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9558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韓劇-華麗的對決(來了!張寶利)~劇情 人物 分集~

 人物介紹:
吳漣序 飾演 張寶利/恩菲(少年:劉恩美)
湯飯店東主的養女,實為針線閣繼承人的女兒。
金智勳 飾演 李載和(少年:鄭允錫)
檢察官
李幼梨 飾演 延玟廷(少年:申秀妍)
服裝設計師,寶利養母的女兒,被寶利親父母助養。
吳昶錫 飾演 李載熙(少年:趙賢道)
載和同父異母的弟弟
寶利/玟廷家
金容琳 飾演 金守美
針線閣的主人
金惠鈺 飾演 仁和
守美的二媳婦,針線閣繼承人。
梁美京 飾演 宋玉秀
守美的大媳婦,針線匠。
安內相 飾演 秀奉
守美的二兒子,仁和的丈夫,大學教授。
鄭元仲 飾演 熙奉(特別演出)
守美的大兒子,玉秀的丈夫。
全仁澤 飾演 朴仲夏
針線閣的工人,暗戀仁和。
李彩美 飾演 張雨丹
寶利的女兒
載和/載熙家
韓振熙 飾演 李東厚
載和、載熙與秋天的父親,玉秀的姐夫。
琴寶羅 飾演 和娟
東厚的第二任妻子,載熙、秋天的母親,載和的繼母
禹喜珍 飾演 李正蘭
東厚的妹妹
韓昇延 飾演 李秋天
東厚與和娟的女兒
其他人物
黃英熙 飾演 都惠玉
玟廷的親生母親
朴健一 飾演 姜有川
內川的弟弟
崔戴哲 飾演 姜內川
有川的哥哥
成赫 飾演 文智尚
玟廷的初戀

 
 
分集介紹:
第01集
傾盆大雨浸襲整座城市,恩菲跟母親仁和乘車往家中方向趕去,一路上磅礴的大雨遮住了仁和的視線,仁和歸心似箭將汽車速 度提升到最大限度。飛速行駛的汽車在雨中風馳電掣前行,仁和意外導致一輛汽車在行駛過程中發生意外,看著滾落到馬路邊的汽車,仁和趕緊下車查看情況,恩菲 坐在汽車上往車外車外一看,猛然跟遇車禍的死人視線對在了一起,看著沒有一絲生氣的死人眼睛,恩菲嚇得發出尖叫聲離開汽車逃走。仁和上車沒有注意到恩菲, 迅速發動汽車駛離車禍現場,恩菲跑出沒多遠轉身往後一看,赫然發現媽媽開著汽車離去,看著汽車在雨中一點一點遠去,恩菲急得轉身往回跑,一邊跑一邊呼喊母 親,仁和與宋玉秀是金守美的媳婦,金守美是針線館的老師,考慮到自己年事已高即將退休,金守美安排仁和與宋玉秀比試針線活,二人裏面誰的針線活更精湛,誰 就可以成為館長。多年以來,李在華一直思念逝世的母親,一天李在華悄悄來到衣櫃拿出母親的衣服,投入的嗅聞衣服上散發出來的母親氣息,李東厚走進房間見李 在華又在思念母親,心中升起火氣要求李在華扔掉衣服,李在華不肯扔掉衣服,父子二人吵了起來,李東厚的妹妹李正蘭替李在華鳴不平,幫著李在華一起反駁李東 厚。金守美帶著仁和與宋玉秀準備進行針線比賽,金守美對宋玉秀繡的手娟非常滿意,站在一邊的仁和見婆婆金守美偏向寶玉秀,臉上升起失落不安的神色。李在華 無所事事來到恩菲家中,恩菲熱情洋溢邀請李在華進屋吃飯,李在華充滿敵意看著恩菲,拒絕了恩菲的邀請,二人在門外談話的時候,一個大叔開著摩托車送麵條給 恩菲,李在華轉過身子險些被大叔撞到,大叔轉動車頭導致車身失控,整輛摩托車轟然倒在地上,車上的麵條以及其他食物七零八落散了一地。恩菲本來打算好好享 受大叔帶回來的美食,看著掉了一地的食物,恩菲悲痛欲絕放聲大哭,哭到動情處,恩菲跌坐在地上一邊痛哭,一邊要求李在華賠她食物,李在華心知是自己不對, 在恩菲的哭喊聲中轉身逃走。和娟帶著兒子李載熙準備搬進李東厚家中居住,李東厚與和娟算是夫妻關係,二人生下了李載熙,李載熙來李家找父親李東厚的時候, 李東厚的妹妹李正蘭將李氏母子攔在家外,得知李載熙的來意,李正蘭忽然記起了李東厚出門之前的叮囑,李東厚之前曾經叮囑李正蘭迎接李載熙母子,李正蘭意識 到了站在面前的人就是李東厚所指的母子。和娟帶著李載熙走進李東厚的家中,看著寬敞豪華的客廳,和娟驚喜萬分憧憬著日後過上優越的生活。李在華見家中來了 客人,得知是父親的小三,李在華怒氣衝天與李載熙吵了起來,李載熙與李在華是同父異母兄弟,雖然他的年紀比李在華稍小一些,但為人處事沉穩不亂,看起來就 像是一個成年人。和娟沒有將李在華和李正蘭放在眼中,大大列列透露自己以後要帶著李載熙在李家住下,李正蘭見和娟臉皮如此之厚,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駁,李 在華仇恨的看著李載熙,完全不願意把李載熙當成弟弟看待,和娟不想再跟李正蘭爭吵,轉身向二樓走去,李東厚之前曾經安排和娟在二樓居住,和娟想去看看自己 住的新房間,李正蘭見和娟不打招呼就向二樓走去,心中焦急上前阻攔和娟,李載熙見母親離去,泰山壓頂看著李在華,當場聲稱自己是來李家要回應得的一切。李 在華無法接受李載熙這個弟弟,思前想後來到父親李東厚的房間,要求要李東厚送走李載熙,李東厚已經決定讓李載熙母子在家中長住,根本沒有同意李在華的要 求,李在華見父親偏向李載熙母子,心中升起悲痛轉身離去。金家客廳,仁和與婆婆以及其他親人坐在沙發上議事,金守美繼續跟仁和與宋玉秀談論比針線活的事 情,宋玉秀面色有些怪異,看起來好像有什麼心事,金守美察覺到了宋玉秀神色不對,心中升起好奇詢問宋玉秀遇到了什麼事情,宋玉秀不肯向婆婆金守美透露心 事,坐在一邊的金家親屬忽然透露仁和製作用於比賽的衣服被人偷走。

 
第02集
緋術館長金守美有意退位,退位之前讓二個媳婦比試針線技藝,二人中誰勝出誰就有機會繼承金守美的事業,小媳婦仁和為了從比賽中勝中,不惜 私下焚燒了嫂子宋玉秀的參賽衣服。仁和丈夫目睹了仁和的所作所為,趁著跟母親金守美坐在一起談話,仁和丈夫將嫂子宋玉秀的衣服被人偷走的事情說了出來,守 美得知大兒媳的衣服被偷走,吃驚不小向宋玉秀追問事情經過,宋玉秀不想引起婆婆守美擔心,謊稱已經找回了衣服。仁和心事重重回到房中,仁和丈夫隨後跟至提 醒仁和不要因為比賽的事情再三算計宋玉秀,雖然仁和丈夫是仁和的丈夫,但仁和丈夫並不願意看到妻子仁和為了比賽使用不法手段算計宋玉秀。李東厚準備出門上 班,小兒子李在熙替李東厚擦拭乾淨了皮鞋,李東厚非常滿意,誇讚完李在熙出門上班,李在華的姑姑李正蘭見李在熙被李東厚誇讚,心中升起火氣來到大廳出言擠 兌李在熙。李在熙的母親和娟住入李家之後儼然成了當家作主的女主人,為了整頓一下家中的環境,和娟來到一個房間中找出了李在華已故母親的衣物,李在華多年 以來一直珍藏母親的遺物,一見後媽和娟想要焚燒遺物,李在華心急如焚與和娟爭奪衣物,和娟雖然大過李在華很多歲,但畢竟是一介柔弱女子,再加上懷孕行動不 便,和娟計上心來跌坐在地上,故意扮出一副肚痛難忍的模樣嚇唬李在華,小小年紀的李在華沒有識破和娟的奸計,惶恐不安出門買止痛藥給和娟。和娟見李在華上 受,得意洋洋捧走李在華生母的所有衣物,放到院子裏面的一個鐵架上焚燒,李在華上街回來見和娟焚燒母親的衣物,一時之間急得不得了,拿起一根水管向燃燒的 衣物舉起,水管裏沒有一滴水,李在華心急如焚扔掉水管目睹母親的衣物被大火吞噬,下班回家的李正蘭見和娟燒掉了侄子母親的衣物,憤憤不平安慰李在華。
華 麗的對決針線技藝活動如期進行,宋玉秀與仁和分別找來一個小女孩穿上衣服參加第一輪比賽,二個小女孩有一個是仁和的女兒恩菲,另外一個叫敏靜,敏靜在後臺 跟恩菲發生衝突,恩菲的衣物在衝突中被敏靜扯壞,恩菲勃然大怒將敏靜推倒在地上,敏靜倒地佯裝扭傷了手腕,恩菲大驚失色向敏靜賠禮道歉,敏靜大方原諒了恩 菲,二人來到臺上表演。評委們見恩菲的衣服損壞,臉上升起驚訝竊竊私語,敏靜在眾人的注視下拿起一把扇子向觀眾揮手示意,穩重的表現獲得評委們的賞識,恩 菲見敏靜不像是手腕扭傷的樣子,心中意識到了上當受騙,無奈之下只得上前小聲指責敏靜欺騙了她。第一輪比賽宋玉秀獲勝,宋玉秀為了答謝敏靜,專門送了一套 衣服給敏靜,敏靜抱著衣物準備回家,恩菲從比賽現場走出來追上敏靜,強行奪走敏靜手中的衣物扔到旁邊的水塘裏面,本來恩菲以為敏靜無法拿回衣物會痛哭流 涕,豈料敏靜不顧被淹死的危險走進池塘裏面拿回了衣物。第二輪比賽即將到來,宋玉秀因為幫助一個阿婆圓上穿韓服的夢想,專門把用於參賽的韓服暫借給阿婆, 仁和目睹宋玉秀借韓服給阿婆的行為,心中升起一計派出一個男子跟阿婆見面,故意讓男子撒謊聲稱宋玉秀把衣物送阿婆不用再歸還,阿婆信以為真沒有還韓服給宋 玉秀,第二輪比賽到來,宋玉秀因為無法沒有韓服被仁和戰勝。仁和女兒恩菲得知宋玉秀的韓服不見,趕緊找到阿婆要回了韓服。第三輪比賽比試針線活,宋玉秀與 仁和分別製作了不同的衣服,仁和因為發現工具中有一把斷了一個角的剪刀,心神不安沒有出色製作完衣服,斷角剪刀含帶一些秘密,仁和非常擔心婆婆守美從斷角 剪刀知道她的秘密。因為仁和在第三輪表現不佳,守美當場宣佈最終獲勝者為宋玉秀。仁和處心積慮想要獲勝,眼見宋玉秀勝出,仁和回到家中向恩菲追問第二輪比 賽無故失蹤的比賽服,比賽服被仁和丈夫藏好,仁和丈夫不願意看著仁和為了獲勝無所不用其極。宋玉秀得知是丈夫仁和丈夫私藏了她的比賽衣服,一時之間氣得七 竊生煙。守美因為發現宋玉秀對斷角剪刀產生恐慌,漸漸對宋玉秀產生了懷疑。

 
第03集
金家客廳,仁和與婆婆以及其他親人坐在沙發 上議事,金守美繼續跟仁和與宋玉秀談論比針線活的事情,宋玉秀面色有些怪異,看起來好像有什麼心事,金守美察覺到了宋玉秀神色不對,心中升起好奇詢問宋玉 秀遇到了什麼事情,宋玉秀不肯向婆婆金守美透露心事,坐在一邊的金家親屬忽然透露仁和製作用於比賽的衣服被人偷走。針線比賽仁和敗給嫂嫂宋玉秀緋術館長金 守美有意退位,退位之前讓二個媳婦比試針線技藝,二人中誰勝出誰就有機會繼承金守美的事業,小媳婦仁和為了從比賽中勝中,不惜私下焚燒了嫂子宋玉秀的參賽 衣服。仁和丈夫目睹了仁和的所作所為,趁著跟母親金守美坐在一起談話,仁和丈夫將嫂子宋玉秀的衣服被人偷走的事情說了出來,守美得知大兒媳的衣服被偷走, 吃驚不小向宋玉秀追問事情經過,宋玉秀不想引起婆婆守美擔心,謊稱已經找回了衣服。仁和心事重重回到房中,仁和丈夫隨後跟至提醒仁和不要因為比賽的事情再 三算計宋玉秀,雖然仁和丈夫是仁和的丈夫,但仁和丈夫並不願意看到妻子仁和為了比賽使用不法手段算計宋玉秀。李東厚準備出門上班,小兒子李在熙替李東厚擦 拭乾淨了皮鞋,李東厚非常滿意,誇讚完李在熙出門上班,李在華的姑姑李正蘭見李在熙被李東厚誇讚,心中升起火氣來到大廳出言擠兌李在熙。李在熙的母親和娟 住入李家之後儼然成了當家作主的女主人,為了整頓一下家中的環境,和娟來到一個房間中找出了李在華已故母親的衣物,李在華多年以來一直珍藏母親的遺物,一 見後媽和娟想要焚燒遺物,李在華心急如焚與和娟爭奪衣物,和娟雖然大過李在華很多歲,但畢竟是一介柔弱女子,再加上懷孕行動不便,和娟計上心來跌坐在地 上,故意扮出一副肚痛難忍的模樣嚇唬李在華,小小年紀的李在華沒有識破和娟的奸計,惶恐不安出門買止痛藥給和娟。

 
第04集
和娟 見李在華上受,得意洋洋捧走李在華生母的所有衣物,放到院子裏面的一個鐵架上焚燒,李在華上街回來見和娟焚燒母親的衣物,一時之間急得不得了,拿起一根水 管向燃燒的衣物舉起,水管裏沒有一滴水,李在華心急如焚扔掉水管目睹母親的衣物被大火吞噬,下班回家的李正蘭見和娟燒掉了侄子母親的衣物,憤憤不平安慰李 在華。針線技藝活動如期進行,宋玉秀與仁和分別找來一個小女孩穿上衣服參加第一輪比賽,二個小女孩有一個是仁和的女兒恩菲,另外一個叫敏靜,敏靜在後臺跟 恩菲發生衝突,恩菲的衣物在衝突中被敏靜扯壞,恩菲勃然大怒將敏靜推倒在地上,敏靜倒地佯裝扭傷了手腕,恩菲大驚失色向敏靜賠禮道歉,敏靜大方原諒了恩 菲,二人來到臺上表演。評委們見恩菲的衣服損壞,臉上升起驚訝竊竊私語,敏靜在眾人的注視下拿起一把扇子向觀眾揮手示意,穩重的表現獲得評委們的賞識,恩 菲見敏靜不像是手腕扭傷的樣子,心中意識到了上當受騙,無奈之下只得上前小聲指責敏靜欺騙了她。第一輪比賽宋玉秀獲勝,宋玉秀為了答謝敏靜,專門送了一套 衣服給敏靜,敏靜抱著衣物準備回家,恩菲從比賽現場走出來追上敏靜,強行奪走敏靜手中的衣物扔到旁邊的水塘裏面,本來恩菲以為敏靜無法拿回衣物會痛哭流 涕,豈料敏靜不顧被淹死的危險走進池塘裏面拿回了衣物。



第05集
第二輪比賽即將到來,宋玉秀因為幫助一個阿婆圓上穿韓服的夢 想,專門把用於參賽的韓服暫借給阿婆,仁和目睹宋玉秀借韓服給阿婆的行為,心中升起一計派出一個男子跟阿婆見面,故意讓男子撒謊聲稱宋玉秀把衣物送阿婆不 用再歸還,阿婆信以為真沒有還韓服給宋玉秀,第二輪比賽到來,宋玉秀因為無法沒有韓服被仁和戰勝。仁和女兒恩菲得知宋玉秀的韓服不見,趕緊找到阿婆要回了 韓服。第三輪比賽比試針線活,宋玉秀與仁和分別製作了不同的衣服,仁和因為發現工具中有一把斷了一個角的剪刀,心神不安沒有出色製作完衣服,斷角剪刀含帶 一些秘密,仁和非常擔心婆婆守美從斷角剪刀知道她的秘密。因為仁和在第三輪表現不佳,守美當場宣佈最終獲勝者為宋玉秀。仁和處心積慮想要獲勝,眼見宋玉秀 勝出,仁和回到家中向恩菲追問第二輪比賽無故失蹤的比賽服,比賽服被仁和丈夫藏好,仁和丈夫不願意看著仁和為了獲勝無所不用其極。宋玉秀得知是丈夫仁和丈 夫私藏了她的比賽衣服,一時之間氣得七竊生煙。守美因為發現宋玉秀對斷角剪刀產生恐慌,漸漸對宋玉秀產生了懷疑。



第06集
宋玉 秀躺在醫院的病榻中拿出在車禍現場找到的髮夾,說它跟仁和的髮夾是一模一樣的,並質問仁和的髮夾去哪里了?仁和當場從口袋裏掏出一個一模一樣的髮夾,表明 宋玉秀手中的那個髮夾不是自己的。婆婆誤認為宋玉秀是因為受到了打擊而去胡亂埋怨他人。此時,醫生進來通知張熙奉(宋玉秀丈夫)去世。李東厚將二兒子在熙 帶入公司,正式引薦給公司職員。在張熙奉的葬禮上,發現恩菲不見了,眾人便急忙尋找。恩菲醒來後,失去記憶,將坐在自己身旁的大嬸和延敏靜誤認為是自己的 親人,直接喊大嬸“媽媽”。在華一直在餐廳等恩菲沒能去父親的公司,而恩菲沒有赴約,在華很失落的回家了。仁和在車裏找到恩菲的落下的東西,但是不確定恩 菲是不是跟隨自己去了全州在路上走失了。大嬸一路躲避黑社會討債的人,並準備丟棄恩菲逃跑的時候碰到員警,無奈之下攜帶恩菲一起逃到鄉下,大嬸租了一間破 房子,開了一間小餐館,維持生活,恩菲不記得自己的名字,大嬸和延敏靜為她取名為陶寶利。在華得到恩菲失蹤的消息後,一路跑到餐廳門口,大聲痛哭,在熙為 了安慰在華,給在華親自做了禮物。仁和因為自己的過失所導致的車禍,心理不安噩夢連連,醒來以後,想到可能是文秀把孩子藏起來了,向文秀跪地求饒,乞求文 秀把恩菲還給她。文秀痛斥仁和,說: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的貪婪導致的。文秀失去丈夫,傷心至極,決定離開緋術館。與眾人告別後,來到河邊,脫下鞋子準備跳河 自殺,突然嘔吐體力不支倒在了地上,文秀意識到自己可能懷孕了,放棄自殺的念頭。和娟因為李東厚對文秀關懷備至而醋意大發,在吃拌飯的時候,突然肚子疼, 馬上臨盆,求助於小姑。何娟生了一個女兒,取名為福星,李正蘭非常喜歡這個侄女,每天都喬裝偷偷的去看這個孩子。大嬸和延敏靜對寶利非常不好,開始不讓她 上學,讓寶利在飯館裏幫忙幹活。寶利看到了路上張貼的緋術館舉辦畫畫比賽的海報,如果贏得比賽便可以拿到助學金,直到大學畢業。寶利準備參加比賽,正在地 上畫畫。延敏靜放學歸來,也因為寶利沒有及時的去幫她拿書包而大發雷霆,進屋後一腳將正在畫畫的寶利踢倒。延敏靜利用寶利的畫去參加比賽,使自己成功贏得 了贊助。

 
第07集
討債的黑社會追到了鄉下,大嬸在逃跑躲避的路上碰到了流產的宋玉秀,及時將她救下,並安慰玉秀。黑社會的人找到了大嬸開的餐館,發現只有 寶利一個人在幹活兒,將餐館中的桌椅砸爛。為了博得仁和和張秀奉夫婦的同情以及能夠在首爾生活上學,延敏靜謊稱自己是孤兒,與一個賣酒的人一起生活,並說 賣酒的那個人讓她留在店裏幹活,不讓她繼續上學。和娟為了爭奪財產,為了讓李東厚討厭在華,故意向李東厚透露出,在華當時是因為沒吃到煎蛋沖媽媽發脾氣, 導致在華媽媽在買雞蛋的路上發生了車禍。李東厚聽後,馬上去安慰在華,告知:他媽媽的事情只是一個事故,讓他不要有罪惡感,他媽媽因為生下了他感到很自 豪。在華誤認為是在熙將此事告訴了爸爸,罵他是告狀賊。延敏靜想過上好日子,為了自己的人生與媽媽吵了起來,幾天後,延敏靜想去首爾生活,在車站沒有等到 張秀奉,失望的回到了原來的學校。張秀奉在仁和的勸說下一起去找延敏靜,在路上與恩菲擦肩而過,與宋玉秀也擦肩而過。宋文秀去找大嬸,談完事後,剛剛離 開,寶利和延靜一起從學校回來,玉秀與寶利擦肩而過。延敏靜主動詢問媽媽店裏需不需幫忙,這讓大嬸感動不已。李東厚派人苦苦尋找宋玉秀。深夜,延敏靜獨立 離開了家,將自己喜歡的韓服留下作為送給寶利的禮物,擺脫她好好照顧大嬸。仁和給延敏靜買了新衣服,延靜非常高興。因為在華對在熙的態度很不好,和娟拿出 在華藏起來的那件母親的遺物,威脅讓他喊自己媽媽,以後大家安分過日子。大嬸擔心延靜,根據延敏靜留下的線索,來到首爾找到延靜,看到她和張秀奉夫婦在一 起的畫面,不舍的獨自離開了。一晃15年過去了,寶利和大嬸依舊在鄉下開飯館過日子維持生活,寶利書雖然讀的不多,對生活依舊很樂觀。在華通過了司法考 試,當上了檢察官,準備去寶利所在的城市報到。延敏靜大學畢業了,寶利和玉秀一起做了兩套韓服(文秀不知道寶利就是當年走失的恩菲),準備一起去首爾參加 她的畢業典禮。在熙留在了爸爸的公司幫忙,延敏靜去在熙所在的公司面試,面試結果不盡人意。上學期間,延敏靜交了男朋友,並與他住在了一起。晚上通電話 時,延敏靜明確告知寶利,不讓她們去參加畢業典禮,而寶利誤認為延敏靜是擔心媽媽太過勞累不讓去的,所以並沒有告知媽媽。在去學校的路上,在華開車濺起的 泥水弄髒了大嬸的衣服,於是寶利跟在華吵了起來。

 
第08集
聽說光山金氏家門捐贈了韓服,婆婆準備去博物館觀看,在地鐵裏,碰巧 遇到了去參加畢業典禮的寶利和大嬸,婆婆看到寶利拿著一個很輕的包袱站著非常不便,便好心幫寶利拿包袱。地鐵到站,大嬸和寶利慌忙的下車忘記了拿回包袱。 婆婆將包袱送到警察局登記,在打開包袱的時候,第一眼就認出了包袱中的衣服是出自大媳婦文秀之手,頓時激動不已,回家後抱著衣服痛哭,感謝宋玉秀還活在世 上。福星(和娟的女兒)從國外回來,和娟和在熙去接機,卻沒能認出福星(在後來的視頻翻譯中,大家都喊福星為"秋天")來,因為福星在國外做了整形手術, 同往常一樣,這次帶回好多的行李,並雇傭了十幾個人幫忙運送。在畢業典禮上,寶利看到敏靜後,激動的揮手向她打招呼,但是大嬸看到敏靜與張秀奉夫婦在一 起,為了不給敏靜添麻煩,急忙阻止了寶利。敏靜為了自己的人生,故意裝作不認識自己的媽媽。在華對什麼事情都不認真,一副花花公子模樣。寶利給大嬸買了很 貴的新衣服,謊稱是敏靜給錢讓她給媽媽買的。敏靜與張秀奉夫婦在參加完畢業典禮準備回去的時候看到了見到了李東厚一家人,在熙對敏靜非常好奇,當得知敏靜 是孤兒時,更是感到意外。有天剛換了工作, 他的大哥是個混混,與一幫手下放高利貸,打架,當他的大哥準備去某大樓行動時,恰巧碰到有天從大樓裏面出來,眾人急忙逃避,但還是被有天看到了,有天勸大 哥放棄拳頭,並讓他自己選擇:是要弟弟?還是要繼續當個痞子混混?姑姑李正蘭想與侄子在華一同去全州,偷偷的上了在華的車,在途中,在華騙姑姑說是手機忘 在了後備箱,拜託姑姑去拿,姑姑下車後,在華直接把車開走了,將姑姑直接丟在了馬路上。李正蘭筋疲力盡的攔下了一輛車,不小心摔倒後脫臼了,有天的哥哥從 車上下來,幫正蘭治好了外傷,正蘭被有天哥哥英俊的外表所吸引。張秀奉夫婦臨時想去看一下敏靜的住處,敏靜慌亂的將男朋友的衣服收拾起來,請張秀奉夫婦進 了門,恰巧敏靜的男朋友也會回來了,敏靜反應很快的把此事遮掩了過去。仁和提議,讓敏靜跟她們一起住,於是,敏靜搬到了緋術館,住進了恩菲的房間。婆婆將 大兒媳宋玉秀還活著的事實告訴了張秀奉夫婦,並提到了沒有龍袍,便無法製作成功的那件衣服。寶利回到全州後,與宋玉秀在一起聊天的時候,發現宋玉秀的手在 顫抖,以後很有可能無法在做韓服。有天進入的是在熙耳朵公司,跟隨在熙在工作,在熙對有天坦言到:自己的對手並不是在華,而是爸爸李東厚,拜託有天利用他 的聰明才智幫自己坐上社長的位置。寶利從宋玉秀家出來走在路上,與開車剛剛抵達全州的李在華擦肩而過。寶利給大嬸買的衣服是向英淑借的錢,為了還錢,答應 幫英淑打掃衛生還錢。敏靜在緋術館看到了正在教大家做韓服的仁和,看到裏面的面料十分驚訝,像是天堂的顏色。李在華聽說當地有家餐館的飯十分好吃,便預了 外賣,寶利送外賣上來後,發現竟然是李在華預定的,兩人又爭吵起來,爭吵中寶利知道了李在華是檢察官,不甘示弱的讓李在華給盒飯錢。宋玉秀讓寶利開始幫人 做韓服,提出了“衣服配人,而不是人配衣服”的想法,得到了宋玉秀的贊許。敏靜和仁和在餐館吃飯的時候,看到了自己的男朋友在當服務生,才知道自己的男朋 友一直在騙他,男朋友家裏並不是很有錢,與他分手。敏靜拜託仁和,表示:她想學做韓服。宋玉秀髮現寶利對於做韓服寶利很有天分,決定收她為徒,想將自己一 生的所學都傳授給她,寶利非常開心,並向玉秀表示:自己想學做韓服,如果時間不夠,即使不睡覺也要學。



第28集
玉秀通過在華將女孩的韓服送去引起了秀美的懷疑。秀美偶然聽到秀峰和仁花的對話。20年前,為了在競賽中獲勝,仁花將毓秀參加精選的裙子燒毀了。敏靜看到仁花身處險境,這次才下決定要破壞秀美的縫紉計畫。



第29集
在華寶利大伯母一起坐車,仁和拿著韓服。奶奶道歉,仁和敏靜拿她們準備的韓服出來。大伯母出現,奶奶和大伯母的對話讓敏靜吃驚。



第30集
敏靜在大家面前大聲狡辯,敏靜媽拿出上衣,仁和針對毓秀,敏靜哭泣狡辯。敏靜哭著跪下,但奶奶並不打算原諒她。

 
第31集
寶 利疑似玉秀之女宋玉秀在寶利家中發現了一個枕套,枕套非常老舊勾起了宋玉秀的回憶,多年以前,宋玉秀的女兒恩菲失蹤不見,宋玉秀一直在尋找女兒,看著手中 的枕套,宋玉秀懷疑寶利就是失散多年的女兒,讓宋玉秀百思不解的是,之前她曾經悄悄替寶利做過DNA檢測,寶利的DNA與恩菲的DNA不一至,由此說明寶 利不是恩菲,真正的恩菲到底在何處,這是宋玉秀一直苦思無果的問題。敏靜擔心寶利就是恩菲,如果寶利真的是恩菲,寶利順其自然可以回到金家繼承針織事業, 如此一來敏靜的地位將會受到影響,為了不讓寶利再影響金家的人,敏靜悄悄把所有關於恩菲的相片全部藏好。和娟舒舒服服躺在客廳沙發上休息,敏靜媽替和娟按 摩腳腕,和娟身心舒暢漸漸進入夢鄉,在夢中她做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夢,李在華來到客廳指責和娟害死了他的母親,李東厚隨後出現指責和娟的所作所為,和娟見事 情敗露,惶恐不安跪在地上向李東厚認錯,李東厚沒有原諒和娟,提醒和娟必須搬出李家,在此之前他已經重新找到了一個新妻子,和娟沒有料到李東厚會拋棄她, 面色驚恐想知道李東厚的新妻子是誰,讓和娟意想不到的是,李東厚的新妻子自然是李家保姆也就是敏靜的媽媽。敏靜與和娟兒子李在熙關係親密,和娟一直反對兒 子與敏靜戀愛,如今敵人的母親成為了自己的情敵,這是和娟始料不及的。不等和娟繼續求饒,李東厚指使李在華和李秋華將和娟拖出客廳,和娟哭天喊地蘇醒過 來,敏靜媽媽坐在一邊驚訝的看著和娟,和娟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李東厚等人已經消失不見,和娟恍然大悟慶倖自己僅是做了一個夢。敏靜處心積慮與寶利作對,連 寶利撫養的女兒雨丹也不放過,一次來到文智尚家中,敏靜悄悄帶走了所有關於雨丹的資料,文智尚並不知道敏靜來過他家,傍晚放學他來到幼稚園帶走了雨丹,雨 丹認識文智尚,與文智尚來到遊樂園玩耍,文智尚中途去小買鋪購物,雨丹在一處遊玩區排隊與一名同齡男孩發生衝突,男孩強行插隊排到雨丹面前,雨丹提醒男孩 不能插隊,男孩不以為然打量子雨丹,嘲諷雨丹是鄉巴佬沒見過世面,雨丹見男孩依然堅持插隊,只得伸手推了男孩一把,男孩立足不穩摔倒在地上,其母聞訊趕來 責駡了雨丹幾句,幸好文智尚趕來嚇住了男孩的母親,男孩母親帶著男孩轉身離去。雨丹對文智尚的出現感概萬分,慶倖文智尚及時出現替她撐腰,回想之前險些被 男孩母親欺負的情景,雨丹意識到有一個父親相伴才能不被別人欺負。寶利得知自己的女兒雨丹不見,在李在華的陪同下前往遊樂園尋找雨丹,雨丹已經跟著文智尚 乘車離去,寶利與李在華來到遊樂園撲了個空。敏靜出門上街發現文智尚帶著雨丹回家,在此之前敏靜懷疑雨丹就是她的親生女兒,不過一想到多年以前生下雨丹送 給他人撫養的情景,敏靜總覺得自己的親生女兒早已死去多年,雖然心中不接受雨丹是親生女兒的事實,敏靜還是想找到雨丹瞭解一下情況。雨丹被敏靜帶到一處餐 廳中,敏靜凶吧吧的向雨丹提出一些問題,雨丹對敏靜沒有好感,趁著敏靜準備離去張嘴在敏靜手上咬了一口,敏靜吃痛鬆開抓住雨丹的手,雨丹趁機離開餐廳跑到 一處保安亭外面,在保安的幫助下致電聯繫母親寶利,寶利得知女兒在保安亭,趕緊在李在華的陪同下來到保安亭,文智尚也趕到了保安亭,雨丹將之前與文智尚去 幼稚園玩耍以及回家被敏靜帶走的經過說了一遍,李在華聽完雨丹的話,提醒寶利可以控告敏靜非法拐走兒童。李在熙帶著敏靜跟母親和娟見面,雙方談論結婚的事 情,和娟雖然不贊成兒子李在熙娶敏靜為妻,但也只得幫助李在熙做好結婚準備。敏靜還沒來得及與李在熙結婚,幾個員警忽然找上門來,敏靜被幾個員警強行帶入 員警,文智尚站在路邊面色冷峻目送敏靜離去,不久之前,文智尚向警局報案,將敏靜拐走雨丹的經過說了一遍,員警接到報案上門帶走了敏靜,目送警車離去,文 智尚心知與敏靜的鬥爭僅是剛剛開始。

 
第32集
敏靜被捕敏靜私自帶走雨丹,雨丹機靈的咬傷敏靜逃到一處保安亭向保安求助,在保安的幫助下雨丹與母親寶利見面,聞訊而來的文智尚得知是敏 靜拐走了雨丹,私下打電話給員警指控敏靜拐騙兒童。幾個員警上門帶走了敏靜,敏靜來到警局接受員警審問,文智尚來到寶利家中將敏靜被抓的經過說了一遍,寶 利養母得知敏靜被抓,焦急不安要求寶利想辦法贖回敏靜。李東厚依然不同意李在熙與敏靜結婚,李在熙得知敏靜拐騙兒童被員警帶走,心急如焚想不明白敏靜為何 拐騙兒童。經過一番調查,李在熙發現舉報敏靜的人是文智尚,文智尚就在李在熙的公司工作,李在熙來到公司調出一些監視錄影,意外發現文智尚在公司某處角落 教訓敏靜的情景,敏靜即將與李在熙結婚,李在熙無法容忍文智尚的行為,文智尚下班在停車場遇到了李在熙,李在熙上前二話不說向文智尚揮拳相向,文智尚回敬 了李在熙一拳,李在熙提醒文智尚已經被炒魷魚。文智尚無可奈何目送李在熙離去,當晚開車離開停車場,在路上看到了寶利,寶利買了一些食物與女兒雨丹坐在路 邊享用美食,母女二人親密坐在一起其樂融融,看著車外的情景,文智尚臉上升起一絲欣慰的笑容。敏靜依然被關在警局的看守所中,寶利養母焦急不安催促寶利想 辦法救出敏靜,寶利見養母非常擔心敏靜,立即猜到了敏靜才是養母的女兒。雨丹很有可能就是敏靜的親生女兒,寶利去警局調查雨丹的真實身份,結果發現文智尚 就是雨丹的親生父親,難怪文智尚之前一直視雨丹為親生女兒對待,原來二人其實就是親生父女。敏靜獲釋從警局中走了出來,文智尚來到警局門口提出與敏靜談 話,敏靜已經知道文智尚被李在熙辭退,臉上升起不屑對文智尚冷嘲熱諷。與文智尚在警局外面談話結束,敏靜來到一處商場中與寶利養母見面,寶利養母其實就是 敏靜的親生母親,敏靜對待親生母親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考慮到自己以後要跟李在熙結婚,敏靜毫不客氣要求母親帶著雨丹遠走高飛,以免李在熙得知真相不肯跟 她結婚,雨丹就是敏靜的親生女兒,敏靜雖然是雨丹的親生母親,但卻絲毫不關心雨丹的成長,為了順利與李在熙結婚,敏靜希望母親帶著雨丹遠走高飛與她斷絕來 往,只有這樣她才能平安的跟李在熙在一起生活。寶利受宋秀玉邀請來金家做客,宋秀玉發現寶利對金家的一些食物非常熟悉,從這一點來看,寶利很有可能就是宋 玉秀的女兒恩菲,當年恩菲在金家生活了七八年,對金家的各種食物了然於胸,寶利與金家的人非親非故也對金家的食物了然於胸,由此說明她童年時代一定在金家 生活過。一行人坐在客廳吃飯的時候,敏靜面色驚駭站在客廳外面悄悄注視寶利與金家的人進食。敏靜其實已經知道寶利就是恩菲,為了不讓寶利進入金家爭奪繼承 金家手藝,敏靜一直對家人隱瞞寶利的真實身份,寶利忽然來金家做客,這是敏靜始料不及的。李在熙為了娶敏靜為妻,不惜暇造一些敏靜與李家公司業務往來的虛 暇資料,李在華身為李在熙的大哥自然不相信李在熙提供的資料,經過一番調查走訪,李在熙查到了李在熙偽造虛暇資料的證據。李在熙並不知道李在華已經查到了 他的底細,一天再次來到父親李東厚的辦公室,請求父親同意他跟敏靜結婚。李東厚的立場與大兒子李在華一樣,任憑李在熙如何哀求,李東厚就是不同意敏靜嫁入 李家,父子二人僵持之際,李在華拿著一堆李在熙偽造的虛暇資料走進辦公室,提證李在熙為了跟敏靜結婚不惜偽造一些業績資料。寶利與金家人吃完飯,在一些模 糊的記憶驅使下來到一處木板底下找出了一個盒子,盒子裏面放著一隻風箏,風箏是恩菲童年時代藏到木板底下的,金教授沒有料到寶利會從金家的木板底下找到恩 菲的物品,一時之間目瞪口呆看著寶利,在此之前金教授並不知道恩菲當年將風箏藏放在木板底下,寶利能準確無誤找出恩菲藏放的風箏,由此說明寶利多半就是恩 菲。

 
第33集
李在熙與敏靜即將結婚寶利來到金家做客,憑著兒時對金家的記憶,寶利來到一處木板底下找到了恩菲留下的風箏,恩菲 當年在木板底下藏好風箏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教授目瞪口呆從寶利手中接過風箏,風箏上面寫著恩菲的名字,教授斷定風箏確實是恩菲存放的。寶利能知道恩菲存放 的風箏地點,由此說明寶利很有可能就是恩菲。不知不覺間,教授眼前產生了幻象,寶利搖身一變變成恩菲蹲在地上,教授回過神來情緒激動,有一瞬間認定寶利就 是恩菲,寶利一臉茫然看著教授,自認自己絕不可能是恩菲。李在華查到弟弟李在熙偽造了一些業績帳單,李在熙之所以偽造業績帳單,主要目的就是想跟敏靜結 婚,父親李東厚一直對敏靜沒有好感,李在熙為了扭轉父親對敏靜的看法,私下偽造了一些敏靜與李家公司的業務往來資料。檢查官出身的李在華查到了李在熙偽造 資料的證據,李在熙失口否認李在華找到的證據,李東厚非常信任李在華,叮囑李在華繼續調查李在熙做假賬的證據,李在熙見父親安排李在華調查他,一時之間焦 急不安提出反對,李在華幸災樂禍看著李在熙,故意透露自己是檢查官出身最喜歡調查他人的隱私。李東厚面色嚴肅看著李在熙,叮囑李在華好好調查李在熙做假賬 的所有證據,李在華喜出望外誇讚父親李東厚英明,李東厚不想再跟二個兒子浪費時間,提醒二人趕緊離開辦公室以免打擾他辦公。李在華在餐廳約見了文智尚,文 智尚曾在李家公司工作,後來被李在熙辭職,面對李在華的盤問,文智尚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要求李在華好好照顧寶利,李在華見文智尚答非所問,臉上升起不解搞 不懂文智尚為何提起寶利,在李在華驚訝不解的目光中,文智尚起身告辭。李東厚得知文智尚被辭退,主動將文智尚喚回公司面談,李東厚勸說文智尚繼續留在李家 公司工作,文智尚謝絕了李東厚的好意,離去之時,他專門提起了父親文一健的名字,文一健與李東厚是至交,李東厚與文一健認識多年並不知道文智尚是文一健的 兒子。寶利帶著女兒雨丹來緋術館遊玩,敏靜與母親仁和出現在緋術館,仁和視寶利為敵人,責怪寶利私自帶著不相關的人來緋術館遊玩,雨丹見仁和不喜歡寶利, 只得幫助母親寶利說話,主動承認是自己吵著要來緋術館玩耍。敏靜不想再跟寶利談話,與母親揚長離去,寶利目送敏靜離去的背影,心中無法理解敏靜對雨丹的冷 漠態度,敏靜才是雨丹的親生母親,讓寶利想不明白的是,敏靜對待雨丹如是陌生人,完全沒有一絲母親情懷。教授在房間尋找恩菲的相片,只要找到恩菲的相片, 教授就可以對比出寶利的長相,如果寶利長得跟恩菲一樣,教授完全可以認定寶利就是恩菲,讓教授百思不解的是,恩菲的相片全部失蹤不見,回想當初與敏靜在房 中相遇的情景,教授開始懷疑是敏靜藏好了所有恩菲的相片,當時敏靜神色慌張踩踏一張相框,教授進屋的時候無意中看到敏靜腳下踩著相框,當時教授沒有往深處 去想,如今回想完當初的情景,教授懷疑敏靜擔心寶利回到金家生活成為繼承人,所以才藏好恩菲的所有相片,不讓金家的人對比寶利的長相。敏靜準備與李在熙結 婚,結婚之前敏靜心事不寧生怕有人來鬧事拆穿她的真實身份,如果李家的人得知敏靜的真實身份,一定不會讓敏靜嫁入李家。敏靜越想越緊張,為了不讓他人破壞 婚禮現場,敏靜找到婚禮負責人,如臨大敵叮囑負責人做好安保工作不放一個可疑之人入場,交待完所有事情,敏靜與李在熙來到李家公司拜會李東厚,李東厚已經 同意李在熙與敏靜結婚,在倆人結婚之前,李東厚重新找了一個新秘書,新秘書就是文智尚,文智尚在李東厚的傳喚下走進辦公室,敏靜與李在熙扭頭看清來者是文 智尚,二人臉上不約而同升起震驚。李在熙與文智尚有私仇,文智尚再次回到李家公司工作,這是李在熙始料不及的,在憤怒的情緒驅使下,李在熙怒氣衝天來到文 智尚面前,無法接受文智尚重返李家公司工作的事情,文智尚淡定從容看著李在熙,臉上找不到一絲緊張。

 
第34集
文智尚重返李氏公 司工作李在熙即將跟敏靜結婚,二人回到公司跟李東厚見面,李東厚安排新秘書協助李在熙舉行婚禮,新秘書是文智尚,不久之前李在熙辭退了文智尚,文智尚忽然 重返李家公司工作,而且還成為了父親的秘書,這是李在熙始料不及的。文智尚面色平靜與李東厚談論父親,李東厚認識文智尚的父親,當年文父在生活上幫助過李 東厚,李東厚抱著感恩的心重用文智尚。李在熙無法接受父親的安排,勃然大怒揪住文智尚的衣領大聲咆哮,文智尚淡定從容看著李在熙,臉上找不出一絲緊張。敏 靜與文智尚曾經相愛過,考慮到文智尚會在婚禮上公佈二人當年的關係,敏靜勸說李東厚無需安排文智尚協助李在熙舉行婚禮。李在熙的立場與敏靜一至,勸說父親 李東厚改變計畫安排文智尚做其他事情,李東厚安排文智尚協助李在熙的原因是為了跟一些貴賓業務往來,任憑李在熙如何提出要求,李東厚態度堅決執意安排文智 尚參與婚禮各個環節。敏靜見李東厚主意已定,一臉悲痛與李在熙離開辦公室,李在熙並不知道敏靜與文智尚曾經相戀,一臉關懷勸說敏靜不要擔心婚禮的事情。寶 利來金家做客,金守美打算傳授一些針織技藝給寶利,教授趁機提議寶利畫幾張畫,坐在旁邊的仁和產生不悅,質問教授為何忽然讓寶利繪畫,教授之所以讓寶利繪 畫,其實是想看寶利畫出來的作品是否與恩菲童年畫的一樣,只要寶利畫出了與恩菲同樣風格的畫作,教授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寶利就是恩菲。仁和沒有猜出教授的心 思,教授不動聲色編了一個理由騙過仁和,寶利同意畫畫送給教授,從教授手中接過了一個畫箱,仁和見寶利願意繪畫給教授,臉上升起不悅嘲諷寶利臉皮厚,寶利 不以為然看著仁和,聲稱自己又不是做傷天害理的事情沒必要推辭,仁和見寶利敢頂嘴,心中火氣更甚正想繼續嘲諷寶利,坐在一邊的宋秀玉一見情況不妙,趕緊扶 起婆婆金守美,提醒金守美回工作間教寶利針織。文智尚瞞著敏靜將李在熙約到了餐廳中,除了李在熙以外,敏靜的幾個朋友也來到了餐廳中,敏靜來到餐廳中一臉 茫然,根本想不起自己什麼時候把李在熙以及幾個朋友喚到餐廳中,幾個朋友坐在另一張餐桌旁邊,敏靜上前與幾個朋友談話,幾個朋友以為敏靜依然與文智尚來 往,敏靜生怕朋友們在李在熙面前胡言亂語,趕緊透露自己已經跟文智尚分手。幾個朋友不明就裏搞不懂敏靜為何想隱瞞與文智尚相愛的真相,敏靜叮囑完幾個朋友 不要亂說話,轉身就想回到李在熙身邊,文智尚忽然來到餐廳中,敏靜面色大變不知如何是好。幾個朋友見敏靜故意扮出不認識文智尚的模樣,幾人憤憤不平幫助文 智尚說話,敏靜見幾個朋友當著李在熙的面透露她的底細,心急如焚喝斥幾人收聲閉嘴。文智尚一本正經看著李在熙,將當初與敏靜相愛的經過說了一遍,李在熙不 可思議的看著文智尚,心中漸漸對敏靜產生懷疑,敏靜見文智尚破壞她跟李在熙的感情,悲憤交加拔落餐桌上的一些酒杯,要求文智尚不要再拆露她的底細,文智尚 見敏靜已經生氣,面色驚訝不再說話,雖然文智尚已經把真相說出來,李在熙卻沒有相信文智尚說的話,為了替敏靜出氣,李在熙揮拳教訓文智尚,提醒文智尚休想 破壞他跟敏靜的婚事。華麗的對決寶利畫了幾張畫送給教授,教授看著似曾相識的畫作,臉上升起驚喜意識到寶利就是恩菲。恩菲當年畫出來的作品風格與寶利一模 一樣,寶利能畫出與恩菲風格一樣的作品,說明她就是恩菲。看完了寶利畫的幾張畫,教授扔下畫張離開屋子,一路狂奔向針織屋趕去。寶利在針織屋尋找布匹的時 候,腦海中忽然閃現出許多兒時的記憶,突如其來的記憶令寶利頭痛欲裂四肢無力,教授推門沖進針織屋的時候,寶利站在板凳上扭頭看向教授,臉上寫滿了痛苦似 是遇到了什麼傷心事,在教授的注視下,寶利身子一軟向地面倒下來,教授見寶利忽然昏倒,趕緊上前扶住了寶利,寶利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流下眼淚一臉悲痛看著 教授。

 
第35集
敏靜隱瞞寶利的身世寶利在針織屋想起了兒時的一些記憶,當年寶利聽奶奶金守美講狼和小羊的故事,奶奶繪聲繪色的講述方式嚇得小小年紀的寶 利惶恐不安,回想完兒時聽奶奶講故事的情景,寶利聽到身後傳來開門聲。開門的人是恩菲的父親,多年以來恩菲父親一直在尋找恩菲,直到認識了寶利,恩菲父親 懷疑寶利就是恩菲。寶利扭頭看著父親,嘴中念叨著狼和小羊的故事,由於情緒激動,她忽然產生暈眩感從板凳上摔了下來,幸好恩菲父親眼疾手快上前扶起了寶 利,寶利才沒有摔在堅硬的地板上。睜開眼睛看著近在眼前的父親,寶利熱淚橫流意識到扶住自己的人就是父親,恩菲父親悲喜交加扶住寶利,淚流滿面呼喊恩菲的 名字。敏靜穿著婚紗裝來到婚禮現場,李在熙帶著敏靜步入現場的時候,門外的馬路上發生一起摩托車撞倒行人的交通事故,被摩托車撞倒的人正是敏靜的親生母 親,敏靜雖然發現受傷者是母親,但卻遲疑不決不知是否應該上前搭救母親,李在熙並不知道受傷的人是敏靜的母親,催促敏靜進屋做好結婚準備,在李在熙的催促 聲中,敏靜走進休息室來到玻璃窗,透過玻璃窗觀查馬路上的情況。磅礴大雨還在下個不停,文智尚聞訊趕來扶起昏迷不醒的敏靜媽,面色焦急拔打了敏靜的電話號 碼,敏靜接聽電話聲音哽咽,文智尚以為敏靜不知道母親遇車禍,在電話中將敏靜母親被摩托車撞倒的經過說了一遍,敏靜因為要跟李在熙結婚無法去救助母親,忍 著心中悲痛掛掉了電話,雖然無法前去救助母親,敏靜還是拔打了急救電話催促急救人員趕來搭救母親。文智尚因為搭救敏靜母親取消參加敏靜的婚禮,本來他打算 在婚禮上公佈敏靜的一些底細,因為敏靜媽遇車禍不得不取消計畫,李在熙之前接到文智尚的電話,文智尚在電話中聲稱會公佈敏靜更多的底細,李在熙做好了等待 文智尚上門的準備,叮囑敏靜不能離開他的身邊。寶利處於昏迷中不時念叨兒時聽到的狼和小羊的故事,恩菲父親與宋玉秀談起寶利的情況,宋玉秀漸漸意識到寶利 就是恩菲。敏靜與李在熙順利結婚,李東厚妻子在敏靜的房中發現了一些恩菲的相片,敏靜私藏恩菲的相片就是不讓寶利與金家人相認,李東厚妻子拿起一張恩菲的 相片仔細觀察,總覺得敏靜與恩菲不是同一個人。正當李東厚仔細觀察相片的時候,李在華走進房間發現了恩菲的相片,得知是敏靜私藏相片,李正華帶上所有恩菲 的相片來到金家還給恩菲父親,恩菲父親得到相片聽完李正華的解釋,漸漸猜到了敏靜想阻攔寶利與家人相認,所以才私藏所有關於恩菲的相片。文智尚來到宋秀玉 家中看到了報紙上的恩菲相片,看清了恩菲的長相,文智尚記起敏靜當初悄悄將恩菲的相片放入粉碎機粉碎,回想完當時看到的情景,文智尚猜到了敏靜根本不是恩 菲。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是對的,文智尚連夜找到敏靜,拿起手機中拍下的恩菲的相片展示在敏靜面前,敏靜見文智尚擁有恩菲的相片,臉上升起不安不知如何是好, 文智尚深惡痛絕責駡敏靜隱瞞寶利的真實身份,取代寶利在金家生活企圖做金家的接班人,雖然文智尚說得頭頭是道,敏靜依然厚起臉皮否認文智尚的猜測。文智尚 情緒激動將敏靜逼到水池裏面,敏靜落水浮在水上焦急不安看著文智尚,文智尚沒有伸手拉敏靜回岸上,而是蹲下身子提醒敏靜的好日子即將到頭。敏靜母親傷勢癒 合回到家中,寶利正與雨丹在房中睡覺,敏靜母親不想讓寶利看到關於尋找恩菲的報紙內容,面色焦急想拿走報紙。熟睡中的雨丹聽到異響蘇醒過來,寶利跟著醒了 過來一臉茫然看著雨丹,雨丹透露之前帶了一份金家贈送的東西回家,寶利左找右找找到了一份報紙,看清了報紙上尋找恩菲的內容,寶利漸漸意識到自己就是恩 菲,敏靜母親見寶利已經猜到了所有真相,慌張不安流下了眼淚。寶利見養母忽然神色不安流下眼淚,立即猜到養母知道所有真相。在寶利的逼問下,敏靜母親惶恐 不安不知如何是好。

 
第36集
寶利調查自己的身世寶利從報紙上發現了自己童年時候的相片,報紙上的孩童是失蹤多年的恩菲,寶利看 清了相片意識到自己就是恩菲。敏靜媽見寶利知道了真相,索性哭天喊地扮出一副無辜的模樣,一口認定寶利弄錯了自己的身份,寶利見敏靜媽依然不肯承認事實, 悲痛欲絕陳述敏靜媽的所作所為,敏靜媽面對寶利依然不肯承認當年犯下的過錯,寶利勃然大怒聲稱要找敏靜好好談談,敏靜媽生怕寶利破壞敏靜的生活,勃然大怒 警告寶利不能傷害敏靜。寶利見敏靜媽一味偏護敏靜,悲痛欲絕意識到敏靜媽根本沒有把她當成女兒,雖然多年以來敏靜媽對待寶利還算友好,但她其實是為了親生 女兒能嫁入豪門所以才撫養寶利。寶利情緒激動意識到敏靜媽只把她當成利用的棋子,敏靜媽心虛不敢再跟寶利爭吵,佯裝頭痛癱倒在地上,寶利見養母倒在地上, 心中一急趕緊上前扶住養母。敏靜與寶利在街頭相遇,寶利陰陽怪氣與敏靜談話,敏靜佯裝鎮定嘲諷寶利,寶利知道敏靜隱瞞了她的身世,故意透露準備要尋找自己 童年的相片,只要找到童年的相片,她就可以跟家人相認,敏靜見寶利已經知道了一些真相,表面上雖然保持鎮靜,心中其實已是惶恐不安擔心寶利跟家人相認。敏 靜媽與敏靜見面,母女二人談起了寶利,敏靜媽焦急不安勸說敏靜投案自首,敏靜不以為然認為自己沒有犯罪,敏靜媽見敏靜依然不知錯,只得提醒敏靜取代寶利與 寶利的家人生活在一起,這樣的行為已經屬於欺詐行為,如果讓寶利的家人知道,一定會將敏靜告上法院。雖然敏靜媽心神不寧擔心寶利與家人相認,敏靜卻堅持不 去警局自首。敏靜與李在熙在酒店的水池中游泳,一個男人趁著李在熙離開水池來到岸邊拿走了敏靜的包包,敏靜從水中浮上來焦急不安向回到岸邊的李在熙講述包 包被拿走的經過,雖然當時敏靜泡在水底裏面,但她可以依稀看清拿走包包的男人就是文智尚。李在熙不太相信敏靜的話,酒店的安保工作做得非常嚴密,來水池洗 澡之前,保安已經請走了不相干的閒雜人員,李在熙有足夠的理由相信無人能避開嚴密的防守來水池偷東西。恩菲父親在家中等待敏靜上門,敏靜隱瞞了寶利的身 份,恩菲父親決定跟敏靜當面對質,敏靜不動聲色扮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回到家中,失口否認私藏恩菲相片的事情,恩菲父親不相信敏靜的話,勃然大怒煽了敏靜 一個耳光,敏靜挨了一個耳光依然不肯承認私藏恩菲的相片。文智尚私自轉移了一批服裝,李在熙來到服裝存放房間,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又氣又急,文智尚走進房間 聲稱是自己轉移了服裝,李在熙見又是文智尚與他作對,勃然大怒提醒文智尚不要太囂張,文智尚淡定從容看著李在熙,聲稱自己是依照李東厚的命令轉移服裝,李 在熙見文智尚搬出李東厚的身份來壓他,又氣又急提醒文智尚休想依著李東厚的身份與他作對,雖然李東厚對待文智尚關愛倍至,但畢竟文智尚不是李東厚的兒子, 李在熙身為李東厚的兒子,權力自然比文智尚更大。寶利再次與敏靜談起恩菲的身世,敏靜面對寶利出示的報紙尋人啟事,不以為然提醒寶利休想借一張報紙就證明 自己是恩菲,寶利見敏靜依然不肯承認隱瞞了她的身世,把心一橫提出跟恩菲父親做親子鑒定,如果寶利與恩菲父親確實是父女關係,利用親子鑒定驗明身份的方式 確實是最好的辦法。敏靜見寶利想進行親子鑒定,趕緊從屋中追了出來,伸手拉住向前急行的寶利,寶利停止前進轉過身子得意洋洋看著敏靜,故意指出敏靜非常害 怕她做親子鑒定。敏靜雖然擔心寶利去做親子鑒定,但因為掌握了寶利親生母親的把柄,泰然自若提醒寶利不要去做親子鑒定,否則她就會對外宣佈寶利親生母親當 年殺人的案子。寶利沒有料到敏靜掌握親生母親的把柄,臉上升起震驚緊緊盯住敏靜,敏靜得意洋洋看著寶利,完全不擔心寶利再去做親子鑒定,二個女人對峙之時 恩菲父親從一邊走了過來,眼見親生女兒寶利與敏靜發生爭吵,恩菲父親面色一變心中一沉。

 
第37集
寶利與親生父親張秀奉相認寶利 再次與敏靜談起恩菲的身世,敏靜面對寶利出示的報紙尋人啟事,不以為然提醒寶利休想借一張報紙就證明自己是恩菲,寶利見敏靜依然不肯承認隱瞞了她的身世, 把心一橫提出跟恩菲父親做親子鑒定,如果寶利與恩菲父親確實是父女關係,利用親子鑒定驗明身份的方式確實是最好的辦法。敏靜見寶利想進行親子鑒定,趕緊從 屋中追了出來,伸手拉住向前急行的寶利,寶利停止前進轉過身子得意洋洋看著敏靜,故意指出敏靜非常害怕她做親子鑒定。敏靜雖然擔心寶利去做親子鑒定,但因 為掌握了寶利親生母親的把柄,泰然自若提醒寶利不要去做親子鑒定,否則她就會對外宣佈寶利親生母親當年刹人的案子。寶利沒有料到敏靜掌握親生母親的把柄, 臉上升起震驚緊緊盯住敏靜,敏靜得意洋洋看著寶利,完全不擔心寶利再去做親子鑒定,二個女人對峙之時恩菲父親從一邊走了過來,眼見親生女兒寶利與敏靜發生 爭吵,恩菲父親面色一變心中一沉。華麗的對決敏靜與寶利見恩菲父親張秀奉走過來,二人趕緊停止爭吵,張秀奉將寶利帶回到屋子裏面,盤問寶利是否記得兒時的 一些事情,當年張秀奉送了一隻福袋給寶利,事隔多年寶利早已忘記了當年的一些事情。敏靜私下胡亂製作一些韓服,金守美將小媳婦仁和喚到身邊,責怪仁和沒有 認真做衣服,仁和從寶利口中得知是敏靜節約成本做出一些粗糙的衣服,又氣又急跟敏靜見面,敏靜一改以往對仁和畢恭畢敬的模樣,神色冷漠與仁和交談。李在熙 一直視文智尚為眼中釘肉中刺,一次文智尚下班在電梯口遇到了李在熙,李在熙與文智尚發生爭吵,李東厚在幾個手下的簇擁下走了過來,得知李在熙又在為難方智 尚,李東厚鐵面無情提醒李在熙以後不能再跟文智尚爭吵,否則到時就會革除李在熙的職務。張秀奉決定帶著寶利去醫院做DNA檢測,出門之前張秀奉打了一個電 話給宋玉秀,宋玉秀非常贊成張秀奉與寶利做親子檢測的決定,張秀奉去醫院之前還沒有告知寶利真相,心中惴惴不安擔心寶利不肯做DNA檢測,好在寶利也想知 道自己是否是張秀奉的親生女兒,得知張秀奉想做DNA檢測,寶利同意與張秀奉一起做DNA檢測。不久之後,醫院檢測結果完成,寶利當先來到醫院瞭解了檢測 結果,正像她猜想的一樣,她跟張秀奉確實是親生父女,面對遲來的真相,寶利無法面對父親張秀奉,獨自一人來到醫院外面沉浸在傷感中。寶利前腳剛走,張秀奉 來到醫院找到負責檢測DNA的醫生,醫生將檢測資料遞給張秀奉,張秀奉接過檢測資料不敢立即打開資料查看,心中擔心寶利不是他的親生女兒,如果結果真的是 這樣,張秀奉深信自己一定會無法接受事實。讓張秀奉欣喜若狂的是,寶利確實是他的親生女兒,看著手中的檢測資料,張秀奉激動得熱淚橫流說不出話來,醫生面 帶笑容提醒張秀奉應該去找寶利,不久之前寶利來過醫院看完了檢測結果,張秀奉得知寶利已經來過醫院,趕緊離開醫院四處尋找寶利。敏靜與母親仁和來到會場準 備參加活動,仁和從敏靜攜帶的資料中發現了一經相片,相片是寶利與敏靜媽合影的相片,看著相片上失蹤多年的女兒,仁和面色大變發出驚呼聲,站在不遠處的敏 靜見仁和忽然大呼小叫,趕緊來到仁和身邊查看情況,看著仁和手中的相片,敏靜吃了一驚意識到是文智尚在搞鬼,資料中的相片極有可能就是文智尚放入的,文智 尚之所以這樣做,無非就是想拆穿敏靜的真實面目。張秀奉來到醫院外面左找右找,終於在一處草地上找到了寶利,寶利坐在水泥臺上背對張秀奉,張秀奉走上前不 知如何開口跟親生女兒說話。寶利轉過身子含著眼淚看著張秀奉,張秀奉心知是自己不對,當場下跪向寶利認錯,自責自己失職弄丟了寶利,害得寶利多年以來在另 一個家庭成長。寶利流著眼淚看著父親張秀奉,伸手拉起父親,與父親摟抱在一起喜極而泣,父女二人歷經曲折終於相認,等待寶利的也許是幸福的生活,也許是更 加堅難的生活。

 
第38集
張秀奉帶親生女兒寶利回家寶利與張秀奉做了親子鑒定,結果表明兩人屬於親生父女,張秀奉一臉愧疚看著寶利,自責當年沒有好好照顧寶利,父 女兩人淚流滿面喜極而泣,彼此都非常欣慰終於找到了對方。仁和從敏靜的資料中發現了一張相片,相片是敏靜媽與寶利合影的情景,仁和看清了寶利的長相意識到 相片中的寶利就是親生女兒,敏靜見仁和忽然找到一張相片,立即猜到是文智尚所為,文智尚處心積慮處處與敏靜為敵,敏靜有足夠的理由相信是文智尚所為。仁和 拿著相片聲淚俱下逼問敏靜,敏靜索性提醒仁和當年刹害了寶利大伯,言外之意暗示仁和不能跟寶利相認,否則她就會公佈仁和刹害寶利大伯的案子。仁和見敏靜翻 臉不認人,終於意識到站在面前的女人並非親生女兒,雖然敏靜以刹人案威脅仁和,仁和還是跌跌撞撞沖出會場尋找親生女兒。敏靜追出會場看著仁和離去,心中已 對文智尚恨之入骨。仁和來到敏靜媽家門外面,要求敏靜媽交出失散多年的恩菲,敏靜媽扮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樣不肯向仁和回答真相,仁和勃然大怒接連煽了敏靜媽 兩個吧掌。宋玉秀聞訊而來幫助仁和拆穿敏靜媽的謊言,寶利回來的時候仁和沒有回過神來,並不知道寶利就是她的親生女兒,直到宋玉秀提醒,仁和才意識到寶利 是她的女兒,在此之前仁和非常討厭寶利,面對殘酷的事實,仁和癱坐在地上不肯與寶利相認。敏靜媽見寶利的身世已經公諸於眾,趕緊回到屋中收拾行李想帶走雨 丹,寶利不肯讓敏靜媽離去,敏靜媽提醒寶利以後肯定會返回緋術館生活,到時緋太館的人自然不會容納雨丹,雨丹是敏靜的親生女兒,與寶利沒有一絲血緣關係。 張秀奉帶著寶利回到家中,金守美驚喜交加看著站在眼前的孫女,多年以來,金守美一直在尋找失蹤的孫女,如今張秀奉終於把親生女兒找了回來,金守美只覺恍如 隔世如在夢中。敏靜開始向文智尚展開報復,報警指認文智尚偷了她的戒子,文智尚被員警帶到警局外面,兩個員警當著敏靜的面搜文智尚的身,結果沒有搜出戒 指,敏靜一臉驚訝看著文智尚,無法想明白為何戒指不在文智尚身上,文智尚已經電話通知了李在熙,李在熙趕了過來從身上掏出戒指給敏靜,李在華隨後趕來,意 味深長提醒敏靜應該向李在熙透露一些真相,文智尚與李在華離開警局,李在熙逼問敏靜到底隱瞞了什麼真相,敏靜雖然非常慌張,但依然不肯向李在熙透露一些不 為人知的真相。李在熙見敏靜不肯透露真相,勃然大怒將戒指扔在地上,敏靜見李在熙扔棄戒指,趕緊彎腰拾起戒指,楚楚可憐發誓一定會憾衛與李在熙的婚姻,李 在熙心腸一軟沒有再責怪敏靜,敏靜趁機撲進李在熙懷中痛哭。李在華帶著寶利回到家中,向家人宣佈要跟寶利結婚,在華後媽與在華父親不同意寶利嫁入李家,李 在熙也表態反對李在華與寶利結婚,敏靜趁機與寶利相互擠兌,寶利氣上心頭指責敏靜偷走了她的人生,李東厚並不知道寶利與敏靜之間的恩怨,提醒李在華不能娶 寶利為妻。李在華已經知道敏靜的真實身份,因為父親反對自己的婚事,李在華遷怒於敏靜,說話的時候毫不客氣,李東厚雖然也不太喜歡敏靜,但為了家風做想還 是板起臉孔訓斥李在華不能無禮對待敏靜。敏靜與李在華的弟弟李在熙結婚,她已經是李在華的弟妹,就算李在華心情不好也不能沖弟妹發火。寶利離開李家回到家 中赫然發現養母與雨丹失蹤不見,文智尚與李在華得知敏靜媽帶著雨丹消失,趕緊開車在街上尋找二人,不久之前,敏靜打了一個電話給母親,要求母親帶著雨丹離 開韓國前往日本,敏靜媽對敏靜言聽計從,帶著雨丹搭乘列車向機場方向趕去。寶利與文智尚等人尋找敏靜媽和雨丹的時候,敏靜在停車場打電話給母親,提醒母親 趕緊帶上外甥女去機場坐飛機,在此之前敏靜已經買好了機票,只要母親帶著雨丹到達機場就可以順利登機。敏靜媽其實一點不想離開生活多年的城市,奈何女兒有 令不得不從,如果她不帶著外甥女遠走高飛,女兒苦心經營的生活一定會倒塌。華麗的對決

 
第39集
雨丹失蹤敏靜暗中逼著母親與女兒 雨丹前往機場飛往日本,寶利得知養母與養女準備離開韓國,趕緊出門尋找敏靜。文智尚是雨丹的親生父親,得知敏靜媽帶著雨丹下落不明,文智尚心急如焚打電話 給敏靜,向敏靜詢問雨丹的下落,敏靜在電話中得意洋洋否認逼迫母親與女兒離開韓國,文智尚還沒來得及痛駡敏靜,敏靜已經掛掉了手機。寶利找到敏靜,提醒敏 靜休想送走養母養女,敏靜見寶利對養女雨丹情真意切,臉上升起不屑提醒寶利想要撫養雨丹就不能跟親人在一起,寶利見敏靜處心積慮拆散她跟雨丹,勃然大怒抬 手煽了敏靜一個耳光。敏靜挨了一個耳光不以為然,得意洋洋注視著寶利,寶利咬牙切齒提醒敏靜不要得意太早,只要她找到雨丹一定會與敏靜鬥爭到底,二人爭執 的時候李在華趕了過來,提醒寶利趕緊去機場攔截敏靜媽。寶利見李在華打探到了敏靜媽的下落,顧不上再跟敏靜爭吵,與李在華風風火火趕向機場。敏靜與寶利爭 吵的時候金仁和就站在不遠偷聽,聽完了寶利與敏靜爭吵的內容,金仁和開始懷疑敏靜確實不是張家的女兒,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