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1853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劇 上流緋聞(清潭洞醜聞)~分集81-119集~

 第82集
世蘭是有話要說才跟賢秀見面,請賢秀離開韓醫院,還給了錢讓賢秀收下,那些錢應該可以跟她的媽媽找一個好的房子,也希望賢秀能離開舒駿的公司,賢秀並沒有 做錯什麼,只是世蘭想回到認識她之前。院長是發自內心的總想為賢秀做點什麼,覺得賢秀今天不同以往的開朗,賢秀問她住在韓醫院院長是否會覺得不方便,院長 並不覺得不方便,讓賢秀就努力賺錢,就等到跟母親找到住處,她也可以去做客,所以賢秀就安心的住著。舒駿這次是很堅決了,除了工作就不跟州娜見面了,南會 長很氣憤對舒駿大發雷霆,州娜是南會長在這個世上唯一有血緣的人,他是一定不會輕饒欺負州娜的人。州娜質問秀浩到底是怎麼做的,說會把賢秀帶回去卻讓賢秀 和舒駿越來越親密,州娜現在要麼是把舒駿拉回來,要麼就是毀了賢秀。賢秀怎麼想也不知道世蘭為什麼要這樣做,她到底做錯了什麼,世蘭變得不像她所認識的, 世蘭很生氣讓賢秀搬出去就搬出去為什麼還頂嘴,要是聽懂她的話就搬出去,賢秀將錢還給世蘭,最終賢秀還是不肯搬出去,世蘭表示這樣說來姜會長該有多受折 磨,賢秀聽了十分委屈。為了保護州娜,世蘭是無論如何也要讓賢秀搬出去。為了不讓州娜在自己身邊毀了,也不想讓賢秀在他們中間太為難,舒俊決定以後除了工 作不跟州娜見面,院長問舒俊對賢秀是不是有好的感情,院長雖然有她的意思,但會無條件遵從舒駿的想法,舒駿是喜歡賢秀,只想當做朋友,在賢秀身邊靜靜的保 護著她,那樣就夠了。賢秀去內衣店找在妮,事故那天景浩給她打過電話,但她不想接所以沒接,賢秀想要就這樣偶爾見一面,不過在妮不要跟賢秀再見面了,她有 要做的事。秀浩想起那天州娜說害怕被賢秀搶去世蘭,秀浩不明白州娜為什麼這樣說,質問姜會長最近跟州娜嘀嘀咕咕是不是又跟賢秀有關,姜會長否認了,秀浩知 道姜會長是不會無由的跟州娜見面,肯定是有什麼。李度和在家怎麼也找不著尋找孩子的海報,很慌,而此時的賢秀正好拿著那海報記東西卻沒有發現。世蘭故意找 賢秀的茬,賢秀問世蘭是不是因為州娜才這樣對她,世蘭聽了大罵賢秀。州娜請求賢秀幫她求舒駿原諒她,賢秀不想干涉他們的感情,既然這樣州娜將廚房的東西給 砸了,賢秀很生氣大罵州娜在哪里撒潑,這時世蘭前來。



第83集
世蘭責駡賢秀這是不是就是她的真面目,在人前禮貌,背後卻胡作非為,州娜很得意,賢秀想著之前世蘭是多麼的在乎擔心她十分的難受。院長想起舒駿說喜歡賢秀 的話,喊來了蘇靜和姑父,讓他們以後不要為舒駿和州娜牽線了,特別是蘇靜以後不要跟州娜私通了,這外人看州娜讓舒駿那麼疲憊,舒駿本人該有多疲憊。朱英仁 在韓醫院就診看見賢秀很吃驚,決定約秀浩見面。南會長問州娜是不是跟誰結怨了,聽說有人給舒駿寄去了州娜偷檔的視頻,州娜很著急找來了姜會長,姜會長假裝 答應州娜會調查,得知世蘭昨天對賢秀大喊大叫了,姜會長很得意,她是會讓她們彼此怨恨對方的。李度和在家裏找不到找孩子的傳單很不安,把家都翻遍了。賢秀 問舒駿是不是不跟州娜見面了,因為州娜對舒駿的糾纏為難了他身邊的人,舒駿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所以就不跟州娜見面了,賢秀希望舒駿能選擇他的人生。世蘭故 意在賢秀面前教訓她俱樂部的員工,責駡其要先做好自己的本分再幫別人。姜會長說找人的地方說找到孩子很難,勸世蘭還是放棄找女兒,世蘭覺得餘純情說把她女 兒送給人家了,可能是在說謊,說不定嬰兒的內衣是騙她的誘餌,讓姜會長交代找人的地方千萬不要放棄,也希望姜會長為她好不要說讓她放棄的話,姜會長沒想到 世蘭並不傻。院長不想讓賢秀從這個價出去,那是舒駿和州娜的事,不是賢秀的錯,世蘭知道對院長來說,州娜不如賢秀的存在,院長是覺得賢秀像世蘭,而瑟瑟發 抖的樣子則像她。世蘭讓院長幫忙把錢給賢秀,是可以籌備賢秀跟她母親找房子的錢,院長發火了,世蘭因為不懂事的孩子州娜變的不明事理,院長表明了她的態 度,只要是舒駿喜歡,她沒有理由反對。游泳池的事秀浩通過視頻看了,作為男人,秀浩想知道舒駿的想法,舒俊喜歡賢秀,秀浩決定跟舒俊來個公平的對抗,提醒 舒俊別讓賢秀髮現他的內心世界。在妮去看望景浩,以後就不能來看他了,因為有從現在開始要做的事,希望不管她做什麼,景浩能理解她。因為秀浩不回朱英仁的 資訊,朱英仁等在停車場,秀浩後悔當初沒把朱英仁關進精神病院,就算他現在和賢秀鬧不愉快,他妻子的位置也不會是朱英仁,姜會長決定好好利用下朱英仁。賢 秀髮現了她記東西的那張傳單是尋找孩子的傳單,在院長那見過,只是為什麼會在她那裏。李度和穿著賢秀送她的那雙鞋,就算是腳受傷了也不捨得換。賢秀問李度 和為什麼會有那傳單,李度和很不安,得知韓醫院的院長也有這個東西,李度和十分的慌。



第84集
賢秀很奇怪為什麼李度和看見那傳單會那麼的不安,朱英仁約賢秀見面,認為賢秀拋棄本來就痛苦的秀浩,朱英仁不是跟蹤狂,就算秀浩不愛她,但一次也沒有想把 她推開。賢秀想著李度和那麼奇怪,打電話給李度和,李度和卻沒有接,此時的她躲在角落裏瑟瑟發抖。李度和打電話到黃金韓醫院,蘇靜覺得那個人的聲音跟她們 烤肉店的廚房阿姨李女士很像。南會長決定去找院長,拜託她讓舒駿消氣,世蘭知道沒用的,前兩天她也拜託過,院長還發火了,讓她別碰沒有罪的人。李度和偷偷 跑去韓醫院,見到了院長後跑去大福商社找姜會長,秀浩看見慌慌張張跑來的李度和以為是來找他的。李度和質問姜會長明明知道賢秀住在院長家怎麼都不告訴她, 是不是一開始就沒想讓她永遠當賢秀的媽,姜會長說過會讓賢秀和世蘭撕咬,是不會輕易讓賢秀離開那個家,會讓賢秀提起世蘭就恨的咬牙切齒,李度和是直到死都 想是賢秀的媽媽,秀浩在門口聽到了這句話,這樣說來賢秀就不是李度和的女兒,只是李度和為什麼要求姜會長,分明是有什麼。賢秀覺得李度和很奇怪,因為在她 那裏發現了失蹤兒童的傳單,而聽說院長那裏有一樣的傳單,李度和的行動就很不安。李度和急急的見賢秀,要賢秀和她一起去遙遠的地方兩個人生活,賢秀有點懷 疑。州娜約蘇靜見面,院長說過不讓蘇靜跟州娜內通,姑父心裏很不安。州娜告訴舒俊賢秀誘惑舒駿了,而且賢秀婚後的男人關係就很不好,她可是九尾狐,舒駿完 全是被迷住了。賢秀特地給在妮送去了小菜,發資訊讓她要按時吃飯,而此時在妮跟姜會長見面,姜會長決定按在妮提供的情報去做。賢秀想起李度和那麼不安問她 是不是有事情瞞著她,不過李度和否認了。賢秀睡不著問院長要那個失蹤兒童的傳單看,那個孩子的臉讓賢秀就是放不下,賢秀自己看了自己後背有痣,又再問院長 孩子是誰丟的,院長告知是世蘭生的女兒,在嬰兒時就丟了,但世蘭是到現在還在找那個孩子,賢秀聽了很激動,她也是撿回來的孩子。



第85集
院長想起賢秀說她也是撿回來的孩子,一大早就去了賢秀的房間,蘇靜在門口偷聽。院長確認了賢秀後背有痣,假如賢秀不是被拋棄而是被丟失的孩子,在這世上有 正在找她的媽媽是否會見面,院長覺得她們一直在尋找的孩子有可能是賢秀,賢秀需要時間,比起那個想先跟她媽媽商量,那個失蹤傳單裏的孩子是世蘭被偷走的孩 子,聽說沒有能力撫養就扔到別人家門口,可世蘭是一直沒有放棄尋找孩子,蘇靜聽了很吃驚,這樣說來,賢秀很有可能是世蘭丟失的孩子。賢秀想起自己後背上有 痣,可又不是只有她一個人有痣,可她要真的是世蘭的女兒呢,賢秀問李度和有沒有她嬰孩時的照片,賢秀好奇自己小時候的模樣,李度和很不安。世蘭是不會放棄 找女兒的,一定會堅強的找下去,州娜聽了很慌。舒駿做了便當邀請賢秀一起吃,看到舒駿做的便當,賢秀想起了媽媽的回憶,其實自從知道自己是撿回來的孩子, 賢秀偶爾會想起她的親媽,就是想在什麼地方過的好不好,她不是被拋棄而是丟失的孩子,要是知道正在尋找她,賢秀想見面,可現在的媽媽讓她放心不下,該對她 多失望,舒駿建議賢秀應該跟她媽媽說她的想法。在妮看著賢秀為她做的小菜還有留下關心她的紙條很難受。院長約世蘭見面,她找到了一個被丟棄的孩子,只是憑 著這樣做親子鑒定需要跟現在的媽媽商量,需要時間,院長希望世蘭以後不要再跟賢秀碰撞了,至於跟賢秀的關係世蘭會看著辦。世蘭告訴姜會長說院長找到了個被 拋棄的孩子,本來是想馬上做親子鑒定,但需要時間就先等著,姜會長聽了很不安,要是院長說的撿回來的孩子是賢秀那就麻煩了,讓州娜趕緊去確認要想辦法阻 止。州娜趕緊約蘇靜見面,蘇靜告知是賢秀,州娜很慌,姜會長是一定要想辦法阻止的,不然她的計畫就成泡影了。秀浩約朱英仁見面,警告朱英仁不要打擾賢秀。 如果朱英仁真的想在秀浩身邊,姜會長要朱英仁就照她的話去做。賢秀想找生她的人,說不定她不是被拋棄的孩子而是丟失的孩子,世蘭丟了女兒,是有人偷走了那 孩子,賢秀想做親子鑒定,想確認世蘭是不是生她的親媽,李度和很慌。



第86集
賢秀想確認世蘭是不是生她的親媽,李度和生氣了,賢秀要是去做親子鑒定,那她們兩人就完了。姜會長要朱英仁充當世蘭的女兒,利用她來拆散親媽和女兒,因為 親生女兒是賢秀,朱英仁不是想在秀浩的身邊,那就搶過賢秀的位置作為賢秀生活。院長說遇到了個撿到的孩子,州娜讓世蘭還是別那麼期待,可世蘭現在是連稻草 都要抓住,州娜很慌打電話給姜會長,是一定不能讓世蘭知道她的親生女兒就是賢秀,州娜是不會讓賢秀那樣的人搶走她的男人和媽媽的。賢秀跟媽媽提出來了,只 是媽媽比她想像中的還要生氣,看來是真的太傷心了,賢秀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賢秀去見她媽媽了,有點難接受,院長能理解,那是撫養了三十年的女兒,如果不是 被拋棄的孩子,而是丟失的孩子,賢秀也想見上一面親媽,院長讓賢秀好好的跟媽媽談談,別傷媽媽的心。假如賢秀真的是世蘭的女兒,那作為舒駿的伴侶沒有州娜 也是可以的,蘇靜想著就開心。朱英仁給秀浩發資訊,如果她不是孤兒而是富家女兒,秀浩會不會重新站在她面前,秀浩想起朱英仁說是比她命都更愛他,怎麼能說 她是跟蹤狂。世蘭想著跟賢秀的淵源,總感覺心裏怪怪的。秀浩知道朱英仁找過賢秀,讓賢秀不要相信朱英仁說的話,可不管朱英仁說什麼賢秀都無所謂。聽說那家 電子業要爆發了,在妮知道過不了多久姜會長就會來找她了。李度和決定放棄賢秀了,賢秀要跟世蘭做親子鑒定,她不能阻止也不想阻止,想讓賢秀作為富家女兒生 活,就算是進監獄也無所謂,可姜會長是無論如何都會讓李度和做賢秀的母親,她是一定會斷了賢秀和世蘭的天倫,世蘭路過大福商社順便過來看姜會長差點就碰上 了李度和。州娜想知道院長為什麼那麼想幫世蘭找到丟失的女兒,世蘭不是有她這個女兒了,院長問州娜怎麼就沒想過她這樣在折磨身邊的人,責駡州娜怎麼可以想 吃藥,要知道她的父母該有多痛心,拜託她能懂事點,州娜知道院長就是比較喜歡賢秀,院長沒想到州娜那麼耍無賴。院長發火了,明明說過讓蘇靜不要再跟州娜牽 扯上關係,最後一次警告蘇靜再這樣的話就離開這個家。賢秀求李度和答應她去做親子鑒定,說不定那個一直在找丟失孩子的世蘭就是她的親媽,賢秀就是要確認她 是丟失的還是被拋棄的。

 
第87集
姑父問舒駿是否知道賢秀是撿回來的孩子,院長要賢秀跟世蘭做親子鑒定,說不定賢秀是世蘭的女兒,舒駿聽了很驚訝。世蘭想給院長打電話,確認下那個撿來的孩 子是不是決定了,就算不同意,世蘭也想偷偷的做親子鑒定,州娜聽了很不安。姑父最近經常跟舒駿黏在一起,蘇靜不知道是為什麼,問姑父有沒有旁敲側擊的問舒 駿對賢秀是什麼想法。賢秀跟媽媽吵架了,因為媽媽還是不接受,是第一次媽媽反對她,賢秀也是第一次頂撞媽媽,賢秀既能理解又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那麼失望,看 來她媽媽是真的很討厭她找親媽,舒駿想知道賢秀的想法,覺得此刻最重要的是賢秀的心,賢秀是否想去做,如果賢秀和世蘭真是母女,勸賢秀一定要見面。賢秀想 著她跟世蘭的點滴,也許世蘭就是生她的親媽,雖然媽媽還是無法接受,不過賢秀準備做親子鑒定,或許她不是被拋棄的孩子,院長很感謝賢秀鼓起了勇氣,答應會 跟世蘭確定做親子鑒定的時間。院長趕緊要把這個消息告訴世蘭,可世蘭卻說待會再打電話給院長,原來是姜會長告訴世蘭找到她的女兒了,是朱英仁,還給看了親 子鑒定的報告,世蘭十分激動等不及要去見朱英仁。賢秀告訴舒駿她今天決定做親子鑒定,就等院長告訴世蘭通知她時間,賢秀有點緊張。姜會長帶著世蘭去見朱英 仁,世蘭將朱英仁當她親生女兒很自責,很對不起朱英仁。賢秀一直不安的等著院長的電話,可世蘭也一直沒給院長打電話。世蘭很感謝姜會長幫她找到了女兒,她 要怎麼報答姜會長,這個恩惠是死也不會忘記,雖然姜會長很抱歉,可她不能看著賢秀幸福,所以只能對不起世蘭了。姜會長祝賀朱英仁在一夜之間成了公主,她得 徹底作為世蘭的女兒生活,姜會長會和秀浩去迎接她的,朱英仁不管怎麼樣都會作為JB集團的女兒生活。院長打世蘭電話沒接,很擔心讓舒駿去找世蘭。賢秀和在 妮見面,賢秀將她有可能是世蘭女兒的事跟在妮說,在妮會幫賢秀了結她跟姜會長之間的惡緣。舒駿去找世蘭,世蘭才想起她忘記給院長回電話,世蘭很興奮告訴舒 駿她找到了女兒,舒駿將此事告訴賢秀,賢秀聽了很失落,還以為自己是世蘭的女兒緊張著,而舒駿也為煽動賢秀感到很自責。



第88集
世蘭將找到女兒的消息告訴南會長,南會長決定跟州娜馬上回去。舒俊告訴奶奶賢秀和世蘭不需要做親子鑒定了,因為世蘭已經找到親生女兒了,確認是親生,院長 擔心賢秀,該是多心痛。賢秀告訴李度和,世蘭找到女兒了,李度和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賢秀讓李度和以後就放心,她再也不會說找親生母親的事,得知世蘭找到 了女兒,很奇怪,賢秀就是很傷心,不是被拋棄而是丟失的,親生母親正在急切的找她,可現在有重新被拋棄的感覺。南會長很激動,問世蘭是不是院長說的那個孩 子,世蘭否認了,是姜會長找到的,親子鑒定都做了,州娜很不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樣說姜會長是按她說的代替賢秀用了假的女兒。賢秀隱約希望世蘭是她的 親媽,但現在都沒事了,真是萬幸,世蘭找到了那個孩子,院長很自責。李度和質問姜會長又做什麼了,姜會長只是把一個一直想代替賢秀位置的人給假冒成賢秀, 李度和希望就此擺手,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現在才明白只有賢秀幸福她才過的幸福,姜會長警告李度和要閉嘴,這樣才是為賢秀好,如果李度和選擇放下那個負擔 的瞬間就是賢秀痛苦的開始,等一切整理好後,姜會長會安排李度和和賢秀離開,所以在那之前都閉嘴。南會長為姜會長幫世蘭找到女兒特地前來道謝,無論如何都 會報答姜會長,大福商社需要的期票南會長會幫忙。州娜擔心那個假女兒不可信任,姜會長讓她不要擔心,現在一切都結束了。世蘭去接朱英仁跟南會長和州娜見 面,還特地給朱英仁買了衣服,之前一直沒為她做的,現在都要補償,以後再也不要分開了。世蘭帶著朱英仁和南會長還有州娜在俱樂部見面,賢秀看見朱英仁十分 吃驚,她是怎麼和世蘭認識的。秀浩約賢秀一起吃飯,賢秀拒絕了,如果對秀浩來說,賢秀是那麼了不起的存在,賢秀就拜託秀浩以後讓朱英仁不要再來找她了。上 次說的AX電子,真的發生了,AX電子的崔會長因為假賬和貪污數百億的黑字經營全部泡沫,就是說在妮說的都是事實,姜會長沒想到在妮會給她真實的情報,在 妮發誓會讓姜會長完全信任她的。聽說了世蘭的女兒不是賢秀,院長內心的角落怎麼會那麼傷心,難道是因為賢秀院長。賢秀恭喜世蘭找到了女兒,世蘭卻沒給賢秀 好臉色,責怪賢秀這樣關心她的私事讓她很不方便。秀浩質問朱英仁難道真的是世蘭的女兒,那個親子鑒定都做了,怎麼可能是真的。世蘭帶朱英仁前來韓醫院見院 長,賢秀看見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荒謬了。



第89集
院長問朱英仁背後那個痣是否還在,覺得太難看,朱英仁已經點掉了。世蘭不會讓朱英仁自己住了想儘快的領回家,一刻也不想分開了。朱英仁隨便看房子,去了賢 秀住的房間,聽蘇靜說賢秀離婚了,朱英仁很吃驚,世蘭看著賢秀住的房間,覺得空蕩蕩的。JB集團事業組從二號店開始要跟其他企業簽約,姜會長很憤怒,舒駿 那個膽大的人。世蘭找到的女兒是賢秀認識的人,賢秀心情很不好,為什麼是跟她沒有好姻緣的人。姜會長質問舒駿為什麼不跟她們公司合作,據舒駿所知合約哪項 條款裏也沒有上市後還會繼續跟大福商社合作的內容。姜會長奚落賢秀,聽說她還想跟世蘭做親子鑒定,賢秀知道假如她是世蘭的親生女兒,最害怕的還不是姜會 長,問姜會長是否知道世蘭的女兒是朱英仁,姜會長很得意,她找到的,怎麼會不知道。秀浩想著之前州娜說不想被賢秀搶走媽媽,而賢秀的親媽又另有其人,這樣 說來賢秀就是世蘭的女兒。秀浩質問姜會長朱英仁是她找到的,朱英仁其實是假的,她霸佔的位置其實是賢秀的,姜會長不是就想看到賢秀不幸,可姜會長不承認, 既然這樣秀浩要親自確認賢秀是不是世蘭的女兒。姜會長慌了,只好說朱英仁是假的,賢秀才是真的,秀浩十分憤怒,姜會長這樣踐踏賢秀的幸福,到底還要折磨賢 秀到什麼時候,姜會長始終是認為賢秀殺了景浩,秀浩要揭開這一切,姜會長警告秀浩他如果想毀了大福商社就把這一切都說出去,秀浩很為難。世蘭看見朱英仁小 時候在福利院的照片,可朱英仁十分緊張。找到世蘭親生女兒朱英仁的人是姜會長,賢秀心裏不痛快,因為如賢秀般瞭解姜會長的人只有在妮,所以賢秀跟在妮見 面。州娜不反對世蘭將朱英仁接回來一起住,世蘭本還以為州娜會不接受,這樣看來州娜還是懂事的。賢秀想著和朱英仁見過的幾次面,分明朱英仁不是抱養的孩 子,而是一生下就被父母扔去孤兒院,不明白朱英仁為什麼要說謊。秀浩等在韓醫院門口,跟賢秀道歉,真希望他不是姜會長的兒子並帶著賢秀去沒有姜會長的地方 生活,秀浩很想跟賢秀說出真相,可想起姜會長說他說出這些和賢秀就真的結束了,秀浩沒有勇氣說出來,秀浩將離婚協議給了賢秀,只求用這個賢秀能原諒他,這 樣在賢秀的身邊負疚感會少點,而他始終都會在賢秀的身邊等著賢秀,賢秀想起秀浩跟她說的那些話,看來姜會長肯定是又在策劃什麼了。賢秀特地去朱英仁生活的 那家福利院,看了資料,朱英仁是不到周歲就進來了,賢秀看了照片,根本不是那個傳單裏的孩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樣說來朱英仁肯定是假的。



第90集
賢秀明白了,這樣說是姜會長把假的帶回來了。朱英仁說她沒有上過班,也想像州娜一樣上班,州娜表示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南會長讓世蘭約姜會長一起吃飯, 再怎麼說她幫忙找到了朱英仁,還有最近因為舒駿不跟大福商社合作她肯定也心情不好。秀浩為了賢秀,打算就讓朱英仁坐上賢秀的位置將一切掩蓋下去,是想繼續 見到賢秀才打算掩蓋下去。賢秀將朱英仁是假的告訴在妮,在妮建議賢秀趕緊把事情告訴世蘭,可賢秀知道要對付姜會長必須要找到確鑿的證據,不然姜會長又會栽 贓嫁禍,賢秀知道在妮和州娜是朋友,讓她去跟州娜打探下,在妮最近有跟姜會長見面,就像姜會長毀了她爸爸的公司一樣,在妮現在要毀了姜會長的大福商社。作 為在妮提供正確情報的代價,姜會長會答應在妮要的那些股份,在妮又給了姜會長資料,姜會長不懂該不該繼續相信。朱英仁故意在州娜面前討好世蘭和南會長,州 娜很生氣,再怎麼說要適可而止,姜會長提醒州娜,朱英仁並不是她要針對的人。在妮故意裝認錯人,抓了朱英仁的頭髮,等拿到世蘭頭髮時會直接拿去做親子鑒定 的。世蘭特地帶朱英仁去見舒駿,舒駿想起賢秀跟他說過,世蘭找到的女兒是秀浩的情人。朱英仁故意在賢秀面前示威,賢秀不明白姜會長曾經是想把朱英仁關進精 神病院,什麼時候關係變的那麼好,賢秀提醒朱英仁可以享受世蘭那麼好媽媽的感情時就好好享受。舒駿知道賢秀看見朱英仁有壓力,都說釋放壓力最好的方法是 吃,舒駿帶賢秀去吃東西,還一起玩遊戲。州娜聽說世蘭帶朱英仁去見舒駿十分生氣,怎麼不帶她一起去。在妮特地去見州娜,打聽關於世蘭找到的親生女兒是朱英 仁的事,這朱英仁是秀浩的情婦,還聽說姜會長把朱英仁安排到州娜家是要跟秀浩配對,搶走他們家的財產,州娜趕緊讓秘書去調查朱英仁。秀浩突然打電話問李度 和是不是全都知道而又不說了,賢秀不是李度和的親生女兒,而賢秀的親媽又是誰,秀浩都知道了,秀浩本想告訴賢秀,但還是沒有這樣做,他不想失去賢秀,李度 和知道再怎麼痛苦當初也不能聽姜會長的,只是現在越走越遠都沒辦法挽回了。在妮已經去見了州娜,按照賢秀吩咐的做了,賢秀知道假如州娜參與了姜會長的計 畫,聽到那些肯定會和姜會長鬧的。蘇靜覺得朱英仁跟世蘭長的一點也不像,院長也是這樣覺得,賢秀聽了心裏難受,假如知道朱英仁是假的,世蘭和院長會有多失 望,可賢秀不能讓任何一個人因為姜會長再變的不幸了。州娜很晚了約賢秀見面,確認了朱英仁是秀浩的情婦,賢秀表示姜會長是為了自己利益利用別人的人,說不 定州娜現在正在被姜會長利用,如果州娜發現自己被姜會長打悶棍的話,隨時可以來找她。州娜質問姜會長朱英仁是秀浩的情婦,把朱英仁安排進她家的目的是什 麼,州娜要將朱英仁是假的全部暴露出來,姜會長拿錄音威脅州娜,錄音裏全是州娜拜託姜會長不要把賢秀是世蘭女兒的事說出來,讓姜會長找個假的回來冒充。



第91集
州娜約在妮見面,不過聲音聽起來很不尋常,賢秀交代在妮,如果州娜問姜會長和朱英仁的事,就說她最清楚,一定要借此機會揭開姜會長的真面目,州娜沒想到就 如賢秀說的姜會長背後打她悶棍。賢秀在工廠看見世蘭差點被東西給砸,她趕緊推開世蘭,導致自己的後背受傷,舒駿得知賢秀受傷很擔心。世蘭關心賢秀後背受的 傷並幫她貼膏藥,世蘭看見賢秀的左肩膀有跟她一樣的痣,怎麼會在同一個位置有一樣的痣,真是神奇。世蘭為賢秀預約好了醫院,可見賢秀此時正跟舒俊在一起, 舒俊跟州娜在一起只感到窒息,可跟賢秀在一起卻輕鬆,看來是她白忙活了。得知南會長安排朱英仁做公司的事,州娜很慌張。姜會長想單獨跟賢秀談私事,舒駿表 示現在是上班時間,如果姜會長有事要談的話就另外再約時間,姜會長氣的半死,賢秀則很痛快。姜會長讓朱英仁趕緊掌握JB集團的事,這樣才能壯大自己的實力 才能對大福商社有幫助,還有就是一定要讓賢秀變不幸。州娜一直在飯桌上說偷情的女人,當然是故意說給朱英仁聽的。州娜警告朱英仁適可而止,是冒牌貨就像冒 牌貨一樣待著別逞能,朱英仁也不示弱,讓州娜就去告訴世蘭她是假的,待世蘭找到真的女兒,那世蘭知道州娜是斷了她天倫的人,世蘭會怎麼對州娜,州娜現在不 知道該怎麼辦。賢秀準備去見李度和,舒駿決定送賢秀過去,李度和見舒駿送賢秀回來問賢秀那人是誰,那是賢秀的室長,室長對賢秀很好,總是幫助她,是個讓人 很溫暖的人,李度和想知道室長有沒有女朋友了,賢秀解釋他們不是那樣的關係,而舒駿應該遇到比她更好的人,她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舒駿並沒有走,而是等著 賢秀,想安全的送賢秀回韓醫院,也正好見見奶奶。秀浩在姜會長的辦公室看見上次朴秘書給姜會長的一個信封,裏面有個U盤,秀浩發現是一個視頻,州娜偷資料 的視頻,這州娜又對賢秀做了什麼事。秀浩等在韓醫院門口,卻見舒駿和賢秀一起回來,很是不爽。賢秀想著白天世蘭為她貼膏藥的場景。州娜一大早和秀浩有約, 秀浩拿出U盤質問州娜又對賢秀做了什麼,州娜要秀浩告訴她U盤哪里來的,是姜會長手上拿的,州娜現在終於明白了,下套讓她偷檔和擴散這個視頻的人都是姜會 長,姜會長真是個可怕的人,假裝站在她那邊,卻害她,在賢秀的事上完全是利用她了,州娜十分激動跑去找世蘭,可想起姜會長警告她的話,州娜什麼都沒說。州 娜跑去找賢秀,她該怎麼辦,求賢秀救她,她真的如賢秀所說被姜會長打了悶棍,賢秀可以幫州娜,但州娜得將全部的事都告訴她,州娜告訴賢秀姜會長作為世蘭的 女兒帶回了個假冒的回來,是為了斷了世蘭的天倫。

 
第92集
州娜一開始就參與了這個計畫,是害怕被親生女兒搶走了世蘭,賢秀要州娜馬上說出真相,讓一切恢復原位,也能揭發姜會長的罪行,可州娜做不到,世蘭要是知道 她和姜會長斷了世蘭天倫,會再也不見她了,而姜會長全都錄好對自己有利的錄音,賢秀答應會幫州娜。州娜不接受朱英仁假惺惺的誠意,不知道該不該鼓起勇氣請 賢秀幫忙,她不能告訴賢秀,賢秀就是世蘭的親生女兒,可她又要怎麼辦。秀浩將U盤還給姜會長,質問她現在是不是連賢秀都不夠還要毀了州娜,為了姜會長他都 閉嘴了,請求姜會長不要再折磨賢秀了。世蘭看州娜最近不怎麼高興,問她是不是因為朱英仁的事,州娜解釋是因為最近新品牌的事太累了。賢秀認為州娜的話世蘭 應該會相信,還有也會對姜會長心灰意冷的,在妮告訴賢秀州娜不是世蘭的親生女兒,所以很害怕世蘭會拋棄她,在妮現在要掌握大福商社的雙重帳本,現在正在贏 取姜會長的信任,讓賢秀不要擔心她,她沒什麼好失去的,倒是姜會長有很多東西失去。蘇靜今天有事拜託李度和幫忙把寄到烤肉店的快遞送到黃金韓醫院,得知蘇 靜是院長的女兒,李度和嚇一跳。舒駿竟然敢跟大福商社作對,姜會長十分憤怒,認為是賢秀跟舒駿吹了枕邊風,賢秀沒想到母子實在是太像了,秀浩也問賢秀是不 是和舒駿睡過,姜會長心裏罵著賢秀是低賤的東西,連親媽在眼前都認不出來。朱英仁故意在州娜面前示威,州娜氣的半死。二號店開始舒駿就不跟大福商社合作 了,賢秀想知道是不是因為她,舒駿是公私分明的人,是因為大福商社的單價太高了,不過也有很少是因為賢秀。慧靜關心賢秀受傷的左肩膀,賢秀十分開心要跟慧 靜看世蘭為她貼的膏藥,因為最近跟世蘭關係有點冷淡,所以都捨不得撕掉了。蘇靜提醒舒駿除了工作關係不能跟賢秀有以上的關係,聽說賢秀婚姻生活以來一直不 檢點,舒駿很生氣糾正不檢點的其實是姜會長和秀浩。院長看舒駿的表情像是經歷了賢秀痛苦的事,舒俊告知秀浩有過情婦,但這並不是全部,姜會長嫌棄賢秀貧窮 的出生,不讓她生孩子還喂她避孕藥,還隱瞞了秀浩不孕的事實,要用別人的精子做人工授精,院長沒想到是那麼的荒謬,蘇靜和姑父偷聽到都十分驚訝。院長想起 賢秀剛到韓醫院做噩夢的情景,終於知道了原來是因為這個。院長看著賢秀十分心疼,賢秀是那麼的痛苦和害怕怎麼都不跟她說,為沒能幫到賢秀很抱歉,賢秀已經 很感謝院長了,在她害怕的時候院長幫助她還給她房間。賢秀幫忙把院長的衣服放到房間時看見了李度和的照片,不明白她媽媽的照片怎麼會在院長那裏。



第93集
蘇靜責怪李度和讓她幫忙送快遞,卻沒送過來,李度和說要辭職,蘇靜以為是因為她說了兩句,李度和現在怎麼能還去烤肉店上班,就差點要碰到世蘭和院長了。世 蘭一直想著賢秀左肩膀上有跟她一樣的黑痣。賢秀一直想著李度和的照片在院長那裏,難道說是她們認識,賢秀想起之前李度和的不對勁,或許是李度和有什麼事瞞 著她。有關二號店開業的事,舒駿去找南會長。州娜到現在還沒有鼓起勇氣跟世蘭說出實情,是害怕世蘭會拋棄她,賢秀認為不管女兒做什麼世蘭都會包容的,州娜 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清醒,州娜覺得那是親媽和女兒的感情,她不是,賢秀也不是媽媽的親生女兒,可媽媽卻會更加疼惜,賢秀相信世蘭也會這樣的,這是賢秀給州 娜最後的機會,州娜正準備告訴賢秀時,接到了電話又不跟賢秀說了,賢秀讓州娜記住她是會一直站在她那邊的。姜會長勸州娜千萬不能聽賢秀的跟世蘭說,最後不 但世蘭會拋棄她,就連舒駿也會拋棄她。賢秀有件讓她心煩的事,院長那裏有她媽媽的照片,但兩人明顯不是認識的人,想過打電話,但心情很奇怪,院長手上有世 蘭失蹤孩子的傳單,她媽媽手上也有,說是偶然知道的,可總是不對勁。姜會長一家和世蘭一家吃飯,朱英仁看見秀浩表示初次見面,州娜故意問秀浩覺得朱英仁怎 麼樣,秀浩藉口離開,發資訊讓朱英仁出來,警告過她不要惹賢秀現在卻要搶了賢秀的位置,最好直到死都不要被知道。南會長也叫了舒駿前來,州娜看見舒駿很難 受想要追出去,世蘭喊住州娜,她會去看看。世蘭知道州娜最近心情很不好,希望舒俊去問問州娜怎麼了,舒駿說過了不會因為私事跟州娜見面,知道他去安慰會給 州娜希望,舒駿承認喜歡賢秀,不過並不是因為賢秀推開州娜的,是為了州娜才放開州娜,也為了留住身邊的人,看在舒駿的面子上,世蘭想祝福舒駿跟賢秀,但想 著州娜,世蘭做不到。世蘭告訴朱英仁,州娜喜歡舒駿,可舒駿的心裏卻有別人是賢秀。秀浩夢見賢秀質問他為什麼再一次的騙她,她明明就是世蘭的親生女兒,這 就是他們為什麼不能在一起的原因,醒來的秀浩看見姜會長表示討厭是她的兒子,想換掉身上所有的血。在妮問姜會長是不是有雙重帳本,檢察機關正在調查,要是 沒有的話就萬幸了。賢秀想起州娜本要跟她說的話,不知道州娜到底有什麼那麼猶豫的。賢秀問院長為什麼會有那張照片,院長說是余純情,是偷走世蘭孩子的人, 賢秀聽了十分驚訝。



第94集
賢秀跟院長確認照片上的那人是不是真的叫餘純情,難以接受。李度和在家包了餃子,發資訊讓賢秀明天有空過去一趟,賢秀無法接受,她媽媽怎麼會叫餘純情,怎 麼可能是偷世蘭孩子的人。姜會長要秀浩跟朱英仁好好相處,這樣才能推進他們結婚,秀浩質問姜會長難道她忘記了當時還想要把朱英仁抓進精神病院,突然秀浩十 分羡慕景浩,雖然死的冤,但最起碼不要再看姜會長的那張鬼臉。蘇靜在院長面前抱怨廚房阿姨突然的不幹了,也沒給他們時間找人。賢秀心情很複雜準備去李度和 那裏,看見李度和卻躲了起來,待李度和出去,賢秀在李度和房間翻找,似乎想找到她不是叫李度和而是叫餘純情的證據,可找了很多都是叫李度和,李度和突然回 來,賢秀嚇的半死。賢秀還驚魂未定,此時在妮打來電話,賢秀根本不在狀態,掛了在妮電話,李度和的電話進來,賢秀嚇的都扔了手機,舒駿不知賢秀是怎麼了。 賢秀問世蘭之前說在找餘純情有沒有找到,世蘭沒有找到,但現在已經沒必要了,而且她分明說過不想跟賢秀說私事。秀浩跟賢秀道歉,不央求賢秀回到他身邊,但 希望賢秀能跟他就當朋友那樣見面,秀浩又是這樣的表情,賢秀問秀浩是不是又有什麼事瞞著她,秀浩不承認。院長希望世蘭跟姜會長保持距離,雖然是她幫忙找到 朱英仁,但並不是一個很好的人,不是值得世蘭信任的人,世蘭卻說姜會長是她的朋友,現在賢秀挑撥舒駿和州娜還不夠,還要挑撥她和院長,世蘭不想聽到有關賢 秀的消息,院長喜歡賢秀的感情世蘭不會干涉,但也希望院長不要強求她對賢秀的感情,院長那麼喜歡賢秀,世蘭實在是無法喜歡。世蘭質問賢秀到底是做什麼的, 隨便挑撥別人的關係難道是她的愛好,責駡賢秀怎麼能在背後說姜會長是惡婆婆,賢秀很委屈,希望世蘭不要那樣說她,她在那個家是作為人經受了無法承受的一切 恥辱才出來的,賢秀真的很喜歡世蘭,現在卻逐漸討厭她。南會長給朱英仁買了跟州娜一模一樣的車,朱英仁故意在州娜面前顯擺,看來她要踐踏踐踏州娜了。朱英 仁想出去住,是為了州娜,想儘早跟州娜處好關係,可好像州娜不領情,南會長建議世蘭帶著朱英仁出去住一年的時間,州娜知道後十分激動,質問朱英仁到底想幹 什麼,冒牌貨要搶走她的媽媽,對朱英仁來說是假的,可州娜也是假的不跟她一樣是冒牌貨,朱英仁會搶走州娜爸媽的,要知道州娜那個有血緣關係的爸爸都越來越 喜歡她了,十分得意。州娜不知道該怎麼辦,當初害怕被賢秀搶去世蘭,現在卻被朱英仁這個瘋女人給搶走世蘭。蘇靜急急的約州娜見面,告訴她賢秀離開家的真正 原因,因為聽州娜的話說是賢秀婚後不檢點白討厭賢秀了,州娜沒想到姜會長竟然這樣騙她,想起賢秀說姜會長是為了自己目的利用別人的人,州娜明白了自己只是 被利用了,手機錄音和U盤只是開始,最後她肯定是會被趕出去的,現在不能猶豫了。州娜跑去找賢秀見到舒駿,州娜害怕朱英仁,也害怕姜會長,可是賢秀答應要 幫她,她想向賢秀暴露一切,舒駿質問州娜又對賢秀做了什麼,州娜知道她坦白一切,所有人都會指責她,但她希望舒駿不要指責她,這樣她才能鼓起勇氣,舒駿答 應了。賢秀決定親自去問李度和,此時州娜找來,告訴賢秀那個親子鑒定不是偽造的,而是用世蘭親生女兒做的,她和姜會長都知道世蘭的親生女兒是誰,就是賢 秀。



第95集
州娜將一切都告訴了賢秀,她只是按照姜會長的吩咐做的,是不想被賢秀搶去世蘭,請求賢秀原諒她,賢秀十分氣憤,州娜怎麼可以這樣做,那又不是別人,是州娜 的媽媽,要想賢秀原諒州娜,州娜就得安靜的待著,直到賢秀想見她的時候再見她。賢秀跑到李度和樓下,卻躲在一邊。賢秀想著自己是世蘭的女兒,而院長說是李 度和偷走了她,賢秀真希望這一切不是真的。很遲了,賢秀還沒回來,院長很擔心,就算是在媽媽家也該打個電話回來。賢秀誰的電話都沒接,一個人在公司傷心難 過,舒駿想起白天賢秀看見電話害怕的情景,分明是有什麼事,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就算是全世界只剩朱英仁一個女人,秀浩也是絕對不會跟她結婚的,讓他那樣 做,還不如死了算了,朱英仁發誓是一定會得到秀浩的。院長很擔心賢秀,一大早給賢秀打電話,賢秀很感謝院長這麼擔心她還一直待在她身邊。舒駿一大早在公司 看見賢秀很好奇,賢秀說是因為有需要的檔要處理,可舒駿總覺得她不對勁。州娜想起賢秀說永遠不會原諒她很害怕。李度和一個晚上聯繫不上賢秀很擔心找來賣 場,慧靜趕緊打電話給賢秀,李度和搶過電話,賢秀聽了沒說話,然後讓李度和回家,她等會會過去。世蘭覺得現在的情況她和朱英仁搬出去住的話,州娜和朱英仁 就更沒有感情好的時候,所以決定暫時不搬出去住了。南會長是比親生女兒更加信任朱英仁,不管是南會長還是世蘭朱英仁會更加快的掌握在手中,舒駿正好聽到了 朱英仁和姜會長打電話。在妮拜託的親子鑒定報告出來了,趕緊給賢秀打電話,可電話卻打不通,在妮留言了,真如她們所想的,世蘭和朱英仁不是母女,她們可以 拿著報告去找世蘭了。舒駿跟院長確認朱英仁是否是姜會長找到的。世蘭見賢秀不在廚房,問另一個職員,這該是上班的時間賢秀怎麼沒來,是不是經常這樣,職員 告知賢秀是個過分誠實的人,聯繫不上,從來沒有過這種事,擔心是出了什麼事,世蘭知道賢秀不是那種不說一聲就不來的人,難道是哪里不舒服,想起那天她罵賢 秀的畫面,世蘭知道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賢秀還是無法相信是李度和偷了她,肯定是哪里弄錯了。因為賢秀要來,李度和還特地去買賢秀愛吃的菜,回來時賢秀已 經在家裏了,只是賢秀的表情很不對勁,賢秀問李度和是否認識餘純情,李度和嚇的把手上的菜都扔了,賢秀希望李度和說不知道,那餘純情是把世蘭孩子偷走的誘 拐犯,餘純情跟賢秀道歉,是她做錯了,她就是餘純情,是她偷來賢秀撫養的,賢秀無法接受,她的記憶裏李度和可是個連蟲子都不敢殺害的人。

 
第96集
李度和當時剛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天國,在看見賢秀的時候,就認為是她的孩子,想拿來撫養,一天又一天,最後真的就成了她的孩子,到死都不想還回去,李度和請 求賢秀原諒她,賢秀很氣憤,從這個時間開始,李度和作為她的媽媽已經死了。世蘭送生日禮物給朱英仁,並不是今天,朱英仁的生日是中秋節,但每年世蘭都會買 禮物,就想著見到朱英仁的時候可以給她,世蘭承諾以後的每一天都會送禮物給朱英仁,州娜不高興世蘭跟朱英仁那麼親近,世蘭雖然覺得朱英仁貴重,但不希望州 娜因此心情不好,因為對世蘭來說,州娜也是像朱英仁那麼貴重的女兒,如果州娜有什麼事可以說,州娜有那麼點衝動想告訴世蘭真相,可想起賢秀說的話,最終還 是沒說,只是希望世蘭別對朱英仁太掏心窩了。舒駿看賢秀沒來上班,電話又打不通特地打電話問奶奶,奶奶告知可能是身體不舒服,舒駿交代奶奶就讓賢秀好好休 息不要想著公司的事了。州娜聯繫不上賢秀找來賣場,可得知賢秀是身體不舒服她沒說話就走了,大家都好奇這樣不鬧的還是州娜嗎。賢秀也沒去世蘭俱樂部的廚 房,世蘭擔心是賢秀身體不舒服。賢秀想著姜會長是早就知道她是世蘭的女兒,跑去質問李度和就沒有對世蘭覺得愧疚,李度和覺得當時她的條件比世蘭好,能比世 蘭更好的撫養她,只是沒想到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賢秀認為李度和再次見到世蘭的時候就該把全部事情說出來,難道是因為姜會長,確實如此,姜會長說了要看到 賢秀和親媽互相撕咬,這樣李度和就能永遠跟賢秀做母女,賢秀真希望李度和死了算了。在妮一直聯繫不上賢秀找來上班的地方,舒駿問在妮知不知道賢秀是不是有 什麼事,聽家人說賢秀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在妮告知賢秀說過奇怪的話,說在院長的房間看到她媽媽的照片,那開始就很不對勁。聽說南會長跟秀浩一起吃飯,朱英 仁也要一起去,秀浩看見朱英仁時十分驚訝,而朱英仁卻在南會長的面前顯露出她很喜歡秀浩的樣子,南會長也是識趣的人,提前離開了,秀浩很討厭朱英仁,朱英 仁質問秀浩有什麼,他只是個離婚男,而她可是JB集團的女兒,再說秀浩還糾纏著賢秀,秀浩很生氣拿酒潑了朱英仁,警告她別在他面前提賢秀,他覺得朱英仁 髒。舒駿問奶奶賢秀是不是在她房間看見了一張照片,奶奶將那天的事跟舒駿說,也就是說照片裏的人是偷走世蘭親生女兒的誘拐犯,舒駿想起在妮說照片裏的人是 賢秀的媽媽,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南會長跟世蘭說了朱英仁喜歡秀浩的事,世蘭問姜會長秀浩的想法,姜會長想著大福商社和JB集團很快就要結為親家,十 分得意都隨她的意進行的很順利。賢秀發誓要讓姜會長跪下來跟她求饒,現在是要輪到姜會長了。



第97集
賢秀突然很反常的拼命做事,還約在妮見面,要在妮一定要找到姜會長的雙重帳本,要把姜會長最貴重的東西全部粉碎,讓姜會長跪在她面前道歉,在妮答應會幫賢 秀。朱英仁賭上自己的性命斷了世蘭的天倫坐上賢秀的位置的理由只有一個,是因為姜會長說了她按其吩咐就會將秀浩身邊的位置給她,姜會長想起在妮說外面有關 朱英仁是冒牌貨的傳聞,很害怕被世蘭知道,要趕緊想辦法。舒駿分析著在妮和院長說的話,看來賢秀的媽媽就是偷走世蘭孩子的人,那州娜肯定是知道什麼。賢秀 明白了對她那樣做的人又會對別人做什麼,這次是絕對不會放過姜會長,賢秀要州娜現在開始按她說的做,姜會長說過要她和世蘭互相撕咬,現在賢秀也想這樣對姜 會長做。舒駿問州娜跟賢秀坦白的是什麼事,答應不會指責州娜,州娜告訴舒駿世蘭的親生女兒是賢秀,姜會長為了掩蓋帶回了假女兒朱英仁,她也參與了這件事, 舒駿聽了很氣憤,州娜其實只是不想被賢秀搶走舒駿和世蘭,舒駿現在總算明白了州娜一直望著他是怎樣的心情,因為他現在也是這樣的心情,他喜歡賢秀,是第一 次有這樣的心情,州娜聽了很傷心。朱英仁是喜歡秀浩,只是秀浩好像沒有意思,世蘭決定幫忙推進他們的關係,州娜聽了要跟朱英仁好好談談,想起賢秀讓她按其 說的做,問朱英仁是不是想跟秀浩在一起,剛遇見賢秀時她告知正在考慮要不要跟秀浩重新開始,因為姜會長是另有安排,為了大福商社最後是會拋棄朱英仁的,也 許朱英仁不會相信她,但州娜比起討厭朱英仁反而更討厭賢秀。朱英仁聽了跑去找姜會長,警告姜會長別想拋棄她,她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會告訴世蘭毀了大福商社 的,可姜會長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人,朱英仁表示要死就一起死,姜會長很擔心朱英仁會胡作非為。在妮給了賢秀親子鑒定報告,賢秀決定拿著去找姜會長,在妮還 告訴賢秀她跟舒駿說了那照片裏的人是其媽媽。舒駿問賢秀在奶奶房間看到的照片是不是她媽媽,奶奶說那個人就是偷走世蘭孩子的誘拐犯,那人確實是賢秀的媽 媽,這樣說來賢秀就是世蘭尋找了三十年的女兒,舒俊認為賢秀現在就應該去告訴世蘭,可賢秀害怕她成為世蘭女兒的瞬間,那個撫養她三十年的媽媽就會成為誘拐 犯,雖然是該遭天譴,但在目前還是全心全意愛她的媽媽,賢秀還說了讓李度和去死的話,很害怕真的會成為那樣。賢秀在告訴世蘭之前有要做的事,一定要讓姜會 長跪在她面前道歉。知道之前都誤會了賢秀,蘇靜還特地包了便當給賢秀。舒駿現在是不會和大福商社續約,至少他在的時候不會,秀浩質問舒駿不跟大福商社續約 是不是因為賢秀,舒駿直接打了秀浩兩拳。賢秀給姜會長看世蘭和朱英仁親子鑒定不是母女的報告,問姜會長或許是帶回了假女兒,那真女兒是在哪里。



第98集
賢秀要姜會長解釋是怎麼回事,並說寄來的人來留下一張紙條也給世蘭寄了去,姜會長很緊張,得趕緊在世蘭見到之前處理掉,姜會長趕緊去世蘭那裏拿走了那份報 告。因為姜會長把要跟中國客戶簽約的事給忘了,秀浩責問她這損失是多大。姜會長打開報告,看到的卻是朱英仁的照片,姜會長認為是朱英仁耍她。州娜想著舒駿 說喜歡賢秀很是傷心。在妮查到了有姜會長秘密資金的帳戶,現在是要想辦法讓姜會長信任她,然後告訴她雙重賬簿的事。是姜會長把朱英仁扶上那個位置,所以也 要是姜會長把朱英仁拖下來,並不是姜會長把朱英仁帶回來,只是找人的地方把朱英仁帶回來還拿了一份親子鑒定報告,而姜會長的罪只是太激動沒有好好確認。州 娜見朱英仁氣衝衝的從姜會長那裏出來,又告訴朱英仁說賢秀主動要和秀浩重婚,而姜會長原以為賢秀是貧窮人家的女兒卻沒想到是富家女兒要重新讓她回到原來的 位置,朱英仁聽了很激動找賢秀,賢秀故意在朱英仁的面前給秀浩打電話約見面,朱英仁想要動手打賢秀被舒駿阻止了,舒駿知道她是誰,她就是秀浩的情婦,世蘭 無意間聽到很是不解朱英仁和秀浩怎麼可以假裝不認識。舒駿很擔心賢秀,不過賢秀沒事,她是一定要讓姜會長跪下求她救她的。姜會長找李度和,李度和並沒有告 訴姜會長其實賢秀已經知道自己是世蘭的女兒。李度和約賢秀見面,告訴賢秀姜會長來找過她,不過姜會長並不知道賢秀全都知道了,李度和讓賢秀就告訴世蘭她是 親女兒,這樣世蘭會幫賢秀,如果是因為她沒必要,她已經做好了接受懲罰的準備了,可賢秀卻警告李度和在聯繫她之前就悄無聲息的待著,什麼話也別說,什麼事 也不要做。世蘭找來院長,她有點悶,朱英仁和秀浩在過去曾經有不正當的關係,可已經是過去的事,世蘭決定就包容朱英仁,院長讓世蘭就掩蓋,帶領朱英仁好好 生活,可世蘭覺得朱英仁撒謊連眼睛都不眨一下,要是世蘭不好說的話,院長決定出面,畢竟她更是長輩,世蘭還需要考慮。賢秀回到韓醫院正好見到世蘭,世蘭為 朱英仁的事跟賢秀道歉,世蘭知道對賢秀是痛苦,只是拜託賢秀就掩蓋這一切,不要到處去說了,賢秀什麼話都不說只是一直掉眼淚,世蘭認為她並沒有說錯什麼, 責怪賢秀還真有把人變奇怪的本事,舒駿知道後很氣憤,認為世蘭不該這樣對賢秀,要知道世蘭對朱英仁到底瞭解過什麼,而姜會長又是怎麼樣的人,世蘭是被禽獸 不如的姜會長給騙了。



第99集
世蘭不知道舒俊怎麼會那麼激動,舒俊質問世蘭是否親自去過朱英仁待的福利院還是親自做了親子鑒定,舒駿是很想將一切都揭發,但是是賢秀全心全意的委託他, 所以才忍著不說,請世蘭看清楚一切。從一開始賢秀就很喜歡世蘭,在一起很溫暖,但姜會長卻要讓她們倆互相撕咬,舒駿也贊同賢秀一定要報復,如果賢秀做不到 的話,舒駿也會幫忙把姜會長拖到她面前跪下跟她道歉。韓秘書打聽到朱英仁在大福商社秀浩的辦公室當過秘書,可朱英仁卻說她沒有在公司上過班,世蘭問朱英仁 覺得秀浩怎麼樣,朱英仁表示只見過兩三面不是很清楚,世蘭心裏嘀咕著。朱英仁偷聽到世蘭讓韓秘書去她生活的福利院看生活記錄簿,知道要是讓世蘭看到就知道 她是假的了,這樣該怎麼辦。院長很擔心賢秀,如果賢秀很累就向她求救,賢秀很想告訴院長她就是世蘭一直在找的女兒,當然還是沒說出來。州娜給賢秀髮來了一 段錄音,說不定會幫到賢秀。朱英仁提前跑去福利院找到她的生活記錄簿並強行撕走了。蘇靜想著朱英仁是破壞別人家庭的人,可卻找到世蘭這樣的媽媽變的財大氣 粗很氣憤。韓秘書去過福利院,可翻遍了都沒有叫朱英仁的人,世蘭不懂以現在的心情能不能和姜會長她們進行婚禮。李度和很想賢秀,偷偷跑去看賢秀。州娜因為 之前被姜會長錄音打了悶棍,所以她也有準備。朱英仁質問姜會長是不是想讓世蘭看她的生活記錄簿,說她是假的,因為當時調查她是秀浩情婦的時候偷拍了她的生 活記錄簿,只有她知道,姜會長慌了,她們不該是那樣針鋒相對的,姜會長答應會讓秀浩回心轉意的。世蘭來找姜會長看見朱英仁,奇怪她們是什麼時候開始是單獨 見面的關係,世蘭問姜會長什麼時候認識朱英仁的,姜會長表示是在找人的地方認識,世蘭認為姜會長是不知道朱英仁和秀浩的關係,她現在該怎麼保留結婚的事。 朱英仁將那生活記錄簿給撕了扔掉,卻讓人給撿了。世蘭想起她見到朱英仁和姜會長在一起時,朱英仁很緊張的拿起桌子上的那張紙,很好奇那到底是什麼。賢秀突 然主動約秀浩見面,秀浩很驚訝,賢秀全都知道了,朱英仁是假的,還有世蘭的親生女兒是誰,賢秀最後拜託秀浩一次,要秀浩將姜會長從大福商社拉下來,秀浩出 面親自阻止姜會長做壞事,這樣秀浩才是真的為姜會長好,而他才不會變那麼不幸,賢秀希望來生秀浩能在好媽媽懷裏長大,兩人再也不分開。在妮告訴賢秀,朴秘 書在管理著姜會長的雙重賬簿,所以無論如何要處理掉朴秘書,這樣姜會長才會信任她。州娜故意讓朱英仁聽到她錄了姜會長說要看機會拋棄朱英仁的錄音,並告訴 朱英仁姜會長正在樹立要把她拖下臺的計畫,建議朱英仁就騙姜會長她會跟賢秀暴露一切,這樣姜會長就會很慌。朱英仁告訴姜會長她準備跟賢秀暴露一切,姜會長 十分緊張,完全是坐立不安,姜會長還跟州娜大罵朱英仁是瘋子,朱英仁就要讓姜會長看她這個瘋子是不好惹的。姜會長懇求朱英仁不要跟世蘭暴露一切,朱英仁要 姜會長寫保證書,內容是想斷了賢秀和世蘭的母女關係,而把她變成假女兒的人是姜會長,樹立這一切計畫的人也是她,姜會長答應會寫,而賢秀此時正在旁邊表示 那個保證書沒必要寫了,姜會長和朱英仁都很吃驚賢秀怎麼會在那裏。

 
第100集
賢秀大罵姜會長是罪魁禍首,姜會長跟賢秀解釋這一切都是誤會,姜會長到現在還不認錯,賢秀是不會相信她了,表示如果姜會長要解釋就到世蘭面前去解釋,狡辯 也好。朱英仁很不安,賢秀什麼都知道了,她要怎麼辦,只要賢秀一開口,就會揭露她是假的,現在該怎麼辦,州娜看朱英仁的表情,看來一切都按著計畫進行。朱 英仁很激動準備在大家知道之前搬出去,可又轉念一想,她現在要是走的話,姜會長就會將一切嫁禍給她,她不能走,反正她都沒有什麼好失去的。姜會長去了俱樂 部沒有看到世蘭很慌,請求賢秀在見世蘭之前先跟她談談,賢秀拒絕了,賢秀看著姜會長那樣慌的模樣很得意。世蘭想起朱英仁是秀浩的情婦,實在是不知道她到底 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姜會長被賢秀給耍的團團轉,十分憤怒,秀浩告訴姜會長跟中國客戶合作的合約毀了,那可是一大筆錢。在妮給姜會長打電話,她明明說過會守 住大福商社,可姜會長卻騙她,那麼的不信任她,這樣以後就不要再共用情報,也不要再聯繫了。舒駿在賣場和韓醫院都見到李度和在旁邊偷偷看著,舒駿想起之前 聽李度和打電話喊賢秀,猜想她不會就是賢秀的媽媽,舒俊很激動跑去奶奶房間翻找照片,這麼說蘇靜烤肉店的廚房阿姨就是賢秀的媽媽。舒駿喊住李度和,責駡她 那樣做是有多少人承受著痛苦,李度和很感謝這個時候賢秀的身邊還有舒駿這樣的人,她會讓一切恢復原位的。姜會長去韓醫院找賢秀,只是賢秀還沒回來,姜會長 想去賢秀房間等賢秀,院長拒絕了,就算是賢秀的朋友院長也不會在未經得主人的同意不在場就去,更何況是對賢秀做了那麼多壞事的姜會長,在院長沒有說更難聽 話之前,請姜會長還是乖乖離開,姜會長被院長噎的沒話說。姜會長要賢秀見面,賢秀知道姜會長還是沒有跟世蘭說出一切,既然這樣賢秀威脅姜會長那就她去說這 一切,姜會長聽了很慌,求賢秀給她時間,她會跟世蘭全部說出來的,希望賢秀看在曾是一家人的情分上,賢秀答應了,姜會長長舒一口氣,現在她一定要在世蘭知 道之前堵住賢秀的嘴,她是一定要把這些都推脫出去。



第101集
世蘭問朱英仁是不是之前就認識秀浩,還曾經是他的情婦,因為在廚房無意聽到了他們的談話,擔心是舒駿誤會了朱英仁,世蘭還特地去查了下,發現朱英仁在秀浩 的秘書室工作過一段時間,朱英仁很不安,解釋她是害怕世蘭失望,說不失望是假的,世蘭希望朱英仁以後不要再說謊了,她什麼都能原諒唯獨不能原諒說謊的孩 子,要世蘭祝福曾經有那種關係的兩個人,她做不到,所以朱英仁跟秀浩結婚的事就當沒有那回事。朱英仁很慌,反正都這樣了,就算被趕出去,也要從這個家弄點 什麼。姜會長一定要找到賢秀的弱點,這樣才能像賢秀勒她脖子一樣勒著賢秀的脖子,除了這個就沒有活路了。賢秀發誓要讓姜會長每天都活著死刑犯的那種心情。 韓秘書收到朱英仁在福利院的生活記錄簿的傳真,世蘭看見上面的照片,根本不是她女兒的臉,而且朱英仁是在不滿一周就去了福利院,世蘭派韓秘書趕緊去福利院 確認下是不是真的。姜會長因昨天在妮說奇怪的話將在妮叫過來,在妮質問姜會長有沒有雙重賬簿,姜會長不承認,既然這樣在妮不想跟姜會長再談了,姜會長很緊 張,趕緊告訴在妮她有雙重賬簿,在妮故意騙姜會長事情嚴重。姜會長打電話責駡朱英仁,現在賢秀全都知道她痛快了,不過她也不要因為賢秀知道就亂了方寸,姜 會長是一定要想辦法的。朱英仁想做自己的事業,對時裝和設計比較感興趣,想創立個時裝品牌,需要十億的資金,南會長答應,讓朱英仁拿出計畫書,如果不錯他 會支持的,朱英仁是一定要趁被知道之前趕緊撈一筆。賢秀要在記者面前暴露姜會長的真面目,這樣大福商社就會毀了,姜會長很慌,她是絕對不能讓賢秀這樣做 的,趕緊跑去世蘭的俱樂部,卻發現是被賢秀給耍了。韓秘書去確認了,福利院說確實是她們福利院的,只是那天去找的時候有個人說是自己的生活記錄簿直接拿走 了,世蘭想起那天她見到朱英仁和姜會長的情景,或許那時朱英仁急急拿的就是生活記錄簿。姜會長被賢秀給戲耍得實在是悲憤,現在賢秀已經全部知道,姜會長要 州娜跟她一起對口型,州娜建議乾脆就接受世蘭的處罰,姜會長不同意,不管怎麼樣都要堵住賢秀的嘴,州娜拿出錄音,是她刺激朱英仁的,還有賢秀為什麼會出現 在哪里也是她叫的,州娜讓姜會長還是趕緊求得賢秀的原諒,姜會長不同意,只是她現在要怎麼辦。舒駿見天那麼冷,賢秀也沒戴手套,就直接將她的手放進他的衣 服口袋,秀浩在邊上看見十分難受。舒駿要將李度和做的東西給賢秀,讓蘇靜就當是她做的給賢秀。世蘭看著那生活記錄簿,這朱英仁到底是誰,還有是誰給她寄 的,原來那天撿了朱英仁撕爛的生活記錄簿的人是李度和,那也就是她給世蘭寄去的,李度和決定不管怎麼樣,都要讓一切恢復原位。世蘭又給朱英仁送了禮物,並 幫她紮頭髮,說來是第一次幫女兒紮頭髮,其實世蘭是弄了朱英仁的頭髮讓韓秘書拿去做親子鑒定。世蘭看了賢秀做醬料的筆記,並在最後畫了個像世蘭的畫,在最 後是寫上媽媽。



第102集
韓秘書已經委託了親子鑒定,只是世蘭還是很擔心,之前的那份親子鑒定報告是姜會長給她的,應該不會錯的。姜會長想起賢秀耍她,讓秀浩去說服賢秀,最起碼給 她辯解的時間,這樣才能救大福商社,秀浩不會這樣做,要姜會長去求得賢秀原諒,可姜會長也不會這樣做,秀浩勸姜會長還是趕緊跟世蘭坦白一切,不然就從大福 商社下來,姜會長會這樣做,秀浩認為都是跟大福商社的糾纏開始的,姜會長知道肯定是賢秀讓秀浩這樣做的,她無論如何要找出賢秀的弱點,可秀浩要問姜會長的 責任,因為跟中國客戶的責任全部在姜會長身上。鄭記者問姜會長兒媳離婚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他最近正在做關於清潭洞富家醜聞的報導,姜會長明白了賢秀是要利 用輿論,姜會長想到了李度和,告訴她賢秀已經知道世蘭是親媽了,李度和早就知道了,姜會長要李度和拖住賢秀不要跟世蘭坦白一切,李度和不是說過直到死都要 當賢秀的母親,可李度和就是因為姜會長的這句話被騙到現在,現在就算接受懲罰,李度和也欣然接受。賢秀看著手機裏和李度和的合影,很是傷感,最後還將照片 全給刪了。姜會長告訴在妮,只要朴秘書那邊有什麼異常情況要趕緊告訴她,在妮很得意,她是一定會親手砍掉姜會長的右臂的。賢秀會接受鄭記者的採訪,說姜會 長是多不道德的人,姜會長是要瘋了。州娜改變了很多,對舒駿不那麼糾纏,只是她心裏很難受,想放開舒駿了,她是真的很喜歡舒駿,所以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舒 駿,就從看到她媽媽不倫的場面開始就發誓絕不放開她愛的人,只是現在才明白,舒駿該有多累,世蘭也有多累,州娜終於認識到自己錯了。姜會長很擔心,一直問 賢秀採訪的時間和地點,並跟賢秀道歉,還說那一切都是朱英仁策劃的,她也被騙了,她是真的想挽回這一切,可此刻賢秀正跟朱英仁見面,朱英仁跟賢秀說是姜會 長讓她做的,一切都是姜會長策劃的,賢秀警告朱英仁趕緊從那個家整理出去。賢秀已經把那一切都錄起來,威脅姜會長她很快就會傳給世蘭,姜會長很害怕要瘋 了,可是想起以前賢秀也這樣耍她,姜會長突然就不害怕了,勒住她的脖子就想讓她親口跟世蘭說出一切,這次她是一定要跟賢秀來個你死我活的。賢秀不知不覺就 走到李度和住的地方,想起以前溫馨的場面,賢秀很是傷心難過。院長拿了桔梗茶給賢秀,賢秀想起了李度和。姜會長跑來韓醫院大喊大叫,假意問賢秀她要怎麼 做,是不是要她下跪,這樣的情景賢秀想過幾百遍,不過現在就算是這樣,賢秀也絕對不會原諒姜會長,姜會長跪下跟賢秀道歉,她是真心的,賢秀不會相信姜會長 是真心的,往後她再也不會上姜會長所謂的真心的當。



第103集
世蘭看著那生活記錄簿,不是說朱英仁是她女兒,可照片上的那個人明明不是。世蘭特地問朱英仁點掉黑痣的地方怎麼樣,聽說會重新長出來,可朱英仁是一點痕跡 也沒有,朱英仁突然想起那黑痣到底是在左邊還是右邊,她給看的是右邊,而同時世蘭也情緒十分激動。賢秀從蘇靜口中得知那桔梗茶是舒駿拿來的,問舒駿是不是 見過李度和,舒駿知道雖然對他來說李度和是惡貫滿盈的誘拐犯,但對賢秀卻是撫養她三十年的媽媽,賢秀跟舒駿說起了李度和是如何的疼愛她,大冬天為了抱生病 的她去醫院,連自己是光著腳都不知道,三十年來一直是媽媽,只是現在賢秀卻感覺要瘋了,舒駿知道,只有賢秀淡忘了對李度和的那種感情才能回到世蘭的身邊。 秀浩決定召開全部董事會議,只是悄悄進行,不要讓姜會長知道。州娜突然會拜託職員,大家都很是好奇州娜的變化。賢秀說的話,秀浩想了很多,賢秀想要的只是 他能說實話,可他卻沒說實話,雖然太遲了,但秀浩還是跟賢秀道歉,他會答應賢秀那最後一個要求,不是因為賢秀的委託,是不想讓姜會長變成更可怕的人,賢秀 聽了還是很欣慰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