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6428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韓劇-天使的反擊(天上女人)~劇情*人物*分集~

 人物介紹:
李善宥-尹素怡 飾
即將進行終身誓願的准修女。性格開朗的她選擇了為孤兒奉獻的人生。但是為了給被害的姐姐李真宥復仇,放棄了修女之路。利用富豪子弟徐知錫,向把姐姐推向死亡的姐姐的前戀人張泰正復仇,卻真心愛上了知錫。有著惡女和聖女兩張面孔的人物。



 
徐知錫-權律 飾
首屈一指的食品公司『L食品』的長男,但是內心隱藏著不知道生母是誰的私生子的痛苦。小時候在L食品真正的主人奶奶底下長大。已過世的父親的正室夫人經常 巧妙地折磨知錫。看著露出微妙笑容的正室夫人,知錫決定把自己當成『混混』。這樣的他遇到了見習修女善宥後,變成了模範青年。最終不顧家裡的反對,與善宥 結婚,但是自己深愛的她原來是為了復仇利用了自己。


 
張泰正-朴正哲 飾
只要決定一次的事情,會不顧手段和方法去實現。未婚媽媽的兒子的身份出生,拚命學習後進了自己希望的公司。原以為與戀人李真宥結婚過平凡的生活。但是進了 公司後,想爬得更高。後被L食品挖掘,與老闆的女兒成為一個部門。決心要當富豪的女婿,拋棄了病中的真宥。正當準備結婚的時候,真宥突然出現在未來妻子的 身邊,泰振決定除掉真宥。


 
徐智熙-文寶玲 飾
窺視L食品新主人位置的野心家。作為唯一的正室的子女,是集團強有力的繼承人候補,但是作為女人卻不斷嘗到挫敗的感覺。愛上貧窮而高傲的男人泰正,但是認識了自己的哥哥徐知錫帶來的女人善宥後,知道了丈夫泰正的醜陋的過去。
 
 
分集介紹:
第01集
善有一心想要成為聖女,她在修道院當見習修女。
修道院的幾名女學生假扮熟女來夜店玩,善有為了找到她們也來到了夜店。
智錫無意中聽到幾名女學生間的對話,得知了她們的身份,她勸女學生們不要進入不該來的場所。
善有與智錫在夜店初次相遇,她誤會智錫要對女學生性侵犯,慌亂中善有帶走了智錫的一個私人物件。
善有歸途中偶遇自己的姐夫,便勾起了自己對姐姐的回憶。



 
第02集
智錫以為善有是夜店狂,而善有認為智錫是變態,兩人因為智錫丟失的指南針再次相遇。
善有不小心弄丟了智錫的指南針,令智錫很抓狂。
善有的姐夫張太正和徐智姬暗地交往,智姬母親安排智姬相親,太正因此感到很鬱悶。
太正告訴母親他與善有的姐姐真有已分手,而此時可憐的真有已經懷孕了。
智錫假裝腳受傷,在修道院住了一晚。
善有送肚子痛的鄭云去醫院時,竟意外的看到了自己的姐姐。



 
第03集
為了胎兒的安全,醫生勸真有做手術,無助的真有坐在醫院休息椅上回憶起了她和太正分手時的場景。
真有的舅舅無意中得知真有與太正已分手,並將此事告知了善有。
智錫無意中找到了指南針,而他卻向善有隱瞞的此事。
智姬母親反對女兒與太正交往,並派人調查太正的出身背景。
太正向智姬坦白了自己的身世,而智姬決定與太正結婚。



 
第04集
善有在晾曬衣物,微風吹掉了她的頭巾,善有的發絲隨風飄揚,眼前的這一幕把智錫看呆了。
智錫找到了曾跟自己生活了七年的爺爺,而那位爺爺似乎並不願與智錫相認。
善有經過一番打探,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姐姐。
太正的母親達女去公司找太正遭到阻攔,智姬幫她解圍並請她和太美吃了一頓大餐。
太正看到真有的大肚照非常驚訝,他遂去找了真有。

 
 
第05集
太正質問真有為何要留著孩子,他擔心真有想用孩子來留住自己,並影響自己的前途。
徐母調查到太正曾有過同居的女人,她非常生氣認為太正是有計劃性的與智姬交往。
徐母認為太正是心術不正之人,並表示會找到被太正拋棄的女人。
智錫好奇善有為何要當修女,善有表示為了曾救活自己的人的期望。
一條狗衝向了智錫和善有,兩個人站在原地嚇呆了。



 
第06集
善有的腿被狗咬傷了,智錫背著善有去醫院接受治療。
達女來到智姬家還錢,智姬與母親因此起了爭執。
智錫尋找朴爺爺欲打探關於他母親的情況,而他的奶奶極力阻止此事。
善有看到智錫穿著拖鞋走路,她帶著智錫去了鞋店,並送給他一雙運動鞋。
太正將放棄孩子撫養權的文件交給善有,而善有跪在地上求太正回心轉意,這一幕正巧被智錫目睹。



 
第07集
醫生告訴真有她可能會因為生孩子而死,真有不想讓孩子失去媽媽又沒有爸爸,她便去找了太正。
太正看到真有有些驚恐,正當兩人在太正家裡爭吵時,智姬打電話說要來太正家。
為了孩子能有爸爸,真有欲在智姬面前拆穿真相,然而卻看到太正在親吻智姬。
智錫遵從奶奶的心願回到了家中,智錫與智姬是同父異母的兄妹,因此智姬母親對他充滿了敵意。
http://panel.pixfs.net/images/blog/common/pixmore/trans.gif

 
第08集
智姬來找達女,恰巧遇到達女與真有在交談,達女謊稱真有是她的侄女。
達女送真有離開時,這一幕被智姬的母親目睹,智姬母親認為這其中必有隱情。
善有即將離開修女院,修女院的女學生們給了善有一個很大的離別驚喜。
太正無意中聽到智姬母親和秘書的對話,他擔心東窗事發,於是開車將真有仍在馬路上,真有過馬路時,一輛大卡車朝她飛奔而來。

 
 
第09集
懷孕的真有慘遭車禍,太正看到滿臉是血的真有嚇傻了,他棄真有離去,而此時真有即將臨盆。
達女在車禍現場看到了太正的身影,她幫真有接生並帶走了孩子,而真有生完孩子便離開了人世。
當善有看到姐姐的屍體,她已泣不成聲。達女給孩子喂了吃的東西,便將孩子抱去送了人。
智姬母親訓斥智姬不要被張太正迷惑,母女二人因此又起了爭執。

 
 
第10集
善有請太正送真有最後一程,卻遭到太正的拒絕。
太正陪智姬去醫院做產檢,結果顯示智姬已有身孕。
為了斷絕智姬與太正的來往,智姬母親讓奶奶將太正調去海外工作。
智姬告訴家人自己已懷有身孕,她母親聽聞此事暈倒在地。
太正跪求智姬家人能允許結婚一事,遭到智姬母親強烈的反對。
房東太太告訴善有事故當晚曾有一個男人拉著真有上車,令善有感到很震驚。



 
第11集
太正來智姬家拜訪,雅蘭因為反對婚事並未出來見客。
善有認為姐姐真有的死有蹊蹺,她找到太正詢問其事故當天的行蹤。
善有請警方重新調查車禍事故,卻遭到警方拒絕。
雅蘭帶智姬去看醫生並讓她打胎,母親的此舉讓智姬很生氣。
太正的情侶表丟失,他焦急地尋找手錶的蹤影。
善有等人在事發地點尋找真有的育兒手冊時,卻意外地發現一塊手錶。



 
第12集
善有發現手錶上刻有TJ兩個英文字母,她懷疑此手錶的主人正是張太正。
善有和舅舅商量過後,她決定將手錶交予警方。
太正將一個一模一樣的假表交給達女,他讓達女想辦法從鳳虎那裡換回真表。
警方不願再次調查真有死亡事件,鳳虎夫婦便躺在警局辦公室示威。
雅蘭仍不讚同太正和智姬的婚事,並將心中的顧慮告訴了奶奶。
善有過馬路時差點遇險,幸得智錫相救。

 
 
第13集
達女從鳳虎的衣服口袋中找到了太正的手錶,她欲調換手錶時因為緊張,兩塊真假手錶同時掉在了地板上。
太正來到警局稱鳳虎拿給警方的表為假表,並拿出視頻證明真有出事當天自己並不在場。
智錫約太正去酒吧,他希望太正好好對待自己的妹妹智姬。
雅蘭約達女喝茶,並向她打聽了有關太正父親一事。



 
第14集
沒能將張太正繩之以法,鳳虎夫婦非常懊惱。
善有攔住張太正的車,她質問太正對真有究竟做了些什麼,她堅定地認為太正對真有的死有責任。
雅蘭漸漸接受了太正,他讓太正好好守護智姬的同時,並希望他將來幫智姬管理公司。
太正告訴達女結婚後將住在智姬家,達女聽後既驚訝又失落。
奶奶讓智錫擔任公司本部長,而智錫並不願打理公司的事情,卻因想知道生母的情況有些動搖。

 
 
第15集
目擊證人甦醒道出了事故當天的情況,鳳虎和善有更加確定真有的死與太正有關。
太正和智姬的婚禮在即,智姬為了討好未來婆婆,她特意給達女的新家送來一些家具。
目擊證人的妻子將醫院的情況告訴了太正,太正擔心善有會知道更多有關車禍的事情。
目擊證人突然死亡,而太正正好出現在病房,善有懷疑太正來醫院另有目的。



 
第16集
張太正和智姬舉辦相親宴,而善有聯繫到智姬,她欲將太正簽署的放棄親權協議書交予智姬。
太正將等待善有的智姬成功支開,並氣急敗壞地將善有拉離大廳。
太正為了從善有手中搶奪協議書,他將善有推搡在地。
太正相親宴姍姍來遲,他謊稱自己出了事故耽誤了時間。
善有體力不支暈倒在地,智錫正巧目睹這一幕,並將其送往醫院。

 
 
第17集
為了替姐姐報仇,善有決定離開修女院。
智姬母親雅蘭擔心智錫掌權公司,她處處提防並排斥智錫,卻在奶奶面前表現出一副好母親的樣子。
智姬很奇怪修女找她究竟所為何事,她向秘書問起此事。
為了找到善有,鳳虎夫婦跟蹤了達女。
智姬開車無意中將善有撞倒在地,她帶善有來到太正家,回到家的太正看到善有後驚呆了。

 
 
第18集
看到善有讓太正很不安,太正讓智姬不要帶陌生人回家。
太正不斷地撥打這善有的電話,而善有並未接聽電話,太正懷疑善有正暗中計劃著什麼。
為了不失自己家的顏面,雅蘭給了智姬一份咖啡店的營業證,並讓她轉交給太正母親。
善有趁太正不注意將一張照片塞進了他的大衣口袋,太正將水潑到善有臉上,而這一幕正巧被智姬目睹。
智錫和叔叔宇賢偶遇暈倒的鳳虎,並將其送往醫院治療。



 
第19集
智姬在百貨商場與善友相遇,兩人一起去看了嬰幼兒用品。
有人將智姬與善友相遇一事告知了太正,太正感到非常不安。
智姬聽到善友要給莎朗買東西,而莎朗正是照片上寫的名字,智姬心有所疑,她特意向善有要了聯繫方式。
善有又找機會接近了雅蘭,而太正生怕善有會對自己不利。
智姬將照片拿到太正面前,並質問莎朗是誰。



 
第20集
太正依然撒謊欺騙智姬,太美和達女的含糊態度更讓智姬心生疑慮。
智姬刻意迴避張太正,而太正試圖再次取得智姬的信任。
智姬約善友見面,並詢問善友究竟和太正是什麼關係。
太正和智姬之間因為善友的出現而產生了裂痕,智姬甚至欲延期結婚卻遭到母親反對。
太正欲申告鳳虎,他和善有在醫院走廊因此發生爭吵,智姬目睹這一幕,並宣佈與太正取消婚約。



 
第21集
智錫在醫院看到了善有的身影,當她去追善有時卻未見蹤影。
宇賢找智錫時卻來到了鳳虎的病房,從而認識了漂亮的善有。
智姬的電話無人接聽,雅蘭很擔心,她特意去找了達女,並希望達女一家善待智姬。
智姬一夜未歸暈倒在酒店,太正及時趕到並將智姬送回了家。
智姬找善有確認莎朗一事,她一改往日態度,並認定善有向自己說的都是謊言。



 
第22集
善有向智姬吐露了實情,然而智姬堅定地認為善有是在撒謊,並稱善有是個瘋女人。
智姬最終選擇相信太正,並打算如期結婚。
智姬和太正大婚當日,達女的裝扮引起了雅蘭的不滿。
鳳虎離開病房欲大鬧婚禮現場,達女看到鳳虎非常震驚。
她和太美試圖阻止鳳虎進場,相互推搡中達女倒地。
太正與鳳虎發生了激烈的肢體衝突,而此時善有在焦急地尋找舅舅鳳虎。



 
第23集
鳳虎讓善有大鬧婚禮,而善有為了不讓親人受傷,她決定強忍心中的怒火。
太正和智姬的婚禮如期舉行,而達女因為心中不安在婚禮上鬧出了笑話。
智錫終於見到了日思夜想的善有,並要到了善有的聯繫方式。
太正貼心地幫智姬洗腳,智姬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心裡感到很抱歉。
智錫找到了朴爺爺詢問關於他母親的事情,他很憤怒地質問奶奶為何要隱瞞母親已失蹤一事。

 
 
第24集
智錫無法容忍奶奶對自己的欺騙,他選擇了離家出走。
雅蘭看到智錫離開家,她有些幸災樂禍,並打電話讓正在度蜜月的太正馬上回公司。
太正接手了智錫手上的投資案,而雅蘭企圖讓太正奪去智錫的本部長之職。
奶奶給了朴爺爺一筆錢讓其出國,而朴爺爺對奶奶當年的所作所為表示不滿。
智錫決定離開,他特意去醫院向善有告別。
http://panel.pixfs.net/images/blog/common/pixmore/trans.gif

 
第25集
太正住進了智姬家,而智姬擔心太正因此會感到不自在。
客人投訴善有舅媽做的紫菜飯有問題,並索要賠償金。
達女擅自來到智姬家,並為貴婦們準備了料理,她做的料理竟意外地得到了好評。
太正暗地裡偷換了投資案,導致投資案無法正常簽約。
宇賢將智錫即將去美國一事告知了奶奶,並希望奶奶可以阻攔。
善有眼睜睜看著蠻橫的客人搶走了姐姐攢下的活命錢,卻不能為力。

 
 
第26集
雅蘭讓太正處理好投資問題,並希望太正擠走智錫坐上本部長的位置。
智錫對善有的處境很擔心,他焦急地找到鳳虎打聽善有的所在地。
善有和舅媽都在為鳳虎的治療費發愁,卻不料已有人暗中墊付了住院費和手術費。
智錫特意去接鳳虎出院,善有舅媽為了表示感謝讓他留下來一起吃飯。
為了幫舅舅家還債,善有沿街叫賣紫菜包飯。

 
 
第27集
智錫幫善有賣紫菜包飯,登對的二人被一位大姐誤以為是夫妻。
智姬告訴智錫由他推進的rose&kim投資案因為投資額問題差點夭折,並向智錫轉達了奶奶希望他重回公司的意願。
雅蘭私下約見眾股東,並推薦太正擔任新一任本部長。
善有在酒家打工時遭遇客人調戲,智錫及時出現幫其解圍。
智錫不讓善有在酒家打工,並向善有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第28集
善有得知家中近來的變故皆因太正所為,她質問太正為何要如此咄咄逼人,太正表示因為善有等人阻礙了他的前途。
智姬無意中目睹太正和善有交談,她的心中頓時產生了疑慮。
善有拒絕了智錫的愛意,而智錫表示他願意等善有回心轉意。
理事們向奶奶施壓,並強烈要求奶奶受理智錫的辭呈。
智錫向眾理事們表示自己會辭去本部長一職,但會繼續留在公司上班。

 
 
第29集
智錫將自己的心中事告訴了善有,善有的安慰給了他很大的鼓勵,智錫有了回家的念頭,並決定與雅蘭好好相處。
智姬質問太正為何對智錫的投資案做了手腳,並讓太正有什麼事情不要隱瞞自己。
善有面試時表現非常優秀,並意外得到了智錫奶奶的關注。
太正求人事部長讓善有在面試中落榜,而人事部長因為會長的關係拒絕了太正的請求。



 
第30集
智姬詢問太正所在何處,並對太正的話持懷疑態度,她非讓達女接電話證明才肯罷休。
善有舅媽的妹妹帶著兒子方通來投奔姐姐,善有舅媽對妹妹一頓數落,而聰明的方通卻得到了眾人的喜愛。
智錫特意買了一雙高跟鞋欲送給面試的善有,豈料善有卻在途中遭人騙走。
善有遭人挾持錯過了面試,而機靈的她欲找機會逃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