭 炳國跟李和映有業務往來,鄭炳國總是經常不回家,為了看看李和映的真實面目,鄭母決定去鄭炳國的公司一趟。鄭母來到公司的時候,李和映正跟鄭炳國在辦公室 獨處,二人都不知道鄭母即將進來。



第19集
鄭母發現鄭炳國出軌鄭炳國與李花英在辦公室親熱,李花英坐在鄭炳國的大腿上,鄭母走進辦公室目睹二人親熱的情景,氣得差點沒有背過氣去。李花英扭頭看到了 鄭母,嚇得趕緊從鄭炳國的大腿上站起來,鄭炳國見李花英神色不對,心中升起狐疑往門口看去,一見母親忽然出現,鄭炳國嚇得面色大變。李花英自知不能再在辦 公室逗留,神色慌張辭別鄭炳國離去,鄭炳國雖然被母親看到他的秘密,但還是想進行辯解,鄭母已經知道鄭炳國確實跟李花英有私情,臉上升起怒氣提醒鄭炳國無 需辯解,鄭炳國見母親看穿了他的心思,只得硬起頭皮聲稱跟妍熙的感情已經走到了頭。鄭母沒有把鄭炳國的話放在心上,要求鄭炳國以後斷絕跟李花英往來。從公 司出來,鄭母來到鄭真淑經營的餐廳,鄭真淑見鄭母忽然到來,趕緊將鄭母領到一張餐桌旁邊坐下,鄭母怒氣難消將在公司發現鄭炳國跟李花英親熱的事情說了出 來,說完了李花英的事情,鄭母意識到鄭真淑知道真相,鄭真淑見鄭母已經知道了真相,臉上升起為難的神色,鄭炳國跟李花英有業務往來,如果她得罪了李花英餐 廳就不能跟美國公司簽約,所以她才一直隱瞞李花英的秘密沒有公佈出來。鄭母沒有責怪鄭真淑,當場決定將李花英約到餐廳好好談一次,李花英接到鄭真淑的電話 來到餐廳跟鄭母見面,鄭真淑想坐在旁邊聽李花英談話,鄭母要求鄭真淑離去,鄭真淑無可奈何只得起身離去。鄭真淑一走,鄭母要求李花英離開鄭炳國,李花英見 鄭母想拆散她跟鄭炳國,當場提出一百億韓元的分手費。鄭母見李花英獅子大開口,心神不安回到家中跟鄭真淑商議,鄭真淑得知李花英要一百億的韓元,心中意識 到李花英根本不想斷絕跟鄭炳國的愛。鄭炳國因為被母親發現秘密,主動打電話給妍熙,在電話中哀求妍熙原諒他,以此同時,李花英送了一籃花給妍熙,在花籃裡 面寫了一張想跟妍熙和好的字條。第二天早上,鄭炳國跟家人一起吃飯,妍熙依然跟鄭炳國處於僵持狀態,二人誰也沒有理睬誰,鄭母看在眼中提醒鄭炳國應該好好 照顧妍熙,鄭炳國不想再跟母親爭吵,藉口上班離家而去。鄭母決定好好監視鄭炳國,鄭炳國回到公司跟李花英外出遊玩,二人親密的在街上行走,全然不知鄭真淑 站在遠處。鄭真淑見鄭炳國依然跟李花英來往,回到家中向鄭母匯報情況。鄭母得知鄭炳國依然跟李花英來往,待鄭炳國下班回家怒斥鄭炳國不聽話,母子二人在房 中爭吵的時候,妍熙外出歸來,鄭炳國並不知道妍熙歸來,跟母親吵完架怒氣衝衝走出房間。一見妍熙站在房間外面,鄭炳國吃了一驚,妍熙已經聽到鄭炳國跟鄭母 吵架的內容,臉上升起震驚盯住鄭炳國。

 
第20集
回家後,聽見丈夫在發脾氣,之後,便回到房間。花英向丈夫打電話問了一下就掛了。花英來到會長這邊談工作,花英給會長發了一個郵件,因為自己經驗不足,所 以讓會長看看給點提議。會長說給了提議有什麼好處,即使讓天下人害怕的毒蛇偶爾也需要特殊的東西,會長很滿意花英。索拉和媽媽、舅舅回到家裡,索拉幫媽媽 捏背,舅舅也要索拉捏,索拉說先給媽媽來,索拉的媽媽給舅舅說讓舅舅結婚,讓自己的孩子做,眼光還那麼高能結上婚嗎?索拉的怎麼便提議小熙怎麼樣,舅舅便 不高興了,索拉媽媽便說小熙只是腿短而已,多善良啊。不過舅舅卻喜歡長腿的,但是沒喜歡舅舅的長腿姑娘。花英回到住的地方,卻發現什麼東西都沒有了。在一 旁看見媽媽留下的字條,就知道了媽媽把東西帶走了,想要一起住。媽媽在拖地,舅舅躺在地上沒有幫她就生氣了,花英回來了,花英便向媽媽質問,媽媽和舅舅也 對花英說教。媽媽和舅舅勸花英在一起住,索拉進花英的房間被花英罵了。吃飯時,花英告訴媽媽要搬出去住,媽媽便對花英說得了癌症,住不了多長時間了,只希 望和花英住一段時間就行。飯店裡,老闆宣佈要去野遊,老闆叫裴主廚來問他怎麼了。裴主廚只是說有事,裴主廚給老闆說休息時間要出去一次,裴主廚抱住老闆的 手哭了,說出了姐姐得了癌症,這時進來一個男人把兩人拉開。索拉媽媽在公司裡向老會長打招呼,老會長不搭理。舅舅給姐姐打電話說來了,姐姐問為什麼來,就 來的原因是找到醫院了要治療。索拉媽媽就像舅舅說出了,是騙花英帶的沒事。兩人便在一起吃飯,花英回到公司見到老會長,老會長向花英身上潑了一杯水。花英 說喜歡鄭柄國,要和鄭柄國在一起,便走了。花英打了電話就說結束了,鄭柄國在公司遇到媽媽便問,媽媽說了沒出息就走了。花英來到姐姐這裡說想見振宇,花英 又見到鄭柄國的媽媽,鄭柄國的媽媽就暈倒了。鄭柄國回到家裡就去看媽媽,媽媽要鄭柄國放棄與美國簽約,鄭柄國向花英打電話說要見她,鄭柄國媽媽向小姑子商 量,小姑子卻睡著了。這時,正碰到鄭柄國。



第21集
鄭柄國回來遇到媽媽,媽媽要告訴鄭柄國真相時,鄭柄國的妻子下樓了,媽媽便沒有說。鄭柄國媽媽回到房間猶豫著說不說,妍熙聞到鄭柄國身上有香水的味道。鄭 柄國來到媽媽的房間,問媽媽要說什麼,媽媽卻不想說了。媽媽關緊了門,對鄭柄國說花英是生下振宇的代孕母。生下孩子就不再出現,但是現在回來了,要不見的 原因是要一百億,但鄭柄國還見花英。鄭柄國有點怎麼不相信,媽媽卻說振宇長大以後知道了怎麼辦。花英看這手機中振宇的照片,說很快就能見面了。第二天,小 姑子讓鄭柄國媽媽忘記吧,鄭柄國今天有日程不能和振宇一起。會長對劉室長商場上進攻就是防守,去了宣傳室。花英回到家裡,對媽媽說找了女傭,下週一去醫院 檢查。媽媽很緊張,花英有點懷疑,便問舅舅,這時媽媽出來說不是癌症。花英去整理東西準備搬走,媽媽和舅舅就去勸花英。花英在房間哭,媽媽把花英勸下來 了。鄭柄國在辦公室裡仔細想鄭柄國媽媽說的話後,就想給花英打電話。花英卻在振宇表演的外面看,她一直在外面看振宇。花英追上去見振宇,對振宇說話。花英 和振宇一起去吃飯。鄭柄國的姑姑正在辦公室裡和一個男人說話,說著說著就要趕走那男人。這時進來一個服務員說花英帶著振宇來了,馬上就去了,花英帶振宇出 去玩。花英的媽媽正在幹活,就接到弟弟的電話,說花英和振宇在一起。媽媽給鄭柄國打電話,說不要和花英在一起。姑姑打電話給鄭柄國的媽媽,說花英和振宇在 一起,還認識振宇媽媽,鄭柄國馬上就去找振宇。花英和振宇在商場和振宇在一起玩,花英對振宇說他不是媽媽生的,又不願意說了。這時鄭柄國的姑姑來了,就要 帶走振宇。



第22集
鄭柄國的姑姑找到花英,問花英在幹嗎。花英問振宇誰的孩子,姑姑說是振宇的媽媽白妍熙的,錯了是花英的。鄭柄國姑姑餐廳的契約已經在花英手裡了,還要什 麼,花英走到振宇身邊。鄭柄國媽媽在家裡等著,小姑子回來了,便問她怎麼回事。小姑子姑姑說花英是有計劃的,這時鄭柄國回來了,三人進到房間裡說話。媽媽 罵鄭柄國,今天振宇和振宇媽媽還有親家母一起吃飯去小姑子家裡這像話嗎,鄭柄國姑姑也說是。花英對姑姑說振宇是花英的孩子,問鄭柄國和花英結束不結束,馬 上和美國的契約結束。花英在房間裡想著今天的事,就要搶走白妍熙的一切。第二天,花英來到公司見,到媽媽不打招呼就過去了。花英來到鄭柄國的辦公室,鄭柄 國向花英說出了一切的真相。花英也承認了,理由是錢。花英故意接近鄭柄國,雖然鄭柄國騙過花英,但花英卻真的愛過鄭柄國,真心的。和鄭柄國相愛不知道有多 幸福,但是花英錯了就是生了振宇,就想在鄭柄國身邊。花英的舅舅在飯店裡問什麼時候出去野遊,這時來了一位教授,和花英的舅舅吵起來了,把李經理碰傷了, 教授幫助李經理上藥。晚上,鄭柄國回到家裡想起今天的事,又出去拿了酒喝。花英的舅舅在家裡準備去野遊,到了飯店和鄭柄國的姑姑一起去,那個教授也來了。 鄭柄國姑姑在路上和眾人聊天,到了地方,就有人找李經理的麻煩,教授馬上就帶著李經理跑了。鄭柄國姑姑和花英的舅舅出來後就不見人了,在一邊等。李室長來 到振宇媽媽工作的地方,聊了一會。這時她妹妹來了,很不高興。李經理和教授要回去接鄭柄國的姑姑的時候,車卻沒油了,花英的舅舅和鄭柄國的姑姑呆在路邊一 直等。鄭柄國的媽媽和振宇在一起,忽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去了鄭柄國的公司。見到了花英,就要鄭柄國和別人簽約。



第23集
鄭柄國用帶孕母生孩子,為了保密費了很多力氣。但又不是別人,鄭柄國和花英又在一起。鄭柄國說結束了,但是她媽媽卻不相信鄭柄國和花英結束了。因為那份合 約,鄭柄國被花英玩弄於鼓掌之中,不能容忍。鄭柄國被花英迷住,還是男子漢嗎?花英舅舅借別人手機給李經理打電話,卻打不通。花英舅舅拿了饅頭給鄭柄國姑 姑,鄭柄國姑姑卻不吃。這時李經理和教授來了,把兩人帶走,在車上質問她們。白妍熙有信件寄來,一看是鄭柄國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照片,很傷心。花英給白妍熙 打電話,一起出去聊聊。兩人在外面聊,白妍熙問花英愛情能相信嗎,如果鄭柄國的心變了,白妍熙又不想說了,要回去了。花英在白妍熙走了說,鄭柄國的愛情是 她的不是你的。白妍熙回到家裡,婆婆質問白妍熙,白妍熙說對不起便回房間了。在房間裡看照片,差點被鄭柄國發現,白妍熙懷疑是被人弄假的。花英在家裡喝 酒,問媽媽想哥哥嗎。媽媽回答人都死了還想什麼,便和媽媽說了實情。鄭柄國姑姑一行人來到酒店,只有一個房間,眾人擠進去,玩成語接龍。李經理和教授一起 去買酒,鄭柄國姑姑和花英舅舅在酒店房間裡。鄭柄國姑姑吃安眠藥才能睡著,吃了安眠藥就去睡覺。李經理和教授買東西回來,李經理的腳卻扭到了,教授就把李 經理背起來回去,到了酒店卻沒人開門。早上,白妍熙對鄭柄國很冷淡,鄭柄國對媽媽說知道怎麼辦。鄭柄國姑姑早上醒來,發現李經理和教授沒在,就問房東見那 兩人沒。房東告訴他們,那兩人在倉庫。花英去公司叫鄭柄國出去兜風,鄭柄國卻不願意去,花英就拿合約的事說。白妍熙正在看照片,劉室長給她打電話,一起出 去聊聊。白妍熙給劉室長說出心中不快,卻沒說出實情。這時鄭柄國也來到這裡,並看到了白妍熙,想要上去,卻被人叫走了。回到家裡,鄭柄國向白妍熙質問。兩 人又吵起來了,白妍熙拿出照片給鄭柄國看,鄭柄國心慌了,就說是合成的,叫白妍熙不要相信。鄭柄國把照片撕了,這時,振宇進來,兩人才停。鄭柄國找來花英 一起去喝酒,他向花英質問,花英不承認,花英和鄭柄國又吵起來。

 
第24集
花英舅舅借別人手機給李經理打電話,卻打不通。花英舅舅拿了饅頭給鄭柄國姑姑,鄭柄國姑姑卻不吃。這時李經理和教授來了,把兩人帶走,在車上質問她們。白 妍熙有信件寄來,一看是鄭柄國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照片,很傷心。花英給白妍熙打電話,一起出去聊聊。兩人在外面聊,白妍熙問花英愛情能相信嗎,如果鄭柄國的 心變了,白妍熙又不想說了,要回去了。花英在白妍熙走了說,鄭柄國的愛情是她的不是你的。白妍熙回到家裡,婆婆質問白妍熙,白妍熙說對不起便回房間了。在 房間裡看照片,差點被鄭柄國發現,白妍熙懷疑是被人弄假的。花英在家裡喝酒,問媽媽想哥哥嗎。媽媽回答人都死了還想什麼,便和媽媽說了實情。鄭柄國姑姑一 行人來到酒店,只有一個房間,眾人擠進去,玩成語接龍。李經理和教授一起去買酒,鄭柄國姑姑和花英舅舅在酒店房間裡。鄭柄國姑姑吃安眠藥才能睡著,吃了安 眠藥就去睡覺。李經理和教授買東西回來,李經理的腳卻扭到了,教授就把李經理背起來回去,到了酒店卻沒人開門。早上,白妍熙對鄭柄國很冷淡,鄭柄國對媽媽 說知道怎麼辦。鄭柄國姑姑早上醒來,發現李經理和教授沒在,就問房東見那兩人沒。房東告訴他們,那兩人在倉庫。花英去公司叫鄭柄國出去兜風,鄭柄國卻不願 意去,花英就拿合約的事說。白妍熙正在看照片,劉室長給她打電話,一起出去聊聊。白妍熙給劉室長說出心中不快,卻沒說出實情。這時鄭柄國也來到這裡,並看 到了白妍熙,想要上去,卻被人叫走了。回到家裡,鄭柄國向白妍熙質問。兩人又吵起來了,白妍熙拿出照片給鄭柄國看,鄭柄國心慌了,就說是合成的,叫白妍熙 不要相信。鄭柄國把照片撕了,這時,振宇進來,兩人才停。鄭柄國找來花英一起去喝酒,他向花英質問,花英不承認,花英和鄭柄國又吵起來。



第25集
劉室長來到鄭柄國辦公室,問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是不是花英。鄭柄國承認了,劉室長打了鄭柄國一拳。鄭柄國也給劉室長打了一拳,鄭柄國問劉室長怎麼知道這些事 的,全公司都在傳,又怎麼不知道。非要劉室長說才知道,鄭柄國問劉室長是什麼關係,劉室長說是他的姐姐。劉室長剛出來白俊希就給他打電話,一起聊聊,劉室 長邊說有事下次。鄭柄國回家後,看見鄭柄國的臉,就問怎麼回事,鄭柄國說沒事,鄭柄國媽媽讓白妍熙安慰一下。鄭柄國說不喜歡劉室長,讓他不要在見了,去見 了發照片的人,還打了一架。因為和美國公司簽約很不滿,就發了照片,再有這樣的事,不要在理。那個看到花英的舅舅和鄭柄國的姑姑在一起的職員回去告訴別 人,教授又來找鄭柄國的姑姑,解釋野遊會的事。教授和李經理一起出去談,說喜歡鄭柄國的姑姑。花英的舅舅和鄭柄國的姑姑坐在一談論野遊會的事,姑姑拿起東 西砸了花英的舅舅,馬上去醫院,兩人在車上又吵起來。花英的媽媽正在家裡跳舞,舅舅回來了。鄭柄國的姑姑在家裡很心煩,便問鄭柄國的妹妹。鄭柄國和花英一 起在簽約,簽約成功後花英發表了感言。花英看見了會長很擔心。花英對婆婆說很感激她,不要太討厭她,鄭柄國媽媽要花英回到紐約。花英說振宇,鄭柄國媽媽打 了花英一巴掌。花英來找會長,說了幾句話就走了。鄭柄國媽媽來到白妍熙的店裡,白妍熙給媽媽倒了茶,問白妍熙是怎麼和花英認識的。花英是店裡的常客,還給 振宇買了玩具和衣服。鄭柄國媽媽趕緊回去喝頭痛藥,讓傭人把振宇的玩具和白妍熙的衣服全扔了。白妍熙的丈夫有外遇了,還收人家的衣服。晚上,振宇要玩具, 鄭柄國媽媽說明天買。這時,白妍熙會來了,問為什麼要扔了,壞了扔了,明天再買。花英和鄭柄國在一起喝酒。白妍熙在想,婆婆為什麼要把東西扔掉。花英打電 話給她,讓白妍熙來酒店看見她和鄭柄國在一起親熱的場面。



第26集
晚上,花英和鄭柄國在酒店裡,花英把白妍熙叫來,想要白妍熙看見她和鄭柄國在一起時的場景。白妍熙來到酒店房間,看見鄭柄國抱住花英,鄭柄國也反應過來看 見白妍熙,就要上前拉住她。白妍熙扇了鄭柄國一巴掌,就這樣走了。鄭柄國問花英要怎麼樣,花英不想做鄭柄國一直藏起來的女人。白妍熙來到河邊,想起鄭柄國 這段時間的舉動,就更傷心了。白妍熙給劉室長打電話,劉室長馬上去找白妍熙。劉室長到了,卻沒找到白妍熙,電話也打不通。花英對鄭柄國說,不想當他的情 婦,鄭柄國說了幾句話就走了。白妍熙回來,想起以前和鄭柄國在一起的場景,就回房間了,在房間裡哭。婆婆叫白妍熙出來,問發生了什麼事。白妍熙說是鄭柄 國,婆婆也猜出來了。這時,鄭柄國也回來了,要他說清楚,鄭柄國說自己會解決的。鄭柄國媽媽告訴小姑子,姑姑說好好哄哄就行了。晚上,白妍熙住在振宇的房 間裡,想起今天的事就很傷心。鄭柄國來找她也不理,一個人在哭。花英早上在家裡吃飯,家裡人在說話,就讓他們安靜。花英媽媽問舅舅找到女朋友沒,舅舅說 沒。鄭柄國早上來找白妍熙,卻不理他。吃飯時,說昨晚發生什麼事了,感覺很吵。回到房間,白妍熙對鄭柄國愛理不理的。白妍熙給花英打電話,見見面談談。白 俊希來找劉室長一起吃飯,劉室長卻說有約會不能去。劉室長來找白妍熙,服務員說出去了。白妍熙來到和花英約定的地方,花英說昨天太草率了。白妍熙問花英, 就是這麼狠毒嗎,兩人談了起來。白妍熙拿水杯潑到花英身上,花英也潑了白妍熙,就走了。白妍熙在路上走,想起了往事。劉室長來到白妍熙和花英說話的地方, 卻看不見人,就打電話給白妍熙。劉室長找到白妍熙,白妍熙抱住劉室長,卻被人拍了照片。劉室長帶著白妍熙走了走,放鬆心情,白妍熙向劉室長說了以前的事。 花英舅舅在店裡,李經理問花英舅舅是真的嗎。這時那個教授來了,鄭柄國姑姑和媽媽在一起吃飯,鄭柄國媽媽要給花英舅舅小費,花英舅舅說以後就見不到了,就 出去了。姑姑問白妍熙好嗎,說花英是禍根。花英給一個人打電話說,馬上就要和鄭柄國媽媽見面了。



第27集
姑姑進來了和鄭柄國媽媽聊起來。劉室長在公司裡把花英拉到一旁去問她,一個清潔工告訴花英的媽媽,說花英被一個高大的男人拉走了。劉室長來質問花英,來勾 引一個有婦之夫就是花英的報復嗎。劉室長問花英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接近鄭柄國,花英沒有說。劉室長說鄭柄國不會放過花英的,花英說她是鄭柄國的特別的存 在。花英來到鄭柄國辦公室,給鄭柄國打電話也打不通。鄭柄國媽媽和白妍熙單獨坐在一起聊,讓白妍熙原諒鄭柄國,不管鄭柄國是怎麼樣的人,畢竟是白妍熙的丈 夫,就原諒鄭柄國吧。生意上和別人接觸是難免的。雖然鄭柄國沒有那是最好了但是已經發生了。告訴娘家人,也是給自己臉上抹黑。鄭柄國媽媽也跟說了不要在這 樣子,白妍熙也原諒了鄭柄國。劉室長回到公司想著花英說的話,突然白俊希叫他,劉室長沒有理她。花英坐在鄭柄國辦公室,打了好幾個電話都不接。花英就來到 鄭柄國家裡,花英和鄭柄國在外面聊,鄭柄國說結束吧,反正以後花英也會遇到好男人。花英說鄭柄國忘了振宇是她生的,早知道這樣子,就躲起來不出來了。花英 就退出了,叫美國換個負責人過來,花英想要見振宇一次。鄭柄國姑姑的飯店裡,花英舅舅給姑姑了辭職信。姑姑著急了,不讓花英舅舅辭職。李經理和教授在一起 喝酒,李經理讓教授忘了鄭柄國姑姑,李經理哭了。教授安慰李經理,被姑姑看見了,就上去打教授。鄭柄國家裡,鄭柄國看著振宇,想起了花英說的話。鄭柄國媽 媽給小姑子打電話,小姑說白妍熙的妹妹喝醉了,就讓鄭柄國來接白俊希,把鄭柄國當成了劉室長,鄭柄國把白俊希送到家裡。回到家裡,鄭柄國和白妍熙又吵起來 了,鄭柄國問十年前的事是什麼事。

 
第28集
白妍熙看見鄭柄國花英合照柄國問白妍熙小姨子說的十年前的事是什麼事。吃飯時,鄭柄國叫振宇今天不要去幼兒園了帶著振宇出去玩,鄭柄國把振宇帶到花英那 裡。白妍熙想著鄭柄國說的十年前的事是什麼事,就找劉室長說不要在來往了,以後不要再見了,不想再看到俊希傷心了,她很累了。鄭柄國帶著振宇和花英一起 玩,鄭柄國讓花英先出去,花英不同意帶著振宇出去,遇到花英的媽媽,白妍熙在路邊看見花英和振宇就追上去,沒有找到。花英媽媽想著花英怎麼帶著振宇,花英 的媽媽來到白妍熙的店裡見到白妍熙,想要說出來,剛好白妍熙接電話,花英媽媽想了想又不說了。白會長在辦公室裡給白妍熙的媽媽打電話要好好的照顧俊希,白 俊希聽到別人說劉室長和她姐姐在一起,就找到劉室長問,劉室長說是因為鄭柄國外面有女人。鄭柄國帶著振宇和花英在遊樂場玩,花英就讓振宇畫畫,花英很感謝 鄭柄國帶振宇來,鄭柄國說看著花英幸福鄭柄國也很開心。這時,鄭柄國接到電話走開了,花英把剛剛拍的照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