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5949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韓劇 上流緋聞(清潭洞醜聞)~分集41-80集~

 第42集
秀浩想起崔醫生說他的精子不行,想要懷孕只能用精子營裏的精子做人工授精。感覺秀浩要回來了,賢秀還特地去門口等他,問他有沒有丟了東西,秀浩想起了手機 落在不孕中心了,賢秀很好奇秀浩怎麼就去了不孕醫院,不是說沒有問題,是不是現在有什麼問題,還問他有沒有看到漂亮的孩子,賢秀就那麼的喜歡孩子,沒有孩 子生活就不行,賢秀說過了想當父母,秀浩感覺壓力好大。舒駿想起那天看見秀浩在醫院被保安帶走,去問了崔醫生,得知秀浩是無精子症,只是這不關他的事,就 當沒有聽見好了。秀浩一早就出去了,是去拿手機,在妮約好了今天去檢查,景浩沒空,姜會長決定陪在妮去。賢秀打電話給秀浩,秀浩沒接,不明白秀浩一早就去 拿手機怎麼不接電話。秀浩想知道有沒有百分之一治癒的可能,崔醫生說了不管用什麼辦法都不能治癒,如果實在想要孩子,只能領養或是去精子營做人工授精。州 娜公司準備新計畫做炸雞店要舒駿負責裝修,這樣舒駿就會經常和秀浩見面,因為大福商社負責餐具。州娜覺得賢秀對舒俊是緣分,對她卻是惡緣,舒俊雖然不知道 什麼,但覺得賢秀是好人。州娜得知秀雅在美容院,過去拿水潑在了秀雅頭上,世蘭正好目睹了這一切,責駡州娜再怎麼說也不能這樣做,如果說秀雅是垃圾,那調 查舒駿的她又是什麼,世蘭要州娜跟秀雅道歉,州娜不理會。看秀浩最近挺累的,賢秀給秀浩做營養餐,在妮問賢秀最近有沒有吃韓藥,賢秀回答有,在妮總想提醒 賢秀但還是沒有,在妮知道姜會長還是要把賢秀趕出去,猜測姜會長會在韓藥裏動手腳。朴秘書拿來了一模一樣的韓藥包裝,姜會長決定等全部弄好了就把賢秀的藥 換掉。賢秀給秀浩打電話,還是護士接的電話,賢秀不明白秀浩一大早出去拿手機怎麼就沒有拿,決定等會去醫院拿手機。賢秀沒有去上班,而是很傷心在海邊,想 起和賢秀在一起的點滴。在妮的檢查結果很難做試管嬰兒,本來就很難懷孕的身體再加上上次流產後子宮內膜喪失了再生功能,在妮想要再懷孕的概率已經很難了, 姜會長聽了臉色十分難看。賢秀路過韓醫院順便去看院長,她想懷孕,想讓院長幫她抓利於懷孕的藥,院長會重新給賢秀抓過的藥,讓賢秀把上次的藥就拿回來,那 都是補藥,會給賢秀抓有助於懷孕的藥。在妮現在不能懷孕,對這種重視子孫的家庭姜會長要把在妮趕出去,會補償在妮的,在妮不需要,要告訴景浩因為她不孕姜 會長要把她趕出去,姜會長不怕,她會以在妮明知道賢秀吃避孕藥卻威脅她索要公司的股份,這樣景浩肯定把在妮趕出去,那在妮就把姜會長喂賢秀避孕藥讓她背黑 鍋的事說出來,到時候姜會長和秀浩就完了,這都是跟姜會長學的以牙還牙。南會長聯繫不上秀浩打電話給姜會長,秀浩是從來沒有出現這樣的問題,打秀浩電話是 不孕醫院護士接的,姜會長不明白秀浩怎麼會去不孕醫院,還復查,姜會長去了不孕醫院,無意間聽見護士說秀浩是無精子症。



第43集
姜會長十分緊張,讓朴秘書趕緊把秀浩找出來,並拜託韓醫生幫她在不孕醫院找秀浩的診療記錄。秀浩在酒吧,想成為沒有缺陷的男人,他是真心想守護賢秀,害怕 往後再也不能守護賢秀了。在妮心情很不好,想起姜會長要把她趕出去,發誓她是不會退出的,就算是要出去,也會拖著姜會長跟她一起出去的。世蘭實在是無法想 像州娜會做那樣的事,再次問州娜有沒有跟秀雅道歉了,是秀雅先欺騙她舒俊和賢秀的關係,州娜是絕對不會去道歉的,世蘭讓州娜給她秀雅的電話,她替州娜去道 歉,州娜很生氣世蘭就一定要這樣做,這時看世蘭就真的是繼母,要是親生的肯定會把一切掩蓋過去,世蘭很傷心。南會長聽到了她們的對話,警告州娜再敢說繼母 這個詞是不會原諒她的。為了忘記痛苦,世蘭是以親生女兒那樣對待州娜,她是以什麼樣的心情把州娜給撫養長大的。看著那麼傷心的世蘭,南會長又去把州娜罵了 一頓,讓州娜明天真心的去道歉。秀雅給舒俊發了她偷拍他跟賢秀去統營的照片,並告訴舒俊州娜調查過賢秀,調查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要是不相信可以親自去問 州娜,既然州娜往她頭上潑水,她可就往州娜頭上潑油了。景浩告訴賢秀秀浩今天有點奇怪,有個不能缺席的會議秀浩沒有來,可是一次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朱英仁被拉來見秀浩,秀浩拿酒潑了她一臉,朱英仁想要成為藏在秀浩身後的女人,不過對秀浩來說女人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賢秀,秀浩十分確信朱英仁的肚子裏 沒有他的孩子,因為他是一個不能讓任何人懷孕的身體,讓朱英仁從他的眼前消失,不要再攪合他的人生,往後他是無論如何都要守護住賢秀,但是朱英仁在的話, 他害怕。院長讓姑父給賢秀送來了藥,賢秀把補藥還回去,特地把自己做的核桃餅乾讓姑父帶回去。舒俊看著照片,想起當時州娜是那麼急的回去找手機。大家吃了 賢秀做的餅乾,對賢秀不僅人品還有手藝都讚不絕口。韓醫生給姜會長髮了秀浩的診斷報告,秀浩確實是無精子症,姜會長很難接受這個事實。聯繫不上秀浩,賢秀 很不安。秘書告訴姜會長知道了秀浩在哪里,此時賢秀想起秀浩曾經用別人的電話打給她,於是打給對方知道了秀浩在哪里。姜會長找到了秀浩,讓他去別的醫院重 新再做檢查,沒想到姜會長已經知道了,秀浩交代千萬不能讓賢秀知道,在被別人知道之前,姜會長是一定會幫秀浩治好的,因為沒有她做不到的事。秀浩覺得很可 笑,姜會長都不知道兒子是無精子症還給兒媳婦喂了避孕藥,秀浩要是想生孩子,唯一的辦法就是用別人的精子,賢秀是那麼的想要孩子,要是知道因為他不能有孩 子,賢秀該怎麼辦,此時賢秀找來了酒吧。



第44集
秀浩擔心賢秀知道了他是無精子症會離開他,到時候他真的會死,此時賢秀來到了酒吧。大家把喝醉的秀浩扶回了家,賢秀知道秀浩肯定是有事,看見他拉著姜會長 的手都哭了,讓姜會長告訴她是什麼事,姜會長想起秀浩說過千萬不能讓賢秀知道他是無精子症的事,於是騙賢秀說是她喂賢秀避孕藥的事,秀浩還沒原諒她。姜會 長沒想到秀浩會是無精子症,實在是接受不了。州娜跟世蘭道歉,世蘭並不是因為州娜對她發牢騷才生氣,而是因為州娜說她就是繼母,問州娜是不是真心這樣認為 的。世蘭是把州娜當作親生女兒,某個瞬間還認為是她生的女兒,可州娜卻這樣對她,說了很多,州娜也知道自己錯了,兩人之間的不快也解開了。姜會長心情不 好,在妮又故意在她面前說要跟景浩出去約會,兩人在暗鬥,看誰更厲害,光是秀浩姜會長已經夠煩了,現在在妮又這樣,不知道她視為命一樣的大福商社的繼承人 要哪里找去。朴秘書拿來了製作一模一樣的藥,姜會長看了更是火大,現在這些又有什麼用。在妮安慰自己不用害怕,應該還會有姜會長的弱點,她是一定會找到 的。舒俊主動約州娜見面,州娜並不知道舒俊已經知道她調查他的事,很是高興。舒俊拿著照片質問州娜是什麼,是不是做過調查過他的事,州娜還在狡辯,此時秀 雅還給舒俊發了她跟州娜談話的錄音,舒俊非常生氣,他實在是承受不了州娜,生氣離開了,州娜不知道該怎麼辦趕緊打電話給世蘭告訴她舒俊全都知道了。朴秘書 查到朱英仁現在回家了,不過好像準備離開了,正在整理,姜會長讓朴秘書打聽一家精神病院,總要讓朱英仁欺騙他們付出代價。朱英仁是真的愛秀浩,給秀浩打了 電話,表示直到死都會憎恨他。賢秀總是會想起在門口探頭探腦的那個女人,總覺得是在看她的。景浩感覺秀浩最近意志消沉好像很不安的樣子,秀浩跟景浩發火, 他有什麼不安,有什麼好害怕的,只要他下定決心是沒有什麼做不了,是沒有什麼可以阻礙他的,景浩不明白秀浩是怎麼了。舒俊全都知道了,州娜不知道該怎麼 辦,讓南會長幫忙想辦法。秀浩說服自己沒有什麼不安的,有話跟賢秀說,想像現在這樣就兩個人一起過。



第45集
賢秀不知道秀浩為什麼突然說這樣的話,賢秀想成為父母想要孩子,覺得兩人之間有孩子才會幸福,秀浩則說有賢秀他就幸福,可之前秀浩為什麼要說生三個孩子, 秀浩現在改變主意了,賢秀是因為對秀浩的信任才回到這個家,難道秀浩就不願意為她退步,可兩年來沒有孩子他們不是也一樣很幸福,秀浩大發雷霆為什麼就是孩 子,兩年來沒有孩子他們的感情照樣沒有問題,賢秀很傷心秀浩說這樣的話。州娜打不通舒俊的電話讓南會長幫忙打,可舒俊也是不接,世蘭讓州娜就安靜段時間, 可州娜擔心這樣下去她跟舒俊就完了。世蘭知道舒駿現在生氣不會想聽她的聲音,發資訊給他希望他氣消後能見個面。州娜約賢秀見面,她有個請求,要是舒駿有給 賢秀打電話替她說好話,因為調查的事舒俊全都知道了,州娜現在很害怕,賢秀答應,但要是這樣舒駿還不解氣怎麼辦,州娜不管什麼都會做,沒有舒駿她會活不 了,拜託賢秀了。南會長突然約院長一家去世蘭的俱樂部吃飯,姑姑十分興奮,院長覺得他肯定是有什麼事要說。州娜調查舒俊的事舒俊全都知道了,南會長是為了 拜託大家幫忙收拾州娜的事,舒駿都不接他們電話,希望院長能給舒駿打個電話,也趁現在大家都在,南會長決定把一個新賣場交給姑姑管理,院長拒絕了。世蘭覺 得南會長在那樣的場合說這個事情太不合適了,他怎麼跟州娜一樣做事不考慮。到手的店鋪就這樣沒了,姑姑十分傷心,看來她就不是院長的親生女兒,姑父勸她不 要這樣。奶奶有話對舒駿說,讓他不忙的話就來家裏一趟。看著在保育院那麼喜歡孩子的賢秀,秀浩心裏很不是滋味,今天是賢秀做義工的日子,秀浩一直很好奇賢 秀來這裏,現在他知道了,因為孩子們就像天使一樣,漂亮,並為昨天的話跟賢秀道歉,看著秀浩陪著孩子們玩,賢秀就已經原諒他了。姜會長知道秀浩不安了,朱 英仁出現的時候秀浩都沒有那麼不安,但現在他很不安,只要賢秀不要知道就好,但又能隱瞞她到什麼時候,姜會長覺得賢秀要離開就讓她離開,再說這世上又不是 只有賢秀一個女人,但對秀浩來說就是,沒有賢秀,他就會死。姜會長之前是不想那麼低賤的賢秀生下她的孫子要把賢秀趕出去,但現在就算把賢秀趕出去,娶個身 世好的人家的孩子一樣也不能生孩子,這樣把賢秀趕出去就沒有意義了,不知道現在該要怎麼辦。在妮跟姜會長建議用代理母,她會好好撫養來回報姜會長,姜會長 是不會讓那麼低俗的人肚子裏抱出的孩子繼承她的大福商社,還是要把在妮趕出去,在妮是不會出去的,要也要把姜會長一起拖出去。舒駿和姑父見面,姑父為一早 就知道州娜調查舒俊的事道歉,州娜在舒俊的身邊,舒駿越來越覺得負擔了,像賢秀那樣的好人因為他經歷了不該經歷的事,心很痛。舒駿改了家裏的密碼,世蘭知 道舒駿是真的生氣了。姜會長知道秀浩沒有賢秀活不了,乾脆就抓住賢秀,可總是懷不上孩子,賢秀肯定又要去做人工授精,現在只能把在妮趕出去,她是不會讓大 福商社沒有繼承人,而又能永遠把秀浩無精子症永遠掩蓋,那就用代理母。



第46集
姜會長關心起賢秀的身體調理,在妮不明白這個老狐狸又想幹嘛。秀浩想隱瞞賢秀他的身體狀況,但賢秀是比任何人都懇切希望有孩子,秀浩是瞞不住的,姜會長有 個可以讓秀浩隱瞞他是無精子症的方法,只要賢秀生下秀浩的孩子就好。阿姨告訴賢秀姜會長房間裏也有個韓藥盒子,賢秀趕緊拿來對比,跟她的韓藥是一模一樣 的,想起了避孕藥,又安慰自己不可能,可為什麼那麼的不安,賢秀趕緊打電話去黃金韓醫院問姜會長有沒有去那兒抓過藥,姑姑說有,是補藥,賢秀聽了放心了。 姜會長得知賢秀給韓醫院打過電話,沒想到賢秀表面上裝不是,內心裏卻懷疑她,其實姑姑會那樣回答是因為姜會長交代過她了,而賢秀還為懷疑姜會長很過意不 去。奶奶告訴舒駿,是她要求大家隱瞞的,擔心舒駿因為信任的人受到傷害,舒駿確實是受到傷害了,致使他都不想再見州娜了,再說賢秀有什麼罪,奶奶勸舒駿再 給州娜一次機會,州娜都已經保證不會再做那樣的事。姑父讓舒駿好好考慮跟州娜在一起的事,跟州娜在一起只會讓舒俊窒息,兩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心要舒服。賢 秀看姜會長給她打了那麼多電話趕緊回她,感謝姜會長給她抓了韓藥,姜會長故意說那些韓藥沒有放進冰箱不能吃了,賢秀答應不吃了,姜會長當然要賢秀絕對不能 吃,因為她的計畫改變了。舒駿約賢秀見面,為州娜做的事跟她道歉,賢秀為州娜說話,知道州娜是因為太愛舒駿才會做這樣的事,州娜也已經反省了,希望舒駿不 要再責怪州娜了。舒駿很內疚,賢秀還說了舒駿因摩托車事故幫她還有家人對她那麼好沒必要感到內疚,舒俊心裏在想著賢秀是那麼溫暖的一個人。姜會長要在妮簽 離婚協議,在妮不願意,姜會長不是有秀浩可以生孩子繼承大福商社,姜會長認定在妮是贏不了她的,在妮會讓景浩站在她那邊的,可姜會長知道景浩是無論她說什 麼都無條件服從的人,在妮安慰自己不要因為這樣就害怕,一定會找到賴在這個家的辦法的。州娜跟舒駿道歉,保證以後不會再這樣做了,舒駿看在20年的情分上 會原諒州娜,但最後警告州娜,再這樣的話就連守護她這個家人都沒辦法了。賢秀感覺秀浩看姜會長的眼神有點奇怪,覺得他們之間有什麼事,很不安,但又說不 清,而她又是總不能忘記姜會長喂她避孕藥的事。姜會長讓秀浩瞞著賢秀用別人的精子給賢秀做人工授精,假裝別人的精子是秀浩的,雖然不知道是誰的種,但都是 秀浩心愛的賢秀的孩子,其實姜會長怎麼可能用別人的精子,她想用的是景浩的,可秀浩做不到這樣騙賢秀,姜會長告訴秀浩,他和賢秀之間有孩子,不管在什麼情 況下都不會動搖感情,秀浩不願意。不管怎麼樣,姜會長是一定會做成的,會自然而然的掩蓋秀浩是無精子症。賢秀跟秀浩說舒駿知道州娜調查他約她見面,秀浩聽 說兩人見面有點費神了,賢秀趕緊表示她的眼裏只有秀浩,會生一個跟秀浩一樣的孩子。姜會長怎麼可能借用別人的種,反正賢秀要懷孕,一定要是她家的血緣,她 留著家裏那麼好的血緣不用不是瘋了,她準備用景浩的血緣。賢秀申請了準備懷孕教室,帶著秀浩前來,秀浩看了愣住了。

 
第47集
賢秀申請了準備懷孕教室,秀浩很驚慌,掉頭就走,電話又打不通,賢秀不知道秀浩是怎麼了,朴秘書跟姜會長彙報情況,雖然賢秀是低賤出生,但終歸品性很好, 姜會長就當賢秀是給秀浩玩弄一輩子的娃娃就好,這樣所有的一切都能掩蓋了。秀浩想起了沒有站在賢秀的立場,打電話跟賢秀解釋是他不方便,賢秀覺得秀浩是有 什麼事瞞著她,秀浩解釋沒有那樣的事。秀浩絕對不是因為不方便躲開,賢秀知道分明是有什麼原因。姜會長要秀浩聽她的,再這樣下去他無精子症就會被賢秀知道 了,可不管姜會長說什麼,秀浩不想把不是自己精子假裝是自己的騙賢秀,姜會長希望秀浩以後不要再說賢秀要是知道了就會死的話。不管怎麼樣,姜會長要秀浩這 樣去做,這樣他的身體狀態才能永遠隱瞞下去,當然還有也能讓她有真正的大福商社的繼承人。雖然州娜不是世蘭親生的,但當她決定跟南會長結婚時,就準備了把 州娜當親生女兒,也確實是當親生女兒撫養,希望舒駿就再相信州娜一次,舒駿會再相信州娜一次,就像世蘭說的畢竟也有20年的感情了。舒俊給奶奶說了解釋清 楚了和州娜之間的誤會,奶奶希望決定解開了就忘了一切,奶奶跟舒俊說起賢秀換走藥,是因為她有人生的第二計畫,是有助於懷孕的藥,舒駿很好奇秀浩不是無精 子症,怎麼會有第二計畫,難道是奶奶弄錯了。賢秀回想著秀浩突然說就兩人這樣過,擔心是秀浩的身體有什麼異常。在妮手機落在了健身房,賢秀想起上次秀浩把 手機落在不孕醫院,而秀浩去了不孕醫院卻騙她不是,肯定是有什麼問題,賢秀打電話去醫院想確認秀浩的診療內容,但必須要有本人一起才給看,賢秀給秀浩打電 話,秀浩正在開會沒接電話,賢秀給他發了條資訊,讓他看到資訊就來不孕醫院。院長給蘇靜夫妻一筆錢,是他們不分晝夜幫她管理韓醫院的錢,並用那筆錢兌了家 烤肉店,讓他們去管理。在妮特地跟賢秀學做了景浩愛吃的雞蛋捲,姜會長聽了臉色很難看。在妮問景浩為什麼決定跟她結婚,不是都和初戀逃跑了,是因為姜會長 讓結才結的,景浩是害怕反抗,從小就是無條件服從姜會長的意見。在妮想知道要是姜會長要景浩整理跟她的婚姻,景浩會不會無條件服從,當時景浩和在妮結婚是 沒有愛,但現在不是有愛了,景浩都這樣說了,在妮確定就算姜會長要把她趕出去也沒辦法了,遊戲結束了。姜會長讓對方繼續打聽給她拿來確鑿的證據,和在妮就 要結束拔河了。賢秀去了不孕醫院,秀浩看見賢秀髮的資訊,打電話問是什麼,賢秀讓秀浩暫時來一趟,她現在就在不孕醫院,秀浩很緊張趕了去。韓秘書帶來朴刑 警說的目擊者,世蘭很激動,目擊者認識余純情,在她的飯店做事,兩個月前不幹了,去女兒那裏了,不明白餘純情犯了什麼罪連刑警都找她,是個好的不能再好的 人,世蘭很傷心,拜託目擊者要是余純情再出現,一定要跟她聯繫。秀浩還沒來,賢秀問護士之前秀浩的手機為什麼會落在醫院,護士說是秀浩做完檢查放在了診療 室,秀浩不僅做過一次檢查,還復查,此時秀浩趕到,賢秀質問秀浩做了復查怎麼沒告訴她,為什麼要對她撒謊,因為喂避孕藥,傷疤還沒癒合,已經被秀浩騙的信 任都支離破碎了,秀浩也很生氣大喊是說他有問題。



第48集
賢秀聽了很擔心,秀浩想起不能讓賢秀知道他無精子症,於是騙賢秀是沒有多大的問題,只是說自然懷孕有可能很難,但可以做人工授精,賢秀責怪秀浩都不告訴 她,再怎麼想要孩子也比不過秀浩更重要,還她擔心都懷疑他了。秀浩就是死也不想錯過賢秀,下決心要做人工授精,姜會長會盡可能抓緊時間辦這件事,秀浩想知 道替他做人工授精的精子從哪里來,姜會長有點慌,不過馬上就說是從精子營,只要為了秀浩,姜會長是什麼事都會做的。賢秀為懷疑秀浩跟他道歉,都不知道他最 近那麼的累。姜會長拜託韓醫生最後一次幫忙,她的兒子秀浩夫妻會來做人工授精,只是兒子是無精子症,但兒媳婦是不知道必須瞞著她,至於精子她那天會派一個 人來,精子就用那個人的。舒俊提了個點子,就是做有展示會的炸雞賣場。蘇靜夫妻去學習了經營課程,還跟院長保證會很好管理的。姜會長讓景浩再去不孕中心做 一次檢查,她會跟韓醫院約好時間,景浩只要身體去就行了。景浩跟在妮說了姜會長讓他去檢查可能是想等在妮身體養好了就可以做試管嬰兒,在妮想不懂,姜會長 不是因為她不孕要把她趕出去,這個老狐狸又準備做什麼。姜會長預約好了時間和醫院,到時候賢秀和秀浩身體去就行了,當然要賢秀管理好身體,那生出來的可是 她大福商社的繼承人。女同事有個私人的問題問舒俊,他怎麼不跟州娜結婚,舒俊解釋他和州娜不是結婚的關係,是在州娜的結婚典禮上可以坐在娘家哥哥的位置, 舒俊其實喜歡像賢秀那樣的女人。賢秀感覺因為人工授精的事跟姜會長的關係拉近了,好像回到以前的她們了,姜會長還表示直到死的瞬間為止都會是賢秀的媽媽, 賢秀十分感謝姜會長,光想著就很幸福,而秀浩也表示往後會多愛賢秀,拼了命的愛她,從今以後秀浩的人生都為賢秀而活著。姜會長整理的時候,發現秀浩的診斷 書,現在已經沒用了,於是順手撕了扔在房間的垃圾桶裏。姜會長出去時看見在妮,讓她做好被趕出去的準備。在妮很好奇姜會長這個時間怎麼會回家,問了賢秀才 知道她們一起去醫院瞭解做人工授精的事情,在妮沒想到姜會長這個老狐狸竟然同意賢秀做人工授精,很奇怪姜會長曾經一定要把賢秀趕出這個家,現在卻親自牽著 那樣低賤的賢秀的手去醫院,在妮怎麼也猜不透,這只老狐狸肯定是在搞什麼鬼。在妮跑去姜會長的房間翻找,發現了垃圾桶裏撕爛的秀浩的無精子症的診斷書,非 常吃驚,秀浩是無精子症,可賢秀卻說她要去做人工授精,這不是太荒唐了,這樣賢秀要用誰的種做人工授精,在妮很激動跑出去問賢秀是不是真的要做人工授精, 想告訴賢秀診斷書的內容,想起不能那麼衝動,於是在妮沒有再問。剛才在妮的話和行動讓賢秀感覺到在妮還是討厭她比在妮更早有孩子,賢秀能理解在妮的傷心, 但也別太傷心,她可是因為在妮兩年沒了孩子,賢秀無意間看見在妮剛剛匆匆藏在枕頭底下的診斷書。



第49集
賢秀無意間看見在妮匆忙藏在枕頭底下的診斷書,在妮趕緊解釋沒什麼。姜會長和世蘭見面,並說了準備給賢秀做人工授精的事。州娜說起舒俊和職員會餐都不叫 她,可世蘭覺得州娜總參加會餐對舒駿的職員很不方便。大田又出現了目擊者,世蘭感覺就在邊上。秀浩是無精子症,而賢秀卻又要做人工授精,在妮為終於抓到了 姜會長的弱點很興奮。在妮在賢秀說到人工授精的事情表現出了很不屑,她的態度讓秀浩很不高興,讓景浩好好管理在妮。姜會長已經找到在妮父親背後有雙重賬 簿,要她掩蓋這個賬簿就得把在妮趕出家去,不然就公開把在妮爸爸送進監獄,在妮聽了哈哈大笑,拿出了秀浩的診斷報告,這樣關鍵性的證據又落到她手上,威脅 姜會長把原先承諾的股份還給她,要是再說把她趕出這個家,也會把姜會長一起拖出去。景浩對賢秀一直有負罪感,是賢秀讓他好好守護在妮的,讓在妮就把賢秀當 做是他們的姐姐,賢秀真的是好人。每每想到可以做人工授精,有自己的孩子,賢秀就很開心,心情一直不能平靜。姜會長決定答應在妮會掩蓋她父親雙重賬簿的 事,也會給她公司的股份,還有也再也不會把她趕出去,要她答應就徹底掩蓋秀浩的事。賢秀看著秀浩之前的照片,無意間在照片上看見朱英仁,想起那天她突然出 現在家庭聚餐上,還發現朱英仁頭上戴的那頂帽子,跟她撿到的帽子竟然是一模一樣,這麼說在家門前徘徊的就是朱英仁了,賢秀特地打電話去公司要朱英仁的電 話,卻得知秘書室沒有這個人,很吃驚。聽說賢秀要準備人工授精了,世蘭特地給她送來了懷孕的營養品,州娜正為炸雞賣場的概念發愁,賢秀聽了覺得就是自然。 秀浩為之前一直失約道歉,並約舒俊一起吃飯。舒俊無意間在世蘭口中得知賢秀因為秀浩那邊很難自然懷孕,所以準備做人工授精了,很吃驚,因為他知道秀浩是無 精子症。賢秀想起秘書室說沒有朱英仁這個人,心情很不好。秀浩要跟舒駿見面吃飯,約賢秀一起來。舒駿問秀浩是不是準備人工授精了,知道這不是他該管的事, 但據他所知,兩人不是可以做人工授精的情況,秀浩想知道舒駿是聽誰說的,舒駿沒有聽誰說,只是那天他在醫院正好看到,覺得秀浩那麼愛賢秀,不該有事瞞著賢 秀,秀浩對舒俊大發脾氣,扯住舒俊的衣服,就不該管這個事,不管舒俊是州娜的男朋友還是JB集團的預備女婿都會死在他手上的,舒俊勸說秀浩不要做令自己後 悔的事,這時賢秀來到了餐廳。



第50集
賢秀不明白他們倆為什麼會這樣。去不孕中心檢查的那天景浩有比較多的事,想要改天,姜會長聽了很激動,表示就要在那天,在妮起了疑心,問姜會長賢秀做人工 授精的精子從哪來,姜會長說不就是精子庫難道還有別的地方。賢秀質問秀浩和舒駿是怎麼回事到底說了什麼會發生那樣的衝突,秀浩騙說是一些意見不同,此時秀 浩看見那頂帽子,對賢秀大發脾氣,明明讓扔了,為什麼還在這裏,賢秀只是想還給帽子的主人,或許她還會出現。姜會長讓秀浩不要再擔心朱英仁的事,她會讓朱 英仁再也不會出現在他們夫妻的面前,就專心準備人工授精的事就好。在妮故意問賢秀和景浩的主治醫生是誰,姜會長分明警告過在妮要小心點,在妮只是很好奇, 分明有什麼,不然那個老狐狸怎麼會那麼不安,分明在策劃更大的事,又問了賢秀和景浩預約的時間,得知是同一天,在妮很緊張。賢秀讓景浩幫她打聽朱英仁的聯 繫方式還有不要讓秀浩知道。兩人的主治醫生和日期都一樣,難道這件事跟景浩有關係,在妮急急忙忙去找姜會長,故意說她這周要和景浩出去旅行,所以就推遲景 浩的預約檢查了,姜會長聽了十分慌張,在妮知道就是這樣,質問姜會長賢秀做人工授精的精子是不是景浩的,姜會長承認了,可在妮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姜會長 威脅她要是敢說出去,那她就是用景浩精子給賢秀做人工授精的主犯。南會長覺得是托了賢秀的福才有炸雞賣場這麼好的創意,州娜聽了很不爽。景浩打聽到了朱英 仁的聯繫方式,只是賢秀打過去卻是空號。秀浩想到昨天過激的行為跟舒駿道歉,仍然說沒有欺騙賢秀,一切進行的很順利。舒駿問州娜秀浩是怎麼樣的人,州娜很 好奇舒俊為什麼這樣問,舒俊解釋是因為以後是要一起工作經常見面的關係。在妮怎麼想都不可以,可又打不通賢秀的電話,於是發資訊讓賢秀不要去做人工授精, 解釋那並不是因為嫉妒心。賢秀今天沒有去畫社,世蘭很擔心賢秀是出了什麼事。賢秀去找朱英仁正好碰見有兩人強行要把朱英仁送去精神病院,賢秀趕緊報警,那 兩人跑了,得知有人妨礙,姜會長十分憤怒。朱英仁告知是姜會長要把她關進精神病院,是因為她是秀浩藏著的女人的存在不能讓賢秀髮現,賢秀聽了呆住了,無法 相信,要怎麼相信朱英仁是秀浩藏著的女人還是有精神病的跟蹤狂,朱英仁比賢秀先認識秀浩,並且在他們的婚姻生活裏,她都在秀浩身邊,覺得就算她離開,賢秀 是否還能接受那麼噁心的丈夫,朱英仁可以不離開秀浩,就算知道他是無精子症,賢秀聽了更受打擊。



第51集
秘書告訴秀浩今天有人打電話問朱英仁的聯繫方式,而且今天景浩也打聽了朱英仁的聯繫方式。秀浩質問景浩為什麼打聽朱英仁,那只是他的跟蹤狂,當時不解釋是 怕賢秀誤會,景浩告訴說其實是賢秀讓他打聽,秀浩大發雷霆。在妮坐立不安,一定要阻止賢秀做人工授精,那是景浩的,得告訴賢秀,可現在這個時候賢秀沒心情 聽她說。秀浩特地買了花送給賢秀,賢秀卻給扔了,問秀浩朱英仁是誰,秀浩騙說是他的跟蹤狂,可秀浩說的跟朱英仁說的根本不一樣,朱英仁說是秀浩藏起來的女 人,要是真的想為她著想,不是應該都告訴她,賢秀再也不相信秀浩說的話了。秀浩責怪都是姜會長把朱英仁關進精神病院惹了她,她告訴賢秀是秀浩藏起來的女 人,秀浩解釋是跟蹤狂賢秀根本不相信。賢秀想著朱英仁說的話,連秀浩碰她都覺得噁心了。用景浩的精子給賢秀做人工授精的事只有在妮和姜會長知道,姜會長警 告在妮不要再提人工授精的事。賢秀覺得朱英仁要真是跟蹤狂,秀浩就不會那麼徹底的把她給隱藏起來,在這樣的情況下,賢秀是不會做人工授精的,並把戒指還給 了秀浩。姜會長得知賢秀不做人工授精十分憤怒,賢秀這樣的害蟲竟然敢說不做人工授精。舒駿想起那天跟秀浩大吵的事,很擔心賢秀會出什麼事情。賢秀不知不覺 的就走到了韓醫院,但就在門口望著,楚原回來看見告訴奶奶,奶奶讓楚原懇求賢秀進來吃飯,楚原硬是把賢秀拉了進來,奶奶知道賢秀沒有吃飯,讓她陪著一起吃 飯,知道賢秀肯定是有什麼事。那個叫余純情的女人看見姑父的烤肉店招廚房阿姨前去應聘,而此時世蘭卻拿著餘純情的照片,為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很煩惱。舒駿 總覺得賢秀是有什麼事,奶奶說今天白天賢秀陪她吃了午飯,感覺確實像是有什麼事。姜會長勸說賢秀原諒秀浩,都要做人工授精的夫妻了,可是賢秀現在的狀態做 不了人工授精,姜會長最後說服了賢秀並警告在妮小心她的嘴巴,她說出的瞬間,她爸爸就會進監獄,在妮想起她給賢秀留言告訴她秀浩是無精子症,想要支開賢 秀,可卻沒成功,賢秀看見在妮給她的留言,得知秀浩是無精子症。

 
 
第52集
在妮解釋她是在開玩笑,賢秀責怪在妮怎麼能開這麼荒謬的玩笑,可又想起朱英仁也說過這句話,但賢秀又認為她是在說胡話。賢秀再次問在妮是怎麼回事,在妮知 道她開口的瞬間她爸就要進監獄,就不能和景浩在一起,賢秀想知道是誰要堵住她的嘴,在妮不能說,那賢秀就想知道她可以通過誰知道這件事,在妮提醒賢秀可以 去找主治的韓醫生。舒駿總是很擔心賢秀會出什麼事。世蘭心情很好,總感覺餘純情就在附近,很快就能找到她了。姜會長回家問賢秀在哪,在妮表現的很吃驚,姜 會長不懂在妮為什麼是這幅表情,並再次警告在妮現在是跟她同一艘船的人,不要亂說話。秀浩又一次跟賢秀解釋朱英仁就是個跟蹤狂,他的心裏只有賢秀一個女 人,賢秀問秀浩還有沒有什麼要向她坦白的,秀浩說沒有了,這就是全部了,秀浩都說沒有了,賢秀努力說服自己,肯定是在妮亂說的。州娜想知道要是賢秀並不是 有夫之婦,舒駿的心會不會動搖,要是州娜好奇舒駿的想法,舒駿會覺得是賢秀可惜了。州娜故意羞辱舒俊的女職員宋美,秀浩和舒俊因為工作上的事見面,彼此都 為那天過於激動的言行道歉,秀浩問舒俊是對他們夫妻感興趣還是只對賢秀有興趣,舒駿不明白為什麼會讓秀浩有這樣的感覺。賢秀找韓醫生,想要親眼看下秀浩的 診斷書,韓醫生很為難,賢秀採用了威脅,韓醫生告知他也只是按照吩咐做的,賢秀不會責怪韓醫生,讓他把真相告訴她,賢秀看了診斷書,秀浩確實是無精子症, 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她一個人是傻瓜,想知道是誰指使的,韓醫生說是姜會長,賢秀交代韓醫生不要說她今天來過,而且人工授精的事情還是按原計劃進行。賢 秀約在妮在外面見面,姜會長給在妮打來電話,賢秀讓在妮免提接聽,賢秀聽見姜會長罵她是低賤的東西。



第53集
賢秀聽到了和平時不一樣的姜會長,不敢相信那個就是她一直愛著的婆婆。蘇靜夫妻的烤肉店今天開業,世蘭和南會長前去祝賀,蘇靜夫妻十分開心,世蘭突然接到 韓秘書的電話,找到餘純情了,現在在郊區的療養院,世蘭很激動趕緊回去。賢秀去過醫院,確認診斷書了,讓在妮把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訴她,在妮交代賢秀千萬不 能說是她說的,其實是姜會長給賢秀喂的避孕藥,姜會長一開始就沒認可賢秀這個兒媳婦,不想從低賤的身體裏抱出她的孫子,突然改變主意是為了掩蓋秀浩的無精 子症,但這還不是全部,賢秀人工授精的精子是景浩的,賢秀真的很難接受,在妮知道現在能阻止這件事的只有賢秀了。姜會長對自己血緣是十分可怕的人,怎麼可 能會用別人的精子,這件事景浩和秀浩都是不知道,都是姜會長一個人策劃的,在妮知道錯了,一開始就應該告訴賢秀的,只是不想離開景浩身邊,賢秀讓在妮就當 什麼都沒說,就跟平常一樣,賢秀會讓姜會長親口說出這個秘密的。秀浩聯繫不上賢秀,打電話問慧靜,還好慧靜聰明幫她圓謊了。療養院的確實是餘純情,但在進 去後的一個星期就去世了,韓秘書帶回了餘純情的物品,因為過了三個星期沒有人來,就直接火化了,世蘭接受不了暈了過去。南會長和舒駿還有州娜一直等不到世 蘭,打電話給韓秘書,得知世蘭暈倒了,博士已經會診過了,現在在家裏,大家趕緊回去。賢秀得知了全部真相,她是不會這樣出去,不會輕饒他們,一定要讓他們 清清楚楚知道對她做了什麼。秀浩很擔心賢秀在門口等著賢秀,而姜會長假裝很關心賢秀,賢秀故意說姜會長怎麼就像是天使,為了她著想,姜會長表示可不是把賢 秀當兒媳婦而是當女兒。姜會長特地提醒景浩那天一定要去做檢查,景浩很好奇,檢查不是什麼時候去都可以,為什麼一定要那天,姜會長說趁熱打鐵,景浩答應 了,一切都如姜會長的意順利進行,十分得意。現在總算是一切回到原位,秀浩讓賢秀就相信他。蘇靜告訴院長世蘭今天很奇怪,來烤肉店一會就走了之後也沒回 來,院長猜想世蘭肯定是有什麼事。秀浩給賢秀重新戴上了戒指,讓她以後都不要摘下來,賢秀並沒有表現出高興,並問秀浩對他來說她是什麼,對秀浩來說,賢秀 就是全部。世蘭還沒有醒來,州娜很自責,覺得都是因為她太不懂事。院長給世蘭打電話,是舒駿接的電話,世蘭暈倒了,院長知道分明是有什麼事。南會長為昨天 對韓秘書發火道歉並問她世蘭暈倒的原因難道就是因為開發新功能表,韓秘書回答是的。姜會長不明白賢秀突然叫上他們是什麼事,擔心是朱英仁的事,秀浩表示賢 秀已經相信了,賢秀叫上姜會長和賢秀就是想在人工授精之前大家一起吃個飯,姜會長聽了哈哈大笑,看著這樣的姜會長,賢秀心裏說著就那樣盡情的笑吧,以後他 們笑的時間就沒有了。



第54集
姜會長一大早打電話給韓醫生,人工授精就是今天了一定要準備好,一定要瞞著賢秀成功。賢秀那天三人一起在外面吃飯,偷偷用手機錄下了姜會長和秀浩的對話。 在妮今天心神不寧還打碎了碗,姜會長責駡她在這麼重要的早上怎麼能打碎,賢秀替在妮說話,都說打碎好就看怎麼想了。飯桌上,景浩說今天也是他檢查的日子, 賢秀故意表現的很吃驚,看到姜會長臉色十分慌亂。在妮不知道賢秀是什麼計畫,都不安的要死,景浩問她是怎麼了,這幾天都是這樣,難道是哪里不舒服,還是因 為賢秀要人工授精擔心會比他們先有孩子,安慰在妮用不著這樣的,因為過不久他們也會有孩子的,在妮心裏一直在說並不是這樣的。世蘭醒了,大家都很擔心,州 娜保證以後再也不讓世蘭操心了。舒俊想起他陪在昏迷的世蘭身邊時,世蘭一直說著不能死,特地發資訊安慰世蘭,世蘭讓韓秘書送她去院長那裏。在妮很不安問賢 秀是不是去醫院,賢秀讓在妮就假裝不知道就好。景浩已經檢查完了,姜會長很感謝景浩。之前世蘭認為是餘純情的女的,現在在蘇靜烤肉店的廚房幫忙,可她卻姓 李,丈夫已經去世了,還有一個女兒。韓秘書扶著世蘭來到韓醫院,告訴院長余純情死了,已經火化沒有痕跡也沒有家人,世蘭不知道往後該怎麼辦,要去哪里才能 找到那個她的孩子,只要是那個孩子在的地方就算是地獄火坑她也敢去,世蘭情緒十分激動。姜會長和秀浩在醫院等著賢秀,可時間都已經到了賢秀還沒來,電話也 沒接,秀浩不知道賢秀是怎麼回事。姜會長打電話問在妮賢秀什麼時候出去的,得知賢秀出去了卻不在醫院在妮也不知道賢秀到底是想做什麼,秀浩很擔心賢秀是發 生什麼事故了,韓醫生問姜會長賢秀什麼時候才能來,他可是還有別的手術。南會長很擔心世蘭,覺得世蘭這次暈倒肯定是被州娜氣的,讓州娜以後不能再惹世蘭生 氣了。院長想起世蘭說的往後要去哪里尋找那個孩子,並拿出了當年尋找孩子的傳單,很難過。韓醫生沒辦法再等了,他還有手術,姜會長十分憤怒。賢秀給秀浩打 電話,騙說早上有點感冒去做了SPA,睡著了,姜會長聽了發火了。姜會長氣衝衝回家,大罵都是在妮早上打碎東西晦氣。賢秀一個人去逛街買東西,看見珠寶店 的戒指想起了秀浩對她說的話突然抑制不住哭了起來,正好被前來逛街的舒俊和州娜撞見,舒俊很緊張問賢秀有沒有事,州娜看出了舒俊的緊張。賢秀回家了,姜會 長看見賢秀買了那麼多東西十分憤怒。



第55集
姜會長對賢秀大發雷霆,所有的計畫都被賢秀給打亂了,賢秀問她是什麼計畫,姜會長有點慌,解釋不就是人工授精,可最渴望人工授精的人應該是賢秀,為什麼姜 會長這麼激動,再說這次不行下次不就可以了,秀浩看見對賢秀髮火的姜會長,說賢秀又不是故意毀約,而是身體不舒服,對姜會長大發脾氣。賢秀安慰自己不要為 這種事就憤怒,還早著。姜會長十分憤怒,大罵賢秀就是害蟲。院長安慰世蘭重新開始,把孩子的基因給刑警拜託刑警幫忙尋找,千萬不要放棄。舒俊送州娜回家, 州娜覺得舒俊對賢秀的眼神有點奇怪,是用心疼的眼神看著賢秀,難道是因為救命恩人才讓他這麼費心,自從見過賢秀哭後舒駿就一直心不在焉的,還因為賢秀跟她 發脾氣,州娜討厭舒駿費心別的女人。舒駿很擔心賢秀,特地發資訊給她,作為老朋友關心她。無論如何,姜會長都會讓她的計畫成功的。姜會長拜託韓醫生再一次 幫忙做人工授精,可韓醫生要去美國看女兒,那是很早之前就定下來的計畫,至於去多久等去了才知道。賢秀特地討好姜會長,姜會長卻處處給賢秀臉色看,秀浩讓 姜會長不要再這樣對賢秀。賢秀突然約秀浩去野餐,感覺從來沒有做過這件事,希望秀浩重新考慮人工授精的事情,決定有孩子就生,沒有孩子就那樣兩個人一起 過,可秀浩為了賢秀是什麼事都可以做,賢秀表示現在可以不做人工授精,秀浩可以就算沒有孩子,也能跟賢秀幸福生活的人,賢秀決定就那樣自然的一起生活,讓 秀浩好好考慮下。李女士休息的時候在看著女兒的照片,姑父看著覺得有點心酸。姜會長為早上對賢秀髮火道歉,表示是因為抱孫子心切所以才這樣,賢秀答應下個 月可以做人工授精。秀浩問賢秀白天說的話是不是真的,賢秀現在不做人工授精也沒關係,和秀浩說好以後就再也不提人工授精。姜會長讓秀浩重新準備好下個月要 做人工授精,秀浩表示他和賢秀已經商量好了不做人工授精,姜會長覺得不像話,賢秀是那麼想要孩子的人怎麼可能做這樣的決定,讓秘書趕緊備車很快回到了家。 姜會長責駡賢秀她讓做人工授精的時候,賢秀可是答應她了,可卻告訴秀浩不做了,這樣是幹什麼,賢秀只想順理成章的生活,再說以前姜會長也說過不允許她做人 工授精和試管嬰兒,還說媳婦比孫子更重要,決定聽姜會長的話,姜會長執意要賢秀去做人工授精,賢秀很生氣,秀浩是無精子症,她要怎麼生秀浩的孩子,姜會長 十分吃驚,沒想到賢秀已經知道了。



第56集
姜會長問賢秀是誰告訴她的,賢秀拿出了錄音,既然都知道了,姜會長覺得就沒有必要再隱藏了,要是賢秀能繼續閉嘴那就可以留在家裏並可以生出大福商社的繼承 人,如果是這樣,賢秀要把這一切都暴露出去,問姜會長秀浩和景浩是否都知道這一切,又放出了一段錄音,是姜會長讓韓醫生用景浩的精子給她做人工授精的對 話,威脅姜會長要是秀浩聽到這錄音會是什麼表情。姜會長以為賢秀會馬上告訴秀浩實情,趕緊跑去公司結果發現是被賢秀給耍了,被賢秀弄的是緊張兮兮的。州娜 關於炸雞的品牌有事跟舒俊商量,趁舒駿出去的空隙,州娜偷看舒駿的手機發現舒駿和賢秀有聯繫十分不爽。州娜又訓斥舒駿的女職員,還說女職員要勾引舒駿。州 娜打電話讓秀浩好好管理賢秀,秀浩覺得如果只是那樣問候的短信並沒什麼,但想著他們倆有聯繫也是很不爽。世蘭看著以前尋找孩子的傳單,想起三十年前她的孩 子被那個叫餘純情的女人給抱走的事。世蘭決定重新開始尋找,雖然醫院說餘純情沒有家人,但她分明是有個女兒。舒駿開車正好在韓醫院門口想見一面奶奶再走, 卻看見心事重重的賢秀慢慢走來,賢秀想起姜會長人前人後對她不一樣十分傷心難過都倒在地上失聲痛哭,舒駿趕緊過去問賢秀是怎麼了,有什麼事他都可以幫她, 賢秀說沒事就當什麼都沒有看見。舒駿送賢秀回家,交代她不管什麼時候需要他幫忙不要猶豫直接給他打電話,賢秀是舒駿的救命恩人,他也想能幫賢秀。世蘭前來 烤肉店道開業那天沒道的喜,蘇靜十分高興,可在烤肉店總是錯過那個叫餘純情的女人。賢秀問姜會長為什麼那樣對她,理由就是姜會長根本沒想長久讓那麼低賤的 賢秀做她的兒媳婦,只要賢秀能閉嘴,就能讓她留在大福商社,用景浩的精子這件事是景浩和秀浩都不知道的,可姜會長沒想到景浩在家聽到了她們的對話,景浩十 分憤怒,姜會長為了掩蓋秀浩的無精子症卻利用他,姜會長這樣做是因為在妮不孕,既然都知道了,就一起掩蓋秀浩是無精子症,可她卻沒想到秀浩也在家聽到了對 話。

 
第57集
賢秀現在是無法可說了,因為姜會長已經全部都說完了。舒駿想起在韓醫院門口看見失聲痛哭的賢秀,正好奶奶打來電話,交代奶奶如果賢秀有去找奶奶就好好安慰 她,總感覺賢秀有事,奶奶就擁抱賢秀讓她感到在媽媽的身邊。秀浩欺騙賢秀是想做完美的丈夫,怕賢秀知道他的狀態後會離開,真的害怕失去,是為了守住賢秀才 撒謊的,沒有賢秀秀浩活不下去,他們怎麼可能結束。景浩質問姜會長怎麼是那麼可怕的人,這麼做是為什麼,他以後怎麼活下去,那麼信任的家人卻是這樣的可 怕。秀浩質問姜會長為什麼要騙他,要是早知道這樣他是死也不會這樣做的,姜會長是為了守護住秀浩和大福商社,對她來說那是最佳選擇,秀浩為作為姜會長的兒 子感到羞恥,姜會長沒想到賢秀竟敢毀了她的計畫。賢秀留下了戒指和離婚協議離開了。州娜因為賢秀都要瘋了,讓世蘭去畫社的時候轉告賢秀不要再單獨聯繫舒俊 了。在妮聯繫不上景浩很擔心,而景浩在河邊想起賢秀說過不管怎麼說在這個家因為他而感到很幸福,覺得很對不起賢秀。秀浩回到房間沒有看見賢秀很緊張到處尋 找,最後看見了離婚協議和戒指,而賢秀又不接電話,秀浩不知道賢秀到底去了哪里,而此時賢秀在慧靜家對面看著,秀浩跑到慧靜家要找賢秀,慧靜告訴說賢秀根 本就沒來,慧靜不知道賢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很擔心給賢秀留言。賢秀去吃麵條,付賬的時候,老闆娘發現錢櫃裏的錢沒了,她就去了一趟衛生間,可這時候除了 賢秀就沒有別人來過。老闆娘認為是賢秀偷了她錢櫃裏的錢把賢秀帶去了警局,刑警說賢秀不把家人帶來對她很不利,賢秀只好給舒俊打了電話,舒駿把賢秀從警局 帶了出來。賢秀不想回家,也沒什麼地方可去,於是舒駿把賢秀帶到了韓醫院,奶奶讓賢秀什麼都不要想好好的睡一覺。舒駿知道賢秀醒後肯定會覺得內疚要走,希 望奶奶能留她住幾天。秀浩感覺被姜會長的計畫給耍的寒心,他一定要找到賢秀,會看到姜會長給賢秀下跪的樣子,之後要讓姜會長離開這個家,而姜會長倒是要看 是她出去還是賢秀,讓朴秘書不管怎麼樣都要想辦法把賢秀帶到她面前來。賢秀做噩夢夢見姜會長拉著她要去醫院她拼命掙扎,奶奶安慰她只是做噩夢沒事了。一大 早州娜找來韓醫院看見賢秀也在很好奇,而此時舒駿也回來了,十分的開心,而看見州娜也在一時氣氛很尷尬。



第58集
州娜問賢秀為什麼會在這裏,奶奶說是她邀請的。姑姑不明白賢秀怎麼會在她們韓醫院,看著拖著行李箱應該是離家出走,這一大早把家裏給弄成這樣。賢秀很感謝 奶奶收留了她,奶奶現在不能就這樣讓她走,留她多住幾天,以前說過賢秀想媽媽的時候就來,可賢秀不想成為奶奶的負擔,奶奶並不覺得賢秀會給她帶來負擔,就 那樣住下來。奶奶不問賢秀為什麼離家出走,知道肯定是有什麼理由,等賢秀想說了再說。奶奶想起做噩夢的賢秀,很是心疼。秀浩問景浩有沒有跟賢秀聯繫,景浩 認為在這種情況下賢秀怎麼可能會接他們的電話,就算接了他該說什麼,景浩是不希望賢秀回到這樣的家庭的。秀浩知道賢秀能去的地方只有慧靜家,安排人好好的 守在那裏,還讓人去統營找找。州娜質問舒駿賢秀是什麼時候在韓醫院住下的,要讓賢秀馬上出去,舒駿告訴州娜她沒有許可權這樣做。州娜打電話責駡秀浩是怎麼 管理賢秀的,夫妻吵架怎麼賢秀就住在韓醫院,要秀浩趕緊把賢秀接走。怕慧靜擔心,賢秀打電話給她,想讓慧靜幫忙找個能打工的地方,不管做什麼都好。秀浩一 大早找來韓醫院,質問賢秀為什麼會在這裏,賢秀不想再見到秀浩,讓他以後不要再找來了,舒駿回來正好看見秀浩要拉著賢秀離開這裏前去阻止,勸秀浩今天還是 先回去,弄成今天這一切都是因為他不誠實騙賢秀造成的。舒駿知道家裏沒有賢秀能吃的東西了,特地買來了吃的,讓她需要什麼的時候不要不好意思直接告訴她, 賢秀問舒駿對秀浩說不誠實是什麼意思,是不是知道什麼,舒駿無意間在醫院聽說到秀浩的身體狀況,那次在餐廳抓住脖頸就是要拜託秀浩,賢秀很感動,沒想到還 有人在她的身邊。賢秀不僅毀了姜會長的計畫,還讓她成為了家裏的眾矢之的,發誓一定要看到賢秀徹底毀掉才行。州娜因為賢秀都要瘋了,拜託世蘭跟奶奶說讓賢 秀搬出去。景浩遞交了辭職報告,有個朋友在美國做事業想過去幫忙,希望在妮跟他一起去,可比起這個,在妮問景浩因為她不孕會不會很失望,景浩說過在妮是他 要守護的家人,去美國沒有現在的富足,還很多困難,但景浩一定會讓在妮幸福的,在妮會跟景浩一起去的,從那裏重新開始。看著楚原餓了,賢秀給他做了很多的 菜,賢秀想起以前她也是這樣為家人準備的不免傷心難過。蘇靜夫妻在烤肉店說著賢秀到底是因為什麼事離家出走,問李女士是不是有個女兒,隨她的話肯定很和 善,從來不說幾句話的李女士,一說到女兒就滔滔不絕。姜會長要景浩守護住大福商社,可景浩討厭這個公司,景浩是姜會長的兒子,哪里也不能去。世蘭打電話問 姜會長秀浩和賢秀是不是吵架了,聽說賢秀拿著行李來到了韓醫院,姜會長聽了十分興奮,得來全不費工夫,這只害蟲是要把她家的臉都丟盡。蘇靜十分好奇賢秀為 什麼離家出走,這時姜會長來到韓醫院,賢秀看見嚇的把手上的點心都給掉地上,姜會長強行要帶賢秀走,賢秀不願意。



第59集
姜會長強行要拉著賢秀走,賢秀不願意,聽到聲響的奶奶出來,既然本人不願意就不要吵了,奶奶安排姜會長去外面的茶館,她會讓賢秀過去的。奶奶覺得賢秀要是 真不想回去的話,就去明確的跟姜會長表示後再回來,要是這樣拖著,姜會長還會找來的。姜會長要賢秀離開韓醫院然後走的遠遠的,去秀浩找不到的地方,之前賢 秀本來是想離開韓醫院,但看見姜會長這樣拖著她,就改變主意了,會留在韓醫院的,姜會長很憤怒想要扇賢秀,正好景浩前來阻止,求姜會長不要再折磨賢秀了, 可姜會長卻讓景浩拋棄在妮準備再婚,景浩十分痛苦,真希望姜會長能就此罷手。州娜很關心賢秀有沒有從韓醫院出去,賢秀就像個寄生蟲,讓蘇靜幫忙把賢秀趕出 去,蘇靜聽了這話感覺很不爽,兩夫妻在說到賢秀可能就是嫁到財閥家的平凡女兒受欺負了,李女士無意間聽見若有所思。州娜又打電話讓秀浩把賢秀接走,秀浩現 在是沒有心情跟秀浩說話。賢秀真的事無處可去,問奶奶她是不是真的可以住在這裏,奶奶讓賢秀什麼也不要說了就待在她的身邊,奶奶也會待在賢秀身邊,就像賢 秀待在舒俊身邊一樣。州娜約在妮見面,州娜很討厭賢秀總是在舒俊身邊徘徊,可在妮決定跟景浩去美國生活了,州娜總感覺那家好像是有什麼事。慧靜給賢秀介紹 了個工作,在附近的小菜店打工。秀浩打不通賢秀的電話約舒俊見面,再怎麼想也不明白賢秀怎麼會出現在舒俊家,舒俊告訴說賢秀那天是從警局出來,因為需要監 護人,賢秀給他打電話,只是很好奇,秀浩對賢秀的感情外人都看得出來,為什麼會不給丈夫打電話,秀浩要舒俊協助他讓賢秀從韓醫院出來,舒俊表示這要看賢秀 的決定。慧靜想知道賢秀到底是怎麼了,賢秀當初就不該重新回到那個家,這次是簽了離婚協議出來的。蘇靜很好奇賢秀為什麼離家出走,奶奶交代他們在本人不願 意說的時候不要問那些事。州娜看賢秀就是在勾引她的舒俊,讓世蘭跟奶奶說把賢秀趕出去。賢秀不接景浩的電話,景浩很傷心,他是想求得賢秀原諒真心的道歉, 不知道該怎麼轉達這份心,在妮知道那不是景浩的錯,決定替景浩傳達這份心,景浩討厭這裏,想要儘快去美國。姜會長接到電話,景浩發生事故了,她很緊張趕緊 告訴秀浩,李女士偷偷來到姜會長家樓下,看見慌慌張張跑出去的在妮。景浩在醫院情況很糟糕,他是真的很想能活下去,在妮就拜託姜會長了,說完就去了。



第60集
世蘭得到消息,景浩因為交通事故去世了,大家都很驚訝。因為大家都出去送藥了,感覺要做點什麼,於是賢秀幫忙照看韓醫院的諮詢台,舒俊為賢秀帶來了JB集 團需要招品牌經理的資料,賢秀之前做過,相信她能做好的。世蘭一家前去奔喪,州娜覺得在妮是要瘋了,還有很奇怪的是怎麼沒有看見賢秀,她怎麼沒有來,世蘭 放心不下姜會長又回去,到處尋找也是沒看見賢秀,不知道賢秀是知道不來還是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該吃午飯了,賢秀特地給奶奶做了麵條,聽說賢秀母親在美 國,奶奶問賢秀她母親是否知道她離家出走了,賢秀說不知道,因為很久沒聯繫了,看賢秀是沒有想重新回婆家的意思,賢秀當初是留下離婚申請表就出來了,奶奶 希望賢秀能告訴她母親,因為母親是比誰都需要正確知道女兒的情況。州娜心情不好,還跟舒俊說起,賢秀的小叔子景浩死了都沒有見賢秀去殯儀館,那麼的沒有教 養,舒俊聽了急急忙忙就走了,舒俊趕回韓醫院,問賢秀有沒有聽說什麼,景浩昨晚的交通事故死了,賢秀聽了很痛苦。舒俊前去奔喪,看見世蘭,這樣看舒俊世蘭 覺得更心疼,當初小小年紀的舒俊也經歷過這樣的事,從舒俊的口中,世蘭才知道賢秀一直是不知道這件事,根本沒有人通知她。世蘭問舒俊是不是知道賢秀為什麼 離開那個家,其實舒俊也不清楚,只是估計賢秀不會回那個家了,得知賢秀並不是單純的離家出走,州娜很激動,那賢秀是不是就要賴在韓醫院不走了。賢秀很痛 苦,一遍遍的看著景浩發給她的最後那條資訊。蘇靜夫妻和奶奶一起去奔喪,回到烤肉店在說著這件事,現在大福商社的大兒媳賢秀離家出走,而接著二兒子景浩又 因交通事故去世了,李女士聽見十分激動。世蘭接到電話,瑞草福利院的出身找到跟她女兒差不多的人,世蘭決定先出去瞭解情況,離開時正好跟前來奔喪的賢秀擦 身而過,姜會長看見賢秀十分憤怒,認為是她殺死景浩的,並抓住她的頭髮打起來,此時李女士前來,而賢秀則喊她為媽媽。



第61集
原來李女士就是賢秀的媽媽,李女士質問姜會長為什麼要這樣對賢秀,賢秀到底做錯了什麼,賢秀趕緊拉著李女士走了。秀浩問姜會長這是在做什麼,姜會長是不會 原諒害死景浩的人的,秀浩決定葬禮結束後再說。蘇靜覺得很奇怪,李女士說暫時出去一會怎麼到現在還沒回來,不會是不說一聲就走了。李女士不明白對賢秀像親 生女兒的姜會長怎麼會這樣對賢秀,到底是怎麼回事,賢秀準備要離婚了,李女士勸她,賢秀覺得奇怪本該在美國的母親怎麼出現在韓國,李女士騙賢秀在美國姨媽 家只想賢秀能過的舒心,並帶賢秀來看她住的房子,提醒賢秀絕對不能離婚,可不管李女士說什麼賢秀都不會回去的,只想要自己的幸福。韓秘書找到了那個女孩, 所有條件都符合,世蘭讓韓秘書趕緊去見面然後做親子鑒定。奶奶知道姜會長是世蘭的好朋友,失去孩子肯定很難受,其實這樣的痛世蘭也經歷過,奶奶知道世蘭應 該也聽說了賢秀住在她家,她會讓賢秀繼續住下去,讓世蘭也轉告州娜她的意思,州娜很不爽,世蘭表示她也有沒地方可去的時光,是奶奶收留的她,可州娜不管怎 樣都會把賢秀從那個家趕走的。賢秀想起媽媽說的話,只是希望唯一的女兒能夠幸福怕成為絆腳石,所以才那樣隱藏了起來,賢秀很心疼。姜會長認為是賢秀把她家 給搞成這樣的,可秀浩是一定要讓姜會長跪下跟賢秀道歉的。姜會長十分憤怒砸了家裏的合影,並讓秘書把賢秀給拖到她面前。李女士問秀浩是不是姜會長和賢秀之 間有問題,秀浩回答是的,不過秀浩承諾等賢秀重新回來,他是不會跟姜會長一起住,只要賢秀能重新回到秀浩身邊,秀浩願意放棄一切,希望李女士能幫忙,其實 李女士也是不願意他們離婚的。州娜打電話告訴蘇靜,家裏附近有傳聞,說舒駿把要結婚的女人帶回家,蘇靜聽了跑了出去。李女士打電話讓賢秀趕緊收拾東西來秀 浩的公司,賢秀則馬上打電話警告秀浩不要利用什麼都不懂的她媽媽。有兩個黑社會的找來韓醫院要帶走賢秀,還打砸東西,還好舒駿回來,打跑了那兩個人,州娜 前來正好看見舒駿在安慰賢秀很不高興。李女士要賢秀重新回去跟秀浩一起生活,賢秀是真的不想跟他們一起生活了,並說了這兩年來姜會長一直喂她避孕藥,是因 為不想從賢秀低賤的身體裏抱出大福商社的繼承人,這些還不是全部,李女士聽了很激動跑去找姜會長,質問姜會長怎麼可以對她寶貴的女兒做那樣的事,姜會長拿 水潑了李女士,賢秀很生氣也拿水潑了秀浩,表示姜會長怎麼對李女士,賢秀就會怎麼對秀浩。

 
第62集
姜會長發誓平生都會踐踏賢秀,可賢秀是一定會過的很幸福的給她看的。秀浩質問姜會長是不是派黑社會去找賢秀了,她到底要鬧到什麼時候,景浩其實是她害死 的。因為黑社會來鬧,韓醫院只好暫時休息,蘇靜要把賢秀趕出去,要是再出現今天黑社會的事怎麼辦。州娜要舒俊把賢秀趕出去,可賢秀是舒駿的救命恩人,舒駿 要幫她,並不是要拆散賢秀和秀浩,只是幫助無處可去的賢秀而已。李女士很自責,都不知道賢秀過的是這樣的日子,她還過的那麼舒坦,為了不讓李女士難過,賢 秀保證往後是一定會幸福的。在妮收拾東西,看著當初孩子的B超照片還有孩子的衣服,在裏面還發現景浩寫給她的信,信中景浩說他愛在妮,在妮看了很是傷心。 世蘭決定重新尋找女兒,院長有點擔心世蘭抱著希望又失望的傷心難過。賢秀回到韓醫院看到門口掛起了今日休息的牌子,又收到李女士發的資訊讓她收拾行李跟她 一起住,於是賢秀跟院長說要搬離這裏跟媽媽一起住,也擔心她要是再待在這裏還會來早上的那些人,院長挽留賢秀住下,是擔心那些人還會找到她們住的地方,這 裏畢竟還有人來人往,再說還有舒駿,也是為李女士著想。舒駿這次的工作需要賢秀這樣的品牌經理幫忙,再說舒駿也去賢秀工作過的地方瞭解過,大家都強力推 薦,所以賢秀就答應下來。南會長告訴世蘭葬禮上姜會長抓賢秀的頭髮,世蘭很吃驚,到底是因為什麼事鬧成了這樣。州娜約賢秀見面,想知道賢秀為什麼離家出 走,知道秀浩並沒有想跟賢秀分手的想法,還特意叫來了秀浩跟賢秀好好談,賢秀質問秀浩是不是他委託的,秀浩也是來了才知道,不過他決定帶著賢秀還有李女士 三人一起生活,希望賢秀再給他的失誤一次機會,賢秀認為那不是失誤而是背叛。秀浩跟姜會長表示他會找回賢秀,重新一起生活的,又是賢秀,姜會長一定不會放 過賢秀的。州娜跟世蘭說起今天黑社會因為賢秀在韓醫院鬧了起來,這就是不能讓賢秀留在韓醫院的原因,無論如何都要把賢秀趕出去才行,世蘭聽了更加吃驚。蘇 靜因為李女士的曠工很不爽,說了幾句,總覺得李女士很怪異,她要好好觀察。賢秀今天作為JB集團事業組品牌經理去上班,蘇靜不明白賢秀為什麼總在舒駿身邊 糾纏。賢秀去了舒駿的工作室,開始了第一天的工作,決定就從這裏重新開始。世蘭問姜會長跟賢秀到底是怎麼回事,賢秀為什麼離家出走,姜會長說是為了成為不 是婆婆的媽媽她是真心對賢秀的,只是這真心都支離破碎了,世蘭因為新菜單出去了下,姜會長不知道賢秀是怎麼討好世蘭的,世蘭竟會那麼喜歡她,姜會長在世蘭 的辦公桌看見餘純情也就是李女士的照片,好奇她不就是賢秀的母親,只是她並不叫餘純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63集
世蘭回來看見姜會長手上拿著餘純情的照片很慌,姜會長問是誰,那是世蘭尋找了很久的人,姜會長不明白世蘭為什麼要找賢秀的母親,故意問照片上的人叫什麼名 字,她門路多可以幫忙尋找,世蘭說叫餘純情已經死了不要幫忙尋找了。姜會長不相信是看錯人了,明明就是賢秀的母親,只是世蘭為什麼要找她,還把好好的人說 是死了,姜會長讓秘書去調查賢秀的母親李度和,看她跟餘純情有什麼關係。州娜前去參加新事業組的第一次會議,看見賢秀十分吃驚,問她怎麼會出現,賢秀是作 為這次新事業組的品牌經理需要一起工作了。州娜質問舒俊是誰讓賢秀在這裏上班,他們是為了工作聚在一起並不是為了幫助不幸的鄰居,因為賢秀是救命恩人同情 太過分了,舒俊解釋是南會長說收到的簡歷中沒有適當的人選,把新事業組委任給他時讓他找了,認為賢秀就是合適的人選,確信賢秀是有能力的人。州娜找去秀浩 公司,質問他是怎麼跟賢秀談的,怎麼賢秀反倒和舒俊一起工作了。在妮被姜會長趕了出去,還說了很難聽的話,不過在妮是一句話也沒回應。秀浩等在韓醫院門 口,賢秀為什麼非要在舒俊的新事業組工作,要是因為錢的話,不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