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71853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劇 上流緋聞(清潭洞醜聞)~劇情 人物 分集1-40集~

 人物介紹:
殷賢秀 - 崔貞允 飾
品牌經理
代替好像總是被誰追趕生活的媽媽,以家長的身份生活著。責任感很強而且正直剛毅。表面上看起來脆弱但內心果敢堅強。作為清潭洞的兒媳婦比誰都相信自己在幸 福的生活著,但是知道那個地方隱藏的罪惡事實後,拋開清潭洞後,把品牌經理當做第二人生生活下去。這樣的賢秀身邊的舒俊和張氏一家都可靠的成為她的支柱。 而且有無論何時都是自己這一邊的純情。她既是主導自己人生的美麗的人物又是意識到真愛的瞬間就會先伸出手的積極的女人



張舒俊 - 李重文 飾
裝修設計師
擁有燦爛美麗微笑的男人和珠娜從小就認識的關係,總是和珠娜難捨難分。在同樣有關於媽媽的創傷的珠娜身邊,像哥哥一樣守護的歲月不知不覺就有20年。然 而,不情願和只是妹妹的珠娜結婚的時候,賢秀那個女人出現了。從總是偶然相遇的的賢秀那裡,看到她和給小時候失去媽媽後在瑟瑟發抖的自己擦鼻血的少女的樣 子重疊。如果是直到最後也守護賢秀的這件事,有不放開她的手的美麗的浪漫



福秀浩 - 姜成民 飾
大福商社代表理事
處事果斷,事事充滿自信而且冷靜。以想要的東西一定要得到才能甘心的性格,對於要做的事情口袋裡擁有一切的姿態生活下來。帶著這種天生自信第一次一見鍾情的女人就是賢秀。通過特有的執著和毅力最終把賢秀變成自己的女人。然而,因為給賢秀帶來很大的背叛感最終失去了賢秀。



南珠娜 - 徐恩彩 飾
JB集團會長的獨生女
從小時候親眼目睹媽媽出軌的現場後,對於背叛愛情的恐懼很大。因此對舒俊執著,相信自己向著舒俊的心卻對不會變。比誰都瞭解彼此的傷痛...因此一次也沒 有懷疑過舒俊。舒俊看上其他的女人的想法,還有不和自己結婚的想法很放心。只願認為舒俊對於殷賢秀那個女人的感情只是同情,但是在舒俊真的不是同情賢秀的 事實面前崩潰。



李珍妮 - 任性彥 飾
清潭洞二媳婦
外貌和性格都冰冷。雖然明知道丈夫有喜歡的女人但還是努力無視掉。因為反正只是看重這個家的錢而不是因為愛情結的婚。只有為了幫助越來越難的公司必須做好 自己的想法。因此為了得到福熙的認可,努力的要孩子。但是從賢秀那聽到京浩正漸漸向自己敞開心扉的事..多虧了賢秀,珍妮開始感受自己也愛著京浩的時候, 告訴賢秀她已陷入危機陰謀的事實。如果不想被家裡趕出去的話就必須背叛賢秀,因此珍妮非常苦惱。

 
 
分集介紹:
第01集
殷賢秀很想要孩子,卻一直都沒懷上,這天她在畫廊,站在一副很可愛小孩的畫前很是喜歡,就要了這幅畫,工作人員表示前幾天姜會長看見這幅畫也很喜歡,姜會 長是賢秀的婆婆也是大福商社的會長,沒買下是因為想讓賢秀看到,該有多想要孩子,姜會長對賢秀不像對兒媳反而像是女兒一樣。賢秀接到消息,福景浩也就是她 老公福秀浩的弟弟,她的小叔子在酒店偷情,而同時姜會長也知道了這件事,擔心被弟妹在妮抓住,賢秀趕緊去酒店通知了景浩,待在妮趕過來時並沒有抓住,景浩 很感謝賢秀。秀浩數落景浩每次都要嫂子賢秀給他擦屁股,什麼時候才能收心,而姜會長每次看到景浩笑就很擔心,自從那次事以後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秀浩跟姜 會長彙報傳單上說要破產的公司好像是景浩丈人的公司,前天弟妹在妮找過他,要他給她父親的公司出一些資金,秀浩雖然答應會考慮,但已經沒有投資價值了,因 為是露底的水缸,姜會長想到之前景浩丈人給他們大福商社投的資,又不能不理會,但也總不能往露底的水缸裏倒水,秀浩提醒姜會長不能跟景浩說,不然他太心軟 會答應的。賢秀忘記了預約看診的時間,匆忙趕到醫院直接把車停在了醫院大樓門口,檢查結果賢秀的子宮很乾淨,兩邊的輸卵管也沒有什麼異常,只是不明白她為 什麼懷不上孩子,醫生告知賢秀想要孩子的話還要再做幾項檢查。給賢秀檢查的醫生讓尹醫生看賢秀的檢查報告,發現賢秀的子宮根本不像一個急切想要孩子的子 宮。賢秀出來發現她的車不見了,才知道大樓門口不能停車,車被拖走了,姜會長預約了騎馬,決定去接賢秀,秀浩讓賢秀等二十分鐘。舒駿騎著自行車,為了躲避 小朋友,卻撞上了賢秀,賢秀看舒駿都流鼻血了,還用袖子幫他擦了血跡,舒駿想起小時候的事,阻止了賢秀走了。州娜喜歡舒俊,她媽媽約好了舒駿一起吃晚飯, 州娜知道還是媽媽最棒。過幾天是舒駿母親的祭日,舒駿的姑姑讓舒駿一定要來,還說了很多狠話,姑姑的媽媽聽了教訓姑姑怎麼能這樣對舒駿,要是敢再惹舒駿, 就要把她趕出家了。賢秀一家家庭聚餐,但在妮去洗手間半天都還沒回來,賢秀去找發現在妮暈倒了,趕緊送去醫院,尹醫生告知沒有什麼問題,只是懷孕引起的貧 血,尹醫生看見賢秀驚覺她見過賢秀。



第02集
尹醫生發現她見過賢秀,不過賢秀是第一次見尹醫生,見賢秀想不起她,尹醫生解釋是她認錯了,賢秀總覺得很奇怪,感覺尹醫生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認識的一樣。在 妮醒了,擔心孩子,姜會長數落在妮怎麼那麼不注意,以後要多加小心,那是好不容易才懷上的孩子。景浩知道在妮這樣都怪他,其實跟景浩結婚時在妮就知道他的 心裏有一個人,他用不著有負罪感。賢秀今天去醫院做了不孕檢查,說子宮沒有異常很乾淨,沒告訴姜會長是怕她擔心,但賢秀覺得在妮的主治醫生尹醫生看她的眼 神像是認識她一樣,讓姜會長幫忙問下。舒駿送州娜回家,下車時州娜故意叫了舒駿一聲,舒駿回頭一不小心吻上了州娜,州娜在竊喜。姜會長讓賢秀一定要記得吃 藥,那是姜會長為了賢秀懷上漂亮的孩子而抓的藥,賢秀肯定會去吃的。秀浩看見賢秀袖子上的血跡問她是怎麼回事,賢秀告知是跟自行車碰到,秀浩很擔心,賢秀 告知沒事。回到家的舒駿想起白天賢秀幫他擦血跡的情景,又想起小時候的事情,那時候他也流鼻血,有個跟他差不多年齡的女孩幫他擦掉了鼻血。在妮是好不容易 才懷上孕,而且子宮形狀也是畸形,是需要繼續觀察的患者,尹醫生交代姜會長以後要多注意在妮的飲食。姜會長問起賢秀那次的檢查,尹醫生告知檢查結果有點異 常,不過是她的猜測,她看賢秀的子宮不像是想懷孕女人的子宮,問姜會長賢秀是不是有在吃藥,姜會長如實告知,但那是對懷孕好的營養劑,尹醫生讓姜會長把那 些藥拿過來,她想親自看是什麼藥。賢秀給在妮送來了她愛吃的牛肉粥,姜會長說在妮好福氣,有嫂子這樣照顧,可是在妮聞著卻想吐她開始孕吐了。賢秀看見小孩 子十分的喜歡,姜會長問賢秀是不是很傷心,因為在妮先懷孕,賢秀只是很羡慕,都說害喜很痛苦,她倒是很想自己能這樣,姜會長叫賢秀把藥拿過來給尹醫生看。 州娜的母親世蘭打電話問姜會長昨天說好一起用餐的怎麼沒來,姜會長告知在妮暈倒去了醫院,世蘭問是哪個醫院她和州娜決定一起去看在妮。州娜讓媽媽打電話讓 舒駿一起去醫院看望在妮,舒駿答應等他忙完會給他們電話的。舒駿奶奶特地煮了好吃的帶來給舒駿,舒駿一天都有十幾次想去看奶奶,但就怕越是依賴會離他越 遠,覺得就算不能經常見面,但像現在這樣生活就好。舒駿陪著州娜和她媽媽去了醫院,結果發現手機還落在車上,讓她們先上去,他去車裏取手機,待取回手機坐 電梯時正好碰見賢秀,賢秀很激動記起了自行車碰到的就是舒俊,不過舒駿卻面無表情,突然電梯出現故障在九樓停了下來,而在福利院陪著小朋友的賢秀的朋友慧 靜要賢秀唱歌哄小朋友,沒辦法賢秀只好唱起歌來,而舒俊竟然偷偷錄下了賢秀唱的歌,放出來聽時忍俊不禁。賢秀把她一直在吃的姜會長給抓的對懷孕好的營養劑 的藥給了尹醫生,尹醫生要做成分檢查,賢秀不懂為什麼,難道這些藥裏有不好的成分。



第03集
賢秀把她在吃的那些藥給了尹醫生,尹醫生是看這些藥裏是否有阻礙懷孕的成分,有結果了會通知她。州娜問在妮是否還好,聽說她爸公司出現資金危機,在妮趕緊 撇清那是外面的傳聞。州娜和舒俊兩人約會很是甜蜜,舒俊想起他偷錄賢秀唱歌的錄音突然大笑,州娜不知是什麼,舒俊把錄音給州娜聽,州娜很不開心,並把錄音 給刪了,因為她不願意舒俊的手機裏有別的女人的聲音。賢秀很好奇尹醫生怎麼會對她吃的藥感興趣,而姜會長給賢秀拿回了禮物,對她來說沒有什麼比賢秀更重 要,賢秀很感動。晚上,賢秀想起尹醫生說的話有點睡不著。在妮因為害喜沒胃口什麼都吃不下,感覺就賢秀做的雜菜能吃下,賢秀二話不說就幫她做,秀浩挺不高 興的,覺得在妮太做作了,怎麼能總是指使賢秀做事。賢秀做好了雜菜給在妮送去,在妮聞到又噁心害喜,在妮不準備吃了,只是她爸公司需要一筆資金,讓賢秀去 拜託姜會長給她爸的公司投資,還責怪那天景浩在酒店偷情的事是賢秀去通知的,賢秀沒辦法只好答應她會去說的。在妮請求姜會長給她爸公司投資,只是資金短缺 不是經營方面的問題,姜會長想投資,只是那不是幾塊錢的事,但最後還是答應會籌錢給在妮她爸公司投資的。州娜的父親JB集團的南會長已經打聽過了,在妮父 親的公司就是出現資金問題,州娜沒想到她跟在妮是那麼親密的朋友州娜還瞞著她,在妮跟父母約定他們之間絕對不能對彼此撒謊有秘密,不然就結束了,世蘭聽了 心事重重,問她的秘書現在是不是該告訴州娜她隱瞞的事情,怕再拖下去會傷害州娜。舒俊是JB集團負責裝修設計的室長,南會長看了舒俊的設計很滿意,決定 JB所有開業的賣場都讓舒俊負責。秀浩和舒俊第一次見面,秀浩沒結婚之前州娜一直都喜歡秀浩,想見秀浩的妻子,不過秀浩覺得突然之間把妻子叫出來有點不 好。州娜跟秀浩說了個她朋友的事,舒俊聽了感覺怪怪的。秀浩回家告訴姜會長今天他跟州娜見了面,也見了她的男朋友,但他感覺只是州娜一個人喜歡而那個男人 根本不喜歡州娜。世蘭給舒俊的奶奶打電話,無意間看見那個叫餘純情的女人,只是一轉眼的功夫餘純情就不見了,等世蘭找了好一通正要找到時卻不小心撞到了賢 秀。

 
第04集
看著走掉的餘純情,世蘭癱坐在地上。今天是畫東洋畫的日子,賢秀去學畫畫,老師說按她這樣的水準下去今年內可以開畫展,賢秀看著被撞碎的硯想起了世蘭。世 蘭和舒俊的奶奶見面,見到的分明就是找了十多年的餘純情,一定要找到她,見個面,奶奶安慰世蘭,一定會見到的,但在那之前要堅強打起精神。賢秀拿來的藥尹 醫生做了成分檢查,顯示全部都是有助於懷孕的營養劑,不過尹醫生很好奇賢秀就真的沒有吃別的藥,姜會長會去問賢秀的,但尹醫生總覺得哪里不對勁。姜會長決 定帶賢秀去玩就她們兩人,誰也不帶,秀浩很吃醋。在妮發資訊讓賢秀再跟姜會長說給她爸公司投資的事,賢秀知道她不該管,但還是讓姜會長幫忙,姜會長一猜就 是在妮看賢秀心軟才這樣做的,姜會長也想幫忙,但情況太惡化,在妮父親公司馬上就要關門,提醒賢秀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告訴在妮。南會長聽秘書說世蘭跌倒在地 很緊張,這個年紀有個什麼小毛病都要去醫院檢查,世蘭拒絕了。奶奶做了清國醬讓姑姑送去給舒俊,舒俊不在家,州娜讓姑姑把清國醬給她就好。舒俊回家看見州 娜在他家很吃驚,州娜解釋是有次在舒俊身後看見舒俊按密碼了。兩人在社區聊天,州娜跟舒俊求婚,舒俊嚇了一跳,愣住了,對舒俊來說州娜不是女人而是家人, 州娜很失落傷心的走了。舒俊回家坐電梯時想起了那次在醫院電梯裏唱歌的賢秀。得知自己抓的藥沒有問題,姜會長又給賢秀準備了下個月四周的藥,既然尹醫生也 說了是有助於懷孕的營養劑賢秀就可以放心的吃了。在妮去了賢秀的房間,發現了賢秀那個藥成分檢查報告。尹醫生總是覺得很奇怪,難道賢秀只是假裝自己想懷 孕。



第05集
在妮去了賢秀房間,看見了那個藥成分檢查的報告,發現賢秀回來趕緊放了起來。在妮問賢秀有沒有跟姜會長說投資的事,賢秀想起姜會長交代她的話告訴在妮姜會 長會想辦法的,在妮不想聽到這樣的回答質問賢秀是不是沒有誠意,姜會長知道後教訓了在妮。舒俊總是想起賢秀,她到底有沒有受傷,怎麼也沒跟他聯繫。州娜想 起舒俊拒絕了她的求婚很傷心。賢秀上次被舒俊自行車撞到的胳膊這幾天總疼,想去醫院看看,正好得知在妮要去黃金韓醫院做針灸,決定跟她一起去,在妮欺負賢 秀讓她開車,問賢秀為什麼要去做藥成分檢查,要知道她之前也在吃那些藥,賢秀告知是擔心有什麼不好的成分,但尹醫生已經說了那都是有助於懷孕的營養劑。在 妮跟州娜抱怨,賢秀到底是什麼,姜會長那麼的喜歡她,對她完全就是女兒而不是兒媳婦。奶奶擔心大熱天還要熬夜的舒俊,特地讓他回來拿補藥,順便把州娜母親 世蘭的藥也幫忙一起拿過去。賢秀送在妮去韓醫院後一直在停車場等在妮,但在妮卻故意不接賢秀電話還先回家了。舒俊把補藥拿給了世蘭,總感覺世蘭是有什麼 事。州娜很喜歡舒俊,好像是全部都能厭煩,唯一不能厭煩的就是舒俊。舒俊在畫東洋畫的畫社看見了賢秀,看賢秀一直在擺弄著胳膊,問她是不是很疼,賢秀沒想 到在這裏都會遇見舒俊,舒俊決定帶賢秀回奶奶的黃金韓醫院,讓奶奶幫賢秀做針灸。在妮在醫院檢查,打電話讓賢秀來接她,說是檢查時太緊張了,噁心想吐,在 等賢秀時在妮無意間看見尹醫生急急忙忙的跑出去,於是跟蹤,發現尹醫生是跟姜會長見面,在妮聽到尹醫生告訴姜會長賢秀在吃避孕藥,很吃驚,而此時賢秀也前 來了。



第06集
賢秀正好找到在妮,在妮趕緊把賢秀拉走。尹醫生覺得那種情況是只有長期服用避孕藥才會是這樣乾淨,姜會長覺得不可能,賢秀是多麼的渴望懷孕,就算是吃避孕 藥也是有其他什麼原因,交代尹醫生先不要跟賢秀說。在妮想不通賢秀是那麼的想要孩子,怎麼會去吃避孕藥,難道是為了作秀,在妮故意問賢秀為什麼想要孩子, 賢秀告知是想感受那種幸福,偶爾還很羡慕在妮害喜。在妮實在是搞不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一點也不像是吃避孕藥的人說出來的話。州娜上韓醫院針灸,回去時 碰見楚原,楚原是舒俊姑姑的兒子,從他口中得知舒駿帶女人回來針灸,州娜聽了很生氣走了。州娜問舒駿是不是帶女人上韓醫院針灸,舒駿解釋說是上次他騎自行 車撞到的人,州娜聽了也就放下心來了。姜會長沒想到她那麼疼愛的兒媳婦賢秀竟然會吃避孕藥,很難過。在妮想看笑話,說不定等姜會長回來會看到比這更吃驚的 表情,而賢秀還可能會被趕出這個家,在妮越想是越覺得有意思。一大早,賢秀給在妮準備了吃的,卻沒有見到在妮,原來在妮出去跟州娜見面,並告訴州娜賢秀在 吃避孕藥,卻吃著姜會長為她抓的幫助懷孕的營養劑作秀。州娜覺得這樣對在妮來說是好事,這樣大福商社就歸在妮肚子裏的孩子了,在妮再次交代州娜一定要保 密。世蘭在東洋畫社裏看到了賢秀,為那天撞到賢秀跟賢秀道歉想要補償賢秀,賢秀覺得作為補償請世蘭教她畫畫,兩人還聊的很開心。舒駿去畫社,東張西望的在 找賢秀,世蘭還以為他找的是州娜。賢秀給姜會長打電話,但姜會長都沒接,打給在妮問是怎麼回事,在妮心裏在想這個時候姜會長怎麼可能接賢秀的電話。世蘭問 舒俊有沒想跟州娜結婚,在舒俊心裏除了州娜沒有別的女人,但他卻沒想過跟州娜結婚,州娜對他來說就是想守護的那個人,想成為州娜的家人。舒俊知道世蘭最近 肯定是有什麼事煩著,讓她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可以跟他一起分享。世蘭打電話問朴刑警是否有餘純情的消息,只是現在還是沒有消息。世蘭看著餘純情的照片,南 會長進來,世蘭一驚照片掉了,跟他解釋是故鄉的朋友。姜會長回來了,在妮很期待看她是怎麼對賢秀的。



第07集
姜會長回來了,在妮很期待她是怎麼對賢秀的,卻沒想姜會長給了賢秀一個很大的驚喜,特地給賢秀買回來了一幅孩子的畫,希望賢秀生了像畫中一樣漂亮的孩子, 在妮實在是想不通,不該是這樣的。姜會長給秘書打電話,準備安排尹醫生去遙遠的地方。舒俊打電話問奶奶,賢秀有沒有再去針灸,奶奶想起針灸那天舒俊看賢秀 的眼神,而舒俊想起跟賢秀在一起的經過就很高興。在妮故意問賢秀姜會長有沒有跟她說過見了尹醫生,或許有沒有說了什麼,賢秀都不知道,姜會長到現在都還是 閉口不談,在妮覺得很不可思議。景浩知道今天是在妮去孕檢的日子想要送她去,不過在妮拒絕了。在妮去公司找姜會長再次提起了幫她爸公司投資的事情,姜會長 表示現在正在召集投資者,主要是資金太大,單單就大福商社是沒辦法的。在妮有點憤憤不平,明明懷孕的是她,可姜會長卻對賢秀那麼好,姜會長讓在妮不會想那 麼多,就對肚子裏的這個孩子下精神,要知道他是大福商社的偉人。在妮在想要不要問姜會長明知道賢秀在吃避孕藥卻假裝不知道,猶豫了下覺得現在當務之急還是 為了她爸公司的投資比較重要。舒俊中午吃飯時和女同事有說有笑,但州娜一來,女同事都散開了。州娜偷偷告訴舒俊賢秀在吃避孕藥,但在家人面前卻裝出很渴望 懷孕的樣子,秀浩是那麼愛她,要知道瞞著他吃避孕藥該有多傷心,舒俊覺得這是人家夫妻之間的事還是不要去干涉的好。在援助鄰里間的慈善拍賣會上,賢秀的朋 友慧靜看見姜會長告訴賢秀,賢秀在趕來的路上,卻在停車場時車子不小心壓扁了在妮掉在地上的有照片的項鏈,對於照片賢秀無能為力,但項鏈她會賠償,州娜認 為賢秀毀了她的項鏈,作為代價她也要毀了賢秀一樣東西,於是州娜就用項鏈在賢秀的車上劃了一道痕跡,兩人吵了起來。在妮去做孕檢,尹醫生看不到在妮生孩子 了,因為拜姜會長所賜要去美國研修兩年,本來就是競爭太激烈她都放棄了,但姜會長卻讓院長幫她申請了,在妮想不通姜會長為什麼把說賢秀吃避孕藥的人送得遠 遠的,而吃避孕藥的賢秀卻留在身邊,難道是姜會長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姜會長在拍賣會場看見賢秀很吃驚,要把賢秀拉走,此時世蘭過來打招呼,姜會長不懂 要怎麼介紹,賢秀告知她是姜會長的兒媳婦,世蘭沒想到兩人會在這裏遇見,那意思是說賢秀是秀浩的妻子,娘家在美國,聽說是美國做度假村事業家庭的女兒,姜 會長解釋是做很大的IT行業,是那家的獨生女,賢秀聽了很吃驚。



第08集
賢秀沒想到姜會長擔心她的出生會沒面子丟人,姜會長解釋沒能向周圍的人介紹賢秀是怕這個領地的人會抓住她嘶咬的,賢秀對姜會長來說就是女兒一樣,怎麼可能 會覺得她丟人,賢秀不在乎別人怎麼說她,希望姜會長別再因為她說謊了,傷心的是姜會長為了保護她跟別人撒謊。姜會長提醒賢秀要按時吃她抓的藥,一定要生一 個跟秀浩一樣的孩子。在妮看著賢秀在吃藥,問她除了這藥還有沒有吃別的藥,賢秀回答沒有,這就是全部了,跟在妮之前吃的是一樣的,在妮看著賢秀的藥發現有 五粒,回到房間的在妮嘀咕著賢秀的藥為什麼是五粒。州娜的照片毀了很傷心,世蘭數落她就應該好好管理的,那是小時候和舒俊的唯一合照,州娜很激動對著世蘭 發火。舒俊安慰州娜不就一張照片,但那對州娜來說不是照片是舒俊牽著她的手走向世界的日子那天拍的照,卻被那個女人給糟蹋了,舒俊能理解州娜的心情,但也 不能那樣對世蘭。秀浩看見賢秀的車被劃的那道痕跡,問是怎麼回事,想要馬上找出那個女人報警,賢秀覺得那是有小時候的回憶算了。在妮偷偷對比了她和賢秀的 藥,發現確實是多了一顆,只是不明白,難道是檢查錯了,問賢秀要來了成分分析表約尹醫生明天見面。舒俊做夢又夢見小時候的那個小女孩,被驚醒了,奶奶給舒 俊做了他喜歡吃的泡菜火鍋,喊他過來一起吃,姑姑又在提醒舒俊在他媽媽的祭日一定要回來。舒俊想起當年他母親死去的時候,留下個可憐的他,而世蘭則在身邊 守護著舒俊。世蘭看著身邊畫畫缺席的賢秀,奇怪賢秀怎麼沒來,而此刻的賢秀在保育院跟慧靜陪著小孩子,還對慧靜說了姜會長對她不是兒媳完全就是女兒。姑姑 在奶奶面前數落舒俊,奶奶覺得是時候告訴楚原關於舒俊的事,舒俊的媽媽也就是楚原的舅媽,在舒俊比他現在還小的時候去世了,舒俊掉進大海裏,舅媽救出舒俊 後就沒能出來。賢秀預約了黃金韓醫院的針灸,告訴院長也就是舒俊的奶奶她跟那天一起來的男人不太熟,只是被他撞了,賢秀覺得舒俊長一副沒有人情味的臉,雖 然嚴肅,不過很善良,看眼神是溫暖的人,賢秀還覺得院長讓她很舒服,而院長似乎喜歡賢秀。秀浩給州娜家送來了人參,州娜故意問秀浩孩子的事,秀浩並不是不 要孩子,是懷不上。州娜決定找個時間見見秀浩的妻子,很好奇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臨回去時,秀浩州娜舒俊並不愛她,不過州娜只要她愛舒俊就好。在妮跟尹醫生 見面,確認了藥成分分析表都是有助於懷孕的營養劑,很好奇,難道是賢秀還有吃別的藥,於是回家跑去賢秀房間一通找,只是也沒找到避孕藥。賢秀的手機落在了 房間,在妮替她接了一通電話。

 
第09集
管怎麼說秀浩都是健康的孩子,但秀浩決定一起去檢查,姜會長臉色有點不對。在妮想起她接的賢秀的電話,對方是不孕中心,是為了確認賢秀預約丈夫的不孕檢 查,在妮很奇怪,賢秀為了不要孩子吃避孕藥,卻預約了不孕中心,很荒謬,轉念一想不是賢秀,肯定不是她吃避孕藥,那就是姜會長了,想了真是毛骨悚然,在妮 趕緊打了個電話讓對方幫她派一個人。賢秀聽說枕著嬰兒的衣服就能懷孕特地叫慧靜給她拿來了衣服,迫切的想要有個自己的孩子。南會長在找世蘭說是故鄉朋友的 照片想幫她一起找,上次看她都哭了,不過世蘭讓南會長不要管這件事。世蘭看著餘純情的照片,祈禱她不管在哪,必須活著。在妮接到父親的電話,姜會長根本沒 幫他公司投資,在妮打電話質問姜會長怎麼能當著她的面答應投資,背後卻讓投資者把錢抽出來,帶領大家要搞垮她爸的公司,怎麼可以落井下石,在妮情緒十分激 動,導致肚子痛,姜會長趕緊打電話讓賢秀把在妮送去醫院。在病床上的在妮很傷心,恨姜會長。景浩問秀浩為了打垮他丈人的公司姜會長是不是打前鋒了,得到肯 定回答後,景浩很傷心。在妮責駡姜會長,每次大福商社有困難,她爸都幫忙,可現在姜會長不幫忙就算了還落井下石,姜會長真是個表裏不一的人。景浩問在妮怎 麼不告訴她這件事,在妮知道景浩根本不能為她做什麼,景浩就是姜會長和秀浩的玩偶。在妮都不需要他們的幫助,但她是不會乖乖退出的,在妮準備把賢秀吃的藥 拿出做成分檢查,卻不小心把藥全部給弄散了,賢秀起來看見藥都在地上,姜會長表示她會重新買過的。在妮一大早就出去了,讓人幫她把那些藥做成分檢查。賢秀 在家幫在妮做了八寶飯,卻看見一頭汗的在妮回來,數落她就不為肚子裏的孩子考慮,在妮反而警告賢秀不要管她。在妮要等著看,那些藥到底是營養劑還是避孕 藥。賢秀做好了八寶飯讓家裏阿姨給在妮送去,她要去韓醫院做針灸。因為院長不收診療費,賢秀特地給院長做了點心當診療費,院長把點心帶回家,正好舒駿也回 來,是八寶飯,院長和舒駿看著八寶飯心裏有點難受,因為想起了舒俊媽媽做的,舒駿試吃了一口,是媽媽做的味道,問奶奶要把這八寶飯帶走。在妮接到電話,已 經找到了線索,讓對方趕緊給她寄過來。舒駿決定去畫社找賢秀,在的話就順便感謝她,可是卻沒見到賢秀,很失落,賢秀是正在來的路上,在逗一個找不到媽媽的 小孩子開心,舒駿看了很是高興。在妮得到消息,姜會長派秘書去買了很多營養劑當然還有避孕藥,沒想到姜會長擺著天使的面孔對賢秀好,背地裏卻喂賢秀吃避孕 藥,在妮很興奮,終於被她逮著了。



第10集
姜會長為沒給在妮父親投資跟在妮道歉,那都是為了她父親好,希望在妮理解,在妮心裏在想不知道要怎麼理解姜會長給賢秀喂避孕藥的事。在妮提議姜會長還有賢 秀她們三人一起出去吃個飯,是為了和解,賢秀同意,姜會長也只能應承下來。奶奶給舒俊打電話,聽他聲音挺洪亮的,問他是不是有什麼心情好的事,舒俊想起在 畫社那裏看見的賢秀,總是情不自禁的高興起來。在妮故意在姜會長面前接父親的電話,沒能從姜會長那裏得到投資,說不定很快就會從別的地方得到投資的,姜會 長臉色有點難看。姜會長把新買的藥給了賢秀,在妮故意說想看下是不是跟她吃的是一樣,結果發現不一樣,比她的藥多了一粒,問姜會長就連營養劑也差別對人, 故意不高興說下次也要給她開五粒的藥。景浩希望姜會長就幫他丈人的公司,姜會長表示已經超過他們的能力範圍了,景浩決定把他名下的大樓和股份出手幫丈人, 雖然跟在妮是沒有感情的婚姻,但他不想這樣把在妮放在一邊。景浩心情不好,覺得在妮可憐,在這個家會孤單,而他連愛的女人都不能守住不能算好丈夫,賢秀安 慰景浩既然錯過了心愛的人,現在就守住在妮,遇到困難她會幫忙的。姜會長在藥上區別對待賢秀和在妮,賢秀有點負擔,本來姜會長就喜歡她多點,這樣在妮得多 傷心,而此時的在妮想起姜會長說她是根據體質抓的藥肯定會不一樣,看來現在姜會長跟她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了。畫社裏,世蘭沒有精神畫畫,總是想起南會長的 話,賢秀決定讓世蘭跟她一起去偷懶,賢秀匆匆離開時正好碰見前來找世蘭的州娜,州娜記起賢秀就是弄壞她項鏈的人。賢秀和世蘭在外面聊天,沒想到兩人是如此 有緣分的人。朴刑警來了電話,在統營出現目擊者了,世蘭差點暈倒,這是時隔多久才出現目擊者,準備去見,韓秘書勸世蘭萬一太激動又暈倒怎麼辦,韓秘書會先 去看的。世蘭跟院長見面,統營出現目擊者了,相信這次肯定沒錯,院長覺得世蘭不應該這樣失魂,現在世蘭最重要的事是調整心態,要放鬆。世蘭一直沒接州娜的 電話,州娜很生氣。舒俊看著賢秀送的八寶飯,想起小時候媽媽做的,吃著賢秀做的八寶飯感歎就是媽媽做的那個味道。三人一起外面吃飯,在妮越看越覺得賢秀和 姜會長像,感覺她們就是前世母女,只是不懂賢秀的條件那麼一般,姜會長喜歡她什麼,姜會長表示第一次見賢秀就很喜歡她,在妮覺得姜會長是個深不可測的人, 最後拜託姜會長幫她父親的公司,希望姜會長現在就回答她,她一定要得到投資。在妮質問姜會長為什麼要把尹醫生送去美國,真正的理由是不是有需要掩蓋的秘 密,希望姜會長當著賢秀的面回答,而此時的賢秀胃不舒服,總想嘔吐,在妮故意說不會是懷孕了,姜會長很肯定的說賢秀是吃壞肚子了,賢秀難受先離開了,在妮 告訴姜會長賢秀就算想懷孕也懷不了。回到家,姜會長想著在妮說的話,在妮道出賢秀在吃一粒奇怪的藥,不過賢秀自己是絲毫不知道她在吃避孕藥,姜會長很吃驚 在妮知道,而此時的賢秀因為胃不舒服去藥店買藥,在藥店看到那避孕藥怎麼那麼像姜會長給她吃的營養劑。



第11集
在妮指出姜會長是給賢秀吃避孕藥,姜會長不承認,在妮聽到了尹醫生和姜會長的對話,說是賢秀在吃避孕藥,本以為家裏會鬧翻天,但姜會長卻沒反應,而且要是 賢秀自己去吃避孕藥她怎麼還會去預約不孕醫院,姜會長是個表面說會幫忙在妮父親公司投資,背地裏卻讓她父親公司破產,在妮知道姜會長是很有可能做那件事的 人,並拿出了跟蹤姜會長的照片,是讓秘書去藥店買藥的照片。姜會長不承認給賢秀買了避孕藥,都是那些有助於懷孕的營養劑,而且那個藥成分尹醫生已經檢查過 了,在妮不相信可以帶著賢秀去尹醫生那裏做個精密檢查,但要是沒問題,在妮就得從這個家出去。賢秀問姜會長是不是讓尹醫生去美國研修了,姜會長表示因為在 妮試管也成功了,為了感謝所以這樣做的。賢秀去吃藥,總感覺她的那粒藥跟在藥店看到的避孕藥那麼的像。在妮搞不懂,姜會長是怎麼喂賢秀吃避孕藥的,難道真 的是她猜錯了。賢秀又在想著藥店看到的避孕藥跟她吃的營養劑是那麼的像。世蘭很著急,想知道韓秘書有沒有見到目擊者,可是韓秘書的電話又打不通,著急緊張 下都忘了今天跟舒駿約好一起去畫社,舒俊也聽出了世蘭的疲憊,讓世蘭就在家裏休息。舒駿去畫社,路上遇見車子爆胎的賢秀,並幫賢秀裝好了輪胎,就當是八寶 飯的小小報答,那個八寶飯是他小時候吃的味道,很愛吃的東西,賢秀好奇舒俊為什麼有段時間沒吃那麼愛吃的東西,兩人一度冷場,為了緩和氛圍,賢秀跟舒駿說 起了八寶飯的來歷,是為了表達謝意。州娜聽說賢秀是美國風投企業家庭的孩子,在妮沒想到姜會長也覺得那很丟人,其實賢秀的母親曾經在家裏當保姆,州娜不明 白秀浩怎麼能喜歡那麼窮酸樣的女人。州娜跟在妮提起在妮父親的帝上集團要破產的事,因為姜會長不給投資,在妮表示她是一定會讓姜會長投資的。賢秀最近肚子 總是不舒服,想起在妮和姜會長的對話,趕緊去買測孕紙,而與此同時在妮把藥拿去檢查的藥成分檢查報告也出來了,在妮跟姜會長談話,表示她以後不會再懷疑姜 會長了,因為已經知道事實了,沒有什麼可懷疑的,而賢秀也在等驗孕結果。



第12集
在妮給姜會長看那個檢查出有避孕藥成分的報告,不明白姜會長為什麼要這樣對一直那麼疼愛的賢秀,姜會長承認是她在賢秀的藥裏放了避孕藥,在妮之前那麼費盡 心機的想要懷孕是想得到姜會長的認可,現在才知道這個家真正的兒媳婦是她,從今以後她就是姜會長的人了。賢秀驗孕並沒有懷孕,很傷心,自己連懷孕和積食都 分不清。在妮知道現在她什麼都有了,可以救她父親,而且以後大福商社都是她肚子裏的孩子的。沒有懷孕,賢秀很傷心,感覺對不起秀浩也對不起姜會長,也想跟 在妮一樣去做試管嬰兒,秀浩反對,那對賢秀是傷害,再說秀浩不一定就要有小孩,只要他們倆在一起就好,可是賢秀是真的很想當父母,渴望有自己的孩子。因為 賢秀想著懷孕又沒懷上,秀浩很難過,景浩看秀浩現在的表情就跟當初姜會長反對他跟賢秀結婚一樣,當初他們把景浩的初戀給拆散了,景浩是恨秀浩但也很羡慕, 最起碼秀浩最後把賢秀追到了,而他卻放棄了,讓秀浩好好跟賢秀生活。蘇靜上次去了世蘭家,對她家是大加稱讚,還和老公吵了起來。州娜告訴世蘭,在妮說賢秀 是保姆的孩子,卻騙說是美國風投企業的女兒,不過世蘭覺得騙她肯定是有理由。世蘭在商場好像看見餘純情,一路追了去,最後才發現是認錯人了,臉都嚇的慘 白。州娜給舒駿買來了吃的,在他冰箱看見了八寶飯,知道舒駿很久都不吃了,讓他再也不要吃了,吃了會想起媽媽,就會自責,並把八寶飯扔了,記起會心痛的東 西還是不要再吃了。賢秀去了嬰幼兒店,十分興奮,特地給在妮買了肚子裏孩子的衣服,在妮看著賢秀那麼渴望懷孕,很內疚。秀浩告訴姜會長賢秀比他們還想要孩 子,想要人工授精,姜會長大發雷霆堅決反對。姜會長要在妮在給她父親投資的企劃上蓋章,其實這次在妮來不是為了得到她父親的投資才來的,姜會長都說沒希望 了,她也改變想法了,讓姜會長幫忙把她父親的公司全部處理,並要姜會長把持有的大福商社的百分之六十股份給她肚子裏的孩子,這就是全部,姜會長同意,不過 賢秀不能知道這件事。州娜覺得世蘭最近不太對勁,總是打不起精神,還告訴南會長說世蘭在商場見到一個人說是故鄉的朋友,瘋也似的跑了出去。賢秀髮現在妮的 藥盒不見了,在在妮的房間找到了,發現自己的確實是多了一粒藥,可多的那一粒為什麼偏偏是看起來跟避孕藥是一樣的藥。



第13集
自從賢秀做了測孕後就一直低氣壓,為了哄她開心,秀浩特地買了花送給她,只是賢秀想起那粒藥就高興不起來。姜會長交代在妮不能讓賢秀知道她們這一切的事 實,要是知道她們的合約就解除了,在妮明白,她是更希望能遵守合約,現在她和姜會長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姜會長特地給賢秀買了嬰兒鞋,說是能更快懷孕,是為 了給賢秀轉換心情才買的,因為秀浩告訴說測孕結果,安慰賢秀孩子是遲早會有的,雖然孫子是重要,但對姜會長來說賢秀可比孫子更重要,在妮想著姜會長也真夠 狠毒的,怎麼能給那麼善良的賢秀吃避孕藥,算了,還是不想這個,只考慮她父親的事。賢秀晚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總想著那粒避孕藥,而舒駿最近又流鼻血了, 不禁又想起了賢秀。賢秀想不通為什麼她會多了一粒藥,而且還跟避孕藥長的一樣,想的都做錯事,一整天都沒精神。在妮也不明白為什麼上次避孕藥做檢查檢出是 營養劑,姜會長到底是做了什麼手腳。舒駿回到奶奶家,開心的跟楚原說起了八寶飯的來歷,奶奶知道舒駿肯定是見到賢秀了,覺得賢秀是個好人,奶奶很久沒看到 舒駿那麼開心的笑了,希望他能一直這樣笑,知道他還一直在做噩夢,希望她能幫舒駿做這些噩夢。世蘭一家在外面吃飯,世蘭接到韓秘書電話,情緒十分激動,韓 秘書見到目擊者了,這次好像是真的,目擊者見到余純情的照片,確切的記得,還能正確的記得她消失的時間,是九四年的八月。世蘭找來院長家,院長有事出去 了,姑姑一家接待的世蘭,姑姑說起世蘭的丈夫南會長南載福很激動。世蘭告訴院長,找到目擊者了,說是統營市場做針線活的女兒,但消失了,時間就是舒駿母親 去世那年,而那時候她們正去統營市場,意思是看到世蘭和院長了,以為是去找她才消息的,院長安慰世蘭會找到的,還是打起精神。世蘭和賢秀都在畫社畫畫,不 過兩人都沒什麼精神,約定結束後見面。世蘭想知道賢秀和秀浩是怎麼認識的,賢秀告知是在她工作的地方。賢秀吃了世蘭俱樂部的甜點,都能說出成分,世蘭沒想 到賢秀那麼厲害,賢秀是本來就愛做吃的東西,托賢秀的福,世蘭心情好多了。姜會長跟在妮簽定合約,裏面是有關在妮想要的那些,但要是賢秀吃避孕藥的秘密被 知道了,這合約就得解除。賢秀去藥店找那個避孕藥。在妮和州娜見面,告訴她賢秀並沒有吃避孕藥,是她看錯了,那是懷孕的營養劑,交代州娜不管是誰都不能告 訴。賢秀買回了避孕藥,發現跟她的營養劑是一樣的,而此時姜會長正好回來問她在幹嘛。

 
第14集
姜會長問賢秀在幹嘛,又看見了避孕藥,賢秀解釋她看見藥店的避孕藥跟她吃的營養劑長的一樣,姜會長責怪賢秀怎麼能懷疑她,極力為自己辯解並責駡賢秀怎麼能 這樣去做,賢秀想到姜會長對自己那麼好很自責,為什麼要去買避孕藥。舒駿跟女同事成美和仁智為了慶祝完工一起在包廂喝酒,州娜很生氣,一個勁的喝酒,並趁 舒駿出去接電話時,教訓了她們倆。家裏今天的氣氛很奇怪,賢秀主動討姜會長歡心,可她卻愛理不理,賢秀回到房間發現嬰兒鞋不見了,問了家裏阿姨,說是姜會 長讓拿走了。秀浩問姜會長是不是賢秀惹她不開心了,都知道賢秀是善良的孩子就不要再給她壓力了。舒駿把喝的爛醉的州娜送回家,但州娜發酒瘋要跟舒駿親嘴, 舒駿知道州娜喝醉了,讓她不要做這種丟臉的事。姑父約舒俊見面,說是姑姑想知道舒駿和州娜現在是什麼狀態,都交往了20多年了,怎麼還沒有結婚的想法,姑 父覺得舒駿和州娜不般配,不過舒俊也只是把州娜當妹妹。舒駿把喝醉的姑父送回家,奶奶知道舒駿也喝了很多酒,留他在家裏住,舒駿拒絕了,回到家的舒駿又想 起了在電梯裏唱歌的賢秀,還跟著一起哼起了歌。賢秀想起因為避孕藥的事跟姜會長吵架,認為是自己誤會了姜會長,感覺十分的對不起她,很自責。半夜,姜會長 打電話給朴秘書,讓他再買點藥過來。吃早餐時,看著賢秀一個勁的吃著米飯,姜會長還給她夾了菜。賢秀想了一個晚上,跪下跟姜會長道歉,是她太草率了,只是 看見避孕藥跟營養劑那麼像很好奇才會這樣做,姜會長讓賢秀不要再懷疑了,對賢秀那麼好,怎麼可能給她吃避孕藥,一家人怎麼能起疑心。賢秀問姜會長要回了嬰 兒鞋,對她來說是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為了消除賢秀的疑心,姜會長故意在賢秀的面前給了在妮跟她一模一樣的藥,而賢秀是懷著感恩的心吃著姜會長為她準備的 有避孕藥的營養劑。世蘭的俱樂部研發了新菜單,反應很不錯,並問姜會長要來了賢秀的電話,特地把賢秀叫來,因為是用賢秀上次的創意做的蛋糕,是為了表示謝 意。賢秀告訴世蘭她是真心的喜歡姜會長,對賢秀來說姜會長不是婆婆而是媽媽。在妮拿著藥找來了姜會長,難道她也要吃這些藥,姜會長解釋那只是為了消除賢秀 的疑心,交代在妮就假裝吃著跟賢秀一樣的藥,在妮好奇姜會長為什麼會這樣對賢秀,表面對賢秀那麼的好,實際上卻喂她吃避孕藥,姜會長剛開始就沒想讓賢秀在 她家長住,雖然孫子珍貴,但她沒有那麼卑賤,不會讓沒有本根的賢秀生出她的孫子來,每每賢秀喊她媽媽時,姜會長就會覺得身體有無數的蟲子在爬。



第15集
賢秀告訴世蘭她的母親在美國親戚家,說她過的挺好,不想在她身邊成為絆腳石,跟世蘭聊了後,賢秀整個人都輕鬆了。在妮覺得既然這樣,姜會長一開始就不該同 意把賢秀娶進家門,姜會長知道秀浩是只要一討厭就不會回頭,只有讓秀浩自己拋棄,只要他們之間沒有孩子,秀浩很快就會厭倦賢秀的。世蘭怎麼想也是覺得州娜 很難跟舒駿結婚了,對舒駿來說州娜就是家人,讓南會長就到此為止,但南會長知道州娜沒有舒駿會出大事,要世蘭在舒俊身邊煽風點火,直到舒駿回心轉意。州娜 約舒駿見面,只是舒駿覺得跟州娜在一起是越來越不舒服了,而州娜是不管多久,都要待在舒駿的身邊,舒駿可以成為州娜的家人卻成不了好男人,讓州娜還是放了 他,要是讓州娜逃脫和離開舒俊的話,是等於讓她去死,她要待在舒駿身邊,不然真的會死。姜會長故意跟賢秀說她要是還懷疑的話,就再去做一次藥成份檢查。在 妮想起姜會長的話覺得她太可怕了,只是賢秀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吃了避孕藥,再說吃了避孕藥應該會有反應的,在妮問賢秀月經是否規律,賢秀回答很規律,在妮更 是不明白了,怎麼一年365天在吃避孕藥月經還會很規律。賢秀髮現她的手機落在姜會長的房間,回去找時無意間發現姜會長和在妮簽的合同,合同上還注明不能 讓她知道,不明白她們之間到底有什麼秘密,賢秀想問姜會長是怎麼回事,但想起姜會長曾經說過家人之間不能懷疑,於是沒有問。舒駿騎著自行車經過上次撞到賢 秀的地方,又想起賢秀有袖子幫他擦鼻血的事。姜會長聽說賢秀用別的孩子的衣服壓在枕頭下,讓她要壓就壓秀浩的衣服,這樣就會生出跟秀浩一樣的孩子,在妮聽 了顯露出冷嘲熱諷的眼神。姜會長讓在妮注意自己的眼神,在妮很好奇賢秀一年365天都在吃避孕藥月經卻正常,姜會長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賢秀想起合約上不能 讓她知道的條款,不知道她們倆到底有什麼秘密瞞著她。世蘭問姜會長為什麼不敢說賢秀是保姆女兒的事,姜會長告知是賢秀不讓她說的。最近還是沒有餘純情的消 息,世蘭知道等以後州娜和南會長知道了,該覺得有多背叛,她第一次有了負罪感,對州娜來說世蘭是這個世界上最在乎她的人卻有秘密瞞著她,世蘭太為自己想, 想跟他們倆坦白,院長覺得跟南會長說可以,州娜就後面再說。姜會長問秀浩是不是還很喜歡賢秀,對賢秀的心怎麼不會改變,雖然現在心動的感覺沒以前那麼重 了,但只要沒有看見賢秀,秀浩的心就越來越不安了。姜會長說周老師曾經說過秀浩和賢秀之間不會有孩子,想要秀浩考慮,不過秀浩覺得就算和賢秀不能撫養孩子 也覺得生活很有意思。賢秀心情很不好,問慧靜是以什麼心思照顧保育院孩子們的,不懂是不是她懷著照顧孩子的心想要孩子,所以才一直不給她孩子。賢秀告訴慧 靜姜會長最近很奇怪,賢秀髮現營養劑裏的一粒藥跟避孕藥是一樣的,姜會長反應很激烈,而且還看到姜會長跟在妮簽的合約,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事不能讓她知道。 賢秀在家裏又在對比營養劑和避孕藥,此時姜會長和在妮出現,賢秀只好在她們面前吃下了那些藥,只不過賢秀手上還留著那粒藥。



第16集
賢秀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把營養劑的藥跟避孕藥拿回房間對比,極力說服自己兩種藥不一樣。姜會長把秀浩小時候的衣服給了賢秀,當年可是想著秀浩和景浩才把大 福商社撐下來的,希望賢秀能理解她作為母親的心,賢秀不明白姜會長是那麼溫暖的人,她怎麼能起疑心,可是又不對,那個奇怪的合約又是怎麼回事,肯定是對她 撒謊了,一定要查出到底哪里出錯了。賢秀把營養劑裏的那粒跟避孕藥一樣的藥拿了出來,跟避孕藥對比,發現分明不是一樣的藥,賢秀想起當初姜會長讓她把藥拿 去給尹醫生做藥成分檢查,那這麼說當時檢查的並不是這個藥。世蘭跟南會長說起蘇靜和他小時候的事,決定約大家一起吃飯。在妮想不通,姜會長是怎麼做到讓賢 秀一年365天吃避孕藥還月經正常的。景浩給了在妮存摺,是他的一個建築的錢,因為在妮是他的家人,想守護住在妮。景浩想起賢秀問他兩個藥是不是一樣,不 明白賢秀是怎麼了。賢秀髮現那兩個藥完全不一樣,而姜會長分明是確認過了。賢秀在陽臺想事情,問秀浩姜會長怎麼就一開始就會喜歡她,聽說之前秀浩跟一家不 錯的女兒都談婚論嫁了,怎麼就選擇了什麼家庭背景都沒有的她,秀浩表示是他的堅持,賢秀質問那為什麼拆散景浩和他的初戀,秀浩解釋應該是通過那件事,姜會 長覺醒了。賢秀想起在妮問她吃了那個藥月經是否正常,而醫生也問過她是否吃了別的藥,當時沒注意,他們兩人都這樣問,分明有什麼原因,賢秀越想越不對勁, 決定預約崔醫生見面,不管多久她都會等。世蘭打電話告訴院長,南會長中午約他們一家吃飯,院長已經很久沒有給世蘭夫妻做熱騰騰的飯菜了,讓他們還是來家裏 吃飯,蘇靜聽說後十分興奮。賢秀拿著藥匆匆的出去,在妮看她怎麼就像犯罪的人。賢秀來到醫院,但崔醫生的預約都滿了,賢秀決定等。在妮準備了套房子讓舒駿 裝修,其實是她送給舒駿的禮物,只是告訴舒駿是當工作室用的。崔醫生是舒駿的前輩,這天來找舒駿。慧靜因為賢秀心裏彆扭的很,打電話問賢秀是不是真的懷疑 姜會長,認為會不會是她太想懷孕了所以比較敏感。世蘭和南會長去院長家吃飯,蘇靜看見南會長十分興奮,還特地化妝。南會長想成為舒駿的父親,把舒駿當兒子 對待,希望舒駿和州娜成為他JB集團的主人,只要舒駿願意,州娜明天就能結婚。一聽南會長會把舒駿培養成JB集團的主人,蘇靜十分興奮,一定要讓舒駿和州 娜聯繫在一起,這事就掌握在他們手上了。賢秀還等在醫院,看著孕婦十分羡慕,終於輪到了賢秀,問崔醫生之前是出自什麼問她有沒有吃別的藥,那藥是不是避孕 藥,崔醫生告知那是長期吃避孕藥才會有的子宮,賢秀拿出了那粒藥問醫生是什麼藥。



第17集
賢秀拿出藥問醫生是什麼藥,醫生讓護士拿去做成分檢查,結果出來需要一兩天,一有結果醫生會馬上通知賢秀。賢秀打開手機,發現姜會長打來了很多電話,很自 責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朴刑警來了電話,說在統營的目擊者沒有,也找過餘純情工作過的韓服店,好像沒有,世蘭很擔心餘純情是真的不在世了,不然怎麼會那麼久 都找不到。賢秀跟秀浩說不管是試管還是人工授精都想去做,姜會長讓在妮知道這件事,讓她去勸說賢秀不要做,因為只要賢秀懷孕了對她們都不好。姜會長特地叫 上秀浩他們一起去世蘭的俱樂部,主要是為了嘗嘗用賢秀出的點子做的蛋糕,期間,在妮希望賢秀不要去做試管或是人工授精,那太痛苦了,假如不成功失望又大, 在妮是因為很難自然懷孕才選擇去做的,秀浩也同意在妮的意見,不想讓賢秀受苦。州娜在俱樂部偶然遇見了賢秀,過後才想起就是弄壞她項鏈的人。州娜打電話給 舒俊,舒俊正在州娜委託的現場,要做出州娜喜歡的設計,其實那是州娜送給舒俊的禮物,要舒俊喜歡才是。南會長知道只要能得到舒俊的心州娜是可以把靈魂賣給 惡魔的,州娜覺得很丟臉,世蘭擔心他們這樣下去會失去舒俊也會讓州娜受傷害,要是能用錢買心的話,南會長希望用錢買舒俊的心。賢秀最近精神不好,都忘記要 準備早飯,連幫秀浩準備衣服的事都給忘了,秀浩不知道賢秀是怎麼了,難道是因為不讓做人工授精才這樣的。蘇靜都去打聽了JB集團有些什麼行業,南會長不是 說過要舒俊成為JB集團的主人,還在那自顧自的說著,奶奶數落他們不要期待那些,這都是給舒俊增加負擔的事,蘇靜再這樣就要把她趕出這個家了。秀浩打電話 給賢秀,之前他們約好了看不孕門診,賢秀都給忘了。賢秀趕去了醫院,秀浩已經在檢查,賢秀接到電話得知藥成分檢查結果出來了,她拿去檢查的藥是避孕藥,就 是藥店出售的那種,只是賢秀不明白她的月經怎麼會正常,醫生告知賢秀肯定是一個月的前三個星期吃的是避孕藥,而最後一個星期吃的藥不一樣,也就是說吃了那 個藥,才來月經的,賢秀很受刺激。秀浩檢查完出來,有個很可愛的小女孩送了他棒棒糖,一直打不通賢秀的電話,秀浩急著回去開會就先走了。崔醫生給舒駿打電 話,讓舒俊把他要的圖紙帶到醫院,舒俊約崔醫生一起喝酒,崔醫生也正因一個不知道自己在吃避孕藥的患者想喝酒答應了。舒駿準備離開時,在醫院看見了在發呆 的賢秀,賢秀失魂落魄的離開,舒駿就一路跟著她,路上有個騎著摩托車的人搶了賢秀的包,因為失去重心加上狀態本不好賢秀就那樣暈倒在地。

 
第18集
舒駿趕緊把賢秀背去醫院搶救,說他是賢秀的監護人。很遲了,賢秀還沒回來,秀浩很緊張,電話又打不通。在妮嘀咕著秀浩去做不孕會診,那有什麼用,都不知道 自己老婆在吃避孕藥,姜會長責駡在妮。舒駿守在賢秀的病床前,此時前輩崔醫生打來電話,兩人約好一起喝酒的,只是舒俊無意間成了監護人。還是沒有賢秀的消 息,秀浩很擔心,想去警局報案,姜會長覺得還是再等等,秀浩知道賢秀不是那種不說一聲然後很遲回來的人,再說賢秀也不會不接電話,秀浩放心不下跑出去找。 賢秀醒了過來,沒想到自己在醫院。秀浩去警局報案,但賢秀白天才不見刑警不受理,秀浩很憤怒在警局大發脾氣,姜會長知道後責駡賢秀就是一條泥鰍髒了全家。 舒駿回到醫院,可是賢秀卻不在病房,舒駿在醫院到處尋找還是沒找到,而此時的賢秀在車上,想起醫生說她吃的藥是避孕藥,實在是接受不了。賢秀去了海邊,想 起姜會長表面上對她那麼好,背地裏卻讓她吃避孕藥,不明白姜會長到底是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十分傷心。秀浩坐立不安,打電話問慧靜有沒有賢秀的消息,慧靜答 應有賢秀消息時會通知他的,慧靜想起賢秀說看到合同的事有點擔心。賢秀在海邊待到了天亮,賢秀一個晚上沒回家,一家人都很著急。賢秀回來了,告訴說是騎著 摩托車的小偷把她的包偷了,她失去重心摔倒摔到頭失去意識了。秀浩去警局報警,有人偷了賢秀的包。世蘭有東西想要給賢秀問姜會長賢秀今天是不是有去畫社, 姜會長告訴說賢秀沒辦法出去,因為遭遇了摩托車事故。南會長覺得姜會長不是可以信賴的人讓世蘭不要跟她接觸,可是世蘭卻不這樣認為。賢秀夢見自己每天都是 懷著感恩的心吃那些避孕藥被嚇醒了,而此時家裏阿姨拿來了鮑魚粥和藥,賢秀生氣的把藥扔了。州娜告訴舒駿,舒俊設計的那個是給他的辦公室,州娜的心意舒俊 領了,只是他很滿足現在的辦公室。州娜找來奶奶家,讓奶奶說服舒駿搬去她準備的更大的辦公室,奶奶的想法是舒駿已經拒絕了州娜就不要再推進了,還是放棄。 州娜決定讓蘇靜幫忙說服舒駿,認為蘇靜在奶奶手下當負責人太委屈了,州娜會在集團裏看有沒有適合蘇靜的職位,蘇靜很開心答應了。賢秀決定做人工授精,做幾 次不成功的話就做試管嬰兒,今年內一定要懷孕,秀浩不同意,這樣賢秀要受多大的苦,不過賢秀要做,景浩支持賢秀的做法,賢秀故意說姜會長也是期待抱上孫 子,就算為了姜會長她也要做,無論如何都讓姜會長抱上孫子。



第19集
賢秀故意說姜會長很期待抱孫子,要不然姜會長怎麼會從新婚那天晚上就開始讓她吃有助於懷孕的營養劑,賢秀就是以為是營養劑吃下去的避孕藥,賢秀是一定要讓 姜會長抱上孫子的。賢秀不會就這樣停止的,說什麼人工授精會累,比起她承受的痛苦,那又算什麼。在妮覺得這都怪姜會長,顯得多麼的想要孫子,姜會長一定要 想辦法阻止賢秀,無論如何要讓秀浩阻止賢秀做人工授精,還讓在妮要確認賢秀是否有吃藥。秀浩對賢秀生氣了,不要賢秀去做不管是人工授精還是試管嬰兒。姜會 長打電話給朴秘書,讓他去確認賢秀的負責醫生是誰。秀浩半夜醒來發現賢秀不在,四處尋找,發現賢秀一個人坐在陽臺看著嬰兒鞋發呆。南會長上次跟院長要舒俊 到現在也有一段時間了,院長怎麼還沒反應,世蘭知道院長是不會難為舒俊的人,要是用錢能買心的話,南會長想要錢買下舒俊的心。如果能找到餘純情,世蘭願意 放棄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在妮知道如果賢秀去做精密檢查知道吃避孕藥的話,那她跟姜會長的合同就無效,很緊張,趕緊勸賢秀再重新考慮下做人工授精的事情, 賢秀想起那份合同問在妮她不是都知道,虧賢秀還當在妮是親妹妹,沒想卻被她倒打一悶棍,在妮懷疑賢秀是都知道了,趕緊打電話通知姜會長要出大事了,賢秀要 去醫院檢查做人工授精。朴秘書已經查到賢秀在崔醫生那裏接受過檢查,不過之後就沒有預約過了,姜會長趕緊打電話給尹醫生,讓她幫忙問崔醫生,賢秀在那裏都 做了些什麼檢查,不過因為要對患者保密所以具體做了什麼檢查不能告知。姜會長坐立不安,把秀浩叫了來,說是她太經常提孩子讓賢秀有負擔,讓秀浩一定要阻止 賢秀去做人工授精,秀浩答應會去阻止的,姜會長要秀浩反對到底,表示她不忍心讓賢秀受苦。賢秀約慧靜見面,並沒有說姜會長給她喂避孕藥的事。賢秀開車經過 上次被搶暈倒的地方,總感覺是有個人在幫她,而此刻的舒俊也在想著那天暈倒的賢秀,決定出去一趟,並來到畫社想看賢秀有沒有在,只是很失望,不知道是不是 病的很嚴重。州娜打電話給舒俊,要他搬到她新的辦公室,不容他拒絕。州娜還約姑姑見面,送了她名牌包,讓她出面說服舒俊搬到新的辦公室。在妮發現賢秀的藥 盒不見了,去了賢秀房間看見她正準備扔了那些藥,姜會長知道後很激動,質問賢秀現在是什麼態度,還一定要賢秀吃她準備的藥,賢秀已經吃了兩年了也夠了,姜 會長最後再說一次賢秀一定要吃她抓的這些藥,賢秀就是不吃,並在姜會長面前扔了那些藥,姜會長沒控制住動手打了賢秀。



第20集
姜會長動手打了賢秀,賢秀質問姜會長有什麼資格打她,難道這就是藏在世界上獨一無二仁慈後面的真面目,秀浩得知姜會長對賢秀動手了,生氣大罵,賢秀是他的 人,別隨便對他的人,並讓她離開房間。秀浩問賢秀是怎麼回事,他總得知道真相要不跟傻瓜一樣,可是賢秀已經作為傻瓜生活了兩年。秀浩問在妮是怎麼回事,在 妮告知賢秀當著姜會長的面把營養劑給扔了。賢秀坐著車走了,秀浩就那樣追著車跑,只是哪能追上。在妮覺得姜會長是被賢秀捲進去了,怎麼就不忍忍,姜會長覺 得賢秀就是害蟲。賢秀除了慧靜那也沒地方可去,準備在慧靜那住一晚上,賢秀不肯說是什麼事,慧靜安慰賢秀什麼都不要想先睡了再說。秀浩打電話問慧靜賢秀有 沒有去她那裏,慧靜騙秀浩賢秀沒來,有來的話會通知他的。賢秀睡不著,想著姜會長表面對她那麼好,背地裏卻喂她吃避孕藥十分傷心。景浩覺得就算是賢秀不想 吃藥把藥扔了也不至於被姜會長打耳光。姜會長想跟秀浩好好談談,秀浩覺得要談也要先找回賢秀,姜會長跟賢秀真心道歉了再談,其他不要惹他,姜會長很憤怒。 阿姨給了秀浩一個被賢秀扔掉的盒子,秀浩打開看裏面都是這段時間姜會長為了讓賢秀懷孕給準備的東西。賢秀一早離開了慧靜家,留下一張紙條,會再跟她聯繫 的。景浩覺得賢秀連姜會長給她準備懷孕的東西都給扔了,說明她是真生氣了。慧靜約秀浩見面,有事要跟他說。南會長跟世蘭說他的一個朋友的妻子瞞著他朋友, 世蘭聽了臉色很不好,南會長問世蘭有沒有什麼事瞞著她。慧靜和秀浩見面,告訴他賢秀不久前說過姜會長給她買的營養劑有一粒藥跟避孕藥一樣,還在姜會長那看 到姜會長和在妮簽的合約,並且不能讓賢秀知道,慧靜知道本不該說這些,但她和賢秀是不用說話看眼神就知道的閨蜜,知道賢秀肯定是出了什麼事,現在能幫賢秀 的就只有秀浩了。姑父想要藏私房錢時發現蘇靜藏在床底下的名牌包,趕緊拿去給奶奶看,奶奶質問蘇靜包是哪里來的,得知是從州娜那裏來的奶奶大罵蘇靜並把她 趕出去,沒地方去的蘇靜只好去舒俊的辦公室,讓舒俊把包還給州娜,因為州娜想要讓她幫忙說服舒俊搬去新的辦公室。賢秀和姜會長在外面見面,知道姜會長是無 可奈何雖然是接受了,那也是要怎麼做才能把這個孩子趕出去,估計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賢秀質問姜會長為什麼要這樣對她並拿出了那粒避孕藥。



第21集
秀浩想起慧靜說營養劑裏有一粒藥跟避孕藥長的一模一樣,而之前賢秀也問過他這方面的問題,那這樣說那藥就是避孕藥了,而賢秀還當著姜會長的面把藥扔了,這 裏面分明有什麼,秀浩打電話讓阿姨不要把垃圾桶的藥給扔了,他有用。秀浩打電話問朴秘書姜會長在跟誰見面,朴秘書騙秀浩他不知道。姜會長還說那是營養劑, 賢秀知道這段時間她是一直在吃避孕藥,在這個家她不是家人什麼都不是,是姜會長心裏時刻準備拋棄的高級下女,姜會長就否認到底那個藥不是避孕藥就好了,此 時姜會長承認了那是避孕藥,還想解釋不是賢秀想的那樣,當初賢秀說那藥跟藥店的避孕藥是一樣的,姜會長還對她大發雷霆,還流淚了,賢秀現在是一句話都不會 再相信姜會長了。世蘭一大早就一直做錯事,為了跟州娜約會還把事情都推了,不過州娜卻要去跟舒俊約會,世蘭不知道是怎麼了,心裏怎麼會那麼難受。賢秀心裏 難受給美國的姨媽打電話,想聽媽媽的聲音,只是媽媽出去約會了不在。蘇靜被關在房間裏,姑父說蘇靜已經反省了讓奶奶就原諒蘇靜。姑父責駡蘇靜怎麼能以說服 舒俊搬辦公室為條件收下州娜的名牌包,蘇靜其實也想用舒俊的福來改改命運。舒俊約州娜見面把名牌包還給了她,舒俊很生氣,責駡州娜就沒想過姑姑的立場會很 為難,而且他已經明確的說過不會搬辦公室,希望州娜也不要再干涉他的生活了,可州娜想把辦公室送給不是別人的舒俊,但舒俊傷到自尊了,就是讓三百萬傷到自 尊了,州娜質問舒俊眼裏是不是沒有她,他算什麼這樣糟蹋她的真心,兩人吵了起來,州娜甩手戒指還刮傷了舒俊的額頭。賢秀想買去統營的票,只是錢沒有那麼 多,只好坐在車站發呆。在妮怎麼都覺得奇怪,賢秀不是那種會頂嘴的人。姜會長不知道該怎麼辦,絕對不能讓秀浩知道。景浩覺得賢秀應該是回娘家統營了,秀浩 認為那裏都沒人了,賢秀肯定不可能回去,而且丈母娘在美國,只是沒有號碼。黃金韓醫院今天休息,因為今天是舒俊母親的祭日,舒俊站在黃金韓醫院門口,想起 小時候他在海邊玩,跑到海裏去,媽媽為了救他沒有回來十分痛苦。楚原回來時在門口發現了一袋東西,那是舒俊留下的一個包,雖然沒有名牌包貴,但希望姑姑出 去時能背著那包出去。舒俊去車站買去統營的車票,接到警局電話,當時他報警被偷的包找到了,讓他去領,舒俊看離上車還有時間,想著賢秀應該也急著要聯繫的 手機,於是去警局領回了包回到車站。賢秀打電話給慧靜沒接,決定打自己的號碼,沒想到接電話的是舒俊,而他也正好在車站。



第22集
舒俊告訴賢秀當天她被摩托車突然搶了包括摔倒,他都在,賢秀沒想到摔倒的時候扶著她的人是舒駿,舒駿還當了賢秀一次監護人,只是背著賢秀去急救中心,就去 了一趟警局賢秀就跑了,舒俊心裏罵過賢秀,賢秀想要給舒駿住院費,才想起錢包不見了,舒駿把錢包裏的現金給了賢秀,用賢秀那裏他特別想看的書抵下就夠了。 跟舒俊道別後,賢秀買了去統營的票,坐上了去統營的車。還是沒有賢秀的消息,秀浩跟姜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