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9603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韓劇-雙面情人(真是了不起)~分集61-108集~

 第62集
愛麗找到志秀,並宣佈如果志秀不愛善男就請幫幫自己,善男累的時候可以依靠的人應該只有自己,面對突然到來的愛麗志秀有些不知所措。善男去見了嫌疑人樸東 俊,雖然犯人依然極端憤怒毫無悔意,但所幸善男聽到了金英勳這個名字。志秀的存在對愛麗來說是個最大的威脅,愛麗總能不經意間“開朗大方”地給志秀穿小 鞋。



第63集
善男新官上任,善美和善男的戰爭正式開始。雖然會有人對善男降落傘的行為頗有微詞,但李大冠理直氣壯地表示要把最好的留給兒女。同樣為人兒女的思朗因為爸 爸媽媽的問題越來越憂鬱,她決定為了媽媽遠離爸爸。愛麗來到工作室後提出了許多苛刻的要求,忍無可忍的允兒被志秀勸阻要忍耐配合。



第64集
愛麗為了保護善男受到重傷被送往醫院,肇事者鄭仁卿懊惱至極,把一切過錯都推到了找安南和李善男母子身上。志秀看到了肇事的車牌號,德華陪著她去警察局做 了登記。愛麗傷了腿不能成為奧運的編舞,志秀為了愛麗的事忙碌不堪,沒有媽媽在身邊的思朗極度缺乏安全感幸而有傲嬌的姐姐珍珠陪在她身邊。



第65集
受傷之後的愛麗更加安心地使喚志秀,生活上的一切瑣事都交給志秀照顧。愛麗已經被基本確定不能再繼續跳舞,因為她在自己這裏出事李大冠無顏面對夏社長,鄭 仁卿最近也過得心驚膽戰。車宇城交待裴基哲調查樸東俊並暗地裏教他炒股隨時買進善男的股份。雙腿對於舞者的重要性就像眼睛對於普通人一樣,可想而知愛麗現 在有多絕望。



第66集
善美和鄭仁卿在病房正好撞見愛麗絕望的哭暈過去,如果在治不好腿,愛麗弄不好會出現精神問題。鄭仁卿借題發揮扇了陪同善男來的志秀巴掌,善男也成為眾矢之 的,善美職責善男如果還有一點良心的話就放棄志秀多關心愛麗。鄭仁卿為了打好她的如意算盤在背地裏鼓動力大關即便是為了夏社長也要讓善男和愛麗結婚。



第67集
李大冠為了生意讓善美為金長官的女兒安排到電視臺替換正紅的播音員,可在工作的事上異常認真的善美十分厭煩走後門托關係這種事。善男盡心盡力的陪著愛麗, 德華看到倆人已經進展到親親抱抱立刻提醒善男這樣下去的話再純潔的男女關係也會變質。志秀去看望善男媽媽,老太太已經能通過眼神對外界做出一些反應,尤其 是聽到樸東俊這個名字的時候。



第68集
受傷之後的愛麗安全感極度缺乏,她不惜做出像是志秀進來的時候強吻為她梳頭的善男這種事,可善男始終表示對她只有同情沒有愛情。思朗被車宇城委託在裴基哲 家,看到思朗寄人籬下洗碗做家務志秀很心疼,之後志秀在桃熙的店裏打零工。為了撫養權車宇城想把思朗帶回家裏,善美表示會考慮同意。



第69集
志秀做了鋼琴家教老師,在收拾屋子時碰到車宇城。志秀表示你我夫妻緣分已盡,只有思朗和善男才是我活著的理由。車宇城則勝券在握不管怎樣思朗的撫養權都會 是他的。無獨有偶善美和車宇城夫妻倆對志秀進行了車輪戰式的挑釁和談話,逼她離開善男。車宇城想通過黑瞎子調查愛麗的車禍,鄭仁卿對此的過分關注讓李大冠 一下子看出了她的心虛。

 
第70集
愛麗的精神問題越來越嚴重著急出院,善美告知李大冠並勸說放棄電視臺的工作專門照顧愛麗,善男反抗並表示自己放不下志秀,如果這樣自己也會成為受害者。房 東來加租,志秀和允兒的住宿成了問題。思朗因為洗不乾淨抹布被珍珠打哭正巧被志秀看到,伺候完珍珠志秀還要疲於奔命趕去桃熙的店幹活。



第71集
思朗氣球車宇城讓自己和媽媽一起回家,車宇城告訴思朗媽媽已經沒有錢交學費在四處打零工了,思朗雖懂事可依舊傷心。禍不單行思朗在桃熙家寄人籬下志秀又被 鋼琴學院辭退。夏社長要來看望愛麗,李大冠要鄭仁卿對她好一點,為了獻殷勤李家全家都在誇讚善男,飯桌上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充斥著虛偽的假笑。



第72集
車宇城拿著照片區詢問德華,他很可能就是自己的親生弟弟英石,這也解釋了自己為什麼之前對這個小子還頗有好感。可德華反過來怒斥了他的無禮,衝撞了這位女 朋友的頂頭上司。看到自己兩兄弟分離多年,如今關係也不甚融洽,車宇城對李大冠的恨越發入骨。為了弟弟車宇城向詢問善男的狀況,結果當然不歡而散。



第73集
車宇城總是有意無意地去接近關心德華,可結果只是熱臉貼上冷屁股,但車宇城堅持不懈私下偷偷為德華安排了音樂劇的角色。愛麗努力地讓自己成為善男的賢內 助,不僅幫助他緩和和家裏的關係還幫他修改音樂劇,可她做的再多也不及思朗的一條短信讓善男笑得開心。李大冠向善男施壓,只要他和愛麗結婚,自己就把羅振 交給他。



第74集
思朗被轉到私立小學,志秀看著女兒在自己眼皮底下被車宇城擅自帶走卻無能為力。雖然珍珠往日總欺負思朗可見到思朗離開仗義地表示如果有人欺負你就給我打電 話,不過思朗似乎不想領這個姐姐的好意。善美並不喜歡“繼母”這個新身份,喜歡一個人就越來越容易遷就。因為志秀的關係善男很晚才畫家,愛麗果然又擺出一 副陰陽怪氣的的臉。



第75集
思朗因為過分依賴舅舅不獨立被車宇城訓斥,思朗只會一臉委屈道德說知道錯了。思朗的到來成為愛麗嚴重最大的威脅,善男待思朗完全是睹物思人,看到愛麗又在 無理取鬧善男心煩透了,他不知道愛麗背地裏吃了多少抗抑鬱藥。倒是李大冠格外的疼愛思朗,總偷“借”她零花錢。志秀發奮工作,白天去超市打工晚上熬夜編 曲。



第76集
思朗的存在就像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令精神敏感的愛麗崩潰。偏執如愛麗如果自己一輩子不能跳舞那善男哥就會一輩子陪在自己身邊的想法根深蒂固,她甚 至不惜讓媽媽賄賂主治醫生對外誇大自己的病情。志秀目前在超市打工,生活拮据。車宇城不僅不施以援手反而再三警告志秀別再私自見思朗打擾他們的生活。



第77集
愛麗服了安眠藥被送往醫院,鄭仁卿以為她想不開自殺內心更加不安。收到短信的志秀和善男趕往醫院,被鄭仁卿輪番甩了嘴巴,這對“狗男女”暫態成為眾矢之 的。志秀委託德華照看思朗,在車宇城親眼裏弟弟德華和善男能親近,親生女兒畫裏面是“討厭的爸爸”,人生的樂趣到底是什麼。



第78集
愛麗出院後立即收拾行李表示自己會知趣的住賓館不再給善男添麻煩,李大冠挽留她愛麗更加委屈明明是善美教自己留住善男可結果自己的腿卻殘了,事情鬧成這樣 李大冠和爸爸的友誼應該是走到盡頭了,犧牲善男是李大冠唯一的出路。李大冠找志秀談判並提出了一切有利的條件,為了善男的前途志秀並沒有直接拒絕。



第79集
生活教會了善男不要放棄也教給了志秀消極,“我沒有愛麗那麼愛你。”是消極的志秀留給不放棄的善男訂婚前的最後一句話。車宇城終於查到了車禍時的視頻,肇 事者極有可能是個女人。志秀被超市辭退,絕望的志秀去看望了善男的媽媽,善男媽媽早就猜到車禍的兇手是鄭仁卿,可惜她不會說話。



第80集
善男妥協答應結婚,可李大冠又開始嫌棄善男整天鬱鬱沉沉的臉色,並教訓善男要對得起閔志秀的犧牲好好走到自己的位置才行。善美偷聽到李大冠和善男的談話情 緒失控。鄭仁卿帶著愛麗去看望善男媽,善男媽內心一直在喊放過善男。愛麗回到家一時放鬆警惕拆掉了腿上的繃帶,這一幕恰巧被思朗悄悄看到。



第81集
宇成善美夫婦、善男和愛麗雖然一起到夜店慶祝,卻各懷心事。一番鋪墊後宇成拜託善男借給自己10億韓元的錢發展事業。



第82集
志秀無意中看到愛麗拆掉石膏的樣子大為憤怒,但愛麗卻央求志秀說要親自向善男坦白,求志秀給她一些時間。此時,善男的親生母親說出了狠毒的話……



第83集
德華得知自己和宇成是親兄弟關係,回想起這期間和宇成之間發生的點點滴滴失聲痛哭。志秀勸說德華一點點嘗試去接受這個事實,愛麗則向思朗訴說了自己不安的心情……



第84集
宇成發現喝了愛麗偷偷放進安眠藥的咖啡後睡著的志秀,連忙將她送往了醫院。宇成想要檢查咖啡杯卻被志秀攔住了。善美聽說宇成整夜都和志秀在一起非常生氣。



第85集
知道互為親兄弟關係的宇成和德華,聊起了往事。摘掉石膏到辦公室上班的愛麗感到辦公室的氣氛很是奇怪。德華沒有和親哥哥宇成,而是和善男一起到已故父母的墓地祭拜。



第86集
看過了愛麗的診療記錄,得知自己一直以來都被蒙在鼓裏的善男,質問愛麗並提出了分手,不得已的愛麗向善美求助。宇成要求德華進大學學習。



第87集
大冠將愛麗在這期間所做的一切告訴了志秀,並請她原諒。仁卿不顧護士的阻攔闖進了安娜的病房。



第88集
看到事故現場黑匣子的志秀,僅憑影子就確定仁卿就是犯人,並和善男一起去尋找罪證。而仁卿對於自己即將成為國會議員夫人掩飾不住激動的心情。

 
第89集
愛麗離開後,善男和志秀才略微松了一口氣,但是大冠又準備給善男指定結婚物件。德華因為宇成對自己的各種干涉感到非常痛苦。



第90集
知道德華是宇成親弟弟的善美感到難以接受這個事實,沒辦法忍受一直和志秀有任何交集。善男在所有投資人突然失去聯繫後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陰謀。



第91集
善男在聽到自己甚至被誣陷冒領善美夫婦公積金的事情後下決心以後不再一直忍受了。善美向大冠要求,執意想要替代善男當上社長。志秀偶然在事故現場看到了仁卿的身影。



第92集
志秀把在事故現場拍到的仁卿的照片給大冠看,掩蓋一切並以此拜託大冠幫善男洗脫罪名。善男用自己手中的股票作為抵押借錢想要渡過難關。



第93集
宇成讓思朗以後叫善美媽媽,但思朗卻堅稱志秀是自己的媽媽。大冠遵守和志秀的約定,準備借錢給善男。



第94集
看到思朗為仁卿泡咖啡燙傷了手,志秀責備宇成夫婦不負責任。仁卿告訴大冠在自己沒有達到目的之前絕對不會離開這個家。



第95集
在和家長見面的時候,思朗稱呼善美為“和我爸爸一起生活的阿姨”,讓善美怒火中燒,之後思朗就閉口不言。仁卿找到新搬了辦公室的善男找茬。



第96集
大冠送安娜回家,仁卿大發雷霆,安娜非常不安一直只想要找志秀。



第97集
思朗沒有回家而是坐著計程車離開,志秀和宇成十分擔憂和焦急。善美把自己以為會平生放在心中的秘密告訴了大冠。



第98集
善美對爸爸說出了真心話……



第99集
志秀表示不會放棄思朗,不會再讓思朗回到宇成家。德華喊宇成哥哥並拜託他送思朗回志秀的家。善美請求大冠幫助,而大冠借此要求善美和仁卿一起離開自己的家。



第100集
善美看到志秀和宇成二人單獨見面後再次警告他們,而善男對大冠表示,只要媽媽一出院就獨立出去。



第101集
宇成對要和善男一起獨立的志秀大發雷霆,被善美看到。善男不肯道歉並表示不會和媽媽離開,而是要死守住副社長的職位。



第102集
善男調查宇成的背景卻發現他的過去仿佛被清洗過一樣沒有任何資訊,感到疑點重重。志秀想到了發生在保育院的洪水事故。



第103集
宇成告訴德華自己就是逃犯,並拜託他幫忙尋找黑匣子資料。而此時善男正好走進房中……



第104集
善美聽說宇成媽媽製造了整個事件大為吃驚,大冠告訴仁卿一切都結束了。



第105集
宇成勸大冠辭職並表示自己將要成為羅振的會長,志秀推善美讓她離開,摔倒的善美求志秀送她去婦產科。



第106集
宇成向大冠發起了報復,善男感到手足無措。



第107集
仁卿阻止大冠離開,讓他病情加重,而大冠從病房中消失了。



第108集(完結)
聽說員警來過,仁卿和善美非常吃驚。而將會擔任社長直到大冠康復的善男,此時突然倒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