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6428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韓劇-純金的地(純金的土地)~分集60-100集~

 第62集
治秀給藥店送來賀禮,正秀責備治秀拆散純金母女並將錢送還。治秀髮現夫人暗中搗鬼,並再次發出警告。為找出姜氏失蹤的資料,宇昌決定留在世云物產工作。通 過夫人的挑唆,宇昌覺得治秀一定與姜氏失蹤案有關。夫人竊聽僕人藍大叔與恩熙談話,她逼迫藍大叔交代12年前村裡姜氏失蹤之事的來龍去脈。



 
第63集
藍大叔隱瞞事實真相,宇昌主動向治秀道歉,治秀暗自得意放鬆了警惕。金司機因不受治秀重用自暴自棄,並對奉達說出多年前德九母狀告姜氏走私的罪魁禍首是他,奉達因此向德九母道歉。被冤枉的德九母來世云堂大吵大鬧,還將姜氏種植紅參之事告訴夫人,夫人獲取有利信息暗中得意。



 
第64集
真晶用工資給大夥買了禮物,仁玉收到禮物後感動落淚,夫人卻對禮物甚為嫌棄。真晶受正秀所托做出藥廠商標,此商標受大夥一致好評。夫人發現真晶悉心為藥廠 服務更加嫉妒,她將仁玉12年前拆散恩熙與秀福之事隱晦的告訴真晶。真晶偷聽秀福與仁玉聊天,她終於得知恩熙就是純金生母的事實。真晶找到恩熙對峙,恩熙 不得不承認真相。



 
第65集
恩熙將自己多年來積壓在心底的秘密說出,真晶不禁落淚。真晶將恩熙與純金的關係告知宇昌,竟得知宇昌早已知道此秘密,宇昌叮囑真晶保密。楊社長因為追溯公 司歷史懷疑金司機替治秀殺人遭解僱,為保住飯碗,他將此事告訴了夫人。夫人思前想後猜測治秀與宇昌父姜氏失蹤有關,並以此要挾治秀,治秀終於同意揭發仁玉 多年前犯的錯以此離間她與真晶二人。



 
第66集
純金因真晶的隻言片語獲悉生母也許還活著的消息,並四處尋找線索。夫人決定死守在世云堂,恩熙不解事態轉變的原因。秀福研製的解毒藥銷售良好,首爾的記者 慕名來到藥廠採訪。治秀揭穿仁玉說謊曾拆散純金家庭的事實,真晶為此與仁玉決裂。真晶獨自跑回首爾畫室療傷,治秀派宇昌去首爾安慰照看,純金無意撞見兩人 抱在一起的畫面倍感傷心。



 
第67集
真晶與宇昌一同外宿,為了不讓純金誤會,兩人決定編造謊言,不料謊言卻被純金揭穿。為拉攏楊部長,治秀決定讓其復職。真晶斥責仁玉拆散別人家庭,仁玉為此 跑到世云堂找夫人理論,夫人得理不饒人中傷仁玉。恩熙告知仁玉治秀也參與其中,仁玉倍感失落。純金受挫有意躲避宇昌,並懲罰宇昌做農活。藍大叔替恩熙轉達 贈紅參的好意,奉達驚喜萬分奔告喜訊。



 
第68集
仁玉闖進世云物業聲討治秀,治秀承認犯錯希望得到原諒。真晶在公司撞見仁玉並厲聲斥責,仁玉傷心離開。宇昌見到失魂落魄的真晶主動安慰,此景再次被純金撞 見導致她與宇昌誤會再次加深。真晶因仁玉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愧大發雷霆,並逼迫恩熙去認親。純金借酒買醉來到藥店,恩熙恰巧趕來聽見純金的真心話後傷心大 哭,門外的正秀也無法抑制心裡的悲痛。



 
第69集
正秀教訓說謊的宇昌,宇昌向純金賠罪未能得到原諒。純金主動提出分手並送還宇昌的賬簿,宇昌倍受打擊。德九母告訴夫人宇昌與真晶外宿之事,夫人發怒將其轟 走。真晶向宇昌表白,宇昌拒絕與其交往並表示與純金在一起的心意。仁玉坦白12年做過的錯事,正秀與姑姑對此啞口無言。奉達告訴正秀治秀乃拆散純金家庭的 主謀,正秀闖入公司聲討治秀反遭金司機教訓。



 
第70集
治秀向恩熙道歉悔過自己12年前的所作所為,恩熙深感欣慰。夫人深知真晶喜歡宇昌的心境,並鼓勵真晶用不正當的手段獲取愛人的心。宇昌與純金和好,仁玉收 拾行李欲離村,卻忽然發現真晶居然喜歡上了宇昌。仁玉勸真晶回頭,真晶覺得不公平還責怪仁玉。夫人發現恩熙貼補藥廠,並將此事告知治秀。



 
第71集
在夫人的挑唆下,治秀準備調查恩熙賙濟藥廠之事。報紙刊登英秀藥廠製造解藥的信息,一時間藥廠名聲大噪。楊部長無意說起正秀被治秀教訓之事,真晶為此找治 秀詢問原因,治秀承認他是拆散純金家庭的始作俑者。真晶繼續勾引宇昌,宇昌不願純金再次誤會有意迴避真晶。純金與宇昌表明立場,真晶一怒之下將恩熙的身份 說破。



 
第72集
純金得知生母為恩熙,真晶在說出真相後忽然感到懊悔。純金不堪打擊跑到山間淌水洗人參,宇昌及時趕到將其帶回。藍大叔告訴奉達會將種植人參的土地贈與德 九,德九無意間聽見後驚動眾人。恩熙承認自己是人參土地的主人,秀福被深深打動。真晶承認已告訴純金其身世秘密,治秀表示他已想出應對方案。純金到世云堂 找恩熙,卻遭治秀阻攔。



 
第73集
治秀阻止純金與恩熙相認,並向純金說明理由。治秀指責恩熙賣寶石救助純金父女,恩熙控訴治秀曾陷害秀福綁架純金,治秀以純金前途威脅恩熙,恩熙痛哭不止。純金獨自來到河邊療傷,宇昌趕到將其帶回。真晶斥責治秀惡性,治秀並無悔改之意。真晶向純金致歉,純金只能強顏歡笑。



 
第74集
純金受姑姑之命到世云堂送紅參,夫人冷嘲熱諷驅走純金。在世云堂的門外,純金見到了送給恩熙的絲巾更加難過。載日到村口等候純金,純金回絕了他的邀約。英秀藥廠遭同行擠兌,藥品供貨商拒絕供藥。秀福求治秀幫助藥廠,治秀卻要求純金與恩熙不再聯繫。



 
第75集
治秀以純金不再認母為由注資藥廠,秀福勸說正秀與治秀簽下合約。在純金的勸說下,正秀打消疑慮正式與治秀簽訂合作協議。仁玉發現純金有意躲避她並將此事告 訴真晶,真晶跑到藥店怒斥純金,純金暴怒後揭穿了真晶的偽善面目。純金受載日邀請赴河邊釣魚,載日在河邊不慎被蛇咬傷,純金臨危不亂將其送往醫院。

 
 
第76集
夫人與恩熙聞訊趕到醫院,純金見證恩熙如何悉心呵護載日。純金向夫人訴說載日被蛇咬傷的經過,夫人不分青紅皂白狠狠摑掌,純金被打倒在地。純金落寞的離開 醫院,宇昌趕來將她接回村裡。恩熙為忽視純金的行為感到愧疚,純金接到其感謝電話時言語冷漠。純金因沒有接受抗毒治療而暈倒,宇昌焦急將她送往醫院。



 
第77集
載日康復回到世云堂,他特意將純金救命的事蹟宣傳。德九母為從夫人處討要好處,她將仁玉與真晶的近況通報,夫人心裡的憤怒再次被點燃。正秀獲悉純金中毒之 事,他責罵宇昌未能好好照顧純金。德九母將夫人贈與的牛骨帶回村,奉達責備妻子不知羞愧。仁玉得知純金已知道自己身世,宇昌偷聽兩人談話實感震驚。



 
第78集
真晶承認已將恩熙的真實身份告訴純金,宇昌倍感失落。仁玉隨真晶前往世云堂詢問夫人如何誘使治秀阻攔純金母女相認,治秀表明自己維護家庭的態度。載日為表 感謝決定邀純金來家做客,治秀被迫答應了兒子的請求。在仁玉的鼓勵下,真晶終於向正秀與宇昌講訴純金當日在世云堂的遭遇,正秀決定找到治秀解除合作關係。



 
第79集
正秀與宇昌找到治秀理論,治秀拒絕認錯並認為自己只是在守衛自己的家庭,宇昌與正秀倍受打擊悻悻而歸。秀福回憶純金幼年遭受的困難,並希望正秀與宇昌好好 照顧純金生活。宇昌獲悉純金想要種植人參的事後積極配合純金尋找合適的土地,村子裡也一片祥和。載日邀請純金去世云堂做客,純金謊稱忙碌拒絕前往。秀福將 恩熙餽贈人參之事告知純金,純金感動落淚。



 
第80集
真晶指責夫人與治秀相互勾結製造陰謀,夫人勸真晶多識時務遵照兄長規定辦事。為逃避眾人,純金獨自到河邊洗衣。恩熙與載日在家苦等失望,夫人決定將食物送 去村裡。在治秀的安排下,真晶前往首爾簽證面試即將啟程去美國留學,仁玉再次深陷悲傷。恩熙得知夫人將純金送與她的禮物扔掉到處尋找,真晶趁機將純金已知 是恩熙生母宣佈,恩熙為之震驚。



 
第81集
恩熙向純金道歉,純金黯然神傷有意躲避。秀福見到失魂落魄的恩熙竭力安慰,並將真晶與治秀的所為告知於她。純金不能理解為何恩熙如此痛苦還要留在世云堂, 秀福述說往事想讓純金明白恩熙的苦心。為幫助純金實現種植人參的願望,宇昌終於找到了適宜種植的土地。真晶領到護照即將前往美國,純金送載日回家再次見到 恩熙。



 
第82集
夫人故意揭開純金尋母的痛處,純金決定不再與世云堂有往來。真晶從首爾返回,純金與閨蜜重修舊好,她責怪母失職時卻被告知恩熙逃跑被治秀虐待的恐怖事件。 宇昌終於找到了適宜種植人參的土地,他與正秀為租地籌集資金。德九召開同學會,大夥紛紛表示會盡力幫助純金。恩熙將種植人參的記錄送來,純金卻拒絕母親好 意。



 
第83集
真晶將純金拒絕恩熙的事告訴治秀,她嘲諷治秀終於成功拆散母女。在大夥的幫助下,宇昌順利籌到了租地所需的資金。同窗好友將純金帶往所租的土地,純金驚奇 的發現此地正是幼時的學堂。固執的純金欲放棄種植人參,宇昌瞬間不知所措。藍大叔將多年來恩熙的遭遇告訴純金,純金終於被母親堅強打動重燃種植人參的鬥 志。



 
第84集
純金加入人參合作社遭拒,她決定要好好學習母親種植人參的經驗。楊部長向宇昌講訴他與金司機的恩怨情仇,宇昌不禁憶起父親失蹤那段時間的人和事。午夜夢 迴,宇昌總能想起父親失蹤的那段記憶。恩熙在純金生日之際來村裡為女兒準備早餐,純金為此感動落淚。在宇昌的陪同下,純金終於成功加入了人參合作社。



 
第85集
恩熙替純金能加入人參農社而高興,宇昌決定要查出父親失蹤與世云堂的關係。朴社長再次回村,他來到藥店買下解毒湯。藍大叔將姜氏失蹤那晚的情況如實告訴恩熙,恩熙懷疑治秀隱瞞實情。夫人吩咐治秀替真晶儘早安排婚事,朴社長再次來到藥店買藥正巧撞見宇昌。



 
第86集
藍大叔特意向宇昌更正先前所說的話,宇昌從秀福與奉達處瞭解到更多關於父親失蹤期間的事,他更加懷疑治秀與父親失蹤之事有關。夫人與治秀擅自安排相親,真 晶聞訊後憤然離家。真晶來到公司撞見正在給夫人通風報信的香子,在真晶的逼問下,香子將夫人與治秀關係如何變得敦實的經過如實相告。朴社長與金司機不期而 遇,治秀慌忙趕到咖啡館。



 
第87集
宇昌調查公司賬 純金恩熙存擔憂



 
第88集
宇昌四處打聽朴社長的下落,世拉講訴朴社長與金司機往來緊密。宇昌求證治秀與朴社長的關係,治秀繼續編造謊言隱瞞真相。在真晶的幫助下,宇昌終於拿到了世 云物業的賬目,並試圖向治秀的生意夥伴打探消息。世拉將朴社長的住址告訴正秀,正秀監視得知朴社長去了世云物產,宇昌闖進治秀辦公司見到了朴社長。



 
第89集
朴社長告訴宇昌姜氏失蹤與治秀並無關係,宇昌卻不願相信。朴社長再次向治秀索要封口費,宇昌執意闖進公司將兩人抓住,朴社長謊稱自己與治秀有生意來往。欲 解世云物產的資金來源,宇昌決定約見治秀的生意夥伴。在真晶的幫助下,合作夥伴同意見面。恩熙再次問起資金的事,治秀暴怒指責妻子不信任自己。宇昌與真晶 前往首爾赴約,治秀趕來阻止卻被純金擋住。



 
第90集
治秀怒失備忘錄 擔心惡行被揭發,奉達激動竟失言 朴社長達成目的,召喚純金赴家中 夫人暴怒欲動刑。

 
 
第91集
宇昌痛扁金司機洩憤揚長而去,滿口吐血的金司機謊稱自己摔傷欺騙治秀。正秀將宇昌對治秀的懷疑告訴姑姑,姑姑大膽猜測治秀與姜氏的失蹤定有關聯。德九受朴 社長鼓動決定前往越南服兵,德九母知道兒子即將出國的消息後方寸大亂。秀福向朴社長打聽姜氏失蹤的經過,朴社長開口索要解毒藥的配方遭拒。



 
第92集
治秀拒絕交出解毒藥方,朴社長以殺人案手記威脅治秀。宇昌去金村尋倉庫老闆瞭解情況,倉庫老闆受朴社長威脅刻意迴避宇昌。治秀生意夥伴告訴真晶曾幫治秀出 口北韓紅參,真晶證實了宇昌的懷疑。治秀向恩熙坦白曾赴北韓走私紅參,恩熙勸治秀自首遭拒。真晶無故失蹤,宇昌急忙去海邊尋找。朴社長拒絕治秀的賄賂,再 次向治秀索要解毒藥秘方。



 
第93集
真晶向宇昌坦白真相,宇昌安慰真晶並與之發生關係。純金追問朴社長為什麼曾與治秀一同出現在金村,朴社長編造謊言矇混過關。為阻止德九去越南,香子終於鼓 起勇氣告白,德九母趕來將兒子帶回。治秀將朴社長的陰謀說破,並提醒秀福與正秀小心提防。為索要解毒藥秘方,朴社長施計將純金綁走。



 
第94集
朴社長承認綁架純金,並威脅秀福與正秀交出秘方。治秀擔心載日安危主動與藥店解除合約,秀福拱手將秘方出讓,朴社長遵照約定將純金釋放。治秀誠意道歉,難 諒其行的宇昌辭職離開。宇昌向正秀坦白他與真晶已發生關係,正秀對他失望至極。純金回到藥店勸解正秀與宇昌,正秀卻鼓起勇氣向純金表白。



 
第95集
治秀宣佈宇昌已知道姜氏失蹤真相,夫人倍感慌張臥床不起。純金責怪正秀激怒宇昌,宇昌整日守在人參地裡幹活躲避純金。為讓香子遠離德九,德九母慷慨賄賂卻 遭其拒絕。朴社長因缺乏原料紅參重回世云,正秀卻拒絕將紅參賣給他。為得到紅參,朴社長再次找到金司機。真晶與宇昌發生爭執說破了床事,恰巧被趕來送飯的 純金聽見。



 
第96集
德九在人參地旁發現了純金的飯盒,宇昌一路追蹤發現純金在河邊哭泣。純金求證宇昌與真晶的戀情,正秀將事情原委一併告知。朴社長與奉達發生爭執,宇昌卻不 聞不問的從旁邊經過。真晶去首爾相親,純金故意迴避宇昌。秀福將紅參運往首爾儲藏,朴社長下屬到藥店索要憑據。暴徒搶奪純金手包,正秀阻攔慘被捅傷。



 
第97集
宇昌與純金把正秀送往醫院,正秀因臟器受損生死未卜。宇昌闖進世云物產狂揍金司機,治秀澄清他並不是元兇。香子將宇昌大鬧辦公室的事告訴夫人,夫人從德九 母嘴裡知道了事情經過。恩熙因擔心純金安危前往醫院探望,真晶也隨她一同前往。正秀終於恢復意識,宇昌與純金一同前往朴社長的倉庫尋找證據。



 
第98集
純金與宇昌提出分手,宇昌深陷悲痛。治秀竭力尋找丟失人參無果,秀福的誤解讓治秀更加自責。藥商到世云來討債,他們將旅館、藥店與藥廠的藥物洗劫一空。奉 達急中生智說出治秀是合作商,藥商紛紛來到世云物產。治秀欲幫正秀還清債務,宇昌卻不願領情。治秀分析利害,宇昌決定向治秀借錢還債。為盡快還清債務,宇 昌決定去越南服兵。



 
第99集
臨走時,真晶勸夫人提防金司機。真晶告別故鄉赴美留學,夫人與仁玉均不捨的眼淚。德九母將宇昌要去越南服兵的事宣揚,姑姑再次暈倒。真晶臨走時探望正秀, 正秀將宇昌與純金近況相告,真晶送上祝福毅然離開。人參合作社社長認出了宇昌,並將姜氏當年遇害病逝的經過告知,宇昌深陷悲痛決定復仇。



 
第100集
德九告訴宇昌朴社長在金村露面,宇昌找到朴社長並與之激鬥,朴社長被迫抖露金司機的惡行。聞訊趕來的金司機被宇昌狂揍,宇昌留下活口離開。金司機向朴社長 索要手記成功後將其殘殺,秀福趕到金村誤以為宇昌殺了人。宇昌回到醫院與正秀告別,勞累不堪的純金已在旅館沉沉入睡,宇昌趁夜準備行李出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