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路的心,寬廣的未來。

關於部落格
我的心是捉摸不定的心,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擁有像謎一樣的人生也說不定。
  • 3691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劇 愛在屋簷下(媽媽的庭院)~劇情 人物 分集41-80集~

 第41集
看著允珠一邊流鼻血一邊工作,基俊實在看不下去了,他希望允珠可以辭掉工作。基俊告訴允珠,因為他在允珠爸爸的靈堂前承諾過,要照顧允珠一輩子的,所以他 必須遵守約定。允珠認為那是他們相愛的時候許下的承諾,但是現在他們已經分手了,所以不需要基俊遵守。基俊不想理會允珠的想法,他直接向河前輩辭了允珠的 工作,他有足夠的理由要照顧允珠,求允珠不要再拋棄他。基俊認為只要相愛就可以克服一切,他希望允珠有足夠的信心,他會在適當的時機跟家人說的,只希望允 珠不放手。秀珍為了基俊放棄去美國的事,找允珠確認,她是最不希望允珠和基俊在一起的人,她一心想拆散他們。秀珍找允珠希望她可以阻止基俊跟她在一起,可 是允珠已經沒有辦法再阻止基俊了,她只能跟隨基俊的想法去做,讓秀珍又開始害怕了。慶淑很開心兒子不去美國了,可是沒想到兒子是為了女孩子。基俊沒有告訴 媽媽允珠就是他愛的女人,他只能跟媽媽說抱歉總是讓她傷心了。秀珍在倉庫裏看到了一個名家作品很漂亮所以把它擺在了客廳,得知那是成俊要送給允珠的,她就 狠狠的砸碎了它,她討厭允珠。泰修很高興接到預約包下他的餐廳,沒想到包下餐廳求婚的對象卻是慈卿,氣得他馬上跳出來說慈卿是他的女人。慈卿為了拒絕鄭賢 宇的求婚,只得承認是泰修的女人。秀珍過來跟媽媽過生日,得知基俊和允珠都在讓她很不安。秀珍質問允珠,為什麼一定要她不幸呢,為什麼一定要讓她害怕呢? 允珠並不想傷害秀珍,她希望秀珍可以放心,可是秀珍就是不相信她。秀珍責怪允珠太過固執自私,逼著允珠非離開基俊不可,讓一旁的基俊感到疑惑。


 第42集
允珠並沒有向秀珍妥協,她要和基俊兩人一起去解決他們要面對的問題。基俊看到允珠被秀珍這樣逼迫他很生氣,但他不想讓允珠為難自己悄悄走開了。車東洙為了 他老婆沒有給親家送禮物非常生氣,所以讓成俊第二天必須準備禮物送過去。生日派對之後,基俊不想留下來陪允珠,就急忙叫來秀珍跟她一談。基俊知道秀珍所做 的一切,對於他來說允珠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秀珍再傷害允珠的話,他會跟成俊說出秀珍的所作所為,所以基俊警告秀珍不可以再做傷害允珠的事。聽了基俊的話, 秀珍心裏更加不安了,她想不讓成俊回娘家,可是公公婆婆賭氣非得讓成俊去,秀珍也沒有辦法,只能通知允珠他們回家了。成俊到了寄宿屋,允珠只能躲起來,但 她的心裏也一點不好過,畢竟那是曾經和她有過婚約的人,讓允珠總能想起當時的傷痛來。十年前家裏的保姆秀南的媽媽,是新搬家片區的管理員,見到允珠的媽媽 非常的難過,讓允珠的媽媽更加難以接受現在的狀況。允珠媽媽只能逼著允珠馬上過來,可是允珠現在不能離開,讓允珠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允珠的媽媽逼著允珠回 家,只是因為她碰見了秀南的媽媽,讓她的自尊心受不了。允珠的媽媽一點也不考慮允珠的難處,她只會逼著允珠給她搬家,讓允珠很難受。慈卿也很氣允珠媽媽做 得那麼過分,讓允珠這麼累,她拼命的勸允珠和她斷絕關係,可是允珠不能這麼做,所以慈卿只能勸允珠讓她的媽媽搬到基俊的公寓去住。秀珍自從聽到基俊的話 後,非常的不安,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很害怕基俊會把真相告訴成俊。



第43集
秀珍害怕基俊說出她的事,所以打電話找珍兒幫忙,沒想到慶淑忽然闖了進來讓她嚇了一跳。慶淑看到秀珍如此驚訝,以為她在說她的閒話。慶淑對基俊交往的女孩 很好奇,所以她想秀珍跟基俊打聽一下,她害怕又是一個讓她非常不滿意的兒媳婦。因為慶淑的好奇,所以成俊也想勸基俊介紹他交往的女孩子,他找來基俊想勸勸 他。基俊告訴成俊,他交往的女孩子是父母肯定不同意的,所以他需要成俊的支援。基俊在決定不去美國時,就已經知道允珠對他來說絕不是結婚物件這麼簡單,他 是不會放棄允珠的,所以即使不想讓父母失望,基俊也只能這樣了。珍兒建議秀珍,讓成俊看到基俊是跟允珠在一起的,這樣或許可以讓成俊阻止他們在一起。得知 秀雅要和基俊、允珠一起去看電影,秀珍打算也把成俊帶到那裏,所以打聽了他們看的電影和時間。寶盈跟慶淑談論基俊女朋友的事情,無意間說出基俊住在公寓的 事情讓車東洙聽到了,氣得把家裏炸開了鍋。慶淑也毫不示弱,索性也離家出走了,搬進了基俊住的公寓去了。沒有慶淑在家的日子,車東洙有些不習慣,他警告秀 珍千萬不要學婆婆的樣子。成俊怕惹爸爸更生氣,所以趕著來勸媽媽,希望她可以早點回家,可是慶淑無動於衷。基俊害得父母為了他吵架,所以他想去勸爸爸讓媽 媽回家,但被爸爸訓了一頓。慶淑住進了基俊住的公寓,趁基俊不在家仔細勘察希望可以找出女孩子的蛛絲馬跡。成俊答應了秀珍的要求去電影院看電影,成俊也如 秀珍所願在電影院看到了和允珠在一起的基俊。



第44集
成俊看到了出現在他眼前的允珠,也看到了在她身旁的基俊,兩人親密的態度已經讓成俊知道他們的關係了,可是他們的關係真的嚇到成俊了。秀珍知道成俊已經知 道了基俊和允珠的關係,知道自己的計策已經成功了,所以成俊要離開她也就沒有意見了。成俊回想了基俊說的話,也有些明白他為什麼那樣說了,所以他讓基俊來 他的辦公室談。成俊以為基俊耍弄了他,欺騙了他,給了基俊一巴掌。基俊告訴成俊,他知道允珠曾經和成俊退婚是不久前的事,他也想過放棄的,可是最後他還是 選擇不放棄,因為沒有了允珠他的生活便沒有了意義,所以他希望哥哥可以成全他。成俊必須逼著基俊和允珠分手,可是基俊堅決不這麼做,他也拿他沒有辦法。基 俊告訴允珠,成俊已經知道了他們的事情,所以希望允珠可以做好心裏準備接受接下來的考驗。車東洙沒有慶淑在家非常不習慣,什麼也找不到,慶淑離開了家也非 常不習慣,晚上也沒辦法入睡。秀南的爸爸喝醉了,無意間闖入了允珠媽媽的家裏,嚇得她拿棍打了秀南爸爸一棍進了警察局。發生了這樣的事,讓允珠的媽媽情緒 又要崩潰了,她只能逼著允珠讓她重找房子住。成俊勸不動基俊,所以他想勸一勸善良的通情達理的允珠。允珠能做的已經做了,她現在能做的就只有接受基俊的選 擇,如果他要放手的話,她會選擇放手的。成俊告訴基俊,他已經向允珠說了分手的事情了,基俊害怕允珠再一次選擇放棄他,所以打算帶著允珠去見父母。



第45集
基俊帶著允珠到了家門口,正好成俊回來了,狠狠給了基俊一拳,警告他不能這麼做。基俊仍然不改變他的想法,他還是堅持要見爸爸,可是允珠退縮了,她沒辦法 走進去了。感覺有點累的基俊想離開了,跟允珠一起談論著去別的國家居住,但這只是他們的暫時逃避而已。允珠把他和成俊的關係告訴鄭純情,這讓她都感覺很驚 訝,誰都無法想像居然會有這麼巧的事情。鄭純情知道沒有任何父母會同意允珠這樣的情況嫁入他們家,她想知道允珠是不是非常愛基俊,以致於勝過自己的生命, 因為她知道這段路並不好走。允珠雖然不知道愛基俊是否勝過她的生命,但她知道她很愛基俊沒辦法離開。慶淑離家多日,可是依然沒有任何動靜要讓她回家,讓她 很多生氣,一大早打電話到處罵人。車朱洙也是一個要面子的人,只能以祭祀這麼重要的事要求她回家,但同時要求她祭祀完後離開家。慶淑也以祭祀為由,可以順 利的回家,但她也一樣要擺她的架子。秀南的爸爸和媽媽又在隔壁大吵大鬧,讓允珠的媽媽實在忍受不了,她只能找允珠搬家,允珠不同意她也非等到允珠同意不 可。允珠沒有辦法只能把媽媽帶到親生媽媽那裏住。成俊想了很久,有了新的想法,他讓基俊和允珠到外國生活或者分手,但是基俊不想逃避,他想被承認。基俊想 跑去找爸爸說清楚,得到爸爸的認同,沒想到碰巧爸爸回家祭祀去了,讓他撲了個空。

 
第46集
允珠把她的媽媽帶到寄宿屋,讓鄭純情意想不到,更覺得有些尷尬拘束,還要和允珠假裝只是租賃關係。鄭純情不知道該如何招呼允珠的媽媽,那是幫她養了二十七 年女兒的恩人,她不知道應該怎樣感謝她。基俊很累的回到餐廳,每一次他鼓起勇氣想要說出他和允珠的關係,可是每一次都沒有成功,他覺得心裏很累,不知道要 到什麼時候自己才有足夠的勇氣能順利說出來。慶淑雖然回到了家,可是和車東洙的爭吵依舊不斷,兩人都得理不饒人,但總算收兵沒有再離家了。基俊回到家,看 到媽媽不在很高興,因為知道她已經回家了。基俊和允珠目前都活得很辛苦,但是只要兩人在一起就不覺得辛苦了。基俊想讓允珠的媽媽搬到他的公寓去住,可是允 珠怕被基俊的家人發現,也怕套房無法住媽媽和仲夏兩人,所以她沒有答應基俊的要求,只能另想辦法。允珠的媽媽在寄宿屋住得很好,這裏的食物也讓她很滿意, 她很想在這裏多住幾天。允珠只能勸媽媽暫時忍耐,可以讓她多過來,但不能在這裏常住。雖然有些鬱悶,但允珠的媽媽還是要回到租的房子裏住,她只能拼命的催 促允珠搬家。允珠實在沒有能力了,她只能讓媽媽再忍耐一年,只要仲夏上了學就可以了。慶淑想讓基俊參加祭祀,她只能讓成俊去徵詢車東洙的意見,可是車東洙 並不理會基俊幾年都沒有參加祭祀了,他只認為基俊不聽他的話就不能來參加。慶淑以為那麼怕祖宗的老頭子會同意,沒想到他還是不同意,真讓她感到意外。成俊 並沒有阻止到基俊和允珠,秀珍假意提醒慶淑讓基俊介紹交往的女孩子,希望慶淑可以進一步干涉。慶淑想讓寶盈去暗中調查基俊交往的女孩,她想知道究竟是什麼 女孩為什麼不能介紹給她認識。秀珍偷聽到慶淑要打聽允珠的事,心不在焉讓慶淑狠狠訓了一頓,秀珍一氣之下又打電話威脅允珠必須離開基俊。秀雅提起了看電影 的事,允珠才知道秀珍又一次導演了一場戲,故意讓成俊看到允珠和基俊在一起。慈卿看到允珠那麼苦惱,而她又恰好碰到了成俊,所以她想跟成俊談談。



第47集
慈卿找成俊談話,讓成俊有些意外,因為他根本不認識慈卿。慈卿不想允珠那麼痛苦,不想成俊的夫妻輪流逼允珠,所以她才想拜託成俊不要逼允珠,沒想到成俊對 他老婆的所做所為一無所知。慈卿沒有辦法將酒店的事還有之前發資訊給允珠的事全部告訴成俊,並確認那是秀珍做的,更告訴成俊,比起分手或許死亡對允珠和基 俊來說更加容易些,所以希望成俊不要為難他們。慈卿很痛快的將所有的事都說了出來,可是允珠卻因此擔心起秀珍來,讓慈卿氣得不知道怎麼說她才好。寶盈把她 媽媽讓她查基俊的女友的事告訴基俊,基俊想讓姐姐暫時幫他拖延,讓姐姐也確認女孩子是不被他們家接受的女孩,希望基俊做了這麼多傷父母心的事,不要再增加 一件了。基俊想帶允珠先見見媽媽,他認為或許最偉大的母愛可以包容他們。成俊喝醉了才回家,之後對秀珍更是不理不睬,秀珍真想成俊是因為不同意允珠和基俊 的事而成這樣的。秀珍回家逼著媽媽趕走允珠,鄭純情認為秀珍因為破壞了允珠和成俊的婚姻要趕走允珠非常不象話,而且允珠是她的女兒,她怎麼也不會趕走允珠 的,只能讓秀珍責怪。婆婆讓姐姐調查小叔子的女友,成俊又對她不理不睬,讓秀珍覺得非常擔心,而她媽媽又不肯趕走允珠更讓她害怕。基俊想起來不應該只得到 他父母的同意,同時也必須征得允珠媽媽的同意才行,所以他想跟允珠一起去拜訪允珠的媽媽。允珠的媽媽以為允珠是要拋棄她和仲夏了,所以對允珠和基俊要求允 許結婚的事很生氣,無論基俊怎麼保證會照顧他們,允珠的媽媽還是很生氣並不相信他們。雖然允珠的媽媽並不是很高興基俊和允珠的事,但基俊還是決定要帶允珠 去見自己的媽媽。慶淑開心的去赴兒子的約會,沒想到基俊介紹的女友居然是允珠,讓她都愣住了。



第48集
看到允珠,慶淑已經很吃驚了,沒想到她竟是基俊的女朋友,慶淑簡直是要昏過去了。慶淑抓狂了,拼命的罵允珠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還給了允珠一耳光,無論 基俊怎麼說,慶淑也難以接受。基俊和允珠都做好準備要面對這個場面了,但是允珠還是難免難過傷心,基俊也只能在一旁安慰允珠,並保證一定能夠說服媽媽的。 慶淑把基俊女朋友是允珠的事告訴成俊,逼他馬上回家,她簡直無法接受了。成俊告訴媽媽,他已經知道了此事,但是阻止不了基俊和允珠。基俊求媽媽愛他就接受 允珠,可是這對慶淑來說是給她狠狠的一刀,她怎麼接受得了呢?秀珍假裝不知道基俊和允珠的事詢問成俊,才知道成俊已經知道她逼允珠分手的事,急得馬上打電 話質問允珠。允珠已經沒有心情去理會秀珍的事,她自己的事就已經夠她煩了,最後暈倒在馬場裏。看著那麼憔悴的允珠,純情的心裏很痛,她心疼女兒。允珠回了 家還是忍不住傷心,得不到基俊媽媽的同意被基俊的媽媽那樣說,她很難受。慶淑滿肚子的氣找不到發洩的地方,只能將氣撒在秀珍頭上,也是因為她才讓事情演變 成今天這個樣子的。鄭純情很心疼允珠,她知道允珠和基俊一起會幸福,所以就算這條路艱難她也必須支持他們,她只希望基俊不能動搖,這樣允珠也會堅強的撐下 去的。基俊向純情保證,他是絕對不會動搖的,他一定會支持下去的,他很難過讓允珠這麼辛苦,但是他並不想放開允珠的手。慶淑找來寶盈商量如何分開基俊和允 珠,最後她決定打電話給允珠的媽媽想辦法。



第49集
允珠的媽媽很不情願的出來見慶淑,得知允珠和慶淑的二兒子談戀愛也很吃驚。允珠的媽媽才知道那天到她家拜訪的基俊就是慶淑的二兒子,她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好。慶淑對允珠的媽媽百般責怪,被慶淑那樣的說自己她覺得很難堪。秀珍不知道成俊為什麼都不理她,她只想找成俊問清楚,可是成俊實在不想見到她。秀珍得不 到成俊的答案,只能去找允珠問清楚,允珠不想跟秀珍多說,一切還是讓她回去問成俊比較清楚,讓秀珍快要氣炸了。成俊為了確認慈卿說的話,把他的通話詳單打 出來確認了,他的電話確實回撥給了允珠。允珠的媽媽強烈要求允珠和基俊分手,因為一般的家庭都不可能接受她的,允珠不知道該怎麼答應媽媽,只能沉默自己處 理,接收媽媽的責駡。成俊把他知道的事都告訴秀珍了,秀珍想抵賴解釋都讓成俊無法相信了,他已經不可能再相信秀珍的任何一句話了。慶淑想讓成俊負責勸基 俊,而她負責勸允珠,可是成俊已經沒有資格再要求他們分手了,他只想求媽媽讓他們去國外生活,可是慶淑堅決不同意。秀珍沒有辦法了,只能傷心的將她做的錯 事都跟媽媽交代,氣得純情只想打她,自己的女兒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傷害允珠。泰修把基俊新創作出來的義大利面,做給慈卿非常喜歡都不捨得吃了。得知泰 修是為她而製作的,慈卿開心的親了泰修,讓他更加飄飄然了。基俊和允珠遊玩了一天,也想回公寓做他新創作的料理給允珠吃。寶盈正好要去找基俊,看到允珠和 基俊一起回公寓很吃驚,馬上打電話給慶淑。車東洙坐在旁邊,慶淑聽到這個消息差點噎死自己。



第50集
慶淑發瘋似的對基俊和允珠大喊大叫,讓基俊很為難,可是慶淑堅持要允珠今天必須要答應分手,基俊只能先帶走允珠。慶淑很生氣,難道她生兒子是為了見到今天 這一幕嗎,她真的無法忍受,可是基俊一點也不聽她的勸,她只能給基俊一耳光。寶盈用世俗的眼光,倫理道德要求基俊必須和允珠分手,基俊不想因為這些沒有必 要的世俗犧牲他的幸福,讓慶淑真的很心痛。基俊送走媽媽和寶盈後,他馬上就去找允珠了,他知道允珠的心裏一定很難受,他要給允珠支持才能讓允珠不放棄。基 俊看到允珠後做了決定,他要去見爸爸,要犧牲他的夢想回公司上班來交易,求得爸爸可以接受允珠。允珠不想讓基俊放棄他料理師的夢想,可是對於基俊來說,料 理師和允珠之間允珠更為重要,所以他可以放棄料理師,而且允珠就是他的夢想,他要為允珠堅持到底。秀雅打工終於拿到了第一個月的工資,所以她給家裏人都買 了禮物,讓媽媽和姨媽都很開心。允珠為了和基俊的事雖然很傷心,可是收到秀雅給她的禮物,還是甚為開心的,那是她妹妹給的禮物。允珠不知道自己的堅持對不 對,可是她很愛基俊,所以她還是決定和基俊一起去見基俊的爸爸。純情沒有辦法幫助允珠什麼,她只能希望允珠不被接受的時候不要太失望,這樣她不會這麼心 疼。基俊和允珠很忐忑地去見車東洙,他們鼓足了勇氣一起去請求爸爸的諒解。車東洙得知基俊來見他已經深感疑惑了,沒想到基俊和允珠一起出現在他面前,基俊 還要請求准許他們結婚,讓車東洙著實嚇到了。基俊提出了一切按爸爸的要求,不做料理師要進公司安排,只求可以和允珠結婚,可是車東洙還是不同意。成俊看到 基俊到了公司,責備他怎麼可以就這樣把事情告訴爸爸,他和媽媽小心翼翼地想隱瞞著爸爸,可是還是被基俊捅破了。車東洙知道他是最後一個知道基俊的事非常生 氣,只能回家跟慶淑發夥,慶淑則怪他把基俊趕出家門才會變成今天這樣。秀珍一心想討好成俊,想求得他的原諒,可是成俊還是無法原諒她,也不想理她,只能求 她回娘家去住。秀珍怎麼討好,成俊依然不同意,堅持讓秀珍必須回娘家住。車東洙回到公司上班,沒想到基俊已經等在他的辦公室了,他非常吃驚也很生氣。



第51集
車東洙看到基俊出現在他的辦公室,很是生氣,但是基俊說以後都聽他的話,放棄料理師回到公司上班,讓他覺得半信半疑。基俊再三保證,真的是無條件聽爸爸的 話,爸爸不同意和允珠結婚也不結。車東洙聽到基俊的保證很開心,他只是要基俊這樣而已,為什麼他早不聽話呢?車東洙讓成俊給基俊安排到餐飲部去,成俊對基 俊的做法也頗有疑惑,他不清楚基俊是要等允珠接受還是要分手,但是車東洙表明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基俊已經做好了準備,要全力以赴讓爸爸允許他和允珠結 婚。秀珍想留在成俊的身邊,想求得他的原諒,所以她想讓慶淑阻止她回娘家,那麼她就可以順理成章留下了,沒想到慶淑並不反對,她只能先回娘家了。秀珍想跟 媽媽埋怨幾句,可是純情也很生氣秀珍做的事,所以只能讓她自己品償苦果。秀珍不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反而怪允珠破壞了她,讓純情很生氣地訓了一頓。成俊 想瞭解基俊的想法,得知他想堅持等到爸爸的同意,他只能勸基俊放棄這個幻想,因為爸爸一旦決定的事是很難改變的,但基俊仍要堅持的等下去。慶淑好言相勸允 珠,只是想讓她可以跟基俊分手,她堅決要聽到允珠說答應分手才肯甘休。允珠雖然理解慶淑的感受,可是她和基俊是無法分手的,她無法給慶淑承諾,氣得慶淑直 接把水向她潑過來。慶淑當眾羞辱允珠逼著她非分手不可,讓允珠很難堪。基俊把了要回公司上班的事告訴允珠,他要用行動感動爸爸直到他同意婚事,所以他希望 允珠能夠等他因為這個時間並不短。允珠願意等著基俊,她很心疼基俊,不知道要有多大的感動才能讓爸爸同意他們的婚事。

 
第52集
允珠的媽媽因為受不了吵鬧,昏倒在家裏了,仲夏回到家看到暈倒的媽媽嚇得半死,只能打電知向允珠求救。醫生診治,允珠的媽媽因為吃飯不定時,而且壓力過 大,所以才導致暫時的昏厥,希望她可以接受精神科的檢查。看著媽媽,允珠知道自己也給了她一定的壓力,所以她只能再找過另外一個房子讓媽媽住了。秀珍很生 氣被成俊趕回了娘家,所以她一直等著允珠回來,就是要逼問是不是允珠把事情告訴成俊了。允珠被秀珍糾纏得沒有辦法,只能說出是她的朋友無意間跟成俊說了, 但是秀珍依然不依不饒,她認定了是允珠耍手段故意這麼做的。允珠告訴秀珍,她並不像秀珍那麼惡毒一點也不顧及別人,雖然因為愛發短信給允珠破壞了允珠的婚 事,允珠都可以原諒,可是故意讓成俊看到她和基俊在一起,讓允珠實在無法原諒。秀珍如此為難允珠,讓純情很愧疚,她只能讓允珠多擔待一下秀珍。慶淑和寶盈 對於基俊同意回家的事都半信半疑,可是基俊居然答應了,她們也只能先相信著。對於成俊和秀珍的關係,慶淑也覺得很疑惑,成俊成天喝得爛醉,而且不和秀珍搭 話,但她不好過問只能假裝不知道。仲夏擔心被打工的咖啡館責駡,所以趁媽媽好點了就想回去上班,沒想到媽媽卻不知道去哪了,允珠擔心得半死。幸好,允珠的 媽媽只是去了寄宿屋,允珠才放心下來。允珠的煩心事已經太多了,她真的覺得很累,而秀珍也一直的糾纏,幸好基俊有一個堅實的肩膀讓允珠可以依靠,才讓允珠 可以堅強的撐下去。基俊終於要回家住了,站在家門前讓基俊感慨頗多,回想爸爸說的話,他相信會感動到爸爸的。



第53集
基俊回到家了,最開心的莫過於慶淑了,受苦的兒子終於回了家不用在受苦了。慶淑不停地跟基俊嘮叨他爸爸大發雷霆的樣子,想想都讓她覺得頭疼,她精心為基俊 準備了一套新衣服,希望他可以忘記不開心的重新出發。回到家了,一切都是為了得到爸爸的認可做準備,所以基俊收起了那枚情侶戒,希望可以等到爸爸認可的時 候再重新戴回來。慶淑還是有點擔心基俊是騙他們的,但是車東洙一點也不擔心,因為他是堅決不會同意的。允珠沒有足夠的錢找到更好的房子讓媽媽住,所以她只 能申請貸款租房子,可是媽媽卻不願意在原來的房子多呆幾天,硬是要住在寄宿屋內,讓允珠覺得很為難。雖然純情一直不想讓允珠覺得內疚,可是允珠還是覺得不 能這樣為難親生媽媽,可是媽媽堅持不肯走她也沒有辦法。能和自己的兩個兒子一起吃飯,慶淑覺得很幸福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秀珍討好基俊,也想探聽他和允珠 是否已經分手了,看見基俊沒有帶著情侶戒她也就放心了。基俊回到家人的懷抱,但同時也希望允珠不要覺得孤單,而他也只能安慰允珠,默默陪著允珠。基俊第一 天上班,所以回到了泰修的店裏請大家吃一餐歡迎飯,又可以和泰修一起下廚是一件多麼愉快的事情。基俊很努力地回到TS集團上班,他也想把這份心情告訴允 珠,希望可以和允珠一起分享喜悅的事。純情得知允珠去貸款申請租房,她心疼允珠,所以想讓允珠答應和她媽媽一起住在寄宿屋裏。



第54集
鄭純情不想眼睜睜地看著允珠辛苦,所以她想讓允珠同意讓她媽媽住在這裏。允珠沒有辦法同意純情這麼做,沒有辦法讓媽媽天天面對著養她的媽媽,她只能拒絕媽 媽的好意。鄭純情認為她對徐炳鎮懷有愧疚,也想對允珠的媽媽有所回報,所以她覺得她沒有關係,可是允珠就是不同意她實在說服不了她。基俊安心回公司上班, 讓慶淑放下了心,沒想到成俊也是那麼讓她擔憂。寶盈告訴慶淑,她老公說成俊後悔結婚了,而且成俊常常喝醉酒也確實讓她們覺得很可疑。慶淑只能找秀珍瞭解和 成俊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並警告秀珍不能再讓成俊有後悔結婚的想法,讓她必須聽話做好本分。允珠想起仲夏跟她說要兼職的事,感覺不太放心,她害怕仲夏真的放 棄學習,所以去學院打聽仲夏是否有去上學,沒想到仲夏近來已經沒有來上學了。雖然允珠反對讓媽媽留在寄宿屋住,純情的妹妹也強烈反對,但是純情依舊堅持要 讓允珠的媽媽住下,所以她騙允珠的媽媽說允珠同意讓她們一起住在寄宿屋裏了,讓允珠的媽媽很感激。基俊的爸爸為他準備了一輛新車,他開心的馬上去接允珠, 他想讓允珠成為第一個坐他車的人。允珠給仲夏帶來了他喜歡的披薩,她想勸仲夏不要放棄學業,可是仲夏只是想暫時放棄並不是完全放棄,允珠也無法勸動他。成 俊看到了基俊和允珠一起約會,他想警告基俊儘快分手不要讓父母知道了,沒想到卻讓秀珍偷偷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基俊相信成俊不會將他們的事告訴爸媽,可是秀 珍卻並不一定會這樣做。鄭純情瞞著允珠把媽媽接到了寄宿屋住,允珠也只能勉強答應了。



第55集
雖然純情為了允珠,可以忍受天天面對著允珠的養母,可是她的妹妹並不能接受,所以她沒有辦法表現出開心的樣子,還發明了一句名言,如果天天早上天氣都很美 好,那麼這個世界遲早變成沙漠,她用這句話安慰著自己接受。媽媽總算睡得好,心情也好,也不免放了一點心,可是媽媽介意這麼多人一起吃飯,所以要讓純情另 外為她準備,讓允珠很為難。允珠提醒媽媽,現在她是一個寄宿生了,不能再讓老闆幫忙擺飯了,所以請她自己準備飯菜。慶淑精心安排為基俊準備了相親會,基俊 只能以他要做出成績感謝爸爸為由拒絕,可是一家人都堅持讓他去相親,他實在沒有辦法拒絕。基俊告訴允珠,他大哥成俊已經看到他們在一起了,但是他不會放棄 即使家裏都不同意他們結婚,也不會阻止他來見允珠。秀珍看到慶淑為基俊安排相親,認為她的機會來了,所以她提醒慶淑要儘快讓基俊相親,因為他還沒有和允珠 分手。秀珍告訴慶淑,基俊進公司是策略,他根本就沒有跟允珠分手。慶淑為了證實基俊是否和允珠還沒有分手,所以找成俊證實,成俊否認這一切,說是秀珍聽錯 了。慶淑得到成俊的證實,所以回家罵秀珍,秀珍則反過來讓她去向允珠證實。負責餐廳的大衛車忽然不能來了,這讓TS集團很棘手,基俊向爸爸建議讓泰修來試 一試,車東洙答應發簡歷看一下。基俊的苦衷泰修完全明白,所以基俊懇求泰修可以幫幫他,來他的公司上班。泰修很為難,他害怕自己不適應大集團的工作,可是 經過慈卿的一番點撥,泰修就沒有疑慮了,決定去試試。基俊告訴允珠,即使得不到父母的同意,他也有信心和允珠開心的在一起,而他也把他的存摺給了允珠保 管,從此後他是工薪階層了,他還要為他們的將來打算,他開始要在乎掙多少錢了。基俊的行為還是讓慶淑覺得可疑不放心,所以她還是來找允珠了。



第56集
慶淑再一次找到了允珠,讓允珠有些擔心。慶淑直接問允珠是不是還跟基俊見面,允珠不敢回答。慶淑警告允珠不要拖累基俊,讓基俊安心的回公司上班,所以她必 須得到允珠的分手承諾。允珠沒有辦法答應慶淑,她跟基俊約定好等到同意為止。慶淑怪允珠當初那麼絕情地拒絕成俊的婚事,害她必須接受一個大著肚子的媳婦進 門,她是不會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她更加可以毀掉她的工作,所以讓允珠再更加丟臉之前儘快分手。允珠聽到慶淑那樣說自己,哭得很傷心,這條路要比她想像 得走得更辛苦。慶淑和允珠談判不成非常生氣,她只能找寶盈想辦法,寶盈認為或許可以用讓他們分開。張智英決定搬到寄宿屋住,而她是一個爽朗的女漢子,不拘 小節讓允珠的媽媽很不習慣,本想一起用餐的馬上打了退堂鼓。慶淑逼著基俊回家吃飯,讓他不能去見允珠,不能讓他們分手只能儘量阻止了。成俊也把媽媽懷疑基 俊還和允珠在一起的事告訴基俊,希望基俊可以儘快處理好。成俊的話讓基俊很煩惱,所以只能拍下他現在的一切發給允珠,繼續激勵著自己和允珠堅持著,他希望 能儘快帶著允珠走入他的房間。允珠也不知道那一天是什麼時候,慶淑的話更是讓她覺得希望渺茫。寄宿屋來了新租客,允珠不想寄宿屋有租客卻沒有房間,所以她 希望媽媽跟她住一間。允珠的媽媽不想這麼委屈,她反對跟允珠住一間,可是允珠告訴媽媽,她們必須節省下錢來,才能再租過一個好的房子,她們不能讓仲夏一直 在朋友家借住,允珠的媽媽才勉強答應。基俊告訴允珠,媽媽已經在懷疑他們的關係了,可能會影響他們見面的機會。允珠沒有告訴基俊,他媽媽已經找到她了,她 只跟基俊說萬一找來了怎麼說。基俊希望允珠可以跟他媽媽撒謊說已經分手了,他鼓勵允珠必須堅持下去。基俊帶著泰修去見了爸爸,雖然他不是爸爸心目中的專業 人士,但是爸爸對於泰修還是很欣賞的。



第57集
慶淑打給允珠的媽媽,可是她很不希望接慶淑的電話,所以只能不理。慶淑依然不甘休一定要允珠的媽媽出來見一面,她還是要允珠的媽媽幫忙阻止允珠和基俊在一 起。慶淑拿出了一筆錢,並告訴允珠的媽媽,她知道她們家現在情況很差,所以這筆大數目的錢足以讓允珠離開她的兒子,這些話句句刺痛著允珠媽媽的心。允珠媽 媽很失落地回到寄宿屋,也不理會純情她們,讓她們覺得很難堪,更讓純情的妹妹覺得允珠的媽媽態度很差,不識她們的好意。純情不放心允珠媽媽的情況,所以打 電話告訴允珠,允珠決定不去河前輩那裏加班先回家看看媽媽。仲夏不想姐姐那麼辛苦,所以他想把兼職轉成全職來做,可惜咖啡店沒有全職的位置了。慶淑認為這 麼一大筆錢,只有傻瓜才會拒絕,所以很開心地要為基俊張羅相親的事情。看著老公帶著兩個兒子回家,慶淑開心地想要跟老公一起探討為基俊相親的事,沒想到被 車東洙的一句玩笑話氣得大吵了一架。基俊以工作忙推脫不去相親,可是媽媽仍堅持非逼著他去,讓他無可奈何。允珠急著回來見媽媽,才知道媽媽去見了基俊的媽 媽。媽媽告訴允珠,那個家是絕對不會接受她的,而且她們不能一直這樣過下去,仲夏還需要上大學,所以她想勸允珠收下這筆錢跟基俊分手。允珠不可能接受這筆 錢作為她和基俊分手的代價,可是媽媽不停地哀求她讓她放棄自尊心接受,讓允珠很難過。允珠把錢退給了慶淑,正式拒絕她提出的要求,但不做其他任何表示,把 慶淑氣得不輕,慶淑只能打電話大罵允珠的媽媽發洩。金錢沒有辦法分離允珠和基俊,寶盈只能勸媽媽找個更好的女人把允珠比下去。秀珍聽到了慶淑和寶盈的對 話,很氣惱允珠堅持不分手,所以打電話責駡她,並告訴允珠基俊要相親的事。秀珍害怕成俊知道允珠住在她家的事,所以逼著媽媽趕走允珠,純情很生氣秀珍這樣 做直接掛斷她的電話不理她,她不明白為什麼兩個女兒會有這麼大的差別。

 
第58集
仲夏不能拿著姐姐辛苦掙的錢學習,他把自己退學的事告訴媽媽,讓媽媽很生氣。仲夏沒有辦法說服媽媽,更不能接受媽媽的說法,所以氣得直接離開了寄宿屋。允 珠的媽媽知道仲夏退了誰,她只能把氣撒在允珠身上,認為允珠因為仲夏不是她的親弟弟而這樣對待仲夏。允珠很生氣媽媽這樣對待她,她也逼問媽媽會讓自己的親 生女兒為了錢犧牲自己的幸福嗎?允珠受了莫大的委屈,她只能抱著親生媽媽哭訴,只有她才會疼愛自己,理解自己。基俊討好爸爸,特意給爸爸媽媽調了一杯有助 睡眠的雞尾酒,哄得車東洙很開心,慶淑覺得兒子為了討爸爸歡心真是無所不用。純情為了允珠的傷心很擔心,她只能找基俊把允珠的情況告訴基俊。得知媽媽給了 允珠媽媽一大筆錢逼她離開自己,真的讓基俊很愕然,他完全不知道媽媽這樣讓允珠受傷,而允珠獨自一個人扛下了這一切。基俊再也平靜不了,馬上跑去找允珠, 讓允珠難過受傷是他無法承受的痛,他為媽媽那樣做跟允珠道歉。基俊再一次跟允珠提出去國外的想法,他害怕媽媽對允珠做出更可怕的事情來。允珠沒有辦法接受 讓基俊做如此不孝的兒子,她只能逼著基俊發誓不做那樣的兒子。慈卿的媽媽到泰修的店裏去調查女兒的男朋友慈卿,對泰修全方位做調查,對泰修煮的意大面諸多 挑剔,泰修均一一通過了考驗,讓慈卿的媽媽很放心。基俊不想允珠受委屈,又不能因為允珠而跟家人斷絕關係,讓他非常地煩惱,只能借酒消愁。喝得醉醺醺回家 的基俊,讓慶淑很擔心。基俊告訴媽媽,不要再讓他心痛了,更是讓她不能理解。成俊要帶秀珍去夫妻聚會,讓秀珍既驚又喜,很開心地跟朋友分享這件喜訊。寶盈 去見朋友剛好碰到了秀珍,並從朋友那裏知道秀珍結婚前就已經流產了。



第59集
寶盈知道秀珍流產,所以多問了幾句才知道秀珍已經在懷孕七周的時候就流產了。為了確認自己的懷疑,寶盈只能查出秀珍具體流產的時間來證實一下。基俊為了應 付媽媽,只能拜託相親物件讓她報備說看不上基俊,這樣讓基俊更好交待。基俊解決了相親的事,非常開心地去找允珠。基俊再一次拜訪允珠的媽媽,可是她的媽媽 卻沒有好臉相待,反而指責他們讓她受了這麼多的羞辱,令允珠很難堪。慈卿的媽媽又來泰修的店裏,讓他有點擔心,沒想到眼前的婦人是慈卿的媽媽,讓泰修太吃 驚了。慈卿非常生氣媽媽偷偷來找泰修,所以責怪媽媽,可是媽媽認為女兒有相處的男朋友來見一見沒有什麼不對。相親對象看不上基俊,讓慶淑很不服氣,也很惋 惜,那個相親對象是她非常中意的,被兒子搞砸了,她也沒有辦法,她只能一直幫基俊找物件讓他相親下去。寶盈在秀珍面前故意提起了流產的事,讓秀珍受到了驚 嚇,差點摔壞了碗,讓寶盈就認為她更可疑了。找到了秀珍流產的時間,寶盈終於知道秀珍在結婚前就已經流產了,讓她很吃驚。基俊跟允珠分享了開心的事,還帶 著允珠去他的公司看他工作的地方,讓允珠很開心也很感動。可是媽媽卻一直要扭曲她跟基俊的感情,讓允珠很無語。TS速食部試菜讓車東洙很滿意,他也讓基俊 全權負責速食店的事。寶盈對於秀珍結婚前流產的事情太過震驚了,所以她馬上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訴成俊,成俊才知道秀珍一直欺騙於他,還假裝看電影流產的。本 來還想著跟秀珍搞好關係,帶她去參加夫妻聚會,沒想到秀珍這樣欺騙自己,成俊非常地生氣。



第60集
秀珍以為跟著成俊去參加夫妻聚會,沒想到卻是被帶到他們常見的那個海邊,讓秀珍有點心慌。成俊質問秀珍婚前流產的事,秀珍又想否認,可是成俊已經知道事實 了,她只能認錯。成俊很失望,秀珍口口聲聲說愛他,可是從頭到尾一直都在欺騙他,所以這一次成俊決定不再原諒她了,這已經超出他的底線了。慶淑正在家裏跟 車東洙閒聊,她一直覺得逼著成俊娶秀珍讓成俊很痛苦,這麼快孩子又流產了,還讓成俊跟不喜歡的人一起生活。慶淑害怕基俊也會效仿成俊,未婚先孕逼著父母同 意他們結婚,可是東洙對基俊很信任他相信基俊不會那樣做的。秀珍想讓成俊原諒她這一次,可是這不是她的第一次,而是不知道多少次了,成俊沒有辦法再原諒 了。看著成俊一臉的不高興,慶淑不免要責怪秀珍不夠得體,才會讓成俊不高興。秀珍沒有辦法求成俊原諒,就更不敢多說什麼了。秀珍想了想,覺得是寶盈知道什 麼才說的,所以她去找寶盈問清楚。寶盈把她知道的全部告訴秀珍,她沒有告訴父母已經很對得起秀珍了。秀珍不敢怪寶盈,她只能求寶盈幫忙勸說成俊,她只是害 怕不能結婚而已,讓寶盈都有點同情她了。成俊把離婚協議書給了秀珍,而且沒有任何的商量餘地,非讓她離婚不可。秀珍沒有辦法想回家求媽媽幫忙,可是純情也 對她失望了,不會再為了她求成俊原諒她也沒有臉再這麼做了,所以說出氣話隨秀珍自生自滅,可是她的心裏真的難受得不行。秀珍不同意離婚,所以成俊向父母稟 明他要離婚的事實。



第61集
成俊告訴父母他要離婚,讓車東洙和慶淑都很吃驚,在他們的逼問下,成俊只能說夫妻信任已經破滅沒法再生活下去了。秀珍哭著說出自己對成俊說謊的事,這更讓 慶淑無法接受,氣得都快喘不過氣來。車東洙認為夫妻是感情、責任一起支持著過下去的,他認為就這個謊還不至於要離婚,所以逼著成俊要跟秀珍繼續過下去。成 俊不管爸爸說了什麼,他已經下定決心要跟秀珍離婚了。寶盈也很驚訝,她沒有想到成俊會為了這個謊而提出離婚的,她只是想讓成俊知道真相而已。成俊告訴基 俊,他覺得很累了,所以決定要離婚,對於秀珍他已經沒有辦法再相信了。基俊沒辦法評判此事,他只是讓哥哥緩和一下,過段時間再說,這樣或許會更好。看著爸 爸為了大哥的事這麼煩惱,基俊只能在心裏向爸爸道歉,因為他以後會讓爸爸更煩惱。成俊和秀珍的事讓基俊和允珠都很煩惱,雖然秀珍做的事很過分,也讓允珠記 恨,可是看到她這樣,允珠也替她擔心,她也不想媽媽為了秀珍不開心。雖然基俊和允珠都很希望成俊和秀珍可以好好地過下去,可是他們如此不幸福地在一起還是 讓他們覺得分開或許更好。成俊一回來就質問秀珍為什麼不蓋章,秀珍很真誠地懇求成俊再相信她一次,可是成俊不能原諒她一而再再而三這樣做。慶淑得知秀珍這 麼多的罪狀,她實在受不了了,恨不得馬上就把秀珍轟出去。秀珍跪著求慶淑原諒她吧,都沒有辦法讓慶淑平息怒火,她狠狠地把秀珍的行李扔下樓。慶淑那麼大的 動靜,讓一家之主的車東洙也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他也沒有辦法接受了。



第62集
成俊告訴秀珍,希望他下班回來的時候見不到她,或許秀珍沒有遇見他會更好,他只能說抱歉。慶淑也在成俊他們上班後,馬上就讓阿姨趕走秀珍,她也一點不想見 到秀珍。慶淑真是後悔當初沒有一直阻攔著,現在她更擔心外面的人該怎樣議論他們家了。秀珍離開了車家,到了常跟成俊見面的海邊,想著結婚時開心的事,大聲 地痛哭著。車東洙不知道該怎麼對成俊說,他只能勸成俊不要想太多好好工作,要看著子女離婚,他的心裏也不好過。基俊告訴允珠,秀珍已經被趕回娘家了。允珠 擔心秀珍,所以回去問純情的情況,可是媽媽好像並不知道秀珍的情況。允珠馬上打電話問基俊情況,秀珍並沒有回家,可能會出什麼事。基俊告訴成俊,秀珍離開 了家但並沒有回娘家,想讓成俊想辦法找找,他害怕秀珍做傻事。純情收到秀珍的短信,寫著對不起媽媽,讓她很擔心,可是秀珍的電話早已經關機了。允珠找不到 秀珍,實在不好隱瞞純情,只能把秀珍已經從車家出來的事告訴她,希望她可以找秀珍的朋友找找秀珍。允珠和純情為秀珍急得半死,而秀珍卻出現在了家門口不回 家。允珠指責秀珍讓她的媽媽擔心害怕,可是秀珍一點也不領情認為允珠是在看她的笑話。純情看到秀珍安然無恙回到家裏,抱著秀珍痛哭。秀珍埋怨成俊不原諒她 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一點也沒有反省自己,連她姨媽都忍不住要罵她了。女兒這麼不幸福,讓純情的心裏特別的難過。



第63集
秀珍因為離婚心情特別不好,還喝醉了酒,看到允珠就更讓她來氣了。秀珍把她所有的不幸,所有的痛苦都歸咎於允珠,怪允珠破壞了她的幸福,毀了她的人生。純 情對秀珍這樣的無理,這樣的責怪允珠非常難過,她只能拉走秀珍。秀珍難過不幸福,純情也很難受很傷神,她還是不顧自己的臉面找了成俊。純情想問成俊,他和 秀珍之間是否真的沒有轉圜的餘地。成俊回答沒有,是純情意料之中的事,她只能站在秀珍的立場,說出秀珍的難處,希望成俊也能稍微理解一下秀珍,她並不是來 強求成俊的。純情很傷心很痛苦,她只能勸秀珍放棄對成俊的奢望,讓她清醒一點不要再癡迷下去了。基俊回到TS集團的第一個作品,TS集團的第一家餐廳就要 開業了,這是他開心的成就,所以他馬上就想跟允珠分享,帶著允珠一起來參觀。TS集團的第一家店,店長是泰修,所以慈卿也免不了來為泰修祝賀一下。秀珍和 成俊去了法院申請請離婚,成俊讓秀珍想要恨他就儘管恨吧。秀珍告訴成俊,或許成俊從來沒有愛過她,而她或許也並不愛成俊,只是愛他的條件,因為他是讓她這 個灰姑娘變成王妃的王子。秀珍想知道成俊如果在婚前知道她流產會不會娶她,而成俊從未想過要娶她為妻,他只是因為爸爸堅持而結的婚,而他的爸爸是個講原則 的人,所以即使秀珍流產了也一樣會讓他娶她的。秀珍似乎要到了自己的答案,一下子又變得冷靜了下來,又開始去她原來的健身所做運動健身。秀珍告訴允珠,她 已經蓋章了,但是允珠也絕對不會得到基俊父母的同意的。秀珍警告允珠,她也不會看著允珠幸福的,同時喜歡基俊的一個女孩慧琳回國了。



第64集
允珠和慈卿無意間在電梯裏碰到了慶淑,正緊張被慶淑發現了。幸好慶淑身邊出現了另外一個女孩,讓慶淑無暇顧及到其他人。慧琳向慶淑打聽了基俊的情況,慶淑 說基俊為了等她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找女朋友,聽得慧琳很開心。慈卿和允珠在電梯裏聽到了慶淑和慧琳的對話,心裏很不是滋味,慈卿更有被人打了的感覺,可是允 珠卻假裝沒事的讓慈卿考慮和泰修結婚的事。慈卿太不喜歡結婚了,她只想談戀愛,從沒有想過要結婚的事,她害怕結婚後兩人的生活一點也不一樣會天天吵架,為 了世界和平她覺得還是不結婚比較好。羅慧琳和基俊是高中同學,現在是行銷博士受到了韓國企業的邀請所以回到首爾的。慶淑對慧琳非常的喜歡,也在車東洙面前 不停地誇慧琳的好。基俊跟允珠講了他的朋友回國,所以一起去餐廳吃了飯,允珠也知道基俊見的是慧琳,基俊難得見到小時候的朋友很開心,而允珠卻有點小小的 不開心。成俊聽到基俊對慧琳的描述,他想邀請慧琳到TS集團,因為他們的行銷部也很薄弱。允珠的媽媽對秀珍離婚的事好奇,所以打聽了秀珍的老公,讓秀珍特 別的氣惱。秀珍直接去找允珠,想要用她和基俊還在見面的事要脅允珠,可是允珠已經不在乎了,隨秀珍想怎樣讓秀珍更惱了。證券界已經將成俊離婚的事傳開了, 並且抹黑成俊沒有付任何的撫恤金就這樣把人趕出去了,讓TS集團的股價也受到了一點影響,慶淑為了這件事更是煩惱得沒有心情吃飯了。車東洙邀請慶淑吃飯不 肯,他自己到了餐廳正好碰上了和允珠一起吃飯的基俊,他還是表示他的態度,不會同意基俊和允珠的。允珠有時候會後悔自己選擇的這條路,做了讓父母失望的 事,她懷疑自己是否太過自私了,讓基俊那樣的難過,或許基俊放開她會更好。

 
第65集
車東洙瞞著基俊找來了允珠,他相信允珠是個通情達理的人,會理解他的想法,所以想私下勸勸允珠。車東洙告訴允珠,他到死也不會同意基俊和允珠結婚的,他不 希望允珠和基俊一輩子過不能結婚的生活,不想他們虛度光陰,他想讓允珠可以明白離開基俊。慶淑認為是秀珍傳出流言,中傷他們家,所以想質問她,可是聯繫不 到秀珍只能到她家裏找她了。慶淑質問是秀珍傳出流言的,跟純情吵了起來,沒想到驚動了允珠的媽媽,她才知道秀珍是害得允珠退婚的女人。慶淑看到允珠的媽 媽,才知道秀珍又對她說了一次謊騙她說不知道基俊交往的女人,對她就更氣了。允珠的媽媽非常不理解,純情和允珠都瞞著她,是秀珍害得允珠退婚的,她更不能 理解允珠居然知道是秀珍害了她還是繼續住在她家裏。秀珍被慶淑那樣一鬧,也很不開心,本以為是成俊找她複合,沒想到是來質問她的,她只能打電話向成俊哭 訴。基俊很開心,TS集團的速食業很快就有起色,爸爸也會看到他的能力,認同他同時認同他們的關係。可是基俊並不知道爸爸依舊沒有辦法認同他和允珠的關 係,允珠並沒有說出見過基俊爸爸的事,她表示自己累了,想勸基俊放棄。允珠向基俊說出了分手,讓基俊很生氣,只能一個人去喝酒解愁。基俊認為接受他和允珠 的關係,他的父母和哥哥只是一般的難受,可是跟允珠分開,他會很多痛苦,然而允珠說累了想放棄讓他很生氣。川軍開始大肆搜捕紅軍,李複生也在到處尋找著戴 瀾。



第66集
允珠跟基俊說累了想放棄,可是心裏並不想放棄基俊,基俊沒有來找她已經讓她很失落了,還看到基俊和另外一個女孩很高興的吃飯,讓允珠更難過了,她只能裝作 沒看見。慈卿認出了那個跟基俊一起吃飯的是羅慧琳,還跟基俊打了招呼,慈卿才知道允珠和基俊爸爸見面的事,而他們兩人也說了關於分手的事,所以允珠才那樣 的不開心。允珠和慈卿說也不說就離開了,讓基俊很生氣。慈卿認為基俊的父母要抹殺他們的愛情很殘忍,讓允珠開始去想,沒有了基俊她會不會死呢?基俊認為允 珠不說一聲就離開了,是真的想分手,所以質問允珠,可是他並不知道允珠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允珠心裏的苦,他的責怪更讓允珠特別的難過。秀珍去問珍兒,是 不是她把她離婚的事說出去的,而珍兒含糊其詞有所隱瞞,說不是她說出去的。秀珍不是明星,她也不清楚究竟是誰把她離婚的事說出去了,可是她還是很懷念跟成 俊在一起的日子,只是現在回不去了。基俊為了允珠的話很不開心,連上班也沒有心情,他以為去做一做料理可以緩解一下,然而還是沒有作用。泰修勸基俊要好好 安慰允珠,而不是責怪她,讓他體諒允珠的心情。基俊喝得很醉,他不停地求爸爸就這樣同意了他們不行嗎?基俊告訴爸爸,沒有了允珠他很心痛,他會死的,他都 萌生了不是TS集團會長的兒子,不是成俊弟弟的想法,他多想自己是在普通的家庭長大。基俊哀求爸爸,為了讓他同意自己跟允珠在一起,他連夢想都放棄了回到 公司,當初就算是被趕出家門他也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所以允珠對他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他懇求爸爸同意他們在一起。基俊的話,讓全家人聽了都覺得難過,車東 洙認真聽著兒子的哀求,心裏特別不是滋味。基俊很用心的工作,把TS集團的餐飲事業做得很出色,讓車東洙也覺得非常的滿意。基俊知道允珠累了,他只能在遠 處望著允珠,他不想讓允珠覺得更累。允珠看到了仲夏在送快遞,特別的不開心逼著仲夏馬上辭掉工作,可是仲夏想成為姐姐信任的弟弟,他想自己賺學費,所以堅 持要繼續送他的快遞。



第67集
慧琳到了基俊家吃飯,哄得基俊一家人都非常開心,尤其是基俊的爸爸。基俊雖然表面上裝著很開心的樣子,可是心裏卻很難過,他還是在擔心允珠,而慶淑還一直 逼著他要去跟律師的女兒見面,讓他很無奈。允珠不僅人累心也累,回家還要一直受著媽媽的嘮叨,對寄宿屋埋怨特別多。允珠想提醒媽媽,現在她們已經很窮了, 希望她不要用富人的方式生活,更被媽媽責怪難道公司倒了她就該卑微地活著嗎,允珠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媽媽了?基俊沒有辦法去跟相親的女孩子見面,慧琳問他 是否要幫忙,急衝衝地趕來告訴他公司出事了,讓基俊可以很輕鬆的離開。慧琳勸基俊該好好的安慰允珠,被家人反對跟基俊又相處得這麼難,很容易讓允珠想放棄 的。基俊沒有辦法聯繫到允珠,而慶淑又來追問相親的事,讓基俊發怒了,他責備媽媽為什麼不能讓他和允珠等到被允許的時候呢?基俊和允珠都非常的煩惱,兩人 最開心的小公園成了他們不開心時懷念的地方。泰修來見基俊的時候,告訴基俊,基俊的爸爸找過允珠,讓允珠不要再見基俊。允珠在見完基俊的爸爸後,自我反省 了一下,是不是不該讓父母們這麼傷心,所以跟基俊說累了,而基俊卻還說出了分手這樣的傻話,泰修覺得基俊太不應該了。允珠是不會說出自己心裏苦的人,所以 泰修說的這一些基俊一點也不知道,基俊更覺得這段時間那樣對允珠,讓他很心疼。



第68集
基俊知道了允珠說累的原因,馬上跑來跟她道歉,他知道自己無論懂不懂允珠的心都不應該說出分手,只是當時他生氣了。基俊沒有想過爸爸會在見到他們之後去找 允珠,但他都做得不對,讓允珠累了他很抱歉。基俊一直道歉,允珠只是聽著沒有說什麼,她心裏明白基俊。基俊的爸爸並沒有要求允珠答應不和基俊見面,只是說 了他的想法,允珠只是覺得他的話讓她需要重新考慮很多,所以才說了那樣的話。基俊想問允珠的意見,如果他爸爸一直不同意的話,他們可以自己結婚,但是允珠 不同意,她願意等。看到基俊和允珠在一起,秀珍非常的不愉快,對基俊和允珠惡言相向。基俊離開後,秀珍警告允珠,她是不會就這樣善罷幹休的,她不會看著允 珠和基俊幸福的在一起。允珠不明白秀珍為何一定要針對她,她的生活重心總是要放在傷害別人的事情上,然而秀珍就是聽不見她的勸告硬要把她當成仇人看待。允 珠看到媽媽白天要照顧寄宿屋的所有人,晚上還要做兼職太辛苦了,所以允珠忍不住關心她一下,卻不想她和純情親密的舉動讓允珠的媽媽看到了,允珠隨便找了個 藉口敷衍過去了。車東洙對基俊和成俊的表現非常的滿意,看到兄弟如此用心為公司工作非常的欣慰,東洙也很希望基俊可以喜歡上慧琳,讓基俊要請慧琳吃飯。慧 琳對基俊不被接受的女朋友允珠很好奇,問起了基俊關於她的情況。在基俊的描述之後,慧琳對允珠更加的好奇了,她好奇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下還能堅持下來的允珠 有什麼樣的毅力?



第69集
基俊雖然工作很累,可是他還是要去看一看允珠才能放心,他也想幫允珠解決煩惱。慶淑還是不停地逼著基俊要他認識別的女孩,讓基俊很煩惱。車東洙聽到了慶淑 和基俊的對話,想了想基俊那天喝醉的話,他決定見一見基俊。車東洙知道允珠做過努力,也聽到基俊哀求他的話,但是他不能只為自己考慮,所以即使看到他們這 麼痛苦,他還是不能答應基俊和允珠在一起,他的態度堅持到這樣,只能讓允珠選擇分手。允珠理解車東洙的心情,也能諒解他的話,所以她答應了會長的要求,她 會提出分手的。允珠自己一個人,偷偷的傷心難過,所有人都聯繫不上,基俊只能等在允珠的家門口。允珠不敢告訴基俊真相,也不能馬上說出分手,只能說自己累 了,基俊的關心只會讓她覺得更痛苦。允珠的傷心沒辦法跟基俊分享,她只能告訴媽媽,得知允珠必須跟基俊分手,純情心裏比允珠還痛。允珠可以理解會長的心 情,也不想再做傷他們心的事,她只能選擇分手,可是她卻做不到,所以只能選擇離開基俊或許比較容易。允珠申請去濟州島牧場,並告訴慈卿她決定跟基俊分手 了。慈卿沒有辦法支持允珠的決定,她也讓允珠明白基俊是無論如何不會分手的,但是允珠還是做了決定一定要這麼做。允珠覺得在首爾分手太難了,她只能選擇去 濟州島,所以純情不想允珠離開她也只能支持她。



第70集
允珠決定要離開了,而基俊在她離開之前,為她準備了一個特別的生日,還送給她跟自己一模一樣的手機,基俊做的一切都讓允珠很感動。慶淑為了基俊依舊跟允珠 在一起很不放心,車東洙知道允珠已經做好離開的的準備了,所以讓慶淑不要再為了基俊的事煩惱。基俊對他和允珠的未來依舊那麼期待,可是他不知道接下來要發 生的事情,這讓允珠更加覺得痛苦。秀珍看到允珠和基俊就要分手了很開心地刺激允珠,媽媽又一直吵著不去濟州島,讓允珠本來就痛苦的心更惱了,看著基俊一遍 遍地說愛自己,她真的覺得做這個決定特別的難。允珠的生日,允珠的媽媽忘記了,而純情卻記得,讓寄宿屋的人都很驚訝。基俊很感謝允珠的媽媽讓允珠來到這個 世界上,他可以這麼愛允珠,所以各送了一份禮物給允珠的兩位媽媽表示感謝。收到基俊的禮物,純情真的很感動,原本允珠出生讓她很受傷,沒想到今天會有這樣 讓她感動的事發生。允珠的媽媽收到基俊的禮物,還是很擔心允珠和基俊的關係,她害怕慶淑又一次找上門跟她鬧,讓她提心吊膽的很不舒心。允珠的媽媽得知基俊 也送了禮物給純情,而且禮物比自己的更名貴,讓她覺得很蹊蹺。允珠向河前輩道別,她雖然答應了基俊無論多艱難也不能分手,可是聽到基俊爸爸的話,她覺得自 己不能這麼自私,所以只能選擇離開基俊,因為跟基俊說是沒有辦法分手的。允珠的媽媽和姨媽都很替允珠擔心,和基俊這麼好的小夥分了手,她以後該和怎樣的人 在一起呢?允珠思前想後,還是決定跟基俊告別。



第71集
基俊很開心允珠有重要的話跟他說,可是允珠的話卻讓他失望了,允珠要跟他告別。允珠知道基俊從沒有想過她會說告別的話,可是他們的愛情如果到最後讓家人都 感到難過,她覺得應該放手了,不能自私的只在乎自己的愛情而不顧家人。允珠的解釋並不能得到基俊的諒解,他認為或許允珠說累了不想等更容易讓他相信,允珠 不想跟基難辯解,基俊只能硬把允珠拉上了車,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知道絕對不可以跟允珠分手。基俊生氣的開著車,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前面疾馳而來的大 車,允珠在重要一刻擋在了基俊面前,雙雙都出了車禍。基俊受的傷並不重,他醒來後就只想知道允珠的情況,他只能哀求媽媽和哥哥去看看。允珠做了手術,雖然 手術順利但是有腦震盪和心腦膜出血的情況,所以她依然很危險。得知允珠的情況,成俊也很震驚,他不敢告訴基俊實情,只能告訴基俊還好讓他安心養病。車東洙 沒有想到,允珠會為了基俊而傷得如此重,他也覺得很震驚。允珠的媽媽很擔心允珠,純情只能默默在心裏祈禱女兒可以醒過來。純情對允珠的緊張,讓秀珍很不能 理解,她討厭媽媽對允珠這樣緊張。車東洙看了基俊,也知道因為允珠基俊才能活下來,這讓他非常的震撼。基俊一刻也沒有辦法忍受看不到允珠,趁自己可以走動 就馬上來到了允珠的病床前,他求允珠快點醒來,如果為了救他而犧牲了允珠,他也無法活下去了。基俊知道是他錯了,不是他的衝動就不會害得允珠受傷,他只能 求允珠快點醒過來。慶淑為了基俊不顧自己的傷還要去看允珠,特別的不開心,所以對允珠的媽媽說了重話,氣得允珠的媽媽跟她吵了起來。基俊告訴成俊他和允珠 出車禍的原因,看到允珠那樣躺在病床上,他覺得心臟都要爆裂了,所以他決定允珠醒來後要跟允珠一起到國外生活。

 
第72集
基俊決定等允珠醒來後去國外生活,被慶淑狠狠訓了一頓,但仍不能改變基俊的想法,他不想以後還讓允珠傷心。允珠的媽媽遲遲等不到允珠醒過來,她只能找基俊 發洩心中的痛苦,怨基俊害得允珠變成這樣。基俊做了一個惡夢,夢裏的允珠沒有辦法救活把他嚇醒過來,他很後悔那麼衝動拉著允珠上車,不然允珠就不會變成這 樣了,他只能祈求神一定要帶走允珠的話,請帶走他就好了。慧琳安慰基俊,心裏特別感動基俊對允珠的感情,她很羡慕允珠,心裏有了微妙的感覺。秀珍責怪允珠 的媽媽沒有去守住允珠,卻讓她的媽媽留在醫院,刺激了允珠的媽媽,可是純情對允珠的好也確實讓允珠的媽媽感到很奇怪,純情居然為了允珠哭了讓她覺得太奇怪 了。慶淑一直認為是允珠害得基俊受傷,因此責怪了允珠的媽媽,又因為基俊的話在老公面前埋怨,被車東洙罵了一頓。基俊在允珠的病床前苦苦哀求允珠醒過來, 可是允珠始終沒有醒,他只能祈求神保佑把允珠帶回他的身邊。允珠終於醒過來了,她首先問的還是基俊情況,得知基俊沒事她才放心。命運之神的眷顧,讓允珠醒 了過來,基俊不知道該怎麼感謝,只能心裏誠心感謝神的恩賜。河東昌幾天都沒有允珠的消息,找到了寄宿屋才知道允珠出了車禍,馬上趕去醫院看她。慈卿知道允 珠出車禍的時候,擔心得要命,如今允珠醒過來了,她都還不能放下心來。慈卿告訴允珠,她在重症室的時候,兩個媽媽一直守在重症室門口沒有離開,而她的親生 媽媽不能認她,心裏該有多難受。基俊出院了,慶淑提醒他即使發生了車禍的事,也不會改變什麼的,讓基俊不要再見允珠了。基俊告訴成俊,讓他選一個好的候選 者替代他,他說過要等允珠醒來去國外生活的話是真的夫那樣做。基俊已經做過努力了,以為一家人可以在一起,可是現在他只想和允珠一起離開。基俊把要去國外 生活的事告訴允珠,可是允珠也認定即使出了車禍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她和基俊還是已經分手的關係。



第73集
基俊告訴允珠,他決定跟允珠一起去國外生活,他已經向大哥和媽媽說明了這個意願。允珠不同意基俊的想法,她不能讓基俊做讓父母和大哥傷心的事,請基俊放她 離開,她也認為這場車禍並不能改變她的想法。河東昌正好來看允珠,碰到離開的基俊,他忍不住想跟基俊談談允珠的事情。河東昌認為基俊沒有看到允珠的痛苦, 他知道允珠很愛基俊,有可能剩過愛自己的生命,正因為愛得深所以她也同樣受著很深的傷和痛。允珠的媽媽決定認純情做大姐,讓允珠很驚訝,媽媽認為純情是很 真誠的關心照顧她和允珠,她很感動所以才決定的,允珠不好說什麼。純情和她妹妹都為了允珠忙前忙後,秀珍覺得身體不適卻無人搭理,她更加討厭允珠可以得到 那麼多人的關心。慶淑來看允珠,對允珠受傷一點也不覺得愧疚,反而責怪允珠一直纏著基俊才害得基俊受傷。慶淑的話讓純情忍不住跟她吵了起來,可是說到秀珍 純情就沒有面目跟她爭吵,只等允珠說沒有答應跟基俊一起去國外生活,才讓慶淑離開。慶淑去醫院讓允珠承諾不再見基俊,她以為車東洙會誇獎她,沒想到卻被他 指責自己做的不是人事。車東洙經過了基俊車禍的事想了很多,他不知道自己這麼堅持到底對不對,可是至少現在他沒有辦法同意基俊和允珠在一起。基俊告訴爸 爸,車禍那天是允珠跟他提出分手,說他們的愛情太過自私,可是基俊並不認為他們的愛情自私,他覺得父母不同意讓他和允珠也承受同樣大的痛苦。基俊的話,允 珠的表現終於讓車東洙松了口,他向允珠表明同意出院後就讓她和基俊結婚。



第74集
車東洙告訴允珠,他同意等允珠傷好了之後結婚,讓允珠不敢相信,她不想會長是因為車禍而答應他們結婚的。車東洙仔細想過了,生命比什麼都重要,所以他才決 定讓允珠和基俊結婚的。看著允珠開心流淚的樣子,車東洙明白到之前她受的痛苦有多深。基俊來看允珠,卻在病房外見到爸爸,而允珠又一直在哭,他很緊張以為 爸爸又說了讓允珠難過的話。得知爸爸同意他們結婚了,基俊抱著允珠開心的痛哭起來,感覺車禍到現在心裏所有的絕望和痛苦終於跨過去了。慶淑知道老公同意基 俊的婚事,她簡直要抓狂了,她不能體會會長的感受,不能體會基俊和允珠愛得勝過生命的感情,她堅決不同意。因為慶淑的態度,允珠的媽媽對於婚事一點也不覺 得高興,而純情為允珠的雨過天晴非常的高興,完全因為她看到了允珠和基俊愛得那麼艱難的全過程,這是允珠媽媽沒有辦法體會的。秀珍很生氣會長居然同意了允 珠的婚事,對她來說允珠的不幸才能讓她覺得開心,而就在此時她也得知自己懷孕的消息了。基俊和允珠的婚事,最難接受的或許是成俊,而成俊都已經決定放下 了,他認為自己心裏的彆扭和尷尬遠不如基俊和允珠的不幸重要,所以他決定放下他的自私成全基俊。基俊很感激大哥和爸爸同意他的婚事,他也一定會和允珠幸福 的生活回報他們。允珠幸福的出院了,秀珍決定把自己懷孕的事告訴成俊。



第75集
秀珍堅持要見成俊,成俊也只好應約前去,沒想到秀珍是要告訴他已經懷孕了。成俊還是那麼堅決對秀珍的話不敢置信,他一如往常一樣讓秀珍打掉孩子,他不想因 為孩子和秀珍再扯上任何的關係。成俊為了秀珍懷孕的事,再一次煩惱得喝醉了酒,基俊並不知情的把他送回了家。秀珍沒有想到,成俊對於她會是如此的絕情,她 生氣得想馬上讓孩子流掉,可是她實在做不出來,純情更不知道秀珍究竟要這樣變化無常到幾時。慧琳知道基俊和允珠可以結婚很為他們高興,慧琳知道基俊的媽媽 肯定會為他們的婚事不開心,所以她親自上門安慰慶淑,她對基俊只是當成朋友或者弟弟,並不能如慶淑所願和基俊成為情侶。回想當初秀珍嫁進車家的時候,慶淑 大喊大叫地跟純情要嫁妝,還逼著必須配上他們家的規格,讓純情為了允珠的婚事很煩惱。允珠告訴純情,車會長已經同意什麼都不用準備,直接準備儀式。雖然不 用互相贈送,但是結婚新娘子什麼也不用送,還是讓純情覺得難過。為了結婚的事,慈卿和泰修從斧山吵到首爾,慈卿不明白她好不容易同意結婚,泰修為什麼還要 要求這麼多呢,她很氣惱。基俊要帶允珠準備正式拜訪基俊的父母,已經得到爸爸同意的基俊,只能用他小兒子的撒嬌,求著媽媽勉強同意了。重新走進基俊的家, 卻是不同的身份,讓允珠有些難以適應,不知道該以怎樣的心情去面對。基俊只希望允珠可以為他們自己活得自在一點,坦然地面對。慶淑的態度,表現得明顯不同 意基俊和允珠,基俊安慰允珠本來是逼著他們分手的心情,現在已經同意結婚了,不高興的態度是可以理解的,讓允珠放寬心慢慢求得接受。秀珍的電話資訊,成俊 均不想理會,他的態度強烈,不想再為了孩子牽扯上秀珍。秀珍沒有辦法只能威逼說要去公司找成俊,成俊才回了電話逼她不用談孩子的事。



第76集
秀珍的電話再一次打來,成俊很生氣,沒想到是路過的人看到秀珍暈倒而打來的求救電話。成俊讓路人幫忙把秀珍送到醫院,讓路人都覺得很費解,秀珍醒了過來拿 走電話自己回了家,她的心很痛。車東洙為了照顧允珠的自尊心,也考慮允珠的家庭情況,他決定讓他們的婚事取消互相贈送的環節,讓允珠的媽媽很不高興,覺得 有錢人家太過摳門,但是允珠卻很感激會長為她做的考慮。慶淑想到允珠和成俊退婚的事,就非常傷心,她還是不能接受允珠和基俊結婚,只能哭天喊地的反抗。車 東洙聽了實在受不了,命令她只允許哭到今天為止,讓她多想想允珠是基俊的救命恩人,而不是想著她和成俊退婚的事。基俊看到成俊這麼煩惱地喝酒,以為他為了 允珠的事而這樣,他很難過。成俊告訴基俊,他是為了秀珍的事而煩惱,他對秀珍太過失望了,所以不相信她說的任何話,也不相信她已經懷孕的事實。秀珍想用孩 子的事情,讓車東洙同意她跟成俊重婚,因為成俊沒有辦法相信她的話。車東洙已經逼著成俊一次,讓他娶了秀珍,因為他覺得那是成俊該負的責任,可是他們的婚 姻還是結束了,所以這一次他不可能再做這樣的事情,讓秀珍自己和成俊商量兩個人的事情。秀珍去找會長,成俊知道後非常地生氣,他再一次警告秀珍不會和她再 有任何的牽扯,讓她死了這條心。秀珍逼於無奈只能告訴成俊,她覺得他們的離婚還在受理階段,只要她不同意的話,他們是離不了婚的。成俊下定了決心,如果秀 珍堅決不離的話,那麼他也只能提起訴訟了。允珠很為難地跟車東洙提出結婚後還要上班的要求,以為他會強烈反對,沒想到會長很輕易就同意了,讓基俊和允珠都 很意外。除去了這個最大煩惱,允珠和基俊就可以很開心地準備他們的婚禮了。



第77集
秀珍打電話給成俊,可是接電話的卻是慧琳,她非常生氣以為成俊已經有了別的女人,所以她更不想放過成俊,決定生下孩子抓住成俊不放。慶淑不滿意允珠嫁進來 什麼都不用送,還要男方承擔婚禮的費用,可是車東洙堅持要這麼做,她只能去找允珠的媽媽理論。慶淑說的話特別的難聽,認為他們同意婚事是對允珠天大的恩 德,所以覺得允珠的媽媽必須準備一點什麼給他們。允珠的媽媽很不滿意慶淑這樣說話,她認為允珠救了基俊已經是天大的恩德了,她也並不是很滿意基俊做她的女 婿。秀珍為了保住她肚子裏的孩子,開始好好養身體,但她仍不接受允珠的任何關心,同時警告允珠結婚並不是結束,她還是會重回那個家,會給允珠帶來麻煩。純 情陪著允珠去挑結婚的被子,女兒就要出嫁,純情很感慨地跟允珠談起了她和徐煩鎮的那一段情,也讓她很懷念徐煩鎮。純情知道慶淑的厲害,也知道她很挑剔,所 以她讓允珠把畫冊拿過去讓慶淑挑選,避免讓她挑出毛病來。慶淑對允珠的到來,一點也不高興,讓允珠先聯繫再到她家,同時告訴允珠,雖然車東洙同意允珠繼續 上班,但是她還是不同意的,讓允珠好好想想。慶淑沒有辦法說服允珠,同時認為允珠很可怕,表面看柔柔弱弱可是實際上卻非常的厲害,讓允珠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的話。允珠就要和基俊結婚了,基俊知道仲夏是允珠最放不下心的人,所以他極力勸阻仲夏不要再送快遞回學校學習。仲夏聽了基俊的話,決定回學校學習,讓允 珠特別的開心。慈卿回到家,可是家裏亂成一片,嚇得她半死趕忙把泰修叫了過來。家裏進了小偷,讓慈卿非常害怕一個人呆在家裏,所以她逼著泰修在她家陪她, 害怕小偷再次臨門。折騰了一晚,泰修為受驚嚇的慈卿準備了豐盛的早餐,讓慈卿很感動也很幸福。純情為秀珍收拾房間的時候,發現了秀珍的B超圖。

 
第78集
秀珍真的懷孕了,讓純情很驚訝,也非常擔心秀珍,不知道她想做什麼,一直隱瞞著她們。允珠得知秀珍懷孕,她也很驚訝,所以向基俊徇問了秀珍懷孕的事。基俊 把成俊和他爸爸的想法告訴了允珠,爸爸希望成俊和秀珍自己處理這件事,成俊不想再和秀珍有所糾纏。允珠讓慶淑自己選床品款式,還被她埋怨,認為允珠很厲 害,寶盈更是向慶淑提議,讓她使勁使喚允珠。慶淑馬上把允珠叫來,選定她要的床品樣式,還給了允珠指定的訂做衣服的店名片,讓允珠必須按她的意思準備禮 物,還要給寶盈和成俊也準備一份。允珠坦白向慶淑說明情況,希望她不要指定的商店,因為她沒有辦法達到慶淑的要求,所以想精心準備簡單的合適的給他們,慶 淑也只能勉強答應。純情抓住剛回來的秀珍,逼她說出懷孕的事和她的打算。純情不同意秀珍單獨把孩子生下來,可是成俊不願意因為孩子而重新跟秀珍在一起,秀 珍能怎樣呢?純情知道秀珍讓成俊太寒心了,才會讓成俊說出這樣絕情的話,她是非逼著秀珍流產不可,秀珍不肯她也只能再一次見成俊想辦法。純情很認真地再一 次詢問成俊,是否真的和秀珍不可能在一起了嗎?成俊沒有辦法再和秀珍一起生活,秀珍一定要生下孩子,那麼他也只能回家和爸爸商量孩子戶口的問題,純情也不 好為難勉強成俊。慶淑的挑剔讓允珠很不舒服,她只能向慈卿埋怨,對於基俊她只能隱瞞。基俊安慰允珠會得到他媽媽的喜歡的,讓她不要擔心,並為她挑選了化妝 台送給允珠。允珠的媽媽對慶淑的行為非常的生氣,她只能向允珠埋怨,讓允珠更加的難受。純情和成俊見了面,成俊還是死也不肯和秀珍再婚,讓秀珍更加恨成俊 了。允珠和純情都為彼此難過,兩人也只有互相安慰抱頭痛哭才能緩解心中的痛苦。基俊訂了當初他們認識的那個行李箱,做為他們新婚旅行的行李箱,讓允珠感覺 很浪漫溫馨。



第79集
仲夏挽著允珠的手,慢慢走進了禮堂,基俊和允珠幸福的舉行婚禮,而禮堂內的親朋好友什麼樣的心情都有,最開心的莫過於慈卿接到了花球。允珠的媽媽覺得很感 慨,允珠的爸爸去世了,才讓她不能舉行盛大的婚禮。成俊和慧琳一起去南山散心,秀珍則請了私人偵探去探查慧琳的身份。慈卿很緊張她接的捧花,她要把花曬乾 好好保管到百天之後,泰修趁機告訴慈卿,如果接到花球後六個月內不能結婚,就要單身十年,讓慈卿很擔心。允珠和基俊到了巴黎,一一向家裏報平安,聽到基俊 叫自己岳母,讓純情感動得說不出話來。純情可以看著允珠出嫁,她覺得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允珠又找到了一個好的小夥,讓她可以安心了,可是秀珍還真是讓她 很操心。基俊和允珠終於結婚了,讓他們也都覺得像是做夢一樣,這一路走過來有太多的辛酸了。基俊和允珠新婚旅行歸來,純情為允珠準備了韓服,讓她可以穿著 它行禮,允珠的媽媽也很感慨地讓基俊以後好好照顧允珠,她知道允珠在他們家的日子並不好過。秀珍很不滿允珠在她家裏這麼幸福,惡言相向讓基俊都不敢相信, 那是他曾經的大嫂。回到家,慶淑還是那樣的冷淡對待,基俊抱著允珠,安慰她一定要幸福的生活。私家偵探為秀珍拍到了成俊和慧琳進出的照片,很親密讓秀珍很 不高興。



第80集
秀珍請私家偵探日夜監視著羅慧琳和成俊的一舉一動,也知道羅慧琳是成俊公司的行銷組長,還常常出入成俊的家非常生氣,對允珠同樣是非常記恨,所以無情地砸 掉了允珠給她的禮物。允珠正式進了車家,車東洙希望她和基俊那麼艱難地在一起,能夠幸福地好好過日子才好。允珠很用心地想要討好慶淑,可是慶淑還是對她非 常地不滿意,對她的工作也是諸多挑剔,逼著她要辭職,最後勉強答應讓允珠懷孕之後就必須辭職。慶淑對允珠的態度,讓車東洙都忍不住跟她吵起了嘴,最後還是 慶淑投降停止了爭吵。成俊雖然聽從了爸爸的決定,試著去接受允珠和基俊在一起,可是現在允珠真的住進他家和他一起生活了,成俊還是有些難以接受,過往的一 切還是重新回蕩在他的腦海裏。允珠在家認真的服侍著慶淑,可是得不到她的一個笑臉,而允珠想要回家拿點衣服的要求也被慶淑說成是恬不知恥的理由,允珠很艱 難地面對這一切,默默地忍受著慶淑對她的態度。純情想再認真地問一問秀珍怎麼做決定,秀珍還是想生下孩子,純情也只好支持她,讓她生下孩子,好好地撫養孩 子。允珠回了娘家又離開了,兩個媽媽都有些失落,而純情想要跟允珠親近卻因為她媽媽在場而有所回避,讓純情很難過。慈卿擔心泰修的話驗驗,上網查了之後才 知道泰修騙了她,那是泰修想逼著她快點結婚。慈卿被泰修逼著結婚很生氣,急著想找允珠傾訴,可是允珠卻因為準備晚飯沒辦法接聽她的電話,她只能找基俊。基 俊拿著電話進廚房找允珠,並幫忙著的允珠拿著電話,被慶淑指責基俊沒出息,更認為允珠太不象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