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3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韓劇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 人物 分集~

 人物介紹:
崔武恪 - 朴有天 飾
遺失感覺的警察
崔武恪成為警察之前,他的職業是水族館的水族師,三年前因「條形碼」殺人事件而失去了妹妹。而崔武恪在成為警察很久之後,才知道了所謂的「條形碼殺人事 件」。失去妹妹後,崔武恪不吃不睡的支撐了20天。直到有人問起崔武恪是不是死了的時候,昏迷的崔武恪才在濟州島水族館的鯊魚水箱裡被發現。因為這個事件 而陷入昏迷的崔武恪,在過了6個月之後才終於恢復了意識,但是身體卻變得很奇怪,由於感覺器官的異常失去了嗅覺和味覺,而神經異常致使他無法感覺到痛症。 即痛覺喪失症。由於失去了嗅覺,完全聞不到味道,即使在殺人事件現場散發著惡臭的屍體面前都不帶口罩。由於失去了味覺,吃不出事物的味道。卻是個飯桶,無 論多難吃的食物,也要吃夠三人份才會罷休。由於感覺不到痛症,與犯人在博鬥時,不管怎麼挨揍都堅持到最後,將犯人制服為止。當疼痛超越了可以承受的限度 時,也只是昏厥過去,絲毫感受不到疼痛。沒有微笑,也沒有眼淚。雖說稱不上是沒有感情,但感情相當貧瘠。對女人的愛意也感受不到。被他帥氣的外貌和剛毅的 魅力所吸引的女人,雖說會接近他,最終會厭倦他的枯燥無味而離開。別說是戀愛,他索然無味的程度讓他連日常生活都變得十分艱難。



吳初琳 - 申世景 飾
看見味道的少女
很有趣、喜歡和人相處、愛笑,所以把成為搞笑藝人當成人生目標,電視台的搞笑藝人考試落榜多次。現在是小劇團裡的臨時團員,在小劇團裡練習、聲音模仿、表 情演技等,創作搞笑點子,除此之外,還做著清掃雜務等事情度過練習生時期。很喜歡相聲,但每次說相聲時自己先咯咯的笑了出來,笑一次就笑不停的吳初琳。讓 覺得無趣的人更加無語。雖然已經22歲了,但人生的全部記憶只有過去的三年,失去了18歲之前的所有記憶。18歲遇到事故時失去意識。19歲才醒過來。三 年前因條形碼連環殺人案,父母被殺害,作為殺人現場目擊者從犯人身邊逃跑而遇到交通事故。受了幾乎失去生命的重傷,以微弱的呼吸狀態待在重患者室6個月。 奇蹟般的恢復意識後。不僅感覺機能變的異常。還失去了關於事故前的所有記憶,甚至連自己的名字從「崔恩雪」變成了「吳初琳」的事實都不知道。嗅覺產生了超 級奇特的異常,味道不能用鼻子來聞而是可以用眼睛看見了。視覺可以在空氣中以非常精確的形式看見味道,讓人一看見就知道是什麼味道。如果誰失蹤了,可以看 著味道的形式去追蹤失蹤者的下落。超越獵犬的嗅覺能力,事故發生後,所有神經以上的感覺機能都非常的敏銳。



權在熙 - 南宮民 飾
明星廚師、餐廳JAY代表
他是擁有出眾的實力以及連藝人都望塵莫及的外貌的人氣Star主廚。不管是料理實力還是他出眾的文筆都讓他在各大年度料理大賽等會賽中獲得了不俗的人氣。 四年前開業的餐廳『JAY'也是那種要必須一個月前預訂訂到位置的人氣餐廳。在英國的擁有世界級名主廚的餐廳工作並學到了全部知識,之後為了擁有只屬於自 己的料理而回到了韓國。白皙的皮膚和半月笑眼是他的魅力。可能是因為在好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原因,沒有什麼陰影。對任何人都很親切,所有的事情處理的也都 很合理。用徹底的自我管理將自己的身材也打造成了藝人級別。讀書量也是非常非常大。也有人說權在熙的寶物1號並不是用全世界上流人群都喜愛的名品廚具裝飾 的最高級廚房,而是用他在期間親自閱讀過的數千本書來填滿的書房。雖擁有看上去完美的外貌,但還是會不時冒出些冷笑話,並沉醉其中。



閻美 - 尹珍熙 飾
廣域搜查隊犯罪心理分析師、警衛
韌性與實力兼具的精英警察。生活全埋首與警察工作之中。科學資料搜查的信奉者。別名是Database。如同別名般,能將眾多警察記錄背下。身材和外貌是 天生的美女。雖然對男人一點關心都沒有,面對崔武恪卻感受到了愛情,但卻將喜歡的情感深藏的滴水不漏。高跟鞋正裝的打扮,說話都以正式文法的口吻來確切表 達。從冷靜的邏輯和態度散發出極強的魄力。在「條形碼殺人事件」專責機構中,和重案組長呈現對立關係。曾在派出所任職警察的父親,在強盜事件中死亡。在父 親的葬禮上,無數鄰居居民們前來,並握住小閻美的手表示哀悼之意時,小閻美決心成為警察。

 
 
分集介紹:
第01集
入夜,高三女生崔恩雪背著書包回到家中,家中的情景令崔恩雪大吃一驚,父母一動不動躺在地上,一個戴著黑帽子的男人站在客廳陰氣森森盯著崔恩雪,崔恩雪無 法看清黑帽男的五官,黑帽男想一併殺掉崔恩雪,崔恩雪轉身就跑不敢再回頭往身後看,黑帽男緊隨其後一路追趕崔恩雪。崔恩雪跑到公路上被一輛汽車撞倒,黑帽 男站在路邊一動不動注視倒在地上的崔恩雪,車主從車上下來查看崔恩雪的情況,崔恩雪趴在地上雙眼死死盯住黑帽男,黑帽男沒有再上前傷害崔恩雪,而是轉過身 子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崔恩雪被車主送到醫院,崔守恪來醫院看望崔恩雪,一個身著醫生服裝的男子從病房裡面走出來向崔守恪點頭示意,崔守恪沒有往心裡去走進 病房看望崔恩雪。崔恩雪一動不動躺在床上,崔守恪心中升起不妙撫起崔恩雪,崔恩雪的脖子被人破了一道口子,血液從傷口流出來浸透了一部份床單,崔守恪沒有 料到崔恩雪會被人傷害,心中升起悲痛大聲呼喊醫生。七天過後,崔父崔母的屍體出現在海灘旁邊,警察聞訊趕來堪查事發現場。崔恩雪被人救醒之後名字變成吳初 琳,甦醒過來的吳初琳擁有可以看到味道色彩和形狀的特異功能,忽然出現的特異功能令吳初琳驚恐不安,吳父與幾個醫生衝進病房以為吳初琳的精神出現了問題。 不久之後,吳初琳出院回家,由於獲得超能力能看到味道色彩,吳初琳的眼珠變成了藍色,吳父渾然不知送了隱形眼鏡給吳初琳,吳初琳往眼中安置好隱形眼鏡掩蓋 住了藍色眼珠。崔守恪在面包店喝醉酒倒在地上熟睡過去,店員見崔守恪倒在地上沒有再爬起來,只得拔打報警電話通知警方。第二天,崔守恪返回警局上班,一個 上級當眾煽了崔守恪一個耳光,崔守恪挨了一個耳光面色平靜沒有生氣。吳初琳開車出門撞倒了追捕匪徒的崔守恪,崔守恪的額頭破了皮流出一縷血夜,吳初琳從汽 車裡面走出來提醒崔守恪去醫院治傷,崔守恪眼疾手快伸手將吳初琳拉到身邊,一輛汽車迅速從吳初琳之前站立的位置急行過去,崔守恪再慢一秒鐘就無法搭救吳初 琳。吳初琳獲救之後驚魂未定,崔守恪鑽入到吳初琳的汽車發動油門準備繼續追捕匪徒,吳初琳在汽車開動的時候鑽到副駕駛,崔守恪顧不上向吳初琳解釋駕車追向 一名騎摩托車的劫匪。劫匪騎著摩托車逃進一幢商場裡面,吳初琳下車的時候往劫匪扔棄的摩托車看去,摩托車把手沾著劫匪留下的氣息,吳初琳憑著氣息的色綵帶 領崔守恪到商場裡面尋找劫匪。劫匪下落不明不知去了何處,崔守恪與吳初琳來到電梯門口尋找劫匪的去向,吳初琳發現電梯摁鍵上留下了跟摩托車把手散發出來的 一樣的色彩,憑著相同的色彩吳初琳帶著崔守恪進入到電梯裡面。電梯中的數字摁鍵也留下了劫匪身上的氣息,吳初琳帶著崔守恪來到樓上尋找劫匪,劫匪已經脫掉 原來的衣服混入到男更衣室,吳初琳穿上崔守恪脫下的外衣戴上墨鏡扮成男人來到男更衣室。男更衣室裡有幾個正在換衣的男人,吳初琳發現其中一人就是劫匪,崔 守恪上前跟劫匪搭訕,劫匪心虛主動進攻崔守恪,崔守恪身手了得制服了劫匪,劫匪倒在地上伸手扯開了吳初琳頭上的斗蓬,吳初琳失去斗蓬庇護露出一頭長發,幾 個更衣的男人嚇得趕緊護住自己的私處。崔守恪成功擒獲劫匪離開商場,幾個警察來到商場外面帶走了劫匪,崔守恪想跟著同事們一起返回警局,其中一個男同事提 醒崔守恪去醫院包紮傷口。吳初琳開車搭載崔守恪去醫院治傷,晚上兩人來到咖啡廳喝咖啡,崔守恪因為追捕劫匪弄壞了吳初琳的汽車,吳初琳收下崔守恪贈送的名 片以便日後修車再聯繫。崔守恪對吳初琳瞭如指掌知道劫匪的行蹤產生不解,吳初琳計上心來找了一些理由騙過了崔守恪,崔守恪喝完咖啡與吳初琳離開咖啡廳,一 個年輕女子看到吳初琳之後直呼崔恩雪的名字,崔守恪見年輕女子稱呼吳初琳為崔恩雪,眼中露出驚訝轉身看著吳初琳,吳初琳亦轉過身子看著崔守恪。

 
第02集
崔守恪與吳初琳離開咖啡廳,一個年輕女人將吳初琳當成崔恩雪,崔恩雪是崔守恪的妹妹,年輕女人忽然稱呼吳初琳為崔恩雪,崔守恪吃了一驚轉過身子看著吳初 琳。將吳初琳認成崔恩雪的年輕女人已經離去,崔守恪好奇吳初琳為何也叫崔恩雪,吳初琳不以為然認為年輕女人一定是認錯了人。崔守恪再次想起妹妹生前的一些 生活情景,讀高中的妹妹崔恩雪經常到水族館玩耍,崔守恪在水族館裡面潛水向崔恩雪揮手示意。崔恩雪已被不明人士殺害,崔守恪一直想調進重案組調查崔恩雪的 死因。吳初琳回到公司挨了上級一頓訓斥,上級要求吳初琳準備一檔節目,吳初琳為了應付上級謊稱已經找到一個願意表演的搭檔,上級懷疑吳初琳是在說謊,吳初 琳保證不久之後帶搭檔到公司表演。上級相信了吳初琳的話轉身離去,吳初琳回到車上後悔欺騙上級,崔守恪曾在吳初琳面前展示過表示天份,吳初琳眼睛一亮覺得 應該找崔守恪當搭檔。崔守恪不久之前開著吳初琳的汽車追捕壞人,壞人被崔守恪和吳初琳抓到,崔守恪在開車過程中弄壞了吳初琳的汽車,吳初琳到修理店向工作 人員問清價格打電話聯繫崔守恪。崔守恪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餐廳狼吞虎嚥進食,一想到崔恩雪的案子還沒有破,崔守恪暗自在心中提醒自己必須加入重案組,只有 加入重案組才有機會參與偵破崔恩雪死因的行動中。吃完許多食物崔守恪跟吳初琳見面,吳初琳發現崔守格吃了許多食物,崔守恪一直想進入重案組調查,吳初琳趁 機向崔守屬展示她的特異功能,只要崔守恪願意臨時做吳初琳的節目搭檔,吳初琳就願意協助崔守恪偵破一些案件。崔守恪不太相信吳初琳有特異功能,吳初琳讓崔 守恪離開餐廳尋找一個地方藏好,崔守恪離開餐廳藏到一幢樓房天台上,吳初琳順著崔守恪留下的氣息在樓下轉悠,崔守恪一臉驚訝看著吳初琳在樓下行走,吳初琳 行走的路線跟崔守恪上樓時候的路線沒有一絲差別,崔守恪漸漸意識到吳初琳果然有特異功能。吳初琳與崔守恪回到餐廳,崔守恪再次出了一個難題考核吳初琳,吳 初琳輕輕鬆鬆通過了崔守恪的考核,崔守恪同意當吳初琳的搭檔。吳初琳拿出節目台詞給崔守恪,崔守恪借背台詞的時間與吳初琳偵破一起案件。一個叫朱瑪麗的女 人神秘失蹤,重案組小組正在緊急尋找朱瑪麗的下落,崔守恪在吳初琳的帶領下發現一個男子身上有朱瑪麗用過的香水,男子被崔守恪摁倒在地上,兩個工作人員從 樓中衝出來扶起男子,男子是朱瑪麗的男朋友,朱瑪麗使用的香水出現在男子身上合情合理。崔守恪在吳初琳的帶領下找到了一個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上有朱瑪麗 的錢包和信用卡,崔守恪懷疑中年男子綁架了朱瑪麗,中年男子帶著崔守恪來到一處垃圾堆找出朱瑪麗留下錢夾。朱瑪麗的下落再次成迷,崔守恪回到車上拿出朱瑪 麗遺留的錢夾給吳初琳檢查,吳初琳發現錢夾上含有水腥色彩。錢夾上有水氣說明朱瑪麗去過河邊,崔守恪回到警局來到重案組調查科,科長正在辦公室跟下屬們研 究如何搜尋朱瑪麗,崔守恪打斷會議提醒科長應該將搜索重點鎖定在河邊,科長不相信崔守恪的話認為崔守恪是在開玩笑。崔守恪在吳初琳的陪同下到公司參加節目 表演,吳初琳的上級坐在台下觀看崔守恪表演,崔守恪的表演雖然可圈可點,但吳初琳的上級僅是提醒吳初琳還要參加評選,如果評選沒問題了吳初琳才能跟崔守恪 一起表演。崔守恪與吳初琳離開公司找了一個地方坐下,吳初琳一臉驚訝發現崔守恪撕爛了劇本,崔守恪撕爛劇本只是為了騰出一些紙張空間做筆記,吳初琳對崔守 恪的行為哭笑不得。一週之前,朱瑪麗開著汽車來到河邊的高坡上停下,一對男女開車從坡上衝下來撞到了朱瑪麗乘坐的汽車,汽車失去控制一頭滑下高坡墜入深 河。崔守恪在吳初琳的帶領下來到坡上尋找關於朱瑪麗的行蹤,吳初琳找到了朱瑪麗留在坡上的氣味,崔守恪順著吳初琳的視線往坡下看去,坡下幾百米的下方是一 條深不見底的大河。



第03集
一週之前,朱瑪麗開著汽車來到河邊的高坡上停下,一對男女開車從坡上衝下來撞到了朱瑪麗乘坐的汽車,汽車失去控制一頭滑下高坡墜入深河。崔武恪在吳初琳的 帶領下來到坡上尋找關於朱瑪麗的行蹤,吳初琳找到了朱瑪麗留在坡上的氣味,崔武恪順著吳初琳的視線往坡下看去,坡下幾百米的下方是一條深不見底的大河。山 路旁邊出現許多五彩繽紛的朱瑪麗的氣息,吳初琳目不轉睛看著飄浮在崔武恪身後的有色氣息,崔武恪在吳初琳的提醒下轉身往身後看去,朱瑪麗很有可能駕車墜 江,吳初琳與崔武恪來到坡邊尋找跟朱瑪麗有關的線索。朱瑪麗的氣息在坡邊消失不見,吳初琳顧著尋找朱瑪麗的氣息立足不穩險些從坡上滑落下去,崔武恪眼疾手 快摟住了吳初琳,吳初琳順勢撲進崔武恪懷中,二人緊緊摟在一起面色難堪,吳初琳回過神來離開崔武恪的懷抱。崔武恪不慎踩碎吳初琳掉落在地上的眼鏡,吳初琳 心疼無比低頭打量已經破碎的眼鏡,崔武恪沒有向吳初琳賠禮道歉,而是提醒吳初琳慶幸之前沒有從坡上滑落下去,坡下百米開外的下方是深不見底的江水,如果吳 初琳從坡上滑落下去後果將會不堪設想。幸好崔武恪在千鈞一髮之際摟住了吳初琳,吳初琳應該慶幸平安無事而不是心疼眼鏡被踩碎。重案組長姜赫帶領手下人在樹 林中搜尋朱瑪麗,許多手下人附近低頭打量地面,姜赫拿著高音喇叭不停喊話監督手下人搜查,有人忽然向姜赫透露在江邊打撈出朱瑪麗乘坐的汽車。姜赫曾經認定 朱瑪麗不會出現在江邊,崔武恪曾經極力要求姜赫到江邊搜尋朱瑪麗,事實說明崔武恪的推測是正確的,朱瑪麗乘坐的汽車果然墜江被打撈上岸。姜赫來到打撈地點 神色複雜看著崔武恪,崔武恪面色平靜沒有藉機嘲諷姜赫。朱瑪麗被困在汽車裡面已經失去多時,犯罪心理調查專家嚴美來到現場想檢查朱瑪麗的遺體,一名警察不 給嚴美打開車門,崔武恪親自為嚴美打開車門,嚴美鑽入到汽車裡面掀起朱瑪麗手臂上的衣袖,朱瑪麗的手臂上出現了血紅的條形碼。條形碼印證朱瑪麗被一名連環 殺手殺害,朱瑪麗遇難之前已有幾名女性遇難,遇難的女性手臂上都有相同的條形碼。上級領導蒞臨案發現場,姜赫畢恭畢敬迎接上級領導,上級領導安排嚴美成立 搜查小組,姜赫一臉失望只得聽從上級領導的安排。嚴美覺得崔武恪是一個辦事能力極強的警察,朱瑪麗遇難地點正是崔武恪調查到的,嚴美當場要求崔武恪加入到 搜查小隊。吳父曾是一名警察,嚴美找到吳父談起一些往事,吳父已經退休沒有再當警察,嚴美希望吳父再次出山偵破案件。入夜,崔武恪與吳初琳坐在路邊談話, 吳初琳在談話過程中對崔武恪的背景有了一定瞭解,崔武恪的妹妹叫崔恩雪,當年崔恩雪在醫院裡面被人殺害,崔武恪因為妹妹去世無心工作。吳初琳聽完崔武恪講 述的往事感概萬分,當初吳初琳身受重傷住院昏迷長達數百日,後來吳初琳甦醒過來發現自己擁有了看到氣味色彩的特別能力。崔武恪調查朱瑪麗遇難之前的一些經 歷,權在熙正在住處外面焚燒朱瑪麗的衣物,崔武恪駕車來到權在熙家門外面從車上下來,權在熙正在焚燒朱瑪麗穿過的一條褲子,崔武恪大吃一驚伸手將燃燒的褲 子抽回地面踩滅火苗,權在熙一臉狐疑看著崔武恪,崔武恪向權在熙問了一個問題,權在熙如實向崔武恪回答問題,崔武恪意識到產生誤會趕緊向權在熙賠禮道歉, 權在熙一頭霧水看著崔武恪回到車上駕車離去。吳初琳在劇院準備表演節目,崔武恪因為辦案沒有來劇院當吳初琳的搭擋,吳初琳獨自一人上台分飾兩個角色,導演 一臉不悅要求吳初琳結束表演。崔武恪向嚴美匯報一些查案經過,吳初琳喝醉了酒來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沒有料到吳初琳會來警局找他,臉上升起驚慌不知如何 是好。坐在電腦面前的嚴美對吳初琳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電腦裡面有一些失蹤人員的檔案記錄,嚴美忽然發現吳初琳跟其中一個失蹤人員長得很像。



第04集
崔武恪調查朱瑪麗遇難之前的一些經歷,權在熙正在住處外面焚燒朱瑪麗的衣物,崔武恪駕車來到權在熙家門外面從車上下來,權在熙正在焚燒朱瑪麗穿過的一條褲 子,崔武恪大吃一驚伸手將燃燒的褲子抽回地面踩滅火苗,權在熙一臉狐疑看著崔武恪,崔武恪向權在熙問了一個問題,權在熙如實向崔武恪回答問題,崔武恪意識 到產生誤會趕緊向權在熙賠禮道歉,權在熙一頭霧水看著崔武恪回到車上駕車離去。吳初琳在劇院準備表演節目,崔武恪因為辦案沒有來劇院當吳初琳的搭擋,吳初 琳獨自一人上台分飾兩個角色,導演一臉不悅要求吳初琳結束表演。崔武恪向嚴美匯報一些查案經過,吳初琳喝醉了酒來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沒有料到吳初琳會 來警局找他,臉上升起驚慌不知如何是好。坐在電腦面前的嚴美對吳初琳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電腦裡面有一些失蹤人員的檔案記錄,嚴美忽然發現吳初琳跟其中 一個失蹤人員長得很像。吳初琳喝醉酒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正在警局向嚴美匯報調查千柏京的進展,千柏京是一名醫生極有可能殺害朱瑪麗,崔武恪曾去醫院找 過千柏京談話。嚴美發現吳初琳長得跟一個失蹤人員很像,失蹤人員的名字叫崔恩雪,吳初琳喝醉了酒被崔武恪扶到沙發上躺下,崔武恪一臉愧疚向嚴美道歉,警局 是辦案重地無干人等不得隨意進入,吳初琳喝醉酒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自知違反了警局規定趕緊向嚴美道歉。嚴美對吳初琳的姓氏產生好奇,崔武恪向嚴美透露 吳初琳的名字,嚴美見吳初琳不叫崔恩雪,還以為認錯了人。警局上班時間即將到來,嚴美收好資料準備離去,離去之前嚴美叮囑崔武恪繼續調查千柏京。吳初琳躺 在沙發上睡到天明,幾個警察站在沙發旁邊一臉好奇打量吳初琳,吳初琳甦醒過來大吃一驚從沙發上坐起來,崔武恪回到警局代替吳初琳向同事們致歉。吳初琳離開 警局心情失落,崔武恪從警局中追出來找到了吳初琳,吳初琳因為崔武恪沒有及時去劇院配合她演戲被導演辭退,崔武恪弄清原因一臉愧疚向吳初琳致歉,吳初琳餘 怒未消煽了崔武恪一個耳光,崔武恪已經毀掉了吳初琳的事業,吳初琳有了一種走投無路的感覺。崔武恪來到劇組找到導演為吳初琳說情,導演一臉不屑要求崔武恪 想辦法逗笑他,只要崔武恪逗笑導演,導演就同意給吳初琳繼續演戲的機會。幾個工作人員被導演喚出房間,幾人站在門外堅起耳朵偷聽房間裡面的動靜,片刻過後 崔武恪與導演走出房間,導演哈哈大笑說了一些旁人聽不懂的話語。吳初琳接到導演打來的電話,導演提醒吳初琳回劇組重新排戲,吳初琳驚喜交加回到劇組,導演 已經知道崔武恪是一名警察,看在崔武恪是警察的份上導演願意錄用吳初琳。吳初琳因為獲得重新演戲的機會買了一些食物到警局向眾人道謝,許多警察獲得吳初琳 曾送食物,崔武恪坐在電腦前對吳初琳不理不睬,吳初琳一頭霧水站在旁邊看著正在工作的崔武恪。崔武恪帶著吳初琳離開警局,吳初琳跑到警察送食物影響眾人工 作,崔武恪一臉不悅數落了吳初琳一頓。權在熙出門遛狗不慎弄丟小狗,小狗一路飛奔扔下權在熙,權在熙在追狗過程中不慎撞倒吳初琳,吳初琳在權在熙的陪同下 到醫院檢查傷勢,負責為吳初琳檢查傷勢的醫生是千柏京,千柏京發現吳初琳的手腕上有開刀做過手術的痕跡,吳初琳曾在三年前被汽車撞傷,千柏京聽完吳初琳的 話神色有些不太對勁。千柏京因為一起殺人案被警方傳訊,一名警察來到審訊室審問千柏京。吳初琳發現卓志碩警官攜帶跟死者相關的氣息,崔武恪在吳初琳的指引 下將犯罪嫌疑人鎖定在卓民碩身上。殺害黃吉秀的兇手正是卓民碩,崔武恪來到健身館找到了卓民碩,卓民碩還沒反應過來已被崔武恪拷上手銬,崔武恪拷好手銬指 證卓民碩殺害了黃吉秀,卓民碩見崔武恪辦案如神,臉上雖然非常驚慌但卻默默承認殺害了黃吉秀。崔武恪帶著卓民碩回到警局,卓民碩的哥哥卓志碩曾想頂替殺人 罪責,崔武恪忽然將卓民碩抓回到警察局,卓志碩悲痛欲絕與卓民碩道別,卓民碩自知犯了殺人罪命將不保,卓志碩越哭越傷心為卓民碩的家人擔心。

 
第05集
崔武恪拷好手銬指證卓民碩殺害了黃吉秀,卓民碩見崔武恪辦案如神,臉上雖然非常驚慌但卻默默承認殺害了黃吉秀。崔武恪帶著卓民碩回到警局,卓民碩的哥哥卓 志碩曾想頂替殺人罪責,崔武恪忽然將卓民碩抓回到警察局,卓志碩悲痛欲絕與卓民碩道別,卓民碩自知犯了殺人罪命將不保,卓志碩越哭越傷心為卓民碩的家人擔 心。吳初琳在街上散步,崔武恪與嚴美在餐廳裡面吃飯,吳初琳從餐廳外面經過神色複雜看著崔武恪,崔武恪顧著跟嚴美聊天沒有發現吳初琳,吳初琳忽然升起一種 莫名其妙的酸楚回到家中吃泡麵。放在桌上的手機發現來電鈴聲,來電者是崔武恪,吳初琳拿起手機接通電話,崔武恪邀請吳初琳出門吃飯,吳初琳吞吞吐吐不想回 答崔武恪,崔武恪已在電話中聽到電視機播放節目的聲音,吳初琳本想找理由推脫崔武恪,崔武恪知道吳初琳在家中,吳初琳琳只得離家出門與崔武恪見面,崔武恪 待吳初琳出現之後帶頭向一家餐廳走去,吳初琳跟著崔武恪來到餐廳裡面坐下,崔武恪點了許多肉類烘烤食物與吳初琳邊吃邊聊。卓志碩身為警察包庇弟弟殺人犯 罪,警方依法逮捕卓志碩,卓志碩戴著手銬從警局走了出來,崔武恪神色複雜送卓志碩上車,卓志碩一臉愧疚向崔武恪表達謝意,崔武恪如果沒有及時抓獲卓志碩, 卓志碩認為自己可能還會接二連三犯案。崔武恪在一定程度上減少卓志碩犯罪次數,卓志碩上警車之前提出跟崔武恪握手,崔武恪伸手跟卓志碩握手,卓志碩與崔武 恪握完手上車離去。卓志碩的案件已經偵破結束,嚴美與同事們回到警局繼續調查條形碼兇手案件。吳初琳來到權在熙經營的餐廳吃飯,洪廚師站在天台上墜樓身 亡,崔武恪與幾個同事目睹洪廚師墜樓砸在一輛汽車上的過程,一行人趕緊向樓上的天台奔去。權在熙在餐廳等待洪廚師做菜,洪廚師遲遲沒有出現,權在熙久等無 果來到天台上尋找洪廚師,洪廚師墜樓的過程被權在熙看得一清二楚,權在熙趴在樓頂邊尚往樓下看去,湊巧的是崔武恪抬頭向天台看過去,權在熙神色慌張想回到 樓內,崔武恪帶著幾個同事來到天台堵住了權在熙,權在熙有口難辯被警察當成嫌疑犯。吳初琳認定權在熙不是殺害洪廚師的兇手,崔武恪提醒吳初琳不要多管閒 事,吳初琳拿出一包艾草遞給崔武恪,崔武恪以為吳初琳送食物給他,吳初琳提醒崔武恪借艾草的氣息尋找兇手,權在熙身上沒有艾草說明不是他殺害了洪廚師,吳 初琳希望崔武恪能還權在熙一個清白。崔武恪接過吳初琳贈送的艾草,吳初琳一心想為權在熙翻案,崔武恪提醒吳初琳不要多管閒事,吳初琳是好心幫助崔武恪查 案,崔武恪非但沒有領情而是提醒吳初琳不要管閒事,吳初琳哭笑不得看著崔武恪離去。姜赫帶著二名下屬到千柏京的家中查案,千柏京家寬暢豪華如同王宮,姜赫 一臉驚嘆掃視大廳環境。吳初琳從權在熙家中出來在路上遇到崔武恪,崔武恪與吳初琳來到一家餐廳吃飯,在吃飯過程中崔武恪伸手撫摸吳初琳的秀髮,吳初琳臉上 露出一絲羞澀什麼話也沒說,崔武恪伸回手提醒吳初琳的頭髮沾上湯水,吳初琳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自主多情,崔武恪別無它意只是為吳初琳撫去沾在頭髮上的湯 水。吳初琳在吃飯過程中發現崔武恪目光呆滯陷入到深思中,崔武恪已經喝醉了酒熟睡過去,吳初琳伸手碰了一下崔武恪,崔武恪倒在包廂靠背上閉目睡去,吳初琳 看著熟睡的崔武恪忽然想起一幕往事,不久之前崔武恪曾跟吳初琳談論妹妹失蹤的事情,吳初琳拿起手中的布娃娃對崔武恪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布娃娃曾是崔武恪 與妹妹崔恩愛回憶的鈕帶,崔武恪與崔恩愛一起逛街,崔恩雪手中拿著一個布娃娃,崔武恪拿過布娃娃怪聲怪氣跟崔恩雪談話。服務員提醒吳初琳不能讓崔武恪在包 廂睡覺,吳初琳帶著崔武恪來到一處台階上坐下,崔武恪靠在崔武恪的大腿上熟睡過去,吳初琳情不自禁想親吻崔武恪,崔武恪忽然睜開眼睛看著吳初琳,吳初琳吃 了一驚不知如何是好。



第06集
吳初琳拿起手中的布娃娃對崔武恪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布娃娃曾是崔武恪與妹妹崔恩愛回憶的鈕帶,崔武恪與崔恩愛一起逛街,崔恩雪手中拿著一個布娃娃,崔武 恪拿過布娃娃怪聲怪氣跟崔恩雪談話。服務員提醒吳初琳不能讓崔武恪在包廂睡覺,吳初琳帶著崔武恪來到一處台階上坐下,崔武恪靠在崔武恪的大腿上熟睡過去, 吳初琳情不自禁想親吻崔武恪,崔武恪忽然睜開眼睛看著吳初琳,吳初琳吃了一驚頓覺面紅耳赤,崔武恪一聲不吭坐起來摟住吳初琳,吳初琳沒有反抗崔武恪,崔武 恪靜靜地摟抱吳初琳,吳初琳忽然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產生了幻覺。崔武恪甦醒過來送吳初琳坐公車,吳初琳踏上一輛公車示意崔武恪拿取放在帽子裡面的布娃娃,崔 武恪伸手摸到藏在後腦勺的布娃娃,妹妹崔恩雪也有一模一樣的布娃娃,崔武恪吃了一驚拿著布娃娃踏上公車坐在吳初琳旁邊,吳初琳不想再要回布娃娃,崔武恪擔 心帶著布娃娃思念妹妹崔恩雪,吳初琳扔下崔武恪下車步行回家,崔武恪神色複雜坐在公車上看著吳初琳在路上行走。千柏京曾經負責醫治受傷的吳初琳,三年前吳 初琳被送到醫院,千柏京的妻子急需更換心臟,奄奄一息的吳初琳給千柏京帶來希望,只要吳初琳離開人世千柏京就能為妻子更換心臟。吳初琳意志力強大一息尚 存,千柏京產生了殺害吳初琳的念頭,吳初琳躺在病床上陷入到昏迷中,千柏京拿出一支針筒想注射到輸液管裡面,經過片刻思慮千柏京放棄殺害吳初琳的念頭。吳 初琳回到劇組嚮導演報導,導演要求吳初琳必須帶崔武恪一起到劇院表演,吳初琳想憑著自己的能力獲得導演認可,導演不想給吳初琳獨自表演,吳初琳離開劇組到 權在熙的餐廳當服務員。崔武恪與幾個同事來到一家餐廳外面查案,吳初琳發現餐廳的老奶奶神色異常回到餐廳裡面,幾個警察覺得餐廳是正常營業沒有可疑的地 方,吳初琳對餐廳老奶奶產生了疑心,崔武恪在吳初琳的提醒下懷疑餐廳裡面有暗室供人非法賭博,幾個同事跟著崔武恪來到餐廳裡面發現一道木門,眾人踢開木門 果然發現門後有一個密室,密室裡面有許多人正在賭博,崔武恪與幾個同事無法抓捕所有賭客,賭客們驚慌不安從密室裡面逃出來,幸好一批警察及時趕到守在餐廳 外面,許多逃出餐廳的賭客被警察抓了個現形。餐廳的老奶奶和大爺跟著賭客們一起被押往警局,對於警察能發現餐廳中有密室的原因,老奶奶和大爺想破腦袋也不 知道是怎麼回事。千柏京發現權在熙藏有朱瑪麗遇害的相片,權在熙外出歸來從千柏京手中拿回了相片,千柏京佯裝什麼也不知道駕車離去,權在熙回到辦公室拿出 相片發現上面沾著一些血液,千柏京曾在觀看相片之前手指受傷流了一些血液,權在熙當時外出歸來提議千柏京找創可貼包好受傷的手指,相片上出現一些血液,說 明千柏京已經查看過權在熙保存的相片。千柏京駕車回想看到朱瑪麗遇害相片的經過,權在熙正是殺害朱瑪麗的兇手,千柏京駕車來到一幢教堂裡面,崔武恪來到教 堂的時候千柏京已經不知所蹤。崔武恪來到權在熙住處打探千柏京的下落,權在熙倒了兩杯酒端到崔武恪面前,崔武恪向權在熙瞭解千柏京的線索,千柏京最後一次 現身的時候是在權在熙家門外面,崔武恪例行公事向權在熙瞭解千柏京最後一次現身的過程,千柏京極有可能搭乘飛機離開本國,奇怪的是警方調查航空飛行記錄沒 有查到千柏京登機記錄。權在熙面帶笑容對崔武恪有問必答,崔武恪從權在熙嘴中問完所有問題告辭離去,權在熙收住笑容神色複雜看著崔武恪離去。條形碼殺手每 次殺人都會留下一個條形碼,崔武恪回到警局向同事們講解條形碼包含的意思,所有條形碼來自一家圖書館的圖書,崔武恪猜到兇手把遇害者當成一本圖書殺掉就刻 上一個條形碼。兇手依然逍遙法外,崔武恪一步一步推斷猜到兇手新的作案目標。權在熙來到圖書館打印出一張條形碼,條形碼包含權在熙要殺的人,此人正是發現 權在熙是連環殺手的千柏京。



第07集
崔武恪找到了條形殺手的殺人規律,殺手按照條形碼上的信息選擇殺害不同的人,崔武恪已經推斷出殺手即將下手的新目標身份信息。殺手正是名廚權在熙,權在熙 表面上是一名廚藝精湛風度翩翩的廚師,實際上內裡是一名變態殺人魔,警方一直在調查被權在熙殺掉的無辜市民,權在熙已經接連殺害幾個無辜市民。吳初琳來到 劇院站在幕後為演員們撐木板,由於體力不支吳初琳身不由已失手推倒木板,站在旁邊的崔武恪目睹吳初琳跟木板一起倒在舞台上,吳初琳趴在木板上一臉驚恐看著 坐在觀眾席上的觀眾們。導演將吳初琳喚到台下談話,吳初琳的行為令導演大為光火,本來導演想給吳初琳在劇院工作的機會,奈何吳初琳不好好珍惜來之不易的工 作機會,導演決定辭退吳初琳。吳初琳一臉委屈在導演的責罵聲中流下眼淚,崔武恪站在旁邊愛莫能助。權在熙邀請吳初琳喝咖啡,二人來到餐桌前坐下,權在熙向 吳初琳透露他患有臉盲症,吳初琳聽完權在熙的話恍然大悟,不久之前吳初琳在咖啡工作,權在熙從咖啡廳經過對吳初琳視若無睹,吳初琳主動跟權在熙打招呼,權 在熙停下腳步認出了吳初琳,吳初琳當時以為權在熙不願意跟她打招呼,直到弄清權在熙患有臉盲症,吳初琳才意識到權在熙當時不是故意不跟她打招呼。臉盲症很 有可能讓人產生誤會,不明真相的人會以為權在熙目中無人不願意跟別人打招呼,權在熙一臉無奈向吳初琳坦承因為患有臉盲症確實得罪過一些人。艾麗是吳初琳的 朋友,艾麗老闆發現放在店舖的鈔票被人偷走,艾麗成了最大嫌疑人,宋明玉與艾麗同為店員,老闆相信宋明玉沒有偷店舖裡面的錢,一行三人來到警局找警察斷 案,辦案民警盤問宋明玉的出行情況,宋明玉向辦案民警展示出門不在店舖裡面的相片證據,艾麗見宋明玉還能證明自己不在場,臉上升起焦急一臉無奈。吳初琳在 崔武恪的陪同下來到警局裡面,艾麗與宋明玉正在接受警察斷案,宋明玉向警察出示不在場的相片證據,吳初琳發現宋明玉的身體出現許多帶有色彩的氣息,氣息顯 示出宋明玉是在說謊,人在說謊的時候心中就會緊張,一緊張身體就會產生一種氣體,吳初琳憑藉看到的氣體斷定宋明玉在說謊。宋明玉因為有不在場的證據,警察 只得將嫌疑對象鎖定在艾麗身上,艾麗離開警局向吳初琳述苦,吳初琳拿起手機查看宋明玉在網上上傳的相片,相片確實能證明宋明玉不在案發現場,吳初琳決定跟 崔武恪一起尋找宋明玉在相片上做假的證劇。二人來到宋明玉曾經拍過相片的地點,一連換了幾個地點也沒有找到宋明玉做假的線索,直到來到一家鞋店,事情終於 有了轉機。吳初琳發現鞋店上空飄浮著許多咖哩食品的氣團,鞋店出現食品氣團,說明鞋店的前身是一家餐廳,店員證實了吳初琳的猜測,一週之前餐廳主人轉賣門 面,門面被新老闆改裝成了鞋店。宋明玉在鞋店改裝後還能拍出在餐廳吃飯的相片,光憑在餐廳吃飯的相片就能說明宋明玉在做假,崔武恪與吳初琳回到警局向辦案 民警提供查到的證據,證據鐵證如山,宋明玉在警察面前坦承偷了老闆的錢。老闆對宋明玉失望之極,警察帶走了宋明玉,老闆一臉愧疚向艾麗賠禮道歉,艾麗洗清 了冤屈主動提出辭職。崔武恪與吳初琳成功為艾麗平反,艾麗心情感激送了二張餐廳優惠卷給崔吳二人。夜幕降臨,崔武恪來到集裝箱區尋找兇手留下的線索,一名 黑衣男子從崔武恪身邊走過去,崔武恪沒有留意從身後經過的黑衣男子。黑衣男子離去不久,崔武恪打開一個集裝箱門,門內的空間放著一些東西,崔武恪忽然意識 到之前離去的黑衣男子有問題。黑衣男子已經消失不見,崔武恪從集裝箱裡面衝出來四處尋找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忽然從崔武恪面前走了過來,崔武恪還沒弄清發生 了什麼事情,黑衣男子往崔武恪肚子上捅了一刀。崔武恪低頭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傷口倒在地上,黑衣男子背對倒在地上的崔武恪快步離去。

 
第08集
崔武恪從集裝箱裡面衝出來四處尋找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忽然從崔武恪面前走了過來,崔武恪還沒弄清發生了什麼事情,黑衣男子往崔武恪肚子上捅了一刀。崔武恪 低頭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傷口一頭載倒在地上,黑衣男子背對倒在地上的崔武恪快步離去。捅傷崔武恪的黑衣男人正是權在熙,權在熙想殺掉崔武恪隱藏自己的殺人 魔王身份,一個工人來到集裝箱區發現倒在地上的崔武恪。崔武恪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吳初琳打了一個電話給閻美,閻美接到電話立即奔赴醫院探視崔武恪。權在 熙回到家中脫下黑衣外套,崔武恪已被權在熙中傷,權在熙換下黑衣外套坐在沙發上休息。崔武恪在醫生的搶救下渡過危險,吳初琳回到咖啡廳向權在熙透露崔武恪 住院的情況,吳初琳不知道權在熙是傷害崔武恪的元兇,權在熙不動聲色從吳初琳口中瞭解崔武恪受傷的情況。崔武恪雖然渡過危險但還需要住院觀察,權在熙來到 醫院探視崔武恪,病房裡面只有權在熙與崔武恪二人,權在熙來到病床旁邊伸手往懷中摸去,閻美忽然開門走了進來,權在熙放下懷中的手恢復平靜的表情,閻美對 權在熙的到來有些驚訝,正常情況一般人都不會願意看望受傷的崔武恪,警方會對所有探視崔武恪的人暗中調查,權在熙光明磊落來醫院探視崔武恪,閻美誇讚權在 熙是一名成功的廚師。崔武恪渡守了危險,一名男子來到病房裡面向崔武恪走了過去,閻美與幾個同伴藏在病房外面嚴陣以待,男子一步一步向崔武恪身邊走去,崔 武恪伸手抽出藏在被蓋裡面的手槍。男子來到病房旁邊掀開衣服祝賀崔武恪恢復健康,崔武恪舉起手槍對準男子,閻美和幾個同伴衝進病房發現男子並非兇手,兇手 已經猜到警方在醫院設伏,男子是在兇手的交待下來到病房祝賀崔武恪恢復健康。吳初琳到咖啡廳找艾麗,艾麗買了一杯咖啡給吳初琳,吳初琳發現裝咖啡的杯子飄 浮出一些酒水氣體,酒水氣體說明杯子裡面裝的不是咖啡,吳初琳一眼識破了艾麗買回來的不是咖啡。艾麗不知道吳初琳擁有看得見氣體色彩形狀的特異功能,吳初 琳迅速識出杯子裡面的不是咖啡,艾麗只得將原因說了出來,原來艾麗擔心吳初琳心情不好所以才買了一杯酒,吳初琳因為崔武恪住院心情失落,艾麗想讓吳初琳喝 酒消解心中的煩惱。吳初琳來到崔武恪家中做客,崔武恪已經恢復健康出院,吳初琳親自下廚做了一些食物給崔武恪,崔武恪對吳初琳做的飯菜讚不絕口,吳初琳感 概萬分向崔武恪講述身世經歷,自從三年前遇到事故住院重獲新生,吳初琳無法再記起父母的相貌以及身份信息。崔武恪聽完吳初琳的話臉上升起同情,吳初琳情不 自禁與崔武恪接吻,在接吻過程中吳初琳回過神意識到自己失態,崔武恪沒有再繼續親吻吳初琳,吳初琳辭別崔武恪離去,崔武恪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吳初琳來到崔 武恪家門外面撫摸嘴唇露出一絲笑容。崔武恪出院與閻美一起參加千柏京的喪禮,二人離去之時遇到權在熙,權在熙獲得千柏京親人高度讚揚,千柏京去世之後權在 熙出錢出力舉行喪事。崔武恪與閻美離開喪禮現場只覺權在熙神色不太正常,閻美猜測權在熙對警察沒有好感,二人聊完權在熙談起已經遇害的崔恩雪,閻美帶著崔 武恪找到了吳在標,吳在標當年負責處理崔恩雪的案件,崔恩雪被吳在標處理成已經死亡的遇害人員,閻美發現崔恩雪其實活在人間。吳在標已經不是警察退休有幾 年,閻美要求吳在標承認隱瞞崔恩雪活在世上的秘密,吳在標否認了閻美的懷疑,崔武恪一臉焦急要求吳在標透露崔恩雪的下落,崔恩雪是崔武恪的妹妹,崔武恪有 權力知道妹妹的下落。吳在標立場堅定一口認定崔恩雪已經離開人世,崔武恪與閻美如何追問吳在標都無法獲得真實答案。吳初琳與崔武恪一起吃飯,崔武恪穿著一 件紅色外衣精神煥發,吳初琳跟崔武恪相比顯得心事重重,崔武恪察覺到吳初琳的神色不太對勁,吳初琳因為想起一些事情心中升起悲傷。



第09集
吳初琳與崔武恪一起吃飯,崔武恪發現吳初琳的神色不太對勁,吳初琳嘗出食物中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崔武恪坐到吳初琳身邊給予關懷,吳初琳眼含熱淚陷入到 莫名其妙的憂愁中。對於自己忽然憂愁的原因,吳初琳也無法弄清原因,崔武恪見吳初琳已經沒有食慾,只得帶著吳初琳到屋外散步,吳初琳在崔武恪的帶領下來到 屋外散步,清涼的夜色撫摸吳初琳的思維,吳初琳漸漸從憂愁中走了出來。崔武恪陪著吳初琳回到房間裡面,吳初琳換了一身睡衣安排崔武恪在客廳過夜,崔武恪鑽 入到賬蓬裡面睡覺,吳初琳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發短信給崔武恪,崔武恪亦回了短信給吳初琳,二人沒有睡意索性短信聊天到深夜。吳初琳到劇院打掃衛生,導演已經 沒有再給吳初琳上台表演,吳初琳願意打掃衛生接受導演的安排,導演在工作間不可一世訓斥吳初琳。閻美經過調查發現權在熙是條形碼殺人兇手,崔武恪帶著幾個 同事來到權家找到了權在熙,權在熙拒絕配合警方調查,崔武恪愈發認定權在熙是殺人兇手,殺人兇手曾在某次行動中手臂受傷,崔武恪要求權在熙展示手臂,權在 熙在崔武恪的要求下展示手臂,崔武恪發現權在熙的手臂上果然有一道傷痕,權在熙向崔武恪解釋手上的傷痕是在工作中不慎劃傷,崔武恪沒有相信權在熙的話。一 名警察要求獲取權在熙口中的唾液以便做DNA檢測,權在熙反抗無果只得讓警察取走了唾液。崔武恪帶著同事們回到警局向閻美覆命,閻美命令手下人凍結權在熙 出國資格,權在熙疑似條形碼殺人兇手,閻美心知不能給權在熙出國的機會,如果權在熙坐飛機出國,警方將會花費更大的精力追捕權在熙。不久之後,權在熙的 DNA檢查已經有結果,閻美得到權在熙的DNA檢查結果認真細看,姜赫幾人一臉期待看著閻美的表情變化,閻美看完DNA檢查結果大失所望,姜赫等人從閻美 的表情上看到了結果,權在熙的DNA跟條形碼殺手不一樣,由此說明真正的兇手不是權在熙。其中一名警察提議恢復權在熙出國的資格,權在熙已經不是條形碼兇 手,警方錯誤判案損害了權在熙的形象,崔武恪決定親自到權家向權在熙賠禮道歉。權在熙面色平靜看著登門造訪的崔武恪,崔武恪一臉愧疚向權在熙賠禮道歉,權 在熙邀請崔武恪入座,崔武恪坐到桌前心事重重,權在熙計上心來謊稱自己的手機忘記帶需要打電話,崔武恪借了手機給權在熙。權在熙得到手機站在崔武恪身後做 了手腳,崔武恪渾然不知不知道權在熙暗地對手機做了手腳,權在熙設置完手機的一個菜單回到桌前,崔武恪想拿回手機,權在熙迅速舉杯跟崔武恪喝酒,崔武恪沒 有察覺到放在桌上的手機正在自動進行某項設置,權在熙不動聲色陪崔武恪喝酒,崔武恪喝完酒拿回手機,手機的設置正好已經結束,權在熙不動聲色送崔武恪目送 崔武恪離去。吳初琳打電話給崔武恪,崔武恪因為在忙事情沒有接電話,吳初琳心中升起不悅對崔武恪產生不滿,崔武恪跟吳初琳還不是男女朋友關係,吳初琳提醒 自己沒有必要生崔武恪的氣。權在熙邀請吳初琳參與一檔美食節目,吳初琳穿了一身黃色衣服來到節目現場,權在熙笑容滿面迎接吳初琳,吳初琳因為第一次參加節 目心情緊張,權在熙算是吳初琳的伯樂,吳初琳保證以後要是出名了會答謝權在熙。吳初琳一大早起床接到崔武恪的電話,崔武恪在屋外等候吳初琳,吳初琳沒有化 妝直接來到屋外見到了崔武恪,崔武恪忽然要求吳初琳自行決定二人是做愛人還是普遍朋友,吳初琳驚喜交加忽然意識到自己沒有化妝,崔武恪沒有嫌棄沒有化妝的 吳初琳,吳初琳焦急不安摀住臉龐,崔武恪拉起吳初琳的手向警局走去,吳初琳心情激動有了一種談戀愛的喜悅感。閻美在警局打印一張失蹤人員的畫相,失蹤人員 的畫相跟電腦中保存的一個失蹤人員一模一樣,閻美看著手中畫相吃了一驚,崔武恪帶著吳初琳來到警局。閻美拿著手中的畫相目不轉睛打量吳初琳,吳初琳渾然不 知看著閻美。



第10集
閻美對吳初琳的身份產生懷疑,吳初琳與崔武恪來到警局裡面找閻美,閻美不動聲色沒有盤問吳初琳的身份信息,吳初琳正想尋找一名腦海中記得不太清楚的某人相 貌,閻美正在為吳初琳拼接某人相貌,吳初琳跟著閻美來到一個辦公室裡面,閻美趁機支開吳初琳離開辦公室拿飲料,吳初琳離去之時將身份證件放在桌上,閻美拿 起手機拍下了吳初琳證件上的名字。吳初琳拿著飲料回到辦公室,閻美正在拼接一張相片,吳初琳坐到桌前指引閻美如何拼接某人的五官特徵。崔武恪與吳初琳離開 警局,吳初琳來到一幢樓房裡面上廁所,一個紅衣男子出現在廁所裡面,吳初琳以為走錯了廁所趕緊向另一間廁所走去,另一間廁所裡面也有一個男人,吳初琳暈頭 轉向不知道哪間廁所才是女性專用。紅衣男子出現的廁所忽然走出一個女人,吳初琳吃了一驚衝進廁所裡面尋找紅衣男人,紅衣男人是變態狂跑進女廁所已經跳窗逃 跑,吳初琳順著紅衣男子留下的氣息色彩來到樓外找到了崔武恪,崔武恪與吳初琳一起尋找紅衣男子,紅衣男子悄悄藏到一棵樹上,吳初琳大吃一驚看著站在樹上的 紅衣男子,紅衣男子從樹上跳下來向馬路對面跑去,吳初琳跟著紅衣男子跑到馬路上險些被一輛汽車撞到,崔武恪在千鈞一髮之際將吳初琳拉到路邊,吳初琳在即將 被汽車撞到的時刻想起自己三年前受傷的經過,當時吳初琳同樣是在馬路上狂奔被一輛汽車撞倒,往事清楚無比顯現在吳初琳的腦海中,吳初琳流下眼淚向崔武恪透 露她已經記起三年前被汽車撞的過程。吳在表是吳初琳的養父,閻美開車出門尋找吳在表,權在熙暗中跟蹤閻美,吳在表出現在權在熙的面前,權在熙計上心來在吳 在表駕駛的汽車外面佯裝倒在地上,吳在表以為是自己開車撞傷了權在熙,權在熙蹲在地上扮出痛苦萬分的模樣,吳在表來到車頭前方扶住權在熙,權在熙在吳在表 的帶領下前往醫院檢查傷勢。閻美來到吳在表工作的地方,吳在表已經駕車送權在熙前往醫院,權在熙檢查完身體傷勢準備離去,吳在表提議請權在熙吃飯,權在熙 盛情難卻提出跟吳在表喝茶,吳在表在喝茶過程中認出權在熙是名廚,權在熙的女朋友朱瑪麗遇害,吳在表向權在熙表達慰問。權在熙坐著吳在表的汽車回到原來的 地點,閻美從吳在表的汽車外面經過,吳在表坐在汽車裡面等到閻美離去才從車中走出來,閻美渾然不知鑽入到自己的汽車裡面坐車離去。入夜,崔武恪來到吳初琳 家中,吳初琳離開房間留崔武恪躺在床上,崔武恪躺在床上抱著被蓋產生幻覺,幻覺中的被蓋變成了吳初琳,吳初琳與崔武恪躺在床上親密相擁,崔武恪從幻覺中恢 復過來發現懷中摟抱的是被蓋,吳初琳站在床前一臉驚訝看著崔武恪,崔武恪坐床上坐起來摟住吳初琳。閻美開除崔武恪,崔武恪退出搜查小組不再參與調查條形碼 殺人案。吳初琳參加權在熙主持的美食節目,一個叫秀美的工作人員與吳初琳打招呼,秀美稱呼吳初琳為崔恩雪,吳初琳一頭霧水沒有反應過來,秀美曾是崔恩雪的 好友,吳初琳長得跟崔恩雪一模一樣,秀美認定吳初琳是崔恩雪,吳初琳在秀美的提醒下想起跟崔武恪某次談話的情景,崔武恪曾經向吳初琳透露他的妹妹就叫崔恩 雪。吳初琳為了查出自己的身份離開節目現場,權在熙在節目現場準備開始主持節目。吳初琳來到一間放著許多書冊的房間裡面,其中幾本書引起了吳初琳的好奇 心,吳初琳伸手向書本勾去,書本擺著太高難以勾到,吳初琳不慎將幾本書全部碰落到地上。其中一本書夾著一張信,信是千柏京寫給吳初琳的,千柏京在信中提起 吳初琳三年前遇車禍住院的經過,吳初琳看完信件對自己的身世有了更詳細的瞭解。權在熙在節目現場沒有看到吳初琳,吳初琳正在書屋裡面閱讀千柏京寫的信件, 權在熙來到書屋裡面找到了吳初琳,吳初琳眼含淚水顧著閱讀信件沒有發現來到身邊的權在熙。權在熙伸手想奪過吳初琳手中的信件,吳初琳回過神來吃了一驚看著 權在熙,權在熙一頭霧水想知道吳初琳閱讀的信件內容。

 
第11集
吳初琳為了查出自己的身份離開節目現場,權在熙在節目現場準備開始主持節目。吳初琳來到一間放著許多書冊的房間裡面,其中幾本書引起了吳初琳的好奇心,吳 初琳伸手向書本勾去,書本擺著太高難以勾到,吳初琳不慎將幾本書全部碰落到地上。其中一本書夾著一張信,信是千柏京寫給吳初琳的,千柏京在信中提起吳初琳 三年前遇車禍住院的經過,吳初琳看完信件對自己的身世有了更詳細的瞭解。權在熙在節目現場沒有看到吳初琳,吳初琳正在書屋裡面閱讀千柏京寫的信件,權在熙 來到書屋裡面找到了吳初琳,吳初琳眼含淚水顧著閱讀信件沒有發現來到身邊的權在熙。權在熙伸手想奪過吳初琳手中的信件,吳初琳回過神來吃了一驚看著權在 熙,權在熙一頭霧水想知道吳初琳閱讀的信件內容。吳初琳神色慌張謊稱手中的物品是劇本。權在熙低頭往地板上一看,地板上散落著幾本書本,吳初琳神色慌張謊 稱不小心碰翻了書本,權在熙提醒吳初琳參加美食節目,幾個工作人員忽然來到書屋催促權在熙參加美食節目。權在熙與幾個工作人員離去,吳初琳站在當場依然深 陷震驚中無法自拔。崔守恪站在辦公室外面沖閻美叫喊,閻美無故開除崔守恪,崔守恪只想知道原因,閻美沒有告訴崔守恪被開除的原因,而是命令兩個手下開門拖 走了崔守恪,崔守恪離去之後閻美向姜赫透露開除崔守恪的真相,崔守恪的妹妹崔恩雪被條形碼殺手殺害,閻美心知不能再繼續讓崔守恪在重案組參與條形碼殺手案 件。崔守恪與條形碼殺手有個人恩仇,閻美不希望崔守恪將個人的仇恨帶到查案中。吳初琳上門看望崔守恪,崔守恪停職在家悶悶不樂,吳初琳一臉好奇問起崔守恪 是否遇到了煩心事,崔守恪向吳初琳一五一十透露被上級開除的事情。吳初琳來到養父吳在表居住的地方,父女二人坐在江邊談起崔守恪的妹妹崔恩雪,吳在表刻意 隱瞞吳初琳的真實身份,吳初琳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崔恩雪。夜幕降臨,吳初琳來到警局想尋找崔守恪,崔守恪不在警局裡面,吳初琳來到警局大廳聽到姜赫與兩個下 屬在談論崔守恪的妹妹崔恩雪,崔恩雪就是吳初琳,吳初琳心情沉重轉身離開警局。崔守恪拎著一些禮物來到吳初琳家門外面,吳初琳外出歸來發現崔守恪站在家門 口,崔守恪過生日買了一些禮物想跟吳初琳一起慶祝,吳初琳引領崔守恪回到家中過生日。崔守恪擺上蛋糕點燃蠟燭,吳初琳在崔守恪的要求下唱起生日祝福歌曲。 崔守恪在吳初琳家中慶祝完了生日,吳初琳提醒崔守恪已經夜深必須回家,崔守恪在吳初琳的要求下起身離去,吳初琳送了崔守恪一段路,崔守恪勸說吳初琳不要再 送他,吳初琳忽然面色悲痛提出跟崔守恪分手。崔守恪剛過完生日以為吳初琳在開玩笑,吳初琳再次重複跟崔守恪分手的話語,崔守恪無法理解吳初琳忽然想分手的 原因,吳初琳含著眼淚目光悲絕不肯說出原因,崔守恪的情緒開始變得激動,吳初琳始終不肯說明為何分手,在崔守恪的注視下吳初琳鑽入到一輛汽車離去,崔守恪 站在當場心如刀割陷入到悲痛中。吳初琳駕車向權在熙的住處趕去,崔守恪接到了閻美打來的電話,閻美向崔守恪透露吳初琳的動向,崔守恪正在開車已經在追蹤吳 初琳的路上。吳初琳開車來到權在熙家門外面,權在熙站在房間裡面的一個角落裡面不接吳初琳打進的電話,吳初琳下車之時拿著手機等候權在熙接聽,權在熙站在 角落裡面拿著手機沒有說話,吳初琳拿著手機進入權在熙的家中,權在熙藏在角落裡面雙眼露出一絲殺氣。吳初琳一邊聽電話一邊在客廳行走,權在熙悄悄從角落中 走出來來到吳初琳身後,吳初琳顧著聽電話沒有察覺到權在熙站在身後,權在熙忽然伸手搭在吳初琳的肩膀上,吳初琳嚇了一跳轉身看著權在熙,權在熙一臉殺氣盯 著吳初琳。吳初琳顯然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忽然出現的權在熙令吳初琳崩緊了神精心懸得越來越緊。權在熙站在當場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吳初琳一臉驚恐緊緊盯著權 在熙。



第12集
吳初琳開車來到權在熙家門外面,權在熙站在房間裡面的一個角落裡面不接吳初琳打進的電話,吳初琳下車之時拿著手機等候權在熙接聽,權在熙站在角落裡面拿著 手機沒有說話,吳初琳拿著手機進入權在熙的家中,權在熙藏在角落裡面雙眼露出一絲殺氣。吳初琳一邊聽電話一邊在客廳行走,權在熙悄悄從角落中走出來來到吳 初琳身後,吳初琳顧著聽電話沒有察覺到權在熙站在身後,權在熙忽然伸手搭在吳初琳的肩膀上,吳初琳嚇了一跳轉身看著權在熙,權在熙一臉殺氣盯著吳初琳。吳 初琳顯然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忽然出現的權在熙令吳初琳崩緊了神精心懸得越來越緊。權在熙站在當場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吳初琳一臉驚恐緊緊盯著權在熙。權在熙 企圖傷害吳初琳,客廳的電燈忽然熄滅,吳初琳趁著電燈熄滅迅速逃走,權在熙在黑暗的客廳尋找吳初琳。崔武恪來到權在熙家中帶走了吳初琳,吳初琳跟著崔武恪 逃到權在熙家門外面,二人藏在拐角處等待權在熙現身,權在熙從屋子裡面走出來四處尋找吳初琳。崔武恪掏出手槍出奇不暈砸暈權在熙,權在熙倒在地上失去了知 覺,崔武恪的妹妹崔恩雪死在權在熙手中,權在熙失去知覺如同待宰的羔羊,崔武恪舉起手槍想打死權在熙,吳初琳提醒崔武恪打死權在熙就成了殺人犯,崔武恪在 吳初琳的勸說下沒有再傷害權在熙。權在熙從昏迷中甦醒過來正好遇到二個警察上門尋找吳在表,吳在表在權在熙家中喝醉了酒,權在熙向二個警察透露吳在表正在 屋內一個房間的床上睡覺。二個警察不相信權在熙的話,權在熙回到屋中送甦醒過來的吳在表跟二個警察見面,二個警察見吳在表果然平安無事從權在熙家中出來, 二人沒有再盤查權在熙。崔武恪成功帶著吳初琳逃出權在熙的家,吳初琳當時處境危急即將被權在熙傷害,崔武恪心有餘悸慶幸吳初琳逃過一劫。吳初琳在崔武恪的 陪同下回到住處,崔武恪在屋外沒有離去,吳初琳回到住處發現房間裡面一片狼藉被人入室破壞,崔武恪聽到吳初琳的尖叫聲趕緊衝進屋中,吳初琳趺坐在地上神色 慌恐,權在熙很有可能來吳初琳家中尋找某些東西,崔武恪沒有再讓吳初琳繼續住在家中,吳初琳來到崔武恪的家中暫住,崔武恪交了一把卡片鑰匙給吳初琳。吳初 琳在崔武恪指使下來到權在熙家中的書屋安置攝像頭,權在熙等到節目結束的時候升起疑心向書屋走去,吳初琳藏在電梯裡面佯裝在換絲襪,權在熙打開電梯大門看 到吳初琳在電梯裡面換絲襪,吳初琳扮出一副難堪的模樣向權在熙解釋在電梯裡面換絲襪,權在熙信以為真向吳初琳賠禮道歉向書屋走去。書屋的攝像頭順利安好, 吳初琳回到監控車上與崔武恪匯合,崔武恪一臉感激看著吳初琳,吳初琳經歷了一次命懸一線的行動口乾舌燥拿起一瓶水喝了好幾口。權在熙的書屋已經處於警方的 監控內,崔武恪提出跟吳初琳復合,吳初琳眼含淚水希望崔武恪能帶她一起祭拜崔恩雪,崔恩雪被吳初琳害死,吳初琳只想祭拜崔恩雪以示心中內疚。崔武恪計劃收 回攝像頭,吳初琳趁著權在熙外出辦事向權家趕去,權在熙在路上跟一個男子通電話,男子提醒稱在會面地點發現許多警察,權在悉聽完男子的話掛掉電話開車向家 中方向趕去。吳初琳渾然不知來到權在熙家中準備收回攝像頭,權在熙回到書屋的時候吳初琳在上廁所,崔武恪一臉驚訝看著忽然回到家中的權在熙。權在熙站在書 屋裡面左看右看,崔武恪心中升起不安拔打吳初琳的電話,吳初琳在上廁所將手機放在洗手台上,崔武恪無法立即跟吳初琳取得聯繫。權在熙在書屋裡面找到藏在書 中的攝像頭,崔武恪目睹權在熙對著攝像頭鏡頭說話,權在熙說完話擰壞了攝像頭,崔武恪心中升起不妙離開監控車撒腿向權在熙家中跑去。權在熙離開書屋來到電 梯外面,電梯門緩緩打開,吳初琳站在電梯裡面一臉驚恐看著權在熙。崔武恪撒腿向權在熙家中跑去,吳初琳已被權在熙發現極有可能丟掉性命。



第13集
權在熙在書屋裡面找到藏在書中的攝像頭,崔武恪目睹權在熙對著攝像頭鏡頭說話,權在熙說完話擰壞了攝像頭,崔武恪心中升起不妙離開監控車撒腿向權在熙家中 跑去。權在熙離開書屋來到電梯外面,電梯門緩緩打開,吳初琳站在電梯裡面一臉驚恐看著權在熙。崔武恪撒腿向權在熙家中跑去,吳初琳已被權在熙發現極有可能 丟掉性命。吳初琳到權在熙家中取攝像頭,權在熙察覺到吳初琳的意圖忽然返回家中,坐在監控車內的崔武恪通過監控器目睹權在熙回到書屋,書屋裡面安置著一台 微型攝像頭,權在熙很快搜出了藏在書屋裡面的微型攝像頭。吳初琳在電梯裡面遇到站在電梯外面的權在熙,權在熙面帶笑容看著吳初琳,吳初琳吃了一驚站在當場 不知所措,權在熙雖然知道吳初琳來他家中的目的是為了取走攝像頭,但還是扮出一副渾然不知的模樣煮咖啡招待吳初琳。崔武恪來到權家見到了吳初琳,吳初琳像 是看到救星一樣看著崔武恪,崔武恪要求權在熙讓吳初琳離去,權在熙接受了崔武恪的提議放走吳初琳。崔武恪在書屋安置攝像頭的行為已被權在熙察覺,權在熙警 告崔武恪下不為例,崔武恪的妹妹崔恩雪死在權在熙手中,權在熙犯下多起命案反而理直氣壯警告崔武恪,崔武恪動了真怒提醒權在熙早晚會伏法。吳初琳發現權在 熙身上帶有千柏京的氣味,千柏京已經死在權在熙手中,權在熙身上出現千柏京的氣味,由此說明千柏京的遺體很有可能在權在熙家中。崔武恪帶著吳初琳回到警 局,吳初琳擁有看見味道的特異功能,崔武恪想讓同事們接受吳初琳一起偵破權在熙殺人案。幾個同事不相信吳初琳能看見味道,吳初琳提醒眾人可以測試她的超能 力,崔武恪的幾個同事來到更衣室在各自的衣櫃隨機放入彼此的衣物,吳初琳憑藉衣櫃外面散發出來的味道色彩一一識出存放的衣物是誰的,崔武恪的同事目瞪口呆 終於相信吳初琳擁有看見味道的超能力。一行人來到警局大廳遇到一名警長,警長正在抓捕一個外號叫「鐵頭功」的犯罪份子,鐵頭功趁著警長不防備逃出警局,閻 美決定現場考驗一下吳初琳的超能力。吳初琳來到警局辦公廳找到鐵頭功留下的一件外衣,外衣上散發出鐵頭功身體的氣息,吳初琳順著鐵頭功留在衣服上的氣息來 到警局門外。警長乘坐的專車引起吳初琳的注意,專車車尾漂浮著鐵頭功的氣息色彩,吳初琳猜到鐵頭功就藏在汽車後備箱裡面。崔武恪來到車尾敲擊後備箱提出鐵 頭功趕緊現身,鐵頭功見自己的行蹤已被警方發現,只得推開後備箱爬出來主動伏法。警長對眾人迅速抓到鐵頭功驚訝不解,吳初琳沒有向警長透露她有看見味道的 超能力,閻美等人隨便找了一個理由騙過了警長。吳初琳的超能力已經過審,崔武恪與同事們回到會議室開會,權在熙身上出現千柏京的氣味,眾人猜測權在熙家中 一定有關千柏京相關的物品,或者千柏京的遺體就在權在熙家中也不一定。崔武恪破案心切願意假裝被權在熙綁到權家,幾個同事不讚成崔武恪以身試險,權在熙已 經連殺幾人手段狠辣絕非一般的犯罪份子,崔武恪如果被權在熙綁架很有可能遭受非人的折磨。吳初琳在閻美的帶領下來到一家香水商店,櫃檯上擺放著味道不盡相 同的香水,吳初琳分別打開幾瓶香水倒入到一個新瓶子裡面,新瓶子彙集幾種不同香氣的香水,吳初琳調好新香水送給閻美。崔武恪給同事們講解權在熙的身份背 景,投影幕布顯示出權在熙的相關資料,權在熙曾在國外學醫是名牌醫科大學生,國外的權威機構對權在熙做了心理測試,權在熙做完心理測試沒有再繼續學醫,回 國之後權在熙轉行成為一名廚師。閻美忽然失蹤,崔武恪開車搭載吳初琳來到權在熙家門外面,吳初琳在崔武恪的要求下在屋外靜侯,崔武恪衝進權家二話不說揮拳 將權在熙擊倒在地上,權在熙倒地之後牙齒流血面色平靜,崔武恪拿出手槍對準權在熙的腦袋,權在熙疑似綁架了閻美,崔武恪情緒激動要求權在熙交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