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6428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韓劇-純金的地(純金的土地)~分集31-60集~

第32集
宇昌用金錢誘惑純金,純金自尊心受侮辱,她生氣拒絕與宇昌來往。正秀告訴純金宇昌走私的原因,他讓純金諒解宇昌。純金向正秀詢問仁玉的下落,正秀告訴她仁 玉不願回村。真晶對未婚夫態度冷落,夫人得知她的身世遭夫家嫌棄。世拉咖啡店開張大吉,德九母來店搗亂被阻止。酒肆老闆娘與奉達聊起秀福與世云堂的事,純 金得知秀福曾被司機陷害。



 
第33集
純金向恩熙詢問父親與世云堂的糾紛,恩熙沒勇氣說出真相。純金向治秀瞭解情況,治秀編造司機與秀福有恩怨的謊話。真晶要求宇昌陪她去仁玉的飯店吃飯,真晶 身份被仁玉發現慌忙逃走。純金發現秀福獨自離開,她為找尋其父將腳扭傷。由於擔心純金,秀福被正秀勸回。夫人知道真晶私下去找仁玉,夫人派恩熙去咖啡店瞭 解情況卻與秀福相遇。



 
第34集
純金與治秀趕到咖啡店見到秀福與恩熙,治秀告訴純金與秀福希望他倆能留下。金司機詢問純金宇昌人參籽的下落,純金知道此物原來如此貴重。純金去首爾收拾行 李,旅店老闆告訴她警察與混混都在找宇昌。混混一路追趕宇昌,他們被趕來警察嚇跑,宇昌被關進監獄。夫人來到仁玉飯店,仁玉將所知情況告訴夫人,夫人承諾 會讓真晶順利結婚。



 
第35集
宇昌回到酒肆,純金懸著的心終於放下。宇昌與正秀準備給純金的房子貼上新的壁紙,他們計劃讓純金暫時投宿世云堂。純金來到世云堂做客,恩熙露出了久違的笑 容。夫人請求其夫家善待真晶,並承諾會給夫家送上彩禮。夫家接受了夫人的道歉,並送上豐厚聘禮。純金回到酒肆看到煥然一新的房間甚為感動,真晶為此暗生妒 忌。



 
第36集
夫人責備恩熙留純金過夜,並叮囑恩熙在真晶出嫁前不能與純金相認。在真晶的幫助下,宇昌從治秀辦公室裡盜出機密電話。宇昌承認偷看治秀資料購進大量硼石, 他知道倒賣此物將大賺一筆,正秀勸他儘早懸崖勒馬。真晶將純金留宿世云堂的事告訴治秀,治秀為此向恩熙發火,恩熙難過母女相認竟如此困難。治秀因失去重要 原料而頭疼,混混也在此時趕到金村。



 
第37集
在純金的掩護下,宇昌順利的躲過了混混的追擊。宇昌讓正秀將硼石帶給治秀,治秀安排金司機將混混趕走。純金在金村工作安家,秀福準備獨自去流浪。治秀向宇 昌索要硼石,宇昌向治秀開出天價。老鴇來到首爾找到仁玉,她慫恿仁玉與真晶相認遭仁玉回絕。世云物業經理告訴治秀村裡已經有人種出人參,如果公司培育人參 將挽回硼石帶來的損失。



 
第38集
世拉透露新信息 真晶慌張走出門夫人討要大寶石 真晶憤怒拒結婚老鴇厚顏再上門 威脅仁玉毀真晶姑姑苦心講故事 治秀曾經救宇昌



 
第39集
仁玉決定回金村 秀福聞訊難置信宇昌報導受重任 司機怨恨不服氣恩熙報答奉達恩 傳授德九種植方夫婿遠行赴金村 求證妻母為何人夫人接到親家電 取消婚事無轉圜



 
第40集
正秀髮現仁玉患上肺結核,仁玉答應會盡快去醫院治療。純金把真晶被悔婚的事告訴仁玉,夫人要求仁玉去李判官家作偽證,仁玉答應背負謀財造謠的罪名。真晶得 知仁玉為了成全她的婚姻而犧牲自己,她辱罵仁玉不配做母並拒其好意。宇昌邀純金去首爾約會,純金興致高昂地赴約。真晶在畫室強吻了宇昌,這情景恰巧被未婚 夫李判官看見。



 
第41集
宇昌錯過約會,純金失落的回到藥鋪。李判官質問真晶跟宇昌的關係,真晶承認自己喜歡上他人。香子將宇昌與真晶私會的事傳開,德九母向夫人詢問真晶與宇昌的 關係遭驅趕。夫人攜仁玉向李夫人賠罪,李夫人以真晶外遇為由再次悔婚。仁玉向夫人攤牌,她讓夫人小心處理真晶的婚事。純金憶起幼時的宇昌,她不禁再次對宇 昌說出I love you。



 
第42集
真晶故意悔婚讓夫人力不從心,恩熙勸解仁玉並請求她安靜生活。仁玉發怒羞辱恩熙丟棄子女,恩熙憶起多年前仁玉編造謊言致使她與純金分開。宇昌因與真晶傳緋 聞而遭治秀修理,治秀得知真晶為悔婚而利用宇昌。真晶離家後投宿旅店,她向純金坦白自己利用宇昌。在恩熙的鼓勵下,純金勇敢向宇昌表白。



 
第43集
純金對宇昌表明愛意,宇昌假裝誤會避開純金。真晶請求治秀讓她到公司工作,治秀詢問真晶是否知道她的生母是仁玉。世拉質問真晶悔婚的原因,並告訴她夫人強 行掠奪仁玉骨肉的事實。治秀調查人參來到德九家,好事的德九母告訴他恩熙去了酒肆。治秀誤會秀福想與恩熙復合,秀福闡明自己立場。老鴇以幫助母女團聚為藉 口再次找到仁玉,世拉正巧經過將其驅趕。



 
第44集
真晶來到公司工作,並試圖接近宇昌。香子給治秀送上秀福所制藥丸,治秀髮怒將藥罐摔破。夫人指責恩熙照顧純金,治秀斥責夫人挑事。仁玉病情加重,真晶探望 時矢口講出違心的話讓其傷心。宇昌擁抱真晶被純金與正秀撞見,正秀指責宇昌行為欠妥,真晶向正秀坦白身世。仁玉在飯店暈倒,正秀將她送進醫院。真晶告訴純 金她與宇昌曾接吻,純金暗自傷心。



 
第45集
青年會將宇昌抓到世云堂接受審訊,夫人當眾誣陷宇昌勾引真晶並毀其名譽。真晶現身承認自己主動誘惑宇昌,青年會停止施暴轟然散去。宇昌向治秀遞出辭呈,並 諷刺治秀助紂為虐。記者到公司採訪誤把香子當成真晶,並拍下香子與其騙子男友的照片。宇昌收拾行李想要離開金村,德九母看到後將此事告訴純金。

 
 
 
 
第46集
青年會將宇昌抓到世云堂接受審訊,夫人當眾誣陷宇昌勾引真晶並毀其名譽。真晶現身承認自己主動誘惑宇昌,青年會停止施暴轟然散去。宇昌向治秀遞出辭呈,並 諷刺治秀助紂為虐。記者到公司採訪誤把香子當成真晶,並拍下香子與其騙子男友的照片。宇昌收拾行李想要離開金村,德九母看到後將此事告訴純金。



 
第47集
治秀告訴純金宇昌已辭去工作,純金斥責治秀深知宇昌被冤枉卻坐視不理。治秀詢問真晶是否同意讓仁玉回村,真晶暴怒並強烈反對。純金決定前往首爾尋找宇昌, 真晶來到醫院探望仁玉,卻發現她已離開。真晶慌忙趕到酒館尋找仁玉卻碰見純金,並警告純金別再插手此事。宇昌在候車室裡找到仁玉,並成功勸說仁玉不離開。



 
第48集
在純金勸說下,宇昌依然決定離開家鄉。正秀將仁玉帶回金村,真晶來到酒館找純金卻誤打誤撞見了仁玉。德九母告訴夫人真晶與仁玉相見,夫人指責治秀並要求他 將真晶送往國外。夫人阻止真晶外出並再次辱沒仁玉是位狠毒母親,真晶公然對夫人的話提出質疑。村裡瘋傳一種神藥能讓疲憊的人重拾活力,正秀對此藥的功效產 生懷疑。



 
第49集
宇昌聽聞公司所生產的藥品裡面含有麻藥,為防止公司倒閉,他要求治秀終止藥物生產且承諾會留在公司賠償損失。恩熙勸說仁玉去金村,仁玉堅持要留在世云生 活。恩熙得知秀福借高利貸替仁玉償還醫藥費,倆人並因此發生爭執。德九因打針變得瘋癲,眾人獲悉藥物的危害性。真晶的緋聞被報紙刊登,香子冒頂真晶的事被 治秀指責。



 
第50集
正秀質問宇昌情歸處,宇昌竭力敷衍,真晶向純金坦言會勾引宇昌。宇昌得知純金被青年會打傷,他找到青年會替純金報仇。香子因害怕受責備離家出走,德九將香 子的真實身份告訴其假判官男友。金村記者再次來訪,姑姑講述了宇昌與純金的戀情。記者來藥店採訪純金,純金言語犀利將他們趕走。香子偷聽姑姑與純金談話得 知真晶身世,並將其身世大肆宣揚。



 
第51集
真晶指責純金洩露她的身世,並當眾羞辱純金。宇昌向眾人宣佈要與純金正式交往,純金為之驚喜。青年會來世云堂大鬧聲討夫人罪行,純金試圖平息風波遭夫人辱 罵,仁玉出面為純金解圍。秀福到世云堂尋找純金並斥責治秀行為欠妥,金司機出手將秀福打傷。真晶告訴純金宇昌決定與純金在一起的原因是處於同情,純真決定 隨父離開世云。



 
第52集
純金對世云堂與秀福的矛盾產生疑問,她詢問治秀當中原因,治秀搪塞純金秀福阻攔世云堂幫助仁玉。仁玉發燒被送進醫院,在德九的勸說下,真晶來到醫院探望生 母並向仁玉致歉。夫人獲悉真晶與仁玉相見,她斥責治秀毫無作為,並威脅恩熙抖露她拋棄純金與秀福的事。治秀叮囑恩熙與秀福保持距離,恩熙告訴治秀她已經做 好告訴純金事實的準備。



 
第53集
青年會來藥店找茬,德九、宇昌與正秀聯手將青年會修理。警察局將參與打鬥的人員關進監獄,德九母向夫人求助遭其拒絕。在金司機的協助下,夫人終於在金村找 到生事的老鴇。真晶來到旅店見到秀福、真晶與仁玉同住一個屋簷下,她告訴純金會將仁玉送往首爾。純金希望仁玉與秀福能夠重組家庭,真晶強烈反對此事。



 
第54集
恩熙向秀福與仁玉求證倆人的婚訊真假,秀福斥責純金擅自做媒。純金承認自己犯錯,並求得秀福原諒。老鴇受夫人唆使邀約真晶,並誣陷仁玉拋棄骨肉賣酒賣淫, 真晶聞訊身心受挫借酒買醉。純金與宇昌再次約會,真晶卻請求宇昌陪她,宇昌毅然拋下真晶赴約,不料半路車遇拋錨,宇昌棄車奔赴約會地點



 
第55集
宇昌趕到電影院卻與純金擦肩而過,純金誤會宇昌失約而心碎。醉酒的真晶指責仁玉拋棄她,仁玉深夜闖進世云堂控訴夫人驚動了治秀。治秀讓仁玉放棄與真晶生活 的念頭,否則他將停止撫養真晶。仁玉含淚向真晶解釋並勸其回家,真晶埋怨仁玉傷心離開。純金欲放棄與宇昌交往,宇昌訴說多年來等待純金的心酸,純金與宇昌 相擁而泣。



 
第56集
恩熙向宇昌承認自己未盡母責,並委託宇昌好好照顧純金。恩熙勸說夫人別再為難仁玉,夫人不近人情怒打恩熙。治秀偷聽恩熙與夫人談話,並得知夫人收買金司機 陷害仁玉的真相。治秀譴責夫人貪慾強烈,並要她搬離世云讓出前房之位。金司機告訴夫人恩熙曾目擊他收禮,夫人以純金威脅恩熙,恩熙決定主動向純金說出她是 其生母的真相。



 
第57集
恩熙與純金約見,純金表示並不希望自己的生母還活著,恩熙最終沒能與純金相認。恩熙坐在河邊掉淚,治秀趕到安慰妻子。宇昌將純金的身世告訴正秀,正秀終於 理解宇昌對純金的苦心。夫人為保前房夫人之位,她繼續以純金身世要挾恩熙。仁玉後悔當初阻礙恩熙與純金相認,正秀一心想討純金開心,他希望宇昌能向純金求 婚。



 
第58集
治秀告訴宇昌曾同意與恩熙離婚,後來他得知恩熙懷孕又將她帶回。德九母聽信謠言侮辱仁玉母女,仁玉因此跟她打了起來,真晶卻出面替仁玉解圍。恩熙將夫人以 純金身世相逼之事告訴治秀,治秀準備納純金為女並對夫人加以警告。宇昌與純金深夜約會,兩人月下擁吻私定終生。恩熙告訴宇昌曾與秀福相約重聚,秀福卻無故 失約。



 
第59集
宇昌得知純金當年為幫他尋父而錯失了與恩熙相逢的機會,他含淚向恩熙致歉。恩熙與仁玉相遇,她發現自己至今無法原諒仁玉。傭人將真晶保護仁玉的事告訴夫 人,夫人大發雷霆。真晶在世拉的幫助下找到老鴇,老鴇為保命拒絕說出其出生真相。借酒澆愁的真晶與宇昌相遇,宇昌將她護送回家。閒蕩的宇昌夜宿警局,善良 的純金將他接回。



 
第60集
恩熙說出了姜父遇害當日治秀的行蹤,治秀唯恐自己謊言敗露。治秀主動找宇昌聊天,卻發現宇昌並無異常。英秀藥廠即將開張,世云堂準備舉家去村裡慶賀,唯獨 夫人不願前往。真晶希望夫人搬離世云堂,夫人心生疑慮詢問真晶詳情,真晶指責夫人收買老鴇誣陷仁玉。英秀藥廠開張,村民紛紛慕名前來祝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