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9556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韓劇-純金的地(純金的土地)~劇情*人物*分集1-30集~

 人物介紹:
鄭純金(兒時)-白夏英
賣藥人的女兒,在集市上長大,是一個性格非常潑辣的孩子。也是一個把爸爸像上天一樣孝順著的孝女。她心愛的人與她離開,她只能用那個男人的人參種子,在純金的土地上栽種,最終她成為那塊土地上的女中豪傑。 她從小被媽媽遺棄,雖然媽媽近在咫尺,卻不能叫一聲媽媽。而她的媽媽,卻把別人的孩子當成親女兒一樣撫養和付出母愛。



姜宇昌(兒時)-嚴道賢
開城參商的兒子。給這個北邊的農村帶來了臨江津的人參種子。是深愛鄭純金的男人。但是父親的死亡讓他對發誓要對」世運堂「報仇,因此做出了扭曲的選擇,一生都在付出殘酷的代價。是個強而悲傷的男人。



安恩靜(兒時)-韓貞京
智秀同父異妹妹,及後成為「世運堂」的主人。是一個自我意識強烈,野心極大的人物
,因此而走向自討野心極大的人物,因此而走向自討滅亡的道路。把喜歡純金的宇昌視為自己的男人來看待,雖然和他生下了小孩,但得知宇昌死亡的消息後,發瘋似的連自己的親生孩子都拋棄了。




鄭載民(兒時)-尹靜書
戰爭孤兒,農馬洲出身,在宇昌的幫忙下,成為藥劑師,並承擔起養育照
顧宇昌的遺腹子的責任。 是一個長得清秀水靈的美男,還非常有幽默感,是一個德才兼備的最佳新郎人選。 但他的一生中,只等待一個女子,眼中只有一個她-鄭純金。




鄭秀福-權五鉉
純金的父親。集市上賣蛔蟲藥、膏藥之類的游商小販。曾經是流浪劇團的主唱,並參與了獨立運動。參加獨立運動時,妻子在生下女兒以後拋棄女兒離她而已去。國 家解放以後,秀福再也沒有看到過妻子,並從此帶著女兒開始了漫長的尋找。秀福是一個只要賺到一點錢,就會陷入酒精和賭博的人。他的一生貧窮而漂泊。是一個 給女兒帶包袱的父親。
 
 
分集介紹:
第01集
這是個戰爭一觸即發的年代,藥店家的女兒鄭純金和父親秀福來到一個貧瘠的村莊避難尋親。純金隨身的包袱被人偷走,姜宇昌好心幫她要回卻被她當做小偷。學校 在炮火中坍塌,孩子們只能在室外搭建的帳篷中上課。秀福帶著純金一早在集市上擺攤唱戲賣藥材,他隨即與大哥金奉達重逢,秀福向奉達打聽池恩熙的消息。



 
第02集
純金在去洗衣服的路上再次遇見宇昌,宇昌因其父外出未歸傷心落淚。秀福與奉達喝酒敘舊,奉達告訴秀福曾在東邊山上見過池恩熙。酒醉歸來的秀福告知純金母親 還活著的消息,純金因此陷入深思。秀福為找到池恩熙,他特意到村子路口等候。美國部隊運來UN湯,聞訊趕來的世云堂家大小姐與困窘的順錦同喝一碗UN湯。



 
第03集
世云堂夫人斥責世雅讓大小姐真晶外出,世雅被迫向她道出自己身世。酒肆大媽欺騙晚來的乞丐兄弟UN湯已賣光,純金挺身而出為乞丐兄弟主持公道。宇昌看見純 金與其父在一起其樂融融,他內心也感受到一絲暖意。乞丐兄弟告知宇昌他的父親已經回來,宇昌興奮的朝父親回來的方向奔去。世云堂大少爺駕車回家,他為世雅 帶上婚戒。



 
第04集
純金正式去學校上課,同學們聽到純金的演唱後紛紛對她刮目相看,德九與香子因此跟純金交朋友。秀福照舊去集市賣藥,食不果腹的村民卻只想換糧食。乞丐兄弟 被混混打傷,傑裡營的洋公主出手相救,並向哥倆打聽世云堂大小姐的情況。純金弄丟母親頭花四下尋找,頭花卻被香子撿到,香子帶著頭花出現在世雅的面前,世 雅無法抑制自己對女兒的思念。



 
第05集
失蹤的純金被秀福領回家,秀福答應純金一定找回其母。美子姐妹談論世雅對頭花的特殊感情,少爺聽見後心裡很不是滋味。真晶上學的請求被少爺批准,世雅帶著 真晶同去學堂。真晶告知純金「ILOVEYOU」的含義,純金羞愧自己曾給宇昌說過此話。德九與香子發現宇昌父親經常出入山間,德九母不禁對宇昌父起疑。



 
第06集
秀福替奉達推車叫賣經過世云堂,世雅聞聲跑出卻不見其人。德九母趁宇昌父出門進房查探,不料宇昌父卻在此時歸來,德九母面對他十分羞愧。乞丐兄弟幫純金找 到頭花,宇昌卻誤認慶秀為小偷,純金向宇昌解釋事情真相。少爺發現購買的紅參非本地所產,他派司機調查紅參來處。司機遇見秀福尾隨一路,秀福認出司機是從 事密收的人。



 
第07集
奉達無意間撞見世雅,德九母告訴奉達世雅已為世云堂之妻,奉達因此不知所措。世雅思念女兒心切,少爺知情後願為世雅分憂。為找到失蹤妻女,宇昌父尋求部隊 朴社長幫助。司機向少爺報告紅參出自開城人之手,少爺決定設法找出此人。德九母把過期洋餅乾賣給真晶,真晶吃後病倒。秀福把真晶送回世云堂,純金趕來送藥 卻遭夫人打罵。



 
第08集
德九母告訴奉達秀福去過世云堂,奉達擔心秀福已見到世雅。少爺派司機去調查真晶生病的原因,司機找到賣過期餅乾的德九母,德九母為此受到威脅。純金發現宇 昌沒回家外出尋找,慶秀答應幫純金找到宇昌。世雅從真晶的口中得知丈夫與女兒的下落,世雅衝出家門想要尋找他們。宇昌告訴秀福純金被夫人打傷,秀福氣急之 下衝進世云堂。



 
第09集
秀福來世云堂為女兒討公道,卻遭少爺司機毒打。朴社長帶回姜氏妻女下落,姜氏(宇昌父)知道妻女安全激動萬分。奉達來世云堂找到世雅,世雅難掩內心痛苦。 夫人來到妓院打聽仁玉下落,原來仁玉本是真晶的親生母。慶秀在仁玉住處找到正秀,並警告正秀以後不能再來找賣酒又賣肉的洋公主仁玉。純金和宇昌來到世云 堂,世雅見到女兒純金落下傷心的淚水。



 
第10集
姜氏欲借奉達漁船到北韓接回妻女,但戰勢讓奉達內心誠惶誠恐。德九母偷聽到姜氏與奉達談話,他以婦人之見誤認姜氏為間諜,並意圖申報此事。姜氏將妻子裙角 遞給宇昌,宇昌知道母親活著異常激動。仁玉心中冤屈難抒,她因此醉酒暈倒,秀福將她背回酒肆照顧。純金隨秀福去市場賣藥,世雅聞訊趕來與丈夫秀福重逢。



 
第11集
世雅坦白再婚實情,秀福難過世雅已為別人妻子。姜氏把宇昌帶到山裡找到紅參藏處,宇昌怪罪父親為帶紅參種子錯失母親。德九母到世云堂幫忙做辣白菜,她無意 間向夫人透露賣藥人秀福與世雅有往來。純金知道父親被世云堂裡的人打傷,她將世雅贈予的襪子歸還。少爺與司機路遇劫匪,兩人均被歹徒打傷,少爺為保命交出 巨款。



 
第12集
少爺受傷進了醫院,世雅與少爺離婚的事擱置,秀福為此黯然神傷。德九母來世云堂索要勞務費,夫人偶然間聽見德九母談起仁玉非常生氣。真晶告訴世雅秀福受傷 未康復,世雅跟蹤純金見到了相依為命的父女倆。分享者影視。妓院老婊來世云堂報告仁玉近況,夫人找到仁玉並警告她別再去世云堂。司機要求警察局調查姜氏, 警察局夜裡來酒肆抓走了秀福、奉達與姜氏。



 
第13集
純金告訴宇昌其父被警察抓走,警察局準備以間諜罪處置秀福與姜氏。奉達跑到小賣部找德九母對峙,酒肆老闆娘察覺德九母的劣行。夫人告訴少爺世雅想要離婚, 並希望少爺懲治傭人仁玉,不料少爺卻揭穿夫人多年來的卑鄙行為。純金求助仁玉希望她幫忙救出秀福與姜氏,仁玉來到首爾醫院找到少爺,少爺竟狠心讓仁玉別再 出現。



 
第14集
警察局將秀福與姜氏釋放,他倆特意到醫院感謝少爺。秀福在醫院碰巧撞見世雅,世雅神色慌張的將買給純金的鞋交給秀福。姜氏與少爺達成紅參交易,少爺答應幫 姜氏找回妻女。世雅告訴少爺她已找到家人並希望能回到他們身邊,少爺為此不知所措。真晶無意間爆出她曾在酒肆見過仁玉,夫人趕到酒肆並威脅老闆娘別再與仁 玉往來。少爺知道了純金的身世,他前往酒肆與秀福見面。



 
第15集
少爺邀請秀福與姜氏去世云堂做客,秀福見到世雅後摔杯離席。世雅再次請求離開世云堂,少爺拒絕將世雅託付給秀福。奉達陪秀福到酒吧消愁,仁玉知道了純金、 秀福與世雅的關係。分享者影視。酒醉的秀福遇見少爺,少爺侮辱秀福並想帶走純金。仁玉請求世雅與她聯手,這樣她就能見到親生女兒真晶。一隻黃色的蝴蝶忽然 出現在純金與秀福的面前,世雅此時正向父女倆走來.......

 
 
第16集
世雅得知少爺要撫養純金,秀福請求世雅阻止少爺。少爺碰見世雅與秀福在一起,他強行將世雅帶回世云堂。世雅再次向少爺提出離婚,少爺依然狠心拒絕。司機威 逼秀福不要再來世云堂,否則他將採取行動殺掉秀福。奉達告訴秀福少爺是世雅救命恩人,秀福聽後為之震驚。夫人告訴少爺仁玉來過世云堂,少爺警告仁玉別再觸 碰他的底限。



 
第17集
少爺終於提出離婚,世雅欣喜即將回到秀福與純金身邊。姜氏不計前嫌原諒德九母,德九母反思其過。真晶發現自己的鞋子跟純金購於同一家商店,她認為秀福沒有 能力買上如此昂貴的鞋,宇昌認為真晶傲慢無禮並與之絕交。世雅將離婚的消息告訴秀福,秀福欣喜將與妻團聚。世雅突然懷孕,她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第18集
仁玉知道世雅懷孕的消息,世雅表示不會拿掉嬰孩。警察隊長來是云堂討要過年費,司機教訓他並將其轟走。世雅簽訂離婚協議,少爺表露他不忍與世雅分別。姜氏 準備北上找回妻女和紅參,姜氏深知此行路途危險特此叮囑宇昌好好照顧自己。正秀將姜氏行蹤告訴宇昌,宇昌與純金朝碼頭跑去。少爺與仁玉道別,世雅自此重獲 自由。



 
第19集
純金跟宇昌為找尋姜氏擅自跑到碼頭,警察抓住他倆並將他們關起來。秀福四處找尋失蹤的純金,他錯過了與世雅約定相聚的時間。姜氏與少爺等人北上找紅參,姜 氏不幸滑落山間,司機為求自保置之不理。少爺回到村裡見世雅暈倒在地,他將世雅送去醫院並得知世雅已有身孕。少爺謊稱世雅從未打算離開世云堂,秀福聞訊心 碎難過。



 
第20集
姜氏離奇失蹤,宇昌情緒低落。宇昌獨自前往世云堂向少爺詢問其父下落,少爺知而不言閃爍其詞,宇昌無奈悻悻而歸。秀福拜託仁玉去打聽世雅的近況,世雅向仁 玉表示她想與秀福及純金重逢的心意從未改變。香子與美子在真晶面前搬弄口舌,夫人將她倆趕出家門。仁玉騙秀福世雅不願離開世云堂,秀福得知世雅已有少爺骨 肉近乎崩潰。



 
第21集
德九母主動來到世云堂做幫傭,香子與美子投宿酒肆。宇昌等人四處找尋姜氏,最終還是沒能知曉姜氏下落。秀福將少爺給的贍養費揮霍一空,並正式向少爺宣戰。 仁玉來到世云堂應徵幫傭,夫人為之震驚。真晶在門外偷聽夫人與世雅的談話,她驚聞噩耗得知其生母是仁玉。在純金的幫助下,香子與美子回到了世云堂。



 
第22集
世雅怒斥少爺將她禁錮,少爺揚言將會不折手段的留住她。英秀突發盲腸炎,仁玉找來美國醫生,英秀有驚無險保住小命。少爺得知秀福借賭消愁,司機籌劃設局陷 害秀福。真晶來到藝妓村見到正在接客的仁玉,她將埋藏在心裡的身世秘密告訴純金。朴社長告知宇昌姜氏情況,宇昌請求回到開城遭其拒絕。



 
第23集
仁玉將真晶去過藝妓村的事告訴夫人,夫人怒火再難抑制。世雅得知仁玉說謊欺騙秀福怒不可遏,仁玉表示她為留在世云堂將不折手段。醫生將英秀血液送到大醫院 檢查,正秀得知英秀將會患小兒麻癖。秀福玩牌輸錢遭施暴,債主來酒肆大鬧,純金跟秀福遭酒肆老闆驅趕。純金找到世雅卻難以開口,暴徒將純金綁架威脅秀福還 債。



 
第24集
世雅獲悉純金丟失來到酒肆瞭解情況,宇昌見其傷心落淚得知世雅乃純金生母。秀福來世云堂借錢,世雅要求秀福放棄純金的撫養權。世雅希望父女倆能好好生活, 她派管家將其全部首飾交給秀福。美國人喬恩森想要領養英秀,為了治好英秀的小兒麻痺,正秀答應讓他去美國。秀福還清債務贖回純金,他履行承諾欺騙純金其母 已死,純金傷心欲絕。



 
第25集
英秀啟程去了美國,全村人傷心與之送別。仁玉試圖給真晶解釋,真晶卻辱罵其身不正。因為戰爭孩子們遭受到各種不幸,大家聚在一起抱頭痛哭。秀福最終沒能放 下自尊,他將世雅給予的撫養費歸還。秀福帶著純金離開了金村,回到父女相依為命的生活。純金與正秀告別,宇昌難過純金不辭而別。數年後,純金與宇昌在集市 爭奪攤位發生爭執。



 
第26集
正秀狠狠的教訓不務正業宇昌,宇昌丟下商品一路逃跑,純金只能為其代管商品。正秀以英秀之名開了一家藥店,世云堂老小幸福的生活著,那些年幼的孩子們都長 成大人並為生活努力著。秀福被指認賣假藥遭警察抓捕,為了將秀福從監獄贖回,純金四處籌錢。純金變賣所有家當,夜裡她投宿一家簡陋的旅館,不料宇昌也在此 居住。



 
第27集
宇昌辱罵純金是小偷,純金狀告宇昌走私,宇昌被警察抓走。純金與宇昌發生爭執,兩人四目相對並認出彼此,純金慌忙逃走。正秀來首爾採購草藥,純金給他努力 推銷藥品,正秀答應購買她的草藥。純金繳清罰款,秀福被警察釋放。純金準備離開賓館另覓住所,宇昌早已在門外等候,純金卻隱瞞其真實身份。



 
第28集
宇昌揭穿純金隱姓埋名,純金斥責宇昌自甘墮落,宇昌決定與純金絕交。秀福想要返回全羅道,純金卻想要返回世云堂。正秀從藥店老闆處知道賣藥女原來是純金, 他找到宇昌得知純金已經離開首爾,正秀後悔未能與純金相認。夫人得知世拉返回世云堂,她擔心仁玉也一同回來,並將此事告知少爺。純金回金村,兒時回憶被喚 醒。



 
第29集
純金拜訪酒肆老闆娘,酒肆老闆娘講訴正秀與宇昌相依為命的故事。司機以巨款誘惑世拉放棄接管金村咖啡屋,世拉以真晶身世威脅夫人,夫人默許世拉開店。恩熙 受命拜訪仁玉,仁玉告訴恩熙秀福並沒有接受撫養費。秀福恰巧來到酒家,他見到恩熙後慌忙逃走。純金準備離開金村,正秀與宇昌急忙趕來,三人終於相認。



 
第30集
正秀與純金在藥店談心,純金的存在讓正秀與宇昌倍感溫暖,弟兄倆請求純金留下生活。仁玉舊事重提,秀福自責沒能讓純金過上好生活。恩熙魂不守舍地回到世云 堂,她怒斥治秀自私狠心。宇昌希望能替正秀償還藥店債務,奉達告訴宇昌正秀接受了世云堂的幫助。宇昌與純金拜訪世云堂,宇昌悄悄偷走治秀的資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