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18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劇-坤士的品格

人物介紹: 火花毒舌金道振/張東健 飾 建國以來有過這麼極品的男人嗎? 這個擁有著過分完美的面孔和無可挑剔的身體線條的男人。這男人不 這個也懂得適度享受那些恨不得在他走過的每一步路上撒滿鮮花的女人們傾慕的視線的男人,但令人遺憾的是,他是個天生的獨身者。 他成為獨身男的原因究竟為何?是初戀的失敗?成功才叫他害怕呢。是沒有女人?他的綽號可是“女人心縱火犯”啊。是失戀的傷痛?過不了多久,他飯吃得香著呢。 那是為什麼?原因出於意料地簡單:“我掙的錢不想分給老婆或是孩子花”如此而已。這個男人像信仰宗教一般堅信,自己之所以到了不惑之年還能從頭到腳完美無缺的原因,就在於自己掙的錢都只花在了自己身上。 他走上了建築師之路的原因是: “被資本掠奪了整個時代的90年代,父母希望我從事帶‘師’字的職業,可建築師也帶‘師’字,出於X時代年輕人的叛逆心理才選擇了土木工程學的路。”這是他官方的說辭,可其實是跟著成績走才進了理工大學。 畢業後與高中同學及大學同門的泰山一起開了家建築師事務所,那年他27歲。 第一次倒閉時,他失去了自尊心,第二次倒閉時,他失去了公寓的包租金和到期的存款,第三次倒閉時,他得了失憶症。托一路奮力向前的福,資本負債表轉為了盈利,但是那個令人疑惑的病症就像女人的“特殊日子”一般每月如約而至。他不會因為“特殊日子”到了就變得更加難搞。為什麼?因為他是一貫地難搞和神經質,對方是否會受傷關他屁事。 因為他把貫徹自己的目標放在首位,所以其談話的80%是“毒舌”,20%是“指責”。 作為理科出身者,他病態地執著於分析和統計,以追究因果為樂,相信連人的感情也可以用數學的方法進行計算。但是!他遇上了一個無論怎麼敲打計算器也算不出答案的女人。這個得到一個回報十個的女人,這個嚷嚷著如果被奪走一個就要搶回二十個的女人。徐伊秀,你到底是誰! 柔軟嬌嫩徐伊秀/金荷娜飾 “好球!”做出裁定的她摘下了頭盔。 飄逸的長髮從頭盔間傾瀉而下,她臉上滿溢著燦爛的微笑。托她的福,在業馀棒球隊「Blue Cat」裡從沒人不服判決。托她的福,社會人棒球隊“巨蟒”才不存在判罰糾紛。她說好球就是好球、壞球就是壞球、掉球就是掉球。為什麼呢?因為她不強硬卻很堅決、不挑剔卻有原則的性格里帶著八分的威武霸氣。所以,男人們和伊秀在再最尋常不過的各種感情中間只分享著“友情”。 對最應該純真且富有“倫理”性的學生們來說,“倫理”這門課被“語數外”所排擠,淪為了學不學都無所謂的科目,但她每個瞬間都在嚴肅而熱情地教述著人的尊嚴和對待他人的禮儀、以及熱愛自己的方法。 因為那就是她所認為的“倫理”。學生家長的不滿?當然是有的。面對嚷嚷著“就讓我們家孩子做一下數學題嘛”的家長,她痛快地頂回去說:“倫理課上做數學題這種非倫理性的行動,很容易導致對倫理的實際存在性的苦惱隨之而來,那麼在英語課上做數學題怎麼樣?”她就是這樣一位對學生家長也給予倫理式思考機會的出色老師。 容貌端正、職業良好,因此各種相親活動邀請絡繹不絕、紛來遝至,但她的內心深處早已有了一個“好球”式的男人。那個在她加入棒球隊的時刻成為決定性契機的男人。那個同時是好友世拉的戀人的男人…… 可單戀的好處是:無論歡喜或憂傷都只屬於你自己。 就這樣她獨自熱烈著又獨自冷靜著,很好地承受著只屬於自己的哀傷。但就在這樣的某一天,出現了一位她單戀故事的“看客”。令她扼腕的是,她所有的秘密都被這個名叫“金道振”的泰山的朋友發現了。但這個男人,是個值得研究的物件。既然知道了,放在心裡就好,還非得跑來告訴我!金道振,你到底是個什麼人! 幹嘛要叉腿別人的單戀,來一記雙殺球?儘管伴隨她長大的是八成的“領袖風範”,可拜其餘兩成的“柔軟嬌嫩”所賜,不安和焦躁失眠的日子就此上演。但是,好怪異,充滿反諷意味的 是…… 這種症狀和單戀的症狀簡直如出一轍!!! 任泰山/金秀路飾 怪不得都說名字決定人生,他要做的事堆得像泰山一樣高,跟世拉的戀愛像爬泰山一樣難。純度百分百的精瘦肌肉,肌肉上爆起的性感青筋,順著青筋淌下的一滴汗水…沒錯,他的身上散發著體力勞動的香氣。比起大酒店的西餐廳,他更喜歡全國各地建築現場民工餐廳的便當,但可千萬不要誤會,因為他擁有著不次一身性感肌肉的性感頭腦。 崔允/金民鐘飾 屬於這個男人的季節是雨期。大家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他的眼睛溫暖、多情、沉靜,且眼球濕度達60%。但可惜的是,那雨水的出處卻是源自他對死去妻子的思念。 李正路/李鍾赫飾 樂天派,膽子小,歌唱得好,舞跳得棒。天生一個閒良散人。他也曾有過獨領風騷的過去,開著紅色跑車縱橫狎鷗亭的二十歲時節。頂著5:5中分的橘黃色瀏海,喊一聲「喂,上車!」,那些允娥、泫雅、荷拉、GNA等等的女孩無不爭相放低姿態,乖乖地坐進他的副駕駛座。 洪世拉/尹世雅 飾 正因為這個原因,男人們都喜歡世拉。世拉是漂亮的,世拉是性感的,世拉是時髦的。這個比「1+1=2」還要精確的公式一直讓她很累。小時候讓她參選Miss Korea,長大點讓她去當演員,這些嘮叨聽得她耳朵都長出十二層繭了。但是,她卻進了體育大學,而且在二十一歲那年,稱霸韓國高爾夫球界。 樸敏淑/金正蘭 飾 世界上最難勾引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老公。44歲?她不吃飯光吃防腐劑嗎?那美貌就算說是34歲也會有人相信。那美貌,那財力,那學歷,雖然外人都認為她根本沒有機會憂鬱,但是,敏淑卻真的很憂鬱。原以為錢可以解決一切。可是生不出孩子和正路的花心,沒有一個問題是能用錢解決的。 任梅雅麗/尹貞伊 飾 對於她而言,有比戀愛更要緊的事要做,那就是報仇。彷彿咬一口就能嚐到檸檬汽水的味道一樣。像五月的陽光那樣新鮮,像椒井礦泉水一樣刺激的她。像是會在白色小島上,穿著藍色連身裙,騎著自行車,口中啦啦地哼著熟悉旋律的她。 Colin/李宗泫 飾 美國出生日本長大,國際化的Colin是個韓國人。他有個黃頭髮藍眼睛的爸爸,可他是擁有黑頭髮黑眼睛的韓國人。雖然在他給將自己養大成人的爸爸只留了張便條紙就離家出走的時候,有那麼一小會兒像酷酷的美國人,但不管怎麼說,他是個韓國人。 分集劇情: 第1集   故事開始于一場高中時代朋友的葬禮中,不惑之年是友人隨時可能會離開的年紀,金道振、任泰山、李正路、崔允一起來參加葬禮,從高中時代就是死黨,現在都已經是年過四十的人了,而他們站在這裏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死去的這個人是一個很有錢公司的常務,身邊的人也全部都是模特,全部都長相也好身材更是一級棒啊!   崔允更是悄悄的去掉了結婚戒指,以便更好的出擊。而就在這時,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小孩來到遺像前對孩子說,叫那個人爸爸,隨之而來的就是一群女人打了起來,這也把四個男人的興致全部打消了,趁著大家打得熱乎,催宇負責給禮金,正路送花禱告,道振安撫哭泣的小男孩,辦完事,四個人就馬上竄的沒影了。這就是他們四個,無論是不惑之年,還是發生什麼意外,都能夠守住風格的年紀。   做事態度認真的道振跟純情的大男生泰山一起開了一間建築設計事務所。一來到上班地點就開始發威的道振讓大家真正見識到了這個傢伙的認真程度,寧願跟泰山吵架也要保證工程的品質。在 高中當 老師的宋伊秀是個開朗活潑的中年女子,愛好是打棒球,她正在體育用品店裏買柔軟舒適的羊皮棒球手套,還對自己的選的禮物很滿意。   天空中不巧下起雨來,道振在允開的咖啡店裏休息,看到了站在窗外棚子下躲雨的伊秀,伊秀回頭也同樣看到了他,道振有些想再看一眼卻不小心被美眉的玩笑捂住了眼,再睜開時已經不見人了。伊秀其實是進了咖啡館,買好吃的就接到泰山的電話,說想談一場戀愛了,看上了伊秀的同居者也是好朋友世拉,伊秀很難受,因為她其實心裏早就喜歡上泰山了,棒球手套也是給他買的,處於發呆中。   有一位長相漂亮的服務員應聘者,允看到以後很是心動,馬上丟掉戒指,開始詳談工作。伊秀去高爾夫球場告訴了世拉泰山喜歡她的事還說了很多好話,但世拉好像不怎麼為知所動。伊秀期待著真正屬於自己的愛情。   道振工作完就默默的一邊看照片一邊走著,這時正好包包的拉鏈掛著了買東西的伊秀的裙子,道振順著毛線找到了裙子已經少了一大截的伊秀,伊秀很驚訝很害羞,不知道該怎麼辦,道振就想了一個辦法,買了路邊攤的一塊白布,幫伊秀圍住了下半部,還買了一個掛飾別在了裙子上,還挺好看的,道振還說伊秀的屁股還挺有有攻擊性的。道振想回去再打個招呼,卻發現伊秀已經坐計程車走了。泰山第一次約世拉出去,世拉說會晚回來不用等了。伊秀很是失落,看著給泰山買的手套,搖了搖頭放在了床底下。   耶誕節馬上要到了,學校也要放假了,伊秀告誡學生在假期裏一定不要惹事,也不要光學習,適當的玩也是必要的。班裏有幾個愛搗蛋的學生,伊秀特別叮囑不要進警察局。泰山的妹妹梅雅莉發來短信說一定要伊秀轉達給正路自己越來越漂亮了,梅雅莉可是喜歡死正路了。   伊秀代表梅雅莉給正路送來了蛋糕,自己送正路飲料,伊秀看到正路受傷還帶著前妻的戒指,他妻子已經過世四年了。允的老婆突來跑來正路的辦公室說要離婚。態度很堅決,有些尷尬。   晚上大家一起聚會,有美女主動搭訕道振,但道振顯然不想理她太多,就匆匆要走,泰山看到世拉在別的男人面前盡顯風騷,本來拿自己的西裝給她搭上,但是世拉幾次拉下西裝,感到丟臉的泰山人不可忍選擇分手,跟道振離開這裏。   允回到家就看到兇神惡煞的老婆站在自己面前等著審問自己,老婆說已經辭掉新來的漂亮女服務員了,老婆還出示了結婚戒指,是允放在工作口袋裏的,允馬上帶上戒指,可老婆已經不理他進門去了,隨允怎麼在外面討好。   伊秀獨自一人過聖誕夜,看到化妝品就忍不住畫了起來,眼線好弄啊!道振無聊的出門買鞋東西,卻不巧遇到幾個不良少年想要搶錢,這時正路正巧看到,四人就進行了打鬥,道振,正路傷亡慘重。來到警察局,本來想耍賴的學生卻不曾料到,隨時準備錄音筆的道振已經錄下了全部的過程,刑警官聽到錄音後就通知了學生的老師,而老師就是伊秀。   道振準備要起訴這些學生,正路看到跑來的 伊秀 老師,怕被認出自己的醜樣子所以馬上躲起來。伊秀的煙熏妝倒是嚇了大家一條,學生記下了要告他們的人的聯繫電話和位址,伊秀領走學生以後罰他們一人一千個棒球,讓他們一星期不能動手。四人在酒吧見面,看到道振和正路被打的樣子,允和泰山笑死了,還趁道振上廁所偷聽了錄音,知道了道振的囧樣,大家都笑趴下了。   耶誕節後的第一天,四人一起去玩遊戲,他們在一起永遠覺得像是在十八歲一樣的開心。在道振家裏休息,發現了道振屋裏女人的絲襪,無論他怎麼解釋可能都是無力的吧!泰山的客戶來了,是個老女人,他很不安的接待著,還把衣領一直往上拉,但聽到要給一個度假村的工程時,開心的脫掉衣服展示肌肉。   伊秀給要起訴的人發短信求和解,但道振完全不理會,道振臨時拉上場打棒球,可以說是醜態百出,而當得知裁判的女士時更加覺得丟人,大家都玩的很開心。本來不高興的道振看到解下面具的伊秀時卻被其吸引,伊秀不想讓大家知道她裙子的事,就假裝不認識道振,這讓道振很生氣。   道振告訴正路自己喜歡上了一個女人,並且是兩次都錯過,但是現在又出現了,這個女人就是伊秀。伊秀打電話說要調解,但道振完全的態度強硬,連在旁邊的正路都看不下去了,他說出了要和解的對方就是伊秀,跟泰山他們都認識,道振知道是伊秀以後很吃驚,正路本來想幫忙的,但伊秀不讓,還叮囑不要告訴泰山。   道振本來想主動要伊秀說和解的事的,但心煩意亂的伊秀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煩惱中,沒有看到對面的道振,道振就一路跟蹤,本來想打招呼的,卻被伊秀的誇張表情打住了。伊秀來到道振的辦公室求和解,但道振卻不肯了,還要求伊秀遵守昨晚的約定咬玫瑰花道歉,伊秀只好拿出花來,還不得不等道振忙完工作,在道振心裏,美死他了。   沒想到等了那麼久,卻是道振一句時間不多了,下次再說吧,伊秀向他道歉昨天棒球場的事,她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學生,但是道振好像並不想就此了結。道振突然問伊秀是不是喜歡泰山,這可讓伊秀呆住了! 第2集   四個男人在享受著咖啡帶來的輕鬆娛樂,本來以為男人到了四十會是不惑之年,但窗外突然出現的極品美女讓四個男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還很期待她彎腰撿東西的場景,甚至頭都隨著底下抬起,這只能說孔子說的是錯的,他們現在的欲望一點都沒減退啊!   道振看著泰山桌子上他的棒球手套,想到那天伊秀不停的撫摸手套就看不慣的給手套擺了個鄙視的手勢。伊秀問世拉關於道振的情況,世拉說長得帥,還有錢,身邊有很多的女人,有些自私冷酷的傢伙。   伊秀上課的時候居然看到黑板上寫著和解,就連在學校裏看到的廣告也能看到和解倆字,於是最後決定還是和解吧,打電話通知學生一起去求和解。道振剛來到辦公室就看到在門口等待的伊秀跟她的學生們,雖然一直說對不起,但道振並不領情,還說學生的站姿懶散,面對道振的態度,伊秀氣的連說學生你們要是不惹事就好了!   伊秀去正路的咖啡店特意買了道振喜歡的口味,準備送給他,伊秀腦海裏不停的浮現道振問自己是否喜歡泰山的問題,那可是自己的秘密啊!崩潰!   伊秀送去咖啡,道振只是拿起咖啡不說話,伊秀只好坐著等他,無聊時就拿出書來看,道振偶爾的會忍不住看看伊秀,伊秀也察覺出來了,就問道振到底要多晚,要是還像上次那樣太久的話就慘了,道振上來就問是不是真的之前不認識他,伊秀因為不想面對之前道振看自己屁股的事,所以還是說不認識,但自尊心很強的道振聽到伊秀這樣不誠實的回答還是轉頭就走了。   伊秀只好一個人在那裏,本來想些紙條問他 能不能打個電話的,但是寫了很多歌版本還是覺得不好,就走了。剛走過咖啡館看到了窗戶裏坐著的道振,就忍不住還是貼了紙條問可不可以調解,等他電話。道振目不轉睛的看著伊秀,也出來撕下了紙條。   回到家,伊秀看到打扮妖豔的世拉,據說她要跟泰山吵架去,伊秀也沒多問。接著就收到梅雅莉的短信說自己已經在回去的飛機上了,伊秀還要去接她,梅雅莉剛睡醒就看到了旁邊座位上在看電視劇,於是就跟那個男生一起看起來。   到了吃飯時間,工友通知泰山說有女人找他,泰山全副武裝的去見世拉,世拉的妖豔打扮惹得大家一陣吹口哨,沒想到在世拉的激將法中,泰山改變的想法,並抱著世拉渡過水溝,兩人隨即擁抱熱吻!   伊秀來機場接梅雅莉,看到變得漂亮她,兩人都很開心的回家了。因為是偷偷跑回來的,所以只能暫時住在伊秀家,還不讓伊秀告訴正路自己回來了,因為她要再瘦一點見她最愛的正路哥哥。   對於梅雅莉的到來,世拉表現出不喜歡,但是梅雅莉才不管那麼多呢,搬著行李就進去了,道振突然來到伊秀的家,其實是來要鋼筆的,但是伊秀堅持說沒有見,還把包包拿出來全部東西都倒出來,結果道振的鋼筆就在裏面,還有一堆紙團,道振看到後才知道紙團上全部都是問他能不能和解的意思,這下伊秀丟人丟到家了,最後伊秀還是決定出去面對道振,但是道振已經走了,本來想要和解的他也改變了想法,他還不想放過伊秀。   本來就倒楣的伊秀回到房間又看到梅雅莉拿著自己的手機給正路哥哥發短信,伊秀真的要瘋了,正路問自己和解的怎麼樣了,伊秀只好說沒有和解成功,正路都看不下去了,質問正坐在旁邊的道振是怎麼回事,道振也不想多說,泰山就隨後問了句是什麼事,兩人同時反映不要管了,正在這時,正路老婆的電話來了。而正路恰巧不在,他老婆的厲害大家還是都見識過的,最終正路接了電話,原來通過跟蹤器發現正路在日查,但他們根本不在日查,沒辦法只好再次跑去日查,還提前打電話訂了房間還有準備一些事物吃過的痕跡,三人狂奔來到日查,總算沒有露餡,成功騙過正路老婆。但正路老婆視察後還給他們叫了小姐,四人怎麼可能還敢跟小姐玩,一切都害怕的不得了。   伊秀整日為道振和解的事發愁,梅雅莉他們剛從超市準備回家,伊秀接到世拉的短信說她跟泰山正在回來的路上,伊秀馬上上去迎接泰山,梅雅莉迅速找地方躲避,成功騙過泰山,但是由於梅雅莉的不小心按到了鄰居的門鈴,對方是信主的牧師。   四人在棒球場玩,正路接完電話看到旁邊站著美眉就像上去套近乎,但梅雅莉一眼就認出這是正路哥哥了,不甩他走了,看到哥哥後,先上去擁抱最愛的正路哥哥,然後才是泰山,本來還想告正路的狀呢,但是被正路攔下了。回到家後才知道之前正路哥哥也住在這裏,激動的很,但是自從梅雅莉回來以後,正路就不在這裏住了,梅雅莉好失望啊!   道振說讓正路住自己的家裏,正路說不用。伊秀約道振吃飯,真誠的向道振道歉筆的事,本來還想說別的事呢,但是來了個女的,隨後泰山也來了,伊秀的不自然表現更讓道振確定伊秀喜歡泰山。伊秀沒法辦法面對只好走了,道振追了出去想聽聽伊秀怎麼回答,還假裝泰山出來了,結果泰山真的出來了,道振馬上接受和解,伊秀順理成章的約定明天下午兩點半和解。   到了時間,伊秀準時來到工地找道振,道振很隨意的在土地上寫下了和解,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指紋按章,伊秀還沒來得及拍照就被工人們踩壞了。誓不甘休的伊秀追到咖啡店,接著道振就在咖啡杯子上寫下和解,真的是氣死伊秀了,這些都沒有法律效益,是在耍她嗎?   伊秀氣的給泰山發短信說道振的壞話,結果卻發到了道振的手機上,道振也順著短信假裝給泰山發短信發到伊秀手機上,伊秀氣死了,最後伊秀決定豁出去了,約見見面談和解。   兩人在飯店見面,不停的翻看菜譜,好不容易點完菜,但是兩人的話語又開始搶對方,道振問伊秀為什麼喜歡泰山,伊秀說沒有理由,但是聽到伊秀這麼說道振真的有些傷心,他可能真的喜歡上這個女人了!   正路的客戶在白色情人節這天送來了巧克力,正巧被梅雅莉看到,梅雅莉問一會兒有沒有時間,正路說了一大堆行程,梅雅莉識趣的離開。晚上,伊秀跟梅雅莉一起喝酒,伊秀完全喝醉了,說了很多自己傷心的話,梅雅莉提議說借著酒勁告白,結果在梅雅莉的煽動下,伊秀給泰山送了一大籃子的巧克力,說的是第二天到貨。   早上起來還有些暈暈乎乎的伊秀收到了巧克力店來的短信說巧克力送到了,伊秀立刻打電話確認,結果真的送到泰山的辦公室了還有卡片啊!於是她馬上出門給道振打電話問他是否在辦公室,道振是在,泰山不在,伊秀馬上坐車趕來。道振整理了辦公桌迎接伊秀,還把泰山的巧克力籃子拿來裝樣子,伊秀找了半天發現巧克力在道振桌子上,正要生氣的拿走,泰山突然出現,這該怎麼辦,伊秀突然想出一個瘋狂的做法,當場對道振表白,泰山也好意外啊,在伊秀的苦苦求助下,道振沒有拆穿。那兩個人的關係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第3集   四人來酒吧玩,叫來一個小姐,四人自稱才三十多歲,聊天當中說到大學的一個同學大一的時候就結婚了,結果這個男人是這個小姐的爸爸,四人的笑馬上變成哭了,然後就跑了,好丟人啊!   道振帶女人回來過夜,嘴裏還念叨著日期。起來後就看錄音筆上的內容,聽到伊秀對自己的表白。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正道也祝願能順利,大家都說伊秀是個好女人要道振珍惜,要是不喜歡就一點不要沾。道振的電話打來了,伊秀沒有接,該怎麼辦啊,哎呀,崩潰了,因為此時梅雅莉還被伊秀體罰了,最後是梅雅莉接的電話,本來想冒充陌生人的,但道振一下子就猜出是梅雅莉了。回避解決不了問題啊!道振看了伊秀寫給泰山的卡片肉麻的要死,氣死道振了。他決定親愛來找伊秀,世拉正好出門,伊秀就躲在不遠處,雖然安全逃脫卻也是停留在了牧師的門前,還遇見了牧師,要進去說幾句了。   老婆來找正路,問他為什麼不接電話,在哪睡的,正路說在道振家,正在正路沒辦法應對的時候世拉到了,兩個女人對峙起來,這可給正路解了圍。從牧師家出來的伊秀目光呆滯,這時道振就在車裏等著她呢,故意發短信挑逗伊秀,伊秀失態的表情被道振看的真真的。道振下車想要去家裏坐坐,伊秀給道振拿飲料,道振上來就問伊秀什麼時候喜歡我的啊?其實他是故意的,伊秀明白道振的意思,所以一直在道歉,伊秀開始誇讚道振,伊秀要道振說自己不喜歡她,這樣就可以順利擺脫這件事了,但是道振說他不想這樣,說他喜歡伊秀,還要伊秀接自己的電話。   梅雅莉回家看到多了一雙皮鞋,原來是正路哥哥回來拿衣服來了,看到梅雅莉,正路立刻嚴肅起來,梅雅莉想要招待哥哥,正要拿盤子卻不小心差點盤子掉下來信虧正路感到攔住盤子,兩人離得那麼近,但正路還是毅然的走了。   來到辦公室,正路梳理了一下東西,突然發現包裏的結婚照片,雖然妻子過世多年,但卻愛的很深啊!大家都在勸正路好好對待老婆,其實他老婆挺好的,有錢還很愛他,正路實在是無語了。   宋會長偏偏是遠征比賽那天早上要去看地,泰山很是為難,道振也還是幸災樂禍,泰山準備打電話問允是否有時間去接伊秀去競技場,道振就馬上給梅雅莉打電話說去比賽的事,結果就是允去接梅雅莉等學生,道振去接伊秀。   伊秀見到道振雖然不開心但也沒辦法,允還要負責拿運動服,真的是所有的事都包了啊!伊秀帶了飯,但是道振不允許伊秀在車上吃東西,道振很愛車裏乾淨,甚至還給車起了名字,真的是有意思的人。   道振把車開到一個服務站,讓伊秀出來吃東西,伊秀吃了很多而且胃口非產好,道振故意說之前臀部的事,氣的伊秀都不吃的噎著了。正路打電話來說自己有麻煩了,道振只好先開車到襄陽,但是離比賽時間越來越接近了。原來正路就是讓道振給自己老婆打個電話做證人,他其實是出來玩了,說好的是坐飛機。電話打完了也沒事了,原來正路昨晚來這裏見以前的初戀情人了,離婚了自己帶著個孩子,正路陪她走了走,沒有上床。伊秀實在等不及了就自己開著道振的車走了,道振氣的開著正路的車去比賽場,正巧正路要坐飛機回去。   伊秀半路遇到一個想要打車的人,就順便帶上了,信虧沒有來晚,正好趕上比賽。梅雅莉穿上啦啦隊的衣服瘋子一般的狂呐喊,大家都假裝不認識她默默離開。道振也到了,伊秀給他車鑰匙,員工見到道振所長都馬上說出愛你等話語,這是所長給的懲罰,於是道振也給我伊秀這樣的懲罰,就是每次見面都要說出崇拜或者愛慕的話語。   道振終於知道自己的車了,還有車上的臭魷魚,真的是氣死愛車的道振了,道振為了報復伊秀就把魷魚放在了伊秀的包包裏,還故意放在太陽底下讓包包更臭,梅雅莉的呐喊讓大家都受不了,不巧一個球射過來,梅雅莉的一隻眼睛成熊貓眼了,比賽是不行了,允只好送先開車送梅雅莉回去,這可是梅雅莉欽點的哦!   伊秀打開包包要換衣服發現衣服都的臭的,沒辦法只好穿梅雅莉的衣服出去了。梅雅莉在車上時而裝的傷很重,時而又好的很,然後就睡下了,露出了大腿,允實在看不下去就拿衣服給梅雅莉,誰知梅雅莉拉著衣服就穿上了,還是露出大腿,允很無奈啊!   伊秀的這樣的著裝讓大家眼前一亮,很漂亮啊,道振要求送伊秀還大方說喜歡伊秀,伊秀為了遵守約定不得不稱讚道振,令人羡慕的一對兒人去吃飯去了,還一起看海,道振說他看到了伊秀總是很倒楣的一面,因為裙子短,道振就脫下自己的衣服給伊秀系上了,很貼心啊!   道振還是走到哪拍到哪,拍了好多照片,當走到那次幫伊秀買桌布當裙子的時候,記憶再次浮現,現在那個攤位已經也專門賣桌布了。伊秀還是教書,這學期教的是道德,上次被員警抓的那幾個學生聽到別的同學說道德老師的壞話就毫不留情的給與警告,他們很想維護伊秀啊!   老婆到正路的店裏來把帳單拿走了,正路馬上追到健身室,還給老婆送上鮮花,看到老婆跟教練很親密馬上上前制止,但是之前謊稱紫菜飯團花了很多錢的事被老婆知道了,老婆很生氣,還說把花拿給天堂吧!   伊秀在圖書館看到一本介紹有道振的書,很好奇就買來讀,知道道振原來沒有跟妻子生活一輩子的信心才這樣的,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世拉問伊秀是不是跟道振結束了,還想給伊秀介紹一個不錯的前輩,伊秀答應見朋友。泰山約妹妹還有世拉一起吃飯,席間說起伊秀去相親的事,泰山很意外,打電話給道振求證,是不是道振把伊秀甩了,道振說一會兒電話聯繫。原來梅雅莉一直不喜歡世拉的原因是她見過世拉在跟哥哥交往的時候還跟別的男子接吻。伊秀正等著相親物件,卻看到道振坐在了對面,說想對伊秀單戀,喜歡你。 第4集   時光回到上學時,那時候四個人是同學,因為看成人電影被老師叫去訓話,本來四個人說好的會同甘共苦的,但是當正路第一個站出來勇於攔下責任的時候,剩餘的三個人忽然轉變成一起說主謀就是正路,這下正路慘了,不但被罰俯臥撐連想逃跑還被道振揭發,以至於狠狠挨老師批!   因為吃飯時梅雅莉把世拉氣走的事,泰山很生氣,說梅雅莉沒有禮貌,兩人吵架後梅雅莉認錯進了自己的房間。伊秀在相親的地點先見到道振,道振說要單戀伊秀讓伊秀摸不著頭腦,這時真正相親的人來了,伊秀打了個招呼沒說什麼就被道振拉走了,伊秀說出了子雜誌上面對道振的分析,說道振是自私的獨身主義者,還說他與夫人和孩子分著用錢很不舍,道振聽出來伊秀看了雜誌,其實心裏是暗笑的。   泰山給世拉打電話,但怎麼也打不通,只好發短信問候,最後還是放心不下準備去看看,伊秀回家看到一直等在門口的泰山,世拉還沒有回來,心情不好的兩個人一起去喝酒,聊著以前的事,泰山還問起伊秀以前說的二十秒喜歡的男人是誰,伊秀說道振知道,泰山突然想到世拉會在哪,就匆匆跟伊秀道別了。   原來世拉在高爾夫球場,泰山故意來討好世拉,還逗她開心,這時代表來了,還拍著世拉的肩膀說你的肩膀好寬啊,還說變的好漂亮,泰山是在忍不住了上前叫住對方說,你剛剛碰的肩膀,看的眼神從頭到腳都是我的地盤,兩個男人的不甘示弱,泰山的勇氣讓世拉很欣賞,泰山還告訴世拉,手掌紋的三條線代表他生病命中的三個女人,媽媽,妹妹還有世拉,會用一生去愛她的,這一番話讓世拉很感動。   正路看到獨自在酒吧的伊秀,就偷偷通知了道振,道振看到伊秀喝醉了在唱歌,伊秀猛然間也看到了道振,道振送伊秀回去,伊秀還記得之前的懲罰,就是見到道振要說讚美的話語,道振笑笑。   伊秀醒來後找水喝,發現道振就在眼前,道振說這裏是旅館,你跟泰山在酒吧已經是五個小時以前的事了,伊秀假裝什麼都忘了,道振送伊秀回去,伊秀因為怕鄰居認出來這麼晚才回來就趴低頭讓道振看著有沒有人經過,道振故意說有人,嚇的伊秀都不敢抬頭。泰山看到時間不早了,伊秀也回來了,就馬上穿上鞋走了。   伊秀上課時間居然在講到倫理的時候跑神了,下課後,學生金東澤說自己的理想就是給老師當老公,還送上一杯飲料提醒她不要上課走神。   泰山在書庫裏查資料看到志之前上學時候的照片,發現允和自己的不見了,肯定是梅雅莉拿走了。梅雅莉把泰山的照片給伊秀了,兩個癡情女人在說著自己喜歡的人,甚至幻想自己為了接近允去起訴自己的哥哥,真的是想法百出啊!   允最近也很奇怪有心事的樣子,房子也找好了,還換了新的輪胎,說車有些抖人也有些抖啊,道振套話得出允對梅雅莉有意思。世拉質問伊秀為什麼有男朋友還要介紹,伊秀不肯說是誰,正好有人敲門,伊秀就去開門,世拉去伊秀的房間拿啞鈴,看到伊秀床底下有一副男士的棒球手套。道振給伊秀送了一雙名牌鞋,伊秀不敢收下,只好拿著去還給道振,卻意外看到了道振家裏另外的女人,看到禮物退回道振故意叫出屋裏的女人來適鞋,伊秀心裏很不是滋味。   允的岳母給他說你做的已經夠多的了,放下之前的事吧,開始新的生活,她也想開始新的生活了,從今天開始沒有這個岳母了,希望以後不要見面了,允聽到後很難受,行李也已經讓朋友們帶走了,從此以後允就跟道振住在一起了!允真是專情的人呢!   四個男人, 兩兩 的去超市買東西,服務員差點以為是變態。正路的老婆給他準備了晚餐,正路很奇怪,還在米飯裏發現了結婚戒指,這飯實在讓人沒有胃口,正路居然當著妻子的面把戒指吞下去了,還說樸敏淑我愛你。接著就是去醫院了。結果通過拍片子才知道戒指真的在肚子裏,但是沒有戒指就會離婚啊,真的很囧啊!   大家一致認為,正道的幸福關係到大家的幸福,還有70多名員工的幸福,所以要全力保衛愛情。其餘三個人都幫正道給他老婆寫請求書,戒指終於從正路的肚子里拉出來了,真是噁心的傢伙。   世拉給代表談話,商討下一季的比賽問題, 但是正巧看到的梅雅莉以為世拉又在勾引男的,所以就上前說了幾句難聽的。梅雅莉回家問哥哥,要是她跟世拉一起掉進水裏會先救誰,泰山很為難,但是兩個人都會游泳,所以就不用選啊,梅雅莉生氣的進屋了。   伊秀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腦海裏都是道振的身影,認為自己是瘋了,好不容易等到早上起來,卻發現陌生男子,原來又是世拉帶回來的,還要伊秀保密不告訴泰山,泰山發來短信說道振回去接你,然後會有秘密,證說著,道振已經來了,沒辦法,只好假裝這個男的是伊秀的朋友,伊秀也很尷尬,道振看出那個男人是世拉的朋友了,伊秀也希望道振能理解。   道振看到這麼認真工作的泰山也不忍心說出來,就直接把世拉廚房的尺寸給了泰山,道振問泰山為什麼選世拉不選伊秀,伊秀很好啊,泰山回來,對我來說世拉是女人,伊秀只是人,沒有感覺。朴敏淑叫來泰山等三人,除了正路,三人馬上上交自己對正路的斷絕書,怕自己的財產受到威脅,其實也是在幫正路了。   梅雅莉找了半天才發現允哥哥的勺子忘在家裏了,終於有機會見允哥哥了,梅雅莉很開心,允直接切入正題問是什麼忘在了家裏,當梅雅莉拿出勺子的時候,允說不是他的,允還主動幫梅雅莉撥頭髮,很曖昧啊!   馬上要比賽了,伊秀只好到廁所去換衣服,世拉也來了,在幫伊秀整理東西的時候發現了伊秀筆記本裏押著泰山的照片,這下世拉全明白了。看到在球場上配合默契的泰山跟伊秀,世拉對道振說,我為什麼就沒有早點看出他倆這麼配呢!真的很般配啊! 第5集   道鎮,雲,泰山,正路四人討論著到底哪個女明星最好看,雖然允一直保持著矜持的態度,說他們三個膚淺,但是就在這時,來了一個女明星,她就是少女時代的秀妍,頓時,三個男人眼睛都看直了,才反應過來要個簽名什麼的,卻發現允不見了,再移轉臉就看到允已經到秀妍身邊來,還諂媚的裝成粉絲的模樣跳舞唱歌,故意討好對方,真的是讓其他三個人看著噁心,不過允順利的要到了秀妍的簽名沒得跟小孩子似的,男人的心海底真啊!   世拉自從上次看到伊秀筆記本裏有泰山的照片以後就感覺到了她對泰山的感情,還有泰山的球衣號碼是836,而伊秀床底下買的棒球手套的號碼也是836,她的心裏很不安,而這些也都看在道鎮眼裏,比賽完以後四個人一起吃飯,世拉要伊秀坐在泰山身邊,還說一些很奇怪的話,伊秀一直不自覺的看向泰山,因為伊秀背出了泰山的比賽成績所以世拉更加不高興了,泰山一個不注意長距離的拿東西挨到了伊秀,伊秀滿臉都紅了,世拉問伊秀喜歡的人是誰,道鎮看這樣的狀況實在不忍心不管,就主動說自己,世拉本來還想逼問,但道鎮以上次在世拉家看到別的男人為威脅制止了世拉的繼續攻擊。   道鎮跟伊秀先走了,伊秀不明舊理的怪罪道鎮說自己喜歡的人是他,但經過道鎮說的是想幫她抱住心裏的秘密才這樣的,伊秀也就沒說什麼。世拉進家也沒有給伊秀好臉色看,還說被道鎮表白很開心吧,世拉評價道鎮是好的過分的人,但伊秀說自己不喜歡道鎮,世拉話裏有話的說今天知道了很多事,其實,她是想讓伊秀說真話,自己心裏也有些小氣,不想泰山被別人奪走。   道鎮看到以前伊秀送給泰山的巧克力籃子上寫的卡片,突然發現不是伊秀的字跡,於是決定查出到底是誰的字,第一個想到的是梅雅莉。來到泰山家,進門看到了允,兩人嚇一跳,允也表現的有些不自然,接著梅雅莉回來了,看到兩位哥哥自然也是嚇一跳,但是看到允就開心的要命,道鎮說要問梅雅莉一些事就單獨跟她進來屋,允一直在門後偷聽著,道鎮先是讓梅雅莉寫了幾個字,然後問了一下她最喜歡的歌曲,發現個卡片上的內容都符合,道鎮開心的笑來一下,因為他發現自己喜歡的伊秀沒有對泰山說這些話,然後他又問梅雅莉要她高中時候的照片,因為那時候伊秀當過她的班主任,梅雅莉本來不想給,但為了可以換來住在道鎮家裏允的情況還有道鎮家裏的密碼,立刻拿出相冊給道鎮,但密碼其實跟他們家的一樣,因為這四個男人家的密碼都一樣。梅雅莉很失望,道鎮很開心還拿走了相冊,允看沒什麼事了也走了。   一大早,世拉就準備要去訓練,伊秀看到後很奇怪,世拉問伊秀為什麼泰山的號碼是836,伊秀回答的頭頭是道,氣得世拉說,不知道泰山到底是誰的男人,伊秀也無語了。來到訓練場,天還沒亮,世拉一個人在練習著,腦海裏全是伊秀跟泰山的樣子。實在忍不住就去問來道鎮,伊秀喜歡的是打棒球的,不是你吧,道鎮說上次在你家看到的是你的男性朋友吧,根本就不是伊秀的,凡事不要做太絕,伊秀沒有要炒散你們,對她善良一些吧,世拉知道自己的事情也被曝露了就收斂了很多,不在繼續問下去,兩人約定這次談話為保密,都不會追究跟再提起。   吃飯時間,因為快要到建校紀念日了所以跟伊秀一起就職的老師越她出去玩,大家準備旅行,要去兩天一夜,這個老師還要用伊秀的車和登山服,伊秀很無奈。這時,梅雅莉發來一張照片上一個性感的紅色禮服,說很好看,伊秀看來看也沒管,突然想起來對面的老師也是梅雅莉高一的班主任,就問她記不記得梅雅莉了, 那個 老師說當然記得,她家很有錢可以說是富二代,伊秀有些吃驚。   梅雅莉在服裝店偶遇正路的老婆,兩人聊了一會兒,她告訴梅雅莉不要把時間浪費在老男人身上,還送梅雅莉漂亮衣服,梅雅莉也知道了這條街都是這個姐姐的,好有錢啊!知道梅雅莉想打工就準備讓她去正路的咖啡管裏。   道鎮找員見面問專案的事,員工說話吞吞吐吐的,組長也遲遲不來,道鎮有些生氣,員工說出來真相,原來催組長被刁蠻的客戶扔杯子而住進了醫院,這下道鎮火氣大了,二話不說來到斧岩洞畫廊,找到負責人,拿著杯子同樣砸去他,雖然那個人躲開了,但也嚇得不輕,還威脅說要解除合約,道鎮還�壞人低昃湍貿齪顯跡背∷旱簦盟�!回到公司,慰問完職員大家都很受感動,老闆可以為自己這麼出頭,大家決定努力工作,但是此事道鎮撕掉合約直接損失兩億,讓道鎮心疼的啊!   道鎮受泰山之托到世拉家進行量尺寸,世拉不在家,伊秀接待了他,伊秀的電腦突然莫名死機了,怎麼按都沒有用,幫道鎮量完尺寸後,道鎮主動幫伊秀修電腦,趁伊秀給自己充飲料咖啡的時候修好了,就順手打開軟體看來一下,居然看到伊秀的比基尼照片,真的讓道鎮看的直流口水,身材這麼好,眼睛直盯盯的看著乳溝,這時,伊秀突然進來,慌亂的道鎮怕伊秀髮現自己在看照片就隨手拿咖啡潑在了螢幕上,結果照片沒有消失,螢幕也受損了,道鎮誇伊秀身材好有完美的乳溝,還說會賠償電腦。因為道鎮的突然又拐回來,伊秀嚇得拉起衣服,讓道鎮又看到了自己的小肚子,伊秀臉好紅啊! 道鎮去看電腦,要賠償伊秀卻偶遇正路,知道正路是因為看黃片死機才會來買電腦的,正路還不承認。梅雅莉一大早就來找允,有個女同事越允一起吃飯,是談工作,梅雅莉看的很生氣。梅雅莉要允給自己五秒鐘的時間,允閉眼五秒鐘,梅雅莉趕快拿出襯衣布料卡,看哪個適合允。梅雅莉在正路老婆的要求下,順利進咖啡店工作,明知道這是老婆派來監視自己的,正路很無奈,只能苦笑啊!   多疑的世拉總是試探泰山,故意說一些難道你不想分手之類的話,泰山說當然不會,也不會背著你做無用的事情的,世拉越泰山今晚去她家過夜因為伊秀要去登山。但就剛出門卻受到同事的短信取消了,真的是無語,梅雅莉還給她寄來了東西,打開一看是上次手機上那件禮服,紅色的,很性感也很好看,伊秀忍不住在家裏試著玩,突然泰山來了,看到穿著突然這麼性感的伊秀真的有些反應不過來,伊秀猜到今晚泰山會跟世拉一起過,就只好說自己要去參加派對,兜裏沒裝錢就出門了,只拿了手機。   之前一直偶然出現在裏面的帥氣男生叫Colin的是認為這四個男人中會有一個是自己爸爸的人,他跟梅雅莉一起坐飛機,兩人還一起看電視劇,還在伊秀偷走道鎮的車去參加比賽時順路載過一程,他特意離開日本來到韓國找自己的爸爸,他來到賣鞋的店裏,給自己挑選了新鞋,準備晚上去最熱鬧的酒吧,看能不能遇到那四個男的。   泰山跟世拉說以後再見面還是在外面吧,這樣在家裏約會,還要伊秀出去感覺很不好,對伊秀不能這樣,世拉居然是認為泰山很注意伊秀,生氣的要吵架,泰山不想吵架就先走了。可憐的伊秀身上一分錢也沒有,只好打電話給梅雅莉,自己打出租去她家,梅雅莉付錢,看到梅雅莉的家這麼豪華,真的是看呆了這時泰山居然也回來了,看到伊秀很尷尬,說自己是回來拿東西的就趕快進屋裏。   梅雅莉帶著伊秀去酒吧玩,都是一群比較小的學生,伊秀很想走但一會兒功夫就找不到梅雅莉了,打電話也沒人接,短信沒人回,原來梅雅莉被困在廁所裏,廁所門打不開了,這時新虧Colin路過廁所踹開了廁所門。伊秀已經出來酒吧,沒辦法只好給道鎮打電話求救,道鎮開車來接她,剛到就看到伊秀在跟前面一個車主笑著交談,越看越生氣就開車撞了前面的車,伊秀嚇了一跳。 第6集   四人約定一起打桌球,泰山開球,幾局下來,大家有懊惱的時候,也有發揮超常的時候,最後道振跟正路居然輸掉了,那就只能他倆買單了,道振索性穿著桌球室的鞋走了,把自己的皮鞋放在了那裏,這就是四個瘋狂的男人。   其實道振撞得不是別人,就是允的車,本來是看到伊秀一個人在馬路邊過來問一下是怎麼回事的,但是閒聊著就碰到了道振出其不意的撞車,強大的震動害的車上的另外一位女律師腰疼,允當然也很不高興,本來很生氣的允下車一看前面的車是允,兩人真的是無語了,道振主動提出賠償並留下了名片,帶著伊秀走了。   雖然經歷了撞車事件,但是對於道振來接自己,伊秀還是深表感謝了。伊秀本來是想借三萬就自己回去的,但是道振不放心,就帶伊秀來到他們公司常去的酒店喝杯酒,下車後,道振忍不住也看了看自己的車撞成什麼樣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車頭已經面目全非了,他傷心的叫著車的名字,貝蒂,伊秀知道車的名字是貝蒂還在笑,道振讓她給車打個招呼,一表歉意。   兩人來到酒店的房間,道振直說伊秀性感,這時,泰山居然來了,還說要睡在這裏,伊秀躲在了道振的房間裏,知道泰山已經出來了,伊秀知道自己可以回家了,但是泰山還在外面,道振要洗澡了,伊秀本來在房間裏就害怕泰山會進來,沒想到泰山真的要進來了,伊秀就跑進了道振的浴室,道振看到闖進來的伊秀,就主動用自己的胸膛護住伊秀,伊秀臉都紅了。泰山接到電話要去喝酒,伊秀趕快趁機跑走了。   道振洗完澡也來找他們一起喝酒了,泰山問剛才屋裏的女人是誰,他其實看到包包了,但是道振打死都不說,這時允也來了,道振跟允互相看不慣對方,因為剛才的撞車事件,兩人還有些互相不爽呢!本來泰山提議讓允跟正路一起過生日的,但是兩人都不同意,所以就出主意讓正路再吞自己的戒指。   伊秀悄悄的回家,遇到正要出門訓練的世拉,伊秀不小心說漏嘴知道泰山不在才回來的,世拉知道他倆又見面了心裏很不舒服,劇情吧原創劇情,訓練的時候還是想著泰山昨晚的離開,看到手機上沒有泰山打來的電話有些煩躁,正要去休息卻遇到記者,記者問了一些尖銳的問題,世拉也毫不客氣的回答,記者生氣的走了。   本來S世界的設計圖已經設計好了,但是道振為了精益求精非要進行感動,大家都不想改,包括泰山,但是固執的道振堅持改動,並約好了改動方案彙報的時間。有女人來找道振,這裏久交給泰山了。道振出來看到等待著他的前女友,她是來還給道振之前送給她的鞋的,知道道振單戀,道振很明確的說自己不喜歡她,她嫉妒的很希望道振可以在感情上受傷害,   上次撞車受傷的姜律師已經去醫院檢查了,賠償會繼續跟進的。本來是允跟道振在一起吃飯,泰山突然生氣的問為什麼上次的那個合約沒有了,道振說因為對方打自己的員工,自己一氣之下就撕毀了合約,聽到員工被打之後,泰山也很生氣,還狠狠的罵了對方,允知道了事情真相以後,說可以幫泰山追回點賠償金額,但是道振就不行了,因為撕毀合約的是他本人。   正路一回家就被妻子問為什麼背著她買了20個淨水器,妻子的責怪讓正路也很為難,正路說其實這樣是表明真的只是想幫幫她,如果是情人的話就買公寓了,妻子的氣也消了,看到正路受傷的戒指很奇怪怎麼找回來的,正路說你猜啊,妻子想到是拉大便拉出來了就覺得噁心的跑走了。   姜律師來買東西,梅雅莉再幫她點單,點完之後,梅雅莉想親自送去飲料,想這樣可以接近允哥哥,但是姜律師堅決不肯,兩人就提醒飲料好了提請器爭奪了起來,姜律師毫不客氣的打了梅雅莉的手,梅雅莉還沉浸在吃驚中,因為從小到大沒有人打過她的,允哥哥來了,梅雅莉告狀姜律師打她,但是深奸巨猾的姜律師態度很好還解釋說只是不小心,這樣梅雅莉吃了啞巴虧。她向店長說想休息一下就先下班了,出門就給伊秀打電話解釋昨晚手機掉在廁所了,自己也找不到伊秀深表歉意,伊秀沒有真的生氣,回想起昨晚道振的胸膛,臉還是很紅啊!   伊秀遇到要上醫務室去的壞學生,預感到事情不妙,就在學校牆外等待了,結棍逮個正著,幾個蹺課的學生只好再翻回去了!泰山在網上看到了對世拉不好的報導,知道世拉會生氣,就立刻出發找世拉。道振在店裏又看到一雙鞋很適合伊秀就買下準備送給伊秀。泰山找遍了世拉能去的地方還是沒有,電話一直都是無人接聽,真的是急死了,他還在擔心世拉是不是跟哪個男的在喝酒,最後再訓練場找到了世拉,世拉本來要看手機的,但是泰山像瘋了一樣砸掉手機,踩壞了,還抱住了世拉不讓她看報導。   允諷刺道振單戀,道振到是笑允喜歡梅雅莉卻不敢承認,兩人都陷入沉思。允在工作,突然梅雅莉進來藉口控訴姜律師打她,但是允顯然不怎麼管,生氣的梅雅莉上前親了允,說這需要理由嗎?很多事是不需要理由的,打了就是打了,允真的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梅雅莉說自己已經不是小女孩了,是24歲的成年人了。   梅雅莉好不容易出門逮到姜律師了,就上前故意撞了她,很過癮啊!正路來看妻子,妻子的員工看到帥氣的正路都是誇讚,妻子很奇怪正路為什麼會來,妻子問2500的資金是怎麼回事,正路說是要鍛煉身體的,妻子不讓他鍛煉,生氣的要打他,正路突然抱住妻子還親了她,正路收到幫助的女性朋友的感謝短信,妻子要看手機,正路只好當著面踩壞了手機,妻子要手機記憶體卡,正路傻眼了。   泰山幫世拉修手機,正路也來秀手機,正路問泰山是不是有空餘的房間可以住,泰山不語。正路跟梅雅莉商量是不是可以當雙重間諜,梅雅莉覺得刺激就答應了。之前那個遊蕩的男孩找到了梅雅莉,梅雅莉跟他出去了,允有些擔心卻也要表現的沒有在意,回到辦公室還在想梅雅莉那個吻。其實這個男孩是來找爸爸的,他的爸爸就是這四個男人中的一個,他向梅雅莉問關於那四個男人的情況,梅雅莉沒多說,兩人吃飯很愉快。   伊秀擦地看到了之前給泰山買的手套,想到之前的事,包括泰山跟世拉迅速的談戀愛,真的很傷感。世拉看到報導很生氣,伊秀說出去買些吃的,就順便穿上了世拉的衣服,剛出門就遇到了帶著高跟鞋來了的道振,道振的神情表白讓伊秀很感動,就在此時泰山出現了,看到了穿著世拉衣服的伊秀的背影,以為是世拉想給驚喜就上前偷偷抱住,道振沒來得及阻止,雙方很尷尬,道振馬上帶伊秀離開了,伊秀還沉浸在剛才泰山的擁抱裏,為了表明自己的真心,道振上前吻了伊秀。   世拉告訴泰山其實伊秀真正喜歡的人是泰山,泰山有些不敢相信,也知道了世拉這幾天的擔心。伊秀站在門口披著道振的衣服,看著道振送的鞋,傻傻的發呆,這時泰山出來了,兩人不知怎麼面對。四人喝酒,泰山跟道振只是不說話的只喝酒,最後還是泰山說了自己擁抱錯人了。伊秀腦海裏一直浮現道振的畫面,她的心裏漸漸被這個男人佔據著。 第7集   話說在正路結婚的時候,允,道振,泰山三人按照習俗去新娘家裏賣盒子,有人買才行,但是三人叫了很久美女們才出來,三個男士都看呆了,從允開始唱歌,還唱的很不錯呢,他們創造了歷史上賣盒子最長的記錄。還有一件不順心的事,那就是拍婚紗照的時候,新郎的朋友比新娘的多,並且還都是女的居多,這讓新娘一直很不開心,都是一張臭臉。   伊秀還沉浸在剛才的事情中,泰山的一個擁抱,道振的一個吻還有一雙高跟鞋,一個一張外套披在自己身上,她一直都在回憶著這一切。不管是洗澡還是換內衣都在嘴裏嘀咕著,她沒有發現道振的西裝裏的錄音筆一直開著呢!   道振早上醒來,發現表上的時間跟自己記得時間錯了一天,去找錄音筆卻也找不到了。看到允精心準備的早餐,他問允昨晚都發生了什麼,允說只知道昨晚泰山抱了伊秀,允說先見一下泰山再問錄音筆的事吧!泰山因為昨晚的事都沒有心情聽員工講解工作,道振問泰山昨晚發生了什麼,泰山說衣服伊秀披著呢,錄音筆估計在裏面,買的鞋也在伊秀那裏,道振的車修好了,他出發來到伊秀的學校接她,不巧先遇到了上次要錢的幾個少年,看到道振這麼好的車就順口想要錢,卻正好被伊秀制止,伊秀在同事羡慕的眼中上了道振的車。   伊秀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道振,但道振已經不記得昨晚發生什麼了。來到伊秀家,面對伊秀奇怪的問題,道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伊秀很注重自己的吻,所以這讓場面很尷尬,道振拿到了錄音筆就走了。在辦公室裏他認真的聽著錄音筆,覺得自己昨天太有魅力了。允告訴伊秀,道振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當壓力大的時候就會忘記一些事情,曾經還破產過三次,最後一次破產打擊最大,就烙下了這個病。道振看醫生,醫生也說沒事,可能就是戀愛了,壓力變大的原因吧!允還告訴伊秀道振的錄音筆會一天二十四小時或者四十二小時的錄音,伊秀聽到後嚇了一跳,這麼說,昨晚上伊秀自言自語的話道振都聽到了。   伊秀打電話給道振,道振正在屋裏公開播放伊秀自言自語的話,包括換內衣,道振在想像著伊秀的身體,天啊!色狼!就在這時,門鈴響了,來的人正是伊秀,伊秀一進屋就說錄音筆聽到哪了,道振故意逗她說剛聽到接吻,伊秀大松一口氣,她要刪掉錄音筆上有關她私密的內容,卻被道振搶先拿到錄音筆,爭搶過程中伊秀趴在了道振的懷裏,道振還耍賴拉著伊秀的上衣,這樣伊秀就不能動了,更不能起來,一起身道振就什麼都看到了,索性伊秀懊惱的趴在了道振的懷裏,這下道振感覺到伊秀的心跳自己卻不好意思了,他叫伊秀現在就走吧,要不就該是堵車時間了,伊秀狼狽逃跑。   伊秀把上次梅雅莉送的衣服乾洗後就通知梅雅莉來家裏一下,她要當面把衣服還給她,因為不想收有錢人的禮物,但當得知這是梅雅莉自己打工掙錢買的,也不是很貴,並且梅雅莉很感 謝 老師一直幫忙送允哥哥禮物還傳照片給自己,真的是一片心意的時候,伊秀決定還是收下吧!伊秀看到這件禮服就想起那天道振性感的胸膛,還說愛自己,她其實也心裏開始在乎道振了。   世拉一邊忙於拍攝,一邊忙著訓練,也沒有泰山的短信和電話,正在擔心著,泰山的電話來了,世拉故意不接,她要讓泰山主動找她,泰山打了很久在她經常去的酒吧裏,世拉再跟一桌子男的聚餐,泰山帶走的世拉。送世拉回家走到一半,泰山讓世拉自己走回去吧,世拉覺得是泰山怕見到伊秀,本來以為是誤會,但泰山的表現更讓世拉不滿了,兩人不歡而散。   伊秀約泰山吃飯,其實是要把之前的事情說開,伊秀一直說誰沒有遇見過這樣的難事啊,這是成長中必須面對的,泰山說我真的很喜歡世拉,但世拉好像感覺不到我很愛她。伊秀聽到這些還是不舒服,明知道這個男人不屬於自己,世拉跟伊秀見面幾乎不怎麼說話,說話就是世拉諷刺伊秀,故意說難聽的,伊秀說泰山真的很喜歡你,但是世拉好像聽不進去,還揭露伊秀藏著的泰山的手套和照片,伊秀說自己真的沒想幹嘛,世拉說自己已經把全部都告訴泰山了,伊秀真的要崩潰了,世拉一點都不顧自己的感受,伊秀很傷心,她現在連自尊心都沒有了。伊秀一個人在外面散心,腦海裏都是今天泰山的話語,還有世拉,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來到辦公室就看到老師在教訓東澤,看不下去,就把東澤叫到自己的位置上教育,為了不讓東澤上課睡覺,她命令他想要睡覺的時候抄寫書本。允看到年輕小夥Colin 請梅雅吃飯,不開心的走了。Colin 請梅雅莉吃飯其實就是想通過梅雅莉瞭解更多關於這四個男人的事。伊秀回到家看到泰山的車在門口的停著,就一個人在車裏看比賽,道振看到伊秀自已一個人,就拿著電腦也進車裏了,由於上次把伊秀的電腦弄壞了,伊秀要道振以後都不要再聯繫她了,也不要見面了,泰山和世拉知道了伊秀喜歡泰山的一切事情,她還讓道振找個年齡小的,伊秀不想再尷尬了。   道振回到家裏在思考伊秀的話,允也自言自語到找個小的,因為他腦海裏都是下午梅雅莉跟年輕小夥子約會,兩人鬥嘴一會兒就去睡了!因為正路被老婆趕出來,暫時住在泰山家,自己一個人用了三條毛巾,梅雅莉很不滿,泰山說那就以後就準備一條毛巾就夠了啊,正路真是想回家,於是他約老婆教堂見面。正路事先跪在那裏懺悔本來想得到老婆同情,但不料不管說什麼感動的話,這次老婆就是不消氣,還說他身體很內心的背叛全占了。   允哥哥要過生日了,伊秀跟梅雅莉合買了生日蛋糕,正路還帶來兩個正妹,允見到梅雅莉露出不悅,等大家都來齊了,梅雅莉點上蠟燭,還要唱生日快樂歌,弄的其中一個正妹感覺幼稚,梅雅莉很生氣,覺得那個女的在嘲笑自己,泰山讓梅雅莉回家,梅雅莉不肯,說讓自己回家是因為她喜歡允哥哥,泰山強行拉著梅雅莉走,梅雅莉哭的厲害,允居然在這時拉住了泰山的手,說,放開你的手。所有人都傻眼了。 第8集   在上學時代,四個人在一次交友聚餐上,本來來的是三個不怎麼好看的女生,四個人都想辦法表現很戳或者丟臉的舉止,最狠的就是道振了,他居然裝大舌頭,但就在四個人都介紹完之後剩下的一個室友來了,原來是個大美女,她就是恩熙,四個人頓時看的傻眼了。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美好啊,因為三個人(此時道振不在)都同時覺得恩熙是他們的初戀,特別是允還記得給恩熙唱的歌,   伊秀打開道振買的電腦,發現螢幕上出來就是一張她穿比基尼的照片,真的是無語了,接著就是道振的電話,但伊秀顯然不想接,她看著之前本來想送給泰山的手套。生日聚會因為梅雅莉的原因不歡而散,道振把梅雅莉送了出去,梅雅莉說要自己走走。正路把之前的兩位正妹送走了,允跟泰山就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剛才的事。泰山是不願離梅雅莉跟允在一起的,但泰山也是很注重兄弟感情的,真的很難選擇。兩人約定一會兒正路酒吧見。   泰山坐在倒真的車上一直在鬱悶允為什麼會這樣對他,而從小一直養到大的梅雅莉也這樣讓他費心,道振安慰說你應該相信允,他知道該怎麼處理,不會做傷害梅雅莉的事的。伊秀正要出門卻正好看到回來的世拉,世拉主動要求坐下來聊聊,自己向伊秀道歉,說自己之前太任性了,還感謝伊秀拖她的福氣,自己更加清楚的知道多麼喜歡泰山了,伊秀說沒想到自己無意間做了這麼多事,還跟世拉來個約定,不讓泰山知道她們兩姐妹之間的不愉快,世拉答應,伊秀還問世拉如果覺得不舒服自己就搬出去住,世拉說還是搬出去吧,等贏了比賽有了獎金就會把錢還給伊秀。   伊秀想了很久還是決定把之前要送給泰山的手套的丟到了垃圾桶裏。允跟泰山就這麼一直喝著酒,正路跟道振遠遠的看著,道振問正路如果打起來會幫誰,正路說允,道振說我會站在你這邊。泰山對允說我相信你,允說,放心你擔心的事不會發生,我正在奮力努力中,也就是說我正在努力不讓自己愛上梅雅莉。   梅雅莉跟伊秀都不想回家,兩人就一起在桑拿館裏,伊秀瞌睡先睡了,梅雅莉其實還是擔心允的,怕他跟哥哥打起來,於是偷偷拿伊秀的手機給道振發短信說跟伊秀在一起在桑拿浴房很安全,正路也覺得兩個女的住在那裏不安全,於是道振跟正路就一起開車來了,道振接她倆去常住的酒店住了。   泰山回到家看到空蕩蕩的房間,梅雅莉還沒有回來,道振給泰山和允都發短信說了梅雅莉住在酒店沒事。梅雅莉因為急著上廁所,道振就跟梅雅莉先上去了,留下正路跟伊秀一起。這時正路的妻子收到朋友的邀請一起吃飯,但是是夫妻一起的,這讓她很尷尬,正鬱悶著呢就看到正路跟伊秀一起來到賓館,她還以為正路帶陌生女人來開房間,就跟蹤也進來了,伊秀開的門,正路的妻子語氣很不好還一直諷刺伊秀跟正路是什麼關係,正路出來好奇老婆怎麼會在這裏,本來很有氣勢的老婆在看到梅雅莉還有道振以後,就知道自己真的是誤會了,於是馬上變得很抱歉還語氣溫柔,正路馬上解釋事情的經過,老婆聽完就走了,正路本以為老婆不生氣了就跟了出去,但很快就灰頭土臉的回來了。   梅雅莉累了就先進房間睡了,伊秀本來也想睡的,但道振拉住了她,並要正路叫人送酒來。伊秀喝的有些醉了就開心的唱起歌來,正路還告訴伊秀這酒瓶還是道振設計的呢,但是他設計後酒的銷量就下降了,正路還奇怪為什麼伊秀對這裏熟門熟路的,伊秀解釋也解釋不清楚。正路接了個電話就離開了,道振拉住伊秀的手想跟她多呆一會兒,他問伊秀為什麼不喜歡自己,伊秀說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道振讓伊秀把決定權交給感性而不是理性吧,說著就要吻上去,這時正路卻正好進來,伊秀就順勢倒下裝作睡著了,道振把她抱到了自己的房間,伊秀不要跟道振睡在一個房間,自己有裝作酒醒了跑回了梅雅莉的房間。   道振一回到家就看到允已經準備好了早餐,就像是妻子給外宿的老公準備的,但喝了湯真的無語了,允就馬上拿出了麵包還有牛奶,真的是讓道振快受不了了。他給正路還抱怨了,讓正路給他找個女朋友,梅雅莉生氣道振為什麼這麼說允,正路一直說梅雅莉是小樸敏淑。其實這時泰山就開著車在門外看著呢,看著梅雅莉還能開心的笑就放心的開車走了。   良才洞三角帶的建築物區廳說無法給批准,其實還是上次道振替員工出頭惹惱了投資商,這次是故意刁蠻的,道振跟泰山決定開始搜集對方違章的建築進行反攻,沒想到在短短的時間裏就搜集到了很多,包括大房子的違章還有建築線的問題都給了對方致命的打擊,最後此時終於和解,給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真的打的漂亮。   伊秀接到上次相親時認識的男士的電話,原來世拉因為長時間訓練胃痙攣住院了,伊秀來看世拉並打電話通知泰山,但是電話那頭泰山的反應很平淡,還說不要告訴世拉她打了這個電話,伊秀還故意在電話裏說泰山在工地,世拉知道電話的內容,傷心的在哭泣,伊秀也很傷心。泰山進梅雅莉的房間,告訴她,你不在的這兩年,哥哥很想念。說的梅雅莉感動的哭了。   聚會上,樸敏淑自己一個人參加,很尷尬啊,受到離婚傳聞壓力的她覺得很丟面子,於是她給正路發了短信,要正路立刻出現。允自己在練習投球,這時泰山出現了,兩人配合著,練習完就四人喝酒去了,本來正路還在擔心離婚後的一大堆費用,這時收到老婆的短信,頓時精神振奮。正路的帥氣登場,讓樸敏淑的這些朋友們大開眼界,大家都是一片讚賞,女士們看的眼睛都不眨一下,兩人還配合著是巧遇,可以說樸敏淑是掙足了面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